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天水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杨天水文集]->[杨天水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2.米饭]
杨天水文集
·:《十一是中华民族的灾难日》
·真正的民主义士--陈荣利先生理应获得庇护
·《鸡笼子与中国国民的生存空间》
·温家宝总理灾区之行的成果
·中山主义的遗产--纪念辛亥革命
狱中文选
·狱中文选--日记部分选(一)
·狱中文选--日记部分选(二)
·狱中文选--日记部分选(三)
·狱中文选-为民服务与为邻服务
·狱中文选-高贵的品格
·狱中文选-《和平万岁》
·狱中文选-张良革命生涯的启示
·狱中文选-成功与失败
·狱中文选-宋学以来的坏学风
·狱中文选-漫谈中国传统文化的优劣
·狱中文选--耶稣基督与众不同的观念
·狱中文选--论知识分子的使命
·狱中文选--先秦儒家义利观和理欲观简析
·狱中文选--杂记
·狱中文选--历史的真相
·狱中文选--人类的需要与民主的社会
·狱中文选--<论中国的启蒙运动>
·狱中文选--<论人类的幸福>
·狱中文选--<中国传统文化的批判>
·狱中文选--<知行一体论>
·狱中文选--<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思考>
·狱中文选--<主体的使命>
·狱中文选--<中国人的真相>
·狱中文选--<也谈市场经济>
·狱中文选--<读书散记1992年-1998年>
·狱中文选--<《史记货殖列传》读书笔记>
·狱中文选--《异端知识分子和中国政权》
·狱中文选--《 新伦理与新道德》
·狱中文选--《 梦中的西伯利亚》
·狱中诗选--《 心游中华大地》
·狱中诗选--《我 之 爱》
·狱中诗选--《爱 之 夜 光》
·狱中诗选--《民 主 吟--兼悼孙中山先生》
·狱中文选--<《大学》心得>
·狱中文选〈《大学》心得(二)>
·狱中文选--《孟子》读书心得(节选)
·狱中文选--<人性短论>
·狱中文选--<中国古代的国耻军耻>
·狱中文选--<中国传统文化读书散记>
·狱中文选--< 伟大的中庸之道--对适中主义的简要思考>
·狱中文选--<译文 第十章 耶稣人格的终极意义>
·狱中文选--<译文 耶稣基督与现代文明>
·狱中文选--< 几封家书>
·狱中文选--<译文 耶稣基督与现代文明 第四章个人生活的指导原则
·狱中文选--<译文 耶稣基督与现代文明 第十章 耶稣人格的终极意义
·《狱中文选》谈妇女解放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1.红头巾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2.米饭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3.糖果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4.学费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5.打工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6.看病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7.鞋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1.锦囊妙计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2.会海因缘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3.完成任务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4.电脑征婚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5. 燕赵悲歌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6.俭能养德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7.终南山下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8.梦断海南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1. 修祖坟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2.老朋友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3.反走私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4.新局长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5.抓嫖客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6.筑马路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7.买官记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8.盖楼房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9.增值税
铁窗思考录
·《铁窗思考录》之一 <<民运的互助基金会在哪里>>
·《铁窗思考录》之三《白下区看守所引发的呼吁》
·《铁窗思考录》之四:共特的章鱼策略—致王有才和陈荣利二位朋友的公开信
·《铁窗思考录》之五:《组建新党,扩大联合,增强海外民运的战斗力》
·《铁窗思考录》之六:《听从上帝的召唤 --答雪峰先生的公开信》
·《铁窗思考录》之七:洞庭湖边的血吸虫和中华民族的血吸虫
·《铁窗思考录》之八:普遍的灵魂堕落和宗教复兴
·《铁窗思考录》之九:朋友们,请远离色情场所—刘水事件的教训
·《铁窗思考录》之十:似是而非的义愤—批评虐囚事件中的反民主主义的倾向
·《铁窗思考录》之十一:程君复先生的逻辑荒唐
·《铁窗思考录》之十二:杨振宁博士的无稽之谈
·《铁窗思考录》之十三:真正的自由主义领军的代表--致晓波博士和余杰教授的公开信
·《铁窗思考录》之十四:南王北李-中国民运的两个斗士
·《铁窗思考录》之十五:我们的好弟兄颜钧
漫游中华见闻记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一:致歉并回复陈森先生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故乡行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三:龙湖边的故事--安徽蚌埠民运斗士张林和王庭金印象记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四:合肥城边的谦谦君子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五:大上海中民运义士-忠厚仁义的戴学武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六:上海城下的特立独行者--李国涛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七:海滨的高人奇士顾则徐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八:西湖边的欢聚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九:穆斯林社区的虔诚和淳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杨天水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2.米饭

