[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天水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杨天水文集]->[杨天水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7.鞋]
杨天水文集
·狱中文选--<译文 耶稣基督与现代文明>
·狱中文选--< 几封家书>
·狱中文选--<译文 耶稣基督与现代文明 第四章个人生活的指导原则
·狱中文选--<译文 耶稣基督与现代文明 第十章 耶稣人格的终极意义
·《狱中文选》谈妇女解放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1.红头巾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2.米饭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3.糖果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4.学费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5.打工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6.看病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7.鞋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1.锦囊妙计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2.会海因缘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3.完成任务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4.电脑征婚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5. 燕赵悲歌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6.俭能养德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7.终南山下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8.梦断海南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1. 修祖坟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2.老朋友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3.反走私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4.新局长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5.抓嫖客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6.筑马路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7.买官记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8.盖楼房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9.增值税
铁窗思考录
·《铁窗思考录》之一 <<民运的互助基金会在哪里>>
·《铁窗思考录》之三《白下区看守所引发的呼吁》
·《铁窗思考录》之四:共特的章鱼策略—致王有才和陈荣利二位朋友的公开信
·《铁窗思考录》之五:《组建新党,扩大联合,增强海外民运的战斗力》
·《铁窗思考录》之六:《听从上帝的召唤 --答雪峰先生的公开信》
·《铁窗思考录》之七:洞庭湖边的血吸虫和中华民族的血吸虫
·《铁窗思考录》之八:普遍的灵魂堕落和宗教复兴
·《铁窗思考录》之九:朋友们,请远离色情场所—刘水事件的教训
·《铁窗思考录》之十:似是而非的义愤—批评虐囚事件中的反民主主义的倾向
·《铁窗思考录》之十一:程君复先生的逻辑荒唐
·《铁窗思考录》之十二:杨振宁博士的无稽之谈
·《铁窗思考录》之十三:真正的自由主义领军的代表--致晓波博士和余杰教授的公开信
·《铁窗思考录》之十四:南王北李-中国民运的两个斗士
·《铁窗思考录》之十五:我们的好弟兄颜钧
漫游中华见闻记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一:致歉并回复陈森先生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故乡行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三:龙湖边的故事--安徽蚌埠民运斗士张林和王庭金印象记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四:合肥城边的谦谦君子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五:大上海中民运义士-忠厚仁义的戴学武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六:上海城下的特立独行者--李国涛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七:海滨的高人奇士顾则徐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八:西湖边的欢聚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九:穆斯林社区的虔诚和淳朴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宁波地区的宣教事业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一:民间的思想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二:上海行轶事-忠厚善良的作家夫妇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三:地震灾区的呼声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四:几个女人的故事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五:云南之行散记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六:英勇不屈的陈西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七:谁是最可爱的人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八:勇敢的律师郭国汀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九:山村里遇到了草庵居士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十:东西先生丧失了是非之心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廿一:俺家什么都是腐败的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十二:中共的首长们,向朝觐团伸出手来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十四:市委书记干儿子老婆的保镖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十五:被妓女包围了一夜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十六:拆迁户上访遭到绑架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十七:陈龙德铁骨铮铮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十八:杭州散记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十九:平安夜里不平安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三十 我的圣诞之夜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三十一:看守所里的文明与暴力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三十二:穿越铁窗的爱情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三十三:牢房与奴隶生活的状态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三十四:专制主义与大便问题
·杨天水:牢房中的思念
·杨天水:心灵的震撼--感谢四面八方的声援
·杨天水:共产主义阵营的良知典范--悼念赵紫阳先生
·杨天水:张林、李国涛、戴学武、李广等都在危险之中
·杨天水:两种如临大敌
·杨天水:专栏:赵公的“严重错误”正是他的历史功绩
·杨天水:新年开始的几见怪事
·杨天水:向中华君子致敬—新春献给追求自由民主的前辈
·杨天水:除夕时刻的惦念—惦念师涛、王金波等等
·杨天水:上海警方太蛮横了
·杨天水:郭国汀律师的诚实和正直
·杨天水:软禁在继续-李国涛、张林、戴学武、萧勇等处境堪犹
·杨天水:高贵的人格--谈谈张林先生
·杨天水:声援张林先生的浪潮
·杨天水:天上人间一齐哭
·杨天水:关于张林先生的最新消息
·杨天水:清华大学两校魂
·杨天水:黑手伸向郭国汀律师
·杨天水:无耻谰言-网特借中国人权风波的暗中造谣
·杨天水:听证会上官方无赖
·杨天水等:释放异议人士 实现社会和谐---致中国两会公开信公开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杨天水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7.鞋

