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yangtianshui&art_num=67>发表评论] [&id=yangtianshui&art_num=67>查看此文评论]    杨天水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杨天水文集]->[狱中文选--<译文 第十章 耶稣人格的终极意义>]
杨天水文集
·《乐观中需要谨慎》
·《樊百华先生,请你不要妄自菲薄》
·《专制制度才是最大规模的杀伤性武器》
·《从李国涛先生的“首长级待遇”谈起》
·:《是继续专制,还是走向民主?》—十一致胡锦涛和温家宝的公开信
·:《十一是中华民族的灾难日》
·真正的民主义士--陈荣利先生理应获得庇护
·《鸡笼子与中国国民的生存空间》
·温家宝总理灾区之行的成果
·中山主义的遗产--纪念辛亥革命
狱中文选
·狱中文选--日记部分选(一)
·狱中文选--日记部分选(二)
·狱中文选--日记部分选(三)
·狱中文选-为民服务与为邻服务
·狱中文选-高贵的品格
·狱中文选-《和平万岁》
·狱中文选-张良革命生涯的启示
·狱中文选-成功与失败
·狱中文选-宋学以来的坏学风
·狱中文选-漫谈中国传统文化的优劣
·狱中文选--耶稣基督与众不同的观念
·狱中文选--论知识分子的使命
·狱中文选--先秦儒家义利观和理欲观简析
·狱中文选--杂记
·狱中文选--历史的真相
·狱中文选--人类的需要与民主的社会
·狱中文选--<论中国的启蒙运动>
·狱中文选--<论人类的幸福>
·狱中文选--<中国传统文化的批判>
·狱中文选--<知行一体论>
·狱中文选--<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思考>
·狱中文选--<主体的使命>
·狱中文选--<中国人的真相>
·狱中文选--<也谈市场经济>
·狱中文选--<读书散记1992年-1998年>
·狱中文选--<《史记货殖列传》读书笔记>
·狱中文选--《异端知识分子和中国政权》
·狱中文选--《 新伦理与新道德》
·狱中文选--《 梦中的西伯利亚》
·狱中诗选--《 心游中华大地》
·狱中诗选--《我 之 爱》
·狱中诗选--《爱 之 夜 光》
·狱中诗选--《民 主 吟--兼悼孙中山先生》
·狱中文选--<《大学》心得>
·狱中文选〈《大学》心得(二)>
·狱中文选--《孟子》读书心得(节选)
·狱中文选--<人性短论>
·狱中文选--<中国古代的国耻军耻>
·狱中文选--<中国传统文化读书散记>
·狱中文选--< 伟大的中庸之道--对适中主义的简要思考>
·狱中文选--<译文 第十章 耶稣人格的终极意义>
·狱中文选--<译文 耶稣基督与现代文明>
·狱中文选--< 几封家书>
·狱中文选--<译文 耶稣基督与现代文明 第四章个人生活的指导原则
·狱中文选--<译文 耶稣基督与现代文明 第十章 耶稣人格的终极意义
·《狱中文选》谈妇女解放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1.红头巾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2.米饭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3.糖果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4.学费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5.打工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6.看病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7.鞋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1.锦囊妙计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2.会海因缘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3.完成任务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4.电脑征婚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5. 