月亮似有几分羞怯,躲进乌蓝的云里,长久不肯露面,无名河边的岸树青禾,拥抱着无 边的夜色。

   **突然,一堆金光升起于一座土坟前,火头二、三尺高,红黄相间,静夜中耀眼,照得四 周的麦苗青亮。火堆前放着两小陶碗,碗中盛着几粒小麦、几丁豆腐。一位中年妇女蹲在火堆 前,身边站着一个六、七岁的女童,一脸沉重,一双破旧的园口布鞋,左脚顶已有个洞,两上 脚趾露在外边。妇女说:"翠翠,跪下给你爹嗑几个头。"女童很温顺地跪下,朝坟头朝火堆 嗑了好几头。

   **待火光渐渐熄灭,妇女才搀着女童离开坟头。此时月亮象位和善的长者,端居碧海中央 ,河水、林木、禾苗、道路,都沉浸在一派明亮之中。路上,女童怯生地问:"娘,爹识很多 字么?"妇女:"你爹识很多字。"女童脸上露出几分快乐的神情,说:"学校孙老师讲他十 来岁时还跟我爹读过书哩。"妇女:"你要好好读书识字,长大像你爹一样做个老师。"女童 :"娘,我哪天才能长大?爹长得什么样子?"妇女:"你爹长得细高挑,大眼睛,高高的鼻 梁,皮肤白白细细的,别人说长得像城市人。"女童:"爹怎么死的呢?"妇女:"医生说是 死在破伤风加肺炎上面。"女童:"娘,什么是破伤风加肺炎?"妇女:"傻丫头,娘也不晓 得,娘又不是医生。"女童默默地跟着妇女前行,娘俩沉默了许久,妇女忽然长叹一声说:" 你爹临死前想喝水米汤都没有喝上。"女童:"娘,米是什么样子?"妇女:"白花花的,粒 子与小麦大小差不多。"女童:"是树上长出来的,还是像花生山芋一样长在地下呢?"妇女 :"像小麦一样长在地上,长在穗子上。"女童:"米饭是什么味?"妇女:"很香的味,要 是哪家煮上顿米饭,隔很多人家都能闻到香味。"女童:"娘,你和爹吃过米饭么?"话音刚 落,女童哎呀一声,就蹲下了。妇女忙蹲下问:"乖怎么啦?"一边查看,发现女童左脚的第 二个脚趾踢破,脚趾甲差点就掉了下来。妇女搂着女童的头说:"都怪妈没有急时跟你补鞋, 很疼么?"女童大概是疼的原因,已满眼圈中泪水,却摇头说:"娘,不疼,不疼。"妇女: "乖,娘背着你走。"女童:"不要娘背,我自己能走。"妇女双坚持要背女童,并背朝女童 蹲在女童的面前,做出要背女童的姿势。女童绕到妇女的面前,拉着妇女的手说:"娘,起来 ,我自己能走。"妇女一把将女童搂到怀里,说:"乖,真正的好乖乖。"此时只有他们母子 俩才知道彼此的泪水浸到了自己亲人的脸上。远处沂蒙山的影子朦胧可见。

   **次日早晨,妇女正要起身,摸着女童的脸蛋说:"翠翠,起来上学去。"翠翠仍在酣睡 之中,面孔红彤彤的,妇女推了几下翠翠,又喊了几声,翠翠才醒了过来。翠翠迷迷糊糊地说 :"娘,我头痛,我想喝水。"妇女又摸了摸翠翠的头,说:"怎么发烧了,难怪刚才摸你的 脸感到有点烫,哟,乖,脚还疼么?伸出来给娘看看。"翠翠将左脚伸出被子外面,那被面上 有四五块补钉,妇女:"昨晚给包的布有点松,来,娘再帮你扎扎紧。"妇女边说边在床上的 针线筐中找出一根手工拧成的粗棉线,格外小心地绕到女童的脚趾上,最终慢慢地打了个结, 又细细看了翠翠的脚,问:"到底疼不疼?"女童:"娘,有点疼,不碍事。"妇女:"你可 能是伤风了,就不要上学了,在床上睡睡,我去煮姜汤给你吃。"过一会,妇女端了一小碗姜 汤说:"乖,你先喝点生姜汤,等会饭做好了,娘喊你。"女童接过热腾腾的姜汤一口口地喝 起来,几口之后,头上冒出一层汗珠。