萍姑娘,背着一大捆干草,赤着脚走在无名溪谷,不时干咳,咳到猛烈之时,便蹲在路 边,捂着胸口,歇上一会。晚秋之太行深处,草木凋零,溪流无力,座座石峰,冷漠无情,一 任高阳之照耀,那阳光柔荏虚弱。秋气流荡,寂谷之中,枯林之内,弥漫了清凉。

    到家,萍姑娘将干草倒在灶后。对她爹说:"二丫头、三丫头到哪玩去?"便拿起针线 ,坐在向阳的地方纳起鞋底。她爹说:"听说南村来了驻军,恐怕看热闹去了。"坐在凳子上 ,猛抽几口旱烟,又说:"小萍,你以后少去拾草,本来你的病没有除根,又没有鞋穿,山里 又凉,这阵刚回来,到床上盖被子暖暖脚,歇一歇。"小萍说:"爹,我不累,秋天还暖和, 我赶着做几双鞋,要不,冬天到了,你和二丫三丫怎么过冬呢?"将针在头上挠了挠,吃力地 纳鞋,每一针戳进,用顶针使劲顶,然后用腮牙咬住针,拼命拉,时不时一阵重咳,象是咳得 喘不过气来。她爹说:"你的病,跟你妈从前的病一样,是痨病,累不得的,你还是上床歇歇 去吧。爹准备月底卖猪,给你们姊妹三个每人买双解放鞋。"小萍说:"我能做,不要买了。 "她爹说:"为啥?"小萍说:"几双解放鞋十几块钱。这猪就是卖了,这二间茅屋不修,明 年开春,一下雨,又是外面下,里面也下。再说,还要买二百斤山芋干,留着过春荒,还有, 明年开春买苗猪,买玉米种,夏天买农药都要钱。算一算,哪还有钱买解放鞋呢?想要买的话 ,爹自己买一双,我们姊妹三的鞋,还是我做。"她爹说:"这次怎么也得给你们买,二丫头 时常捣咕,说章家的孩子有好几双鞋。"小萍说:"我们家怎么能跟人家比呢?她家男人在乡 里当官,拿工资,当然买得起鞋子,我记得妈没死时,小学一发工资,我们也比别人家孩子好 。三丫头脚上那双鞋,我就记得是妈当时发工资跟我买的。"她爹叹了口气,说:"你妈去得 早,爹又是个种田的,穷得你们连鞋子都穿不起,又挨冷受冻,又挨人家瞧不起,你现在又得 了疾病,爹心里不好过。"阿萍说:"爹,别难过了,二丫三丫过几年长大了,能帮爹干重活 时,爹就不愁了。"停着手中的针线,枯目望了几下天空,又说:"爹,我跟你们说件事。" 她爹:"啥事?说吧。"阿萍吞吞吐吐地说:"我讲了爹不要生怕。"爹:"爹生什么气呢? "阿萍说:"爹,我怕你将来娶后妈。"她爹嘿嘿一笑,说:"爹这么多年都没重新娶亲,现 在三十八、九岁了,还娶什么后妈。再说,爹穷得只有二间草屋,几个挨冷受饿的孩子,哪个 人会嫁给你爹呢?"阿萍说:"那爹将来说话要算数。"她爹说:"小萍,操这么闲心干嘛? 快到屋里坐着,这外边风大。"阿萍咳嗽了一阵,说:"爹,我感到我活不了多长时间了。" 她爹说:"傻丫头,别乱说。"阿萍说:"爹,你没见章家,娶了个后娘,前娘的孩子小芹像 是个出气筒子,动不动挨打受骂的。"她爹磕了磕烟锅,沉默不语。

    这时二丫三丫回来了,二丫赤着脚,清水鼻涕挂在人中。三丫头穿着一双烂鞋,那鞋到 处是洞,帮子与底多处脱离,二个丫头笑嘻嘻地说:"爹,姐,南村来了好多解放军,章家也 驻了八、九个,他们中午还吃米饭哩。"从口袋里掏一把米饭送到阿萍与她爹的面前,阿萍及 爹问:"哪来的米饭?"阿萍凑上闻了闻。二丫头说:"他们吃的是米饭,剩下好多,倒在猪 厩旁边,我、三丫头,还有大美、小三、十几个人,都在那里拣着吃,这是我后来拣的,没舍 得吃,拿回来给爹和姐吃的。"她爹说:"不脏么?"二个丫头一齐道:"不脏,不脏。"两 个小脑袋晃得像货郎鼓似的。二丫头又伸出手,将一把米饭送到她爹嘴前,说:"爹,你吃一 口。"她爹摇了摇头,说:"爹不吃,爹喜欢吃烟。"挖了一烟锅烟,点火抽了起来。二丫头 又将手中的米饭送到小萍嘴前,说:"姐,吃一口,嘻,米饭好吃的不得了。"三丫头也说: "姐,真好香的,你吃一口。"阿萍继续纳鞋底,说:"你们俩分掉吃吧。"二丫三丫立即一 人一口,吃掉那米饭。三丫说:"姐,昨天你说想找章大妈要旧布糊骨子,刚才我在她家看到 有两解放军叔叔甩掉两件旧裤子,我想拿回来,给你糊骨子的,让绝种的小石蛋抢走了,还打 了我一巴掌。"阿萍问:"真有旧衣服?"二丫三丫说:"还能是假的么?我们亲眼见的,要 不是绝种的小石蛋上来抢去,我们就拿回来了。"阿萍放下针线活,说:"走,带我去看,说 不准,还能碰个好运,拣一、二件旧衣服,三双鞋的骨子就不愁了。"