燕赵悲歌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6.俭能养德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7.终南山下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8.梦断海南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1. 修祖坟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2.老朋友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3.反走私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4.新局长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5.抓嫖客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6.筑马路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7.买官记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8.盖楼房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9.增值税
铁窗思考录
·《铁窗思考录》之一 <<民运的互助基金会在哪里>>
·《铁窗思考录》之三《白下区看守所引发的呼吁》
·《铁窗思考录》之四:共特的章鱼策略—致王有才和陈荣利二位朋友的公开信
·《铁窗思考录》之五:《组建新党,扩大联合,增强海外民运的战斗力》
·《铁窗思考录》之六:《听从上帝的召唤 --答雪峰先生的公开信》
·《铁窗思考录》之七:洞庭湖边的血吸虫和中华民族的血吸虫
·《铁窗思考录》之八:普遍的灵魂堕落和宗教复兴
·《铁窗思考录》之九:朋友们,请远离色情场所—刘水事件的教训
·《铁窗思考录》之十:似是而非的义愤—批评虐囚事件中的反民主主义的倾向
·《铁窗思考录》之十一:程君复先生的逻辑荒唐
·《铁窗思考录》之十二:杨振宁博士的无稽之谈
·《铁窗思考录》之十三:真正的自由主义领军的代表--致晓波博士和余杰教授的公开信
·《铁窗思考录》之十四:南王北李-中国民运的两个斗士
·《铁窗思考录》之十五:我们的好弟兄颜钧
漫游中华见闻记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一:致歉并回复陈森先生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故乡行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三:龙湖边的故事--安徽蚌埠民运斗士张林和王庭金印象记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四:合肥城边的谦谦君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狱中文选--<译文 第十章 耶稣人格的终极意义>

在基督教历史的初创时期,耶稣之福音反复证明其改新力量并展示了它永赐给人的个人生活的灵感和视野。耶稣对灵魂的意义总是受到重新挖掘-被中世纪神秘主义重新挖掘过,在文艺复兴时期被重新挖掘过,在十几世纪中被重新挖掘过等等。在他重要而持续的与人的历史和精神发展的联系中,耶稣永远重新展示他自己人格的绝对的和恒久的宗教意义。以普通的言辞表达他的诫命和人格对文明的伦理问题仍是至关重要的,以及表达道德改新的诫命以及他影响中的进步对当代文明的高级个人生活直接相关,早已是本书之目的。在耶稣的道德诫命对今日的,也如对所有时代的个人与社会生活的精神问题的完全的相关性和合时性中,我们获得了对他学说价值的纯经验性的验证。 他的伦理与精神学说与他的个人的品格的完美协调,即他的学说在他生命与行动中的绝对的人身化,构成了他的历史面目的永恒的意义。耶稣对我们而言是人类存在的精神意义的绝对的启示。借助于他的人格和行为,人类的伦理渴求和精神热望获得了一种终极的阐述,并在我们的历史经验的世界中获得历史性的与实实在在的立足基地。 因此,耶稣超过所有的启示者,是诸多至高精神价值的活化身。因为他的启示不是某种书本的启示,不是某种僵化的理论体系的启示,不是某种尘世组织的启示。他的启示是一个实实在在历史的且永生的人格的生命言行的启示,这是一种与任何时代并世的并对精神的每一个需要作回应的人格,一种意义永恒、激励长在的人格。耶稣是人的精神命运的绝对的启示者。因为他在他对人性的态度中,以亲身体现万有之父的隐秘组织心来启示人的精神命运。 讨论耶稣基督对永恒之父的关系状态里隐含的神学问题,并不在本书计划之内。但是考察耶稣历史性人格施加在人们生活之上及人们的上帝道德概念之上的有力的、独特的、永在的影响,以及考察他的历史性人格是与耶稣自己个人在与其历史面目及学说相联系的道德的和宗教的生活中曾占据的中心地位,则包罗一些他的对上帝的终极联系的推理, 若此历史性人格这样强力地独特地影响人们有关于上帝的观念并这样使人们同神性的关系感赋有活力,那么耶稣必定立于一种独特的与上帝的关系之中。专注重于道德经验的立场并根据他的教导和他的社会关系而观察耶稣的品性与行为,我们必定认识到他曾是至善。仅就人类的精神视野所能洞视而言,耶稣是个极协调一致的道德人物,没有缺点和讹错(blemish)。在他身上,我们发现理想和行为的,热望和决心的绝对的相互连贯,发现品性或生活的完美统一或完美协调的最后结果或完全表达是他的与上帝的绝对道德的一体。他的意志、他的思想、他的人格的整个姿态与倾向,与天父之意志完全吻合,而且他正是天父的使者。 那么,作为经验或个人见识的问题,我们必定认识到耶稣的道德诫命(或原则)及绝圣之生活,在他与上帝特性的绝对道德的或精神的吻合之中,达到了最高的阐释。耶稣之意志与天父的意志是完全协调一致的。耶稣的人格在他基本的道德或精神属性上与上帝为一(one with god)。在此意义上,耶稣的道德包含着这样的认识:他是上帝之子-即是那他人在应许与潜能中拥有的神性的子格的完美的实现。所有人都是上帝之子及永恒生命的后人。但是耶稣,那完美之子,仍然独特地拥有与上帝为一的身份。 首先,耶稣拥有并陈述了一种绝对独特的上帝意识的。凭藉着他对天父的品性的知识和绝对的创新性和明晰性,他驻足于同天父的一种独特的关系之中。先于他的诸多宗教导师,曾确实谈论上帝是人父甚至甚至讲了仁爱是上帝的属性;但是在耶稣处,上帝的这个父格获得了新的活生生的意义,并且,作为父的至高属性的爱,取得了应有的全新的范围与深度。如果关于父的新教义不曾是耶稣自己良知的主体部分的话,耶稣就不可能以这样的权能和权能传讲了有关父的这种的新教义。一个在沉思与梦想中懵懵想象这样一种革命性的教义的人,是不可能以如此令人信服的力量宣明它的。诸福音书中呈现我们面前的耶稣的心智,至少是非凡的明达,有力,平稳;此心智充满了它对上帝的新的悟知。在他整个生活和说教中。要使此种悟知成为支点,像耶稣这样的如此清醒和强健的心智必定确实完全意识到了那种对上帝的悟知的真实性。 耶稣完全意识到他这种独特的上帝意识的与他的思想和实践的整个特性全然相符,这是一种他确能告知他人的悟知,但就此悟知初始的纯洁性与力量而言,它首先独属于耶稣。当我们考察他的传道和事工的整个生涯时,诸福音书没有任何章句比如下言辞听起来更为真实-“除了父,没有人知子;除了子和子所愿意指示的,没有人知道父,且子将向任何人显示父。”(马太11:27)而且若无此种清醒的明确的子女意识,接下来的美妙邀请与应许-“凡劳苦负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安息”(马太11:28),必将完全落空。鉴于信徒的诸多尘世危难与困苦,他将拓广这样的一种邀请和作出这样的一种应许,在象耶稣那样的圣而统一的品格中,永含着一种相当清醒且明确的因而超越了普遍人性限制的对上帝的悟知。 我早已讲过,仅就人类眼界能见而言,耶稣道德上完美无缺,是位绝对协调统一的道德人物。他的意志时时与父的完美意志全然吻合。这也同样将他与普通的人性区别开来。当然,真的,他自己并未将自己的道德意志,连类别上与作为上帝子女的其他人能达到的道德意志区别开来。他向信徒发出了这样的诫命-“要完全,象你们的父在天上完全一样”(马太5:48)。它是“我父”(马太26:39,路加22:29等)和“你们的父”(约翰20:17)。纯洁和善,无论发现于何地,都是纯洁和善。圣.奥古斯汀认为异教徒的德性地道邪恶,与主的精神绝对对立,主说“因为这些事你们既作在我这兄弟中一个最小的身上,就是作在我的身上”(马太25:40)。“从东从西,将有许多人来,在天国里与亚伯拉罕、以撒、雅各一同坐席。”(马太8:11,路加13:29) 那么,耶稣与其他仁人之间意志的道德品质中的差异,看来确是一种程度上而非类别上的差异。然而,通过对耶稣生活和品格的直接研究,我们必须谦恭地说-这里我们独独发现一个人类意志与上帝意志的绝对一致;这里我们独独地在人类的生活中发现了神圣的完美;鉴于那品格的精神独特性和完美性,程度上的差异难道没有变成类别上的差异么?