    姊妹三一道,到了南村一座小四合院前。那四合院的主屋是三间砖墙瓦顶,与周围众多 的草屋相比,尤显鹤立鸡群。姊妹三正要进院子,望见里面齐斩斩地站几十个解放军,个个神 情严肃,一个解放军背对院门,高声说话:"毛主席曾经讲过,贪污和浪费是极大犯罪。今天 我们这些革命战士中间有很多人忘记了这个教导,一班的胡来,二班的成钢,三班的白卫红等 等,将吃剩的米饭倒在猪厩旁,在群众中造成了极坏的影响。同志们,这里的老百姓每天只吃 得两顿稀饭,早晚两顿,中午是不吃饭的。我们是工农的子弟兵,我们吃的粮食就是他们省下 的粮食呀!见到那些孩子蹲在猪厩旁拣米饭往嘴里送,作为革命战士,难道没有一种耻辱感么 ?你们这些城市兵,不但有人不同情这些孩子,相反还有人站在旁边耻笑,革命的良知到哪里 去了呢?我宣布,以后我们各班每顿饭必须盛一碗米饭给房东,一直到此次拉练结束为止。另 外,再发现有人乱倒米饭,立即禁闭。现在,立即回各自驻地,学习整顿。"

    解放军一个班一个班走出大门,剩下的七、八个人回到了院内的主屋。阿萍姐妹三,站 在门口缩头缩脑的。训话的解放军望见她们,便过来问:"小朋友,怎么都快冬天了,连鞋也 不穿。"阿萍说:"我们不冷,我们习惯了。"军人似乎心中不忍,又问:"你们多大了。" 二丫头说:"我姐十六岁,我十三岁,我妹十岁。"那军人正想说什么,三丫说:"叔叔,有 没有要甩的旧衣服,给我们两件。"那军人说:"我们这次是拉练来的,没有带多余的衣物, 就是带了,我们的衣服你们也不能穿,太大了。"二丫三丫一齐说:"我们不要穿,我们要是 留给姐糊骨子,替全家做鞋,留过冬穿的。"那军人低着头,像是在想办法。院内传来打骂声 :"你这个小骚货,整天好吃懒做,没见后村的小萍,得了痨病,还整天上山割草,喏,这是 蓝子、镰刀,你割不满蓝子就不要回来吃晚饭。"一个十四、五岁的丫头,手里提着蓝子,呜 呜哭泣,往门外走。后面一个胖妇女气呼呼的。见到那军人,胖妇人脸上立即堆笑,说:"宋 排长,天那么凉,到屋里坐。"又对小萍几个说:"我家那个小骚货,吃起饭一碗又一碗,叫 她干针尖大的活,脸就挂下来了。你们没有妈管教,却那样懂事,我家这个有了娘管教,倒变 成了娇小姐了,象你们几个勤快就好了。"小萍说:"小芹割的草、干的活不比我少。"见章 大妈脸色不悦,又说:",章大妈,你有没有要甩的破布,给我几块糊骨子。"胖妇人鼻子哼 出一口长气,说:"有是有几块,我留着给那个小骚精做棉鞋呢。冬天没有棉鞋,人家要骂我 这后娘是黑心肠。"顿了顿,手一扬,又说:"你们离宋排长远点,不要把痨病过给他。"