若某人在绝对道德完美的历史和经验中,发现仅有一例,难道比例不构成一个独特的例证,一个完全独一无二的人格么?那么,在这方面,耶稣难道不是众多人子中的唯一么?有人选摘“你为什么称我是良善的?除了神一位之外,再没有良善的”(路加18:19,马可10:7),来反对这种解释。但这是耶稣向一个不亲近的信徒讲的,此人并不真了解和同情耶稣。或许他是这样一个人,他来半出于热忱、半出于好奇,口头上挂着“良善的夫子”的奉承。破解此纠纷可以摘出这些说法,“只有一位是你们的师尊,就是基督”(马太23:8,10)。“你们中间谁能指证我有罪”(约翰8:46),这段话指的是干犯人子的罪(马太12:31,32等)。 更有胜之,在涉及到行为、精神、人格的事情中,我们置知识于意志之上,是个源自我们生命的分裂的且组合低劣的品格的谬见。我们口言善而身行恶,因为我们的善的知识不是活生生和个人性的拥有。火星有人居住或二的平方根是个无理数的知识现在对我没有甚么实践性的意义。在纯理论知论快速积累和通畅扩散的现代日月中,我们易于假定知识是与意志分离的并可以完全保持着与意志分离;但是实际中,无论甚么被活生生吸收的知识,都必定在性格中影响并寻找表达。活的知识,即实实在在是我的生命的主体部份的知识,必定要么由行动的方式要么由退出行为的方式,在意志中稍有表达。个人的和活的思考正在产生作用。(personal and vital thinking is acting) 简言之,在内部实在的领域即在个人精神的成长与活动的领域,观察与行动,知识与意志,是同一过程的两个方面。耶稣的话,“心底(即意志和感情中)纯净的人有福了,因人他们将看到(即领悟)上帝”,与某种健全的心理是协调一致的。所以,以他的语言对他自己的事例,且根据能认识知识与行动间毫无最终分裂的人格的健康心理,耶稣的道德完美和他独特的上帝意识,只是同一精神的过程或实在的两个方面。因为他拥有的独特的见识或知是一种个人的和道德属性的知识,就是说是关于至公和慈父的知识;而且要拥有并传讲这个知识,夫子必定自己道德上已成完美。 耶稣基督的全部教义和事工立足于同样的预想之上,这个预想支撑了欧洲文明走向宗教的、实业的、智力的以及社会的自由,公正对待所有的人,走向机会与社会民主的平等,简言走向追求每个人的自由与机会的运动。走向追求每个人的自由机会,等于是说实现于相互友爱之中的人们的生命,是宇宙中至高至贵的实在与人格的原则是事物至高的和主宰性的原则。 耶稣的道德学,精神的民主的道德学,人格的道德学-这些是可以相互转换的术语。信仰人们的终极实在是我们文明基础,如果这种信仰是正确的话,那么最先明申此种信仰的且因此是保卫人类的道德领袖的耶稣,于知父的完美中以及他的意志与事物的至高原则协调一致中确实同父为一,对所有我们的文化的与社会的活动而言就是至关重要的。人们的上帝和父,通过一个完美的人完美地揭示了他的精神属性和他对人类的意图-信仰这个对我们文明及其前景确是非常重要的。 我们可能采用无论什么样的惯用语来表达或描述它,信仰人中独一的耶稣和宇宙道德主宰上帝,远非过时的神学抽象或冰冷的理论假设,这样的信仰对我们个人的灵魂、对我们的社会和文明有最至关重要的实践含意。 如果反对意见提出与上帝的道德的或精神的一体,无论怎么独一无二,也非与上帝的实在的或形而上的同一,我将回答:如果某人以形而上的指诸人的诸关系里的终极真实,那么那完美的道德同一就是真的形而上的。不是建立在个人意志与个人意志的道德协调一致之上的实实在在的或形而上的为一,必定是物质的或半物质的。个人性的统一的观念,如果依赖于一些易变的外部物质之上得出,就被降低到机械的或唯物主义的言辞之上了。如果耶稣基督与父统一属于这种机械的和唯物主义的描述,那么他的人格必定被吸收于或迷失于创造性的上帝的人格之中。统一的至高和终极的或最真实的类型是个人的精神的统一-意志的同一、心的同一、性格的同一、仁爱的同一。正是在此意义上,作为上帝品格的完美体现或表达,作为一种人类意志和天父意志的绝对和谐一致,我们才可以在道德的与精神的经验根据之上,并以我们自己与他沟通而致的必需的推理的方式,说耶稣是上帝之子。在此意义上,我们可以侃言:耶稣基督的道德学在他的神圣的人类性的人格中达到顶峰,还有他是精神生命的绝对名号或标准,是上帝品格的完美的预示。(完) 译自--Jesus Christ and the civilization of to-day by Joseph Alexander Leighton Copyright, 1907,by the Macmilan Company.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