    小萍姐妹三,向外面退了十几步,眼睛直勾勾地朝宋排长望。宋排长朝里喊道:"小康 ,小康!"一个年轻战士出西厢房应声"到",小跑过来,立正站于宋排长面前。宋排长吩咐 说:"将我的被里子拆下拿来。"那战士莫明其妙,满眼疑惑,宋排长一挥手,说:"听从命 令。"那战士应道:"是"。原地转身,小跑,进西厢房,不一刻,拿着叠好的黄被里跑过来 ,双手递给宋排长,宋排长拿着被里,走近阿萍姐妹三人,将被里塞到阿萍手中说:"拿回家 做鞋子吧。"胖妇人脸色顿时红通红,似乎是很多血涌到脸皮之下,说:"宋排长心真好!" 又嘟嘟地望了阿萍三人一眼,说:"你们真是造化,还不快回去做鞋,在这里要将痨病过给宋 排长么?"宋排长回到院门口,叹口气,对那战士与胖妇人说:"我姐姐小时就是这个样子, 冬天快到了,也没有鞋穿。"

    阿萍姐妹快步回家,一路上说说笑笑,到家急忙将黄色被里展开给她们爹看,并说:" 那给我们布的叔叔真善良。"二、三丫在一边用手不住地摸这摸那。她爹:"人家非亲非故, 就送你们一个被里,你们谢了人家么?"二丫三丫说:"谢了,谢了。"她爹说:"将上个月 我打的红枣子,包上一包,抽空送给那位叔叔。"阿萍答应着,将黄被里叠好,说:"爹,这 样好的被里子糊骨子,可惜了,你那被子旧得很,不如拆了,将这里子当那被子的面子,拆下 的旧布,我用来糊骨子,多好。"她爹:"你身体不好,多歇吧。"擒着个萝筐走了。

    阿萍与两个妹妹到床边,一齐动手拆被,二丫三丫抽断了几根线,阿萍说:"小心点, 细线还能用哩。"二丫三丫叽叽喳喳,象是阴天之后猛遇晴天的雀儿。拆好被,阿萍将被的里 子面子以及要来的黄被里,一齐洗了,等到挂往绳子上晾晒时,阿萍累得连举手的力气都没有 ,二丫三丫帮着才晾了上去。阿萍猛咳了一阵,二丫三丫忙帮她轻轻捶背。 当天晚上,一阵大风猛吹,气候骤变,冷馊馊的,肥猪躲进厩里,不住地哼哼,小萍缝 好被子,开始糊骨子,二丫、三丫坐在床上焐被窝。阿萍爹坐在锅后搓绳子,阿萍不住地咳嗽 。阿萍爹说:"小萍,你的病本身怕天凉,慢慢做,急什么,先睡睡歇歇吧。"阿萍说:"没 想到天冷得早了,我不加快,到时爹和二丫三丫要挨冻的。"这时小芹进了屋,从怀里掏出几 块旧布,放到阿萍的针线筐里,说:"萍姐,这布给你糊骨子。"阿萍连忙让坐,接着笑了, 说:"看我,光叫你坐,坐哪里呢?就坐妹妹的床上吧。"拉住小芹的手,又说:"瞧你,眼 睛都哭肿了,章大婶欺侮你,等你爹回来,告诉你爹。"小芹说:"告诉我爹有啥用?爹在乡 里还有个姘头,不常回来,就是回来,凳子还没焐热就走了。"小萍说:"章婶同意这布给我 ?"小芹说:"想得美,她的东西可以烂掉,才不会送人哩,是我偷来的。"动手帮小萍糊骨 子。小萍说:"下次你不要这样,章大婶知道了,你又要挨打挨骂。"小芹不声不响地糊骨子 ,许久,才说:"我偷偷问那解放军叔叔,军队要不要女的?他说要,我说我也想去当兵,他 说我年龄不够,我真恨不得长到十八岁,离开这个鬼家。"阿萍爹说:"小萍,拿红枣出来给 小芹吃。"二丫头跳下床,说:"我来拿给芹姐姐吃。"小芹连说:"不要拿,我不吃。"阿 萍爹说:"这村里,就你与小萍最好了,伯伯家没有其他好吃的招待你。"二丫头已将红枣篮 子放到床上,抓了一把,塞到小芹的手中。

    后几天,阿萍连天带夜,赶作鞋子,做好她爹及二个妹妹的鞋子后,又帮小芹做了一双 ,最后剩下的料子,还够做一双,她便动手为自己做。天越来越清冷,咳得也更厉害。自己的 鞋子做到一半,阿萍感觉到手上实在无力,就暂时搁了下来。一天早上,阿萍扶着墙,望着天 空说:"二丫三丫,说不定天要下雪了,我们到山上砍些柴火、干草,留着冬天烧。"二丫三 丫立即拎着蓝子,拿着镰刀,跟着阿萍走向山野。砍柴割草时,阿萍不住地猛咳,二丫头说: "姐,你别动,我们砍就行。"阿萍:"姐身体不要紧,剩天还没下雪,多砍点,寒天我们也 有柴草烧火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