   **母子俩正在吃早饭时,一个黄毛小丫头过来说:"小翠,孙老师教我问问你怎么不去早 读呢?"小翠娘说:"五丫头,翠翠生病了。"小翠:"五姐姐,我脚踢破了。"五丫头:" 不碍事,我等你一道去学校。"五丫头说着就在旁边的一个石墩上坐了下来,两眼只往饭桌上 瞟,翠翠的娘问:"五丫头,早饭吃了么?"五丫头:"吃了。""吃什么?"五丫头:"吃 鬼黑糊糊,没有咸菜,难吃得要死,你们家的酸浆做得真好,老远就闻到酸馏馏的味。"翠翠 :"娘做的酸浆就是好吃。"翠翠娘说:"五丫头,吃酸浆么?"五丫头一边用眼票她们母子 的饭碗一边说:"三娘,我不吃。"翠翠娘说:"翠翠,去盛碗来让五丫头吃。"翠翠一瘸一 捣,盛了饭送到五丫头手里说:"吃吧,等会我们一一道去学校。"五丫头接过来,有滋有味 地喝了起来。五丫头喝完稀饭说:"翠翠,东边的下放户家一天三顿都吃米饭,早晨我放学时 ,从他们家门口走过,他们家小卫、小红姊妹俩,一人端一碗米干饭,米饭上面都放一块红红 的东西。"小翠说:"真的?"五丫头:"我骗你干什么?你不信问小明、小芳、三毛几个人 ,我们几个人站在他家门口,望了一会,都看到了。"小翠:"好香好香的么?"五丫头:" 是好香好香的,三毛还用劲在他们院门口吸几口气,用劲闻闻香味哩。"小翠:"那红的方块 块是什么?"五丫头:"我不晓得是什么?"小翠:"娘,你估计那红的是什么?"小翠娘: "娘哪里是样样通的人哩,你们快吃,吃完了上学去,娘还要打猪草。"俩个女童于是默默地 喝稀饭,呼噜呼噜的喝稀饭声,引得猪厩里的饿猪不停地哼哼唧唧。

   **几天后,翠翠的脚红肿越来越大,脚趾处发炎了,不时渗出淡黄的水,一天早读放学后 ,翠翠一个人走得慢,落在后边,她慢慢走到住着下放户的那个四合院的门口,朝里边瞧,果 然望见下放户的姊妹俩一人端一碗白花的饭,上面放一块鲜红的方块,她嗅了嗅鼻子,那个大 点的姐姐抬头看见了翠翠,朝翠翠笑了笑,继续吃饭,翠翠有点不好意思,就掉头回家了,路 上,还在小水沟边拔了一小捆糁草,到家后,将糁草甩到猪食缸里,饿猪立刻大口大口地吞食 ,像是饿久的婴儿吮到奶头一样贪婪。翠翠跑到娘跟前,说:"娘,下放户家姊妹俩个早晨真 吃的米饭,白花花的,好香哟,米饭上面还有块鲜红的方块。"她娘说:"乖孩子,娘等到秋 天卖点山芋,买米给你做米饭、米粥吃。"翠翠:"到时娘也要吃,再留一点到明年春天给爹 烧纸。"她娘直起腰,脸色略为沉重了些,说:"你爹要是能听到你这话,会多高兴。"翠翠 :"娘说爹临走前想喝点米汤,我怎么记不得了呢?"她娘:"傻丫头,你还小呢?"翠翠: "娘,当时我哭没哭呢?"她娘:"你哭得厉害,乖孩子,大家都说你懂事,你我拉住你爹的 手哭了半天。"此时母女俩的眼圈都微微发红了。翠翠道:"我怎么记不得爹要米汤喝呢?" 她娘:"你才四岁,怎么能记得呢?当时你哭累了,就睡在你爹的怀里。"

   **早饭后,翠翠娘催她上学,翠翠说:"娘,我脚疼得厉害,我不想去,娘,你再摸摸我 头。"翠翠娘摸了摸她的头,说:"怎么又发热了,好,那你在家玩玩,娘要干活去。"翠翠 :"娘,那我跟你下田。"娘:"你不能上学,怎么能下田呢?你上床去,娘帮你盖被发发汗 ,就好了。"翠翠说:"娘,我一人在家不好玩,我要跟娘下田,你干活我在旁边玩,我不乱 跑。"翠翠娘犹豫了下,就带翠翠一道向田野走去。

   **玉米有膝盖高,大概是缺水缺肥的原因,一棵棵长地象黄毛丫头,面黄肌瘦的,翠翠娘 一边替玉米扒根,一这捕捉夜里常出来吞玉米根的青虫。翠翠手里提个瓦罐,有时捉几个蚂昨 放进去,有时捉几条青虫放进去,并不时说:"娘,已有半罐子了,猪吃了真会长膘么?"她 娘:"猪跟人一样,吃好食就长膘。"翠翠:"那我以后不上学,专门捉虫子喂猪,猪长大了 留卖,买米回来我跟娘吃煮米饭,再留一点给爹烧纸。那样才好哩。"她娘:"傻丫头,你还 在怀抱中时你爹就说等你长大,教你读书识字,考师范学校当个教师,做个拿工资的公家人。 你要读书识字,长大像你爹一样当个老师多好。喂猪的事是妈妈的事。"娘俩一边说,一边坐 到田坟上,此时太阳高高升起,田野中,露气水气散尽,翠翠抓了点干土散在脚趾的伤处,便 将头枕在娘的腿上,她娘帮她捉虱子。远处沂蒙山巨大的身影,在灿烂的春光下,呈现出生命 未老的气势。

   **中午,翠翠娘搂着翠翠美美地进入梦乡。近黄昏时,翠翠娘才醒,她摸翠翠的头,自言 自语道:"怎么烫得这样厉害。"她摇了翠翠几下,说:"翠翠,起来,娘带你去卫生所。" 良久,翠翠微睁眼睛,有气无力地爬起来,坐在床上发呆,娘:"来,伏在娘背,娘背你去卫 生所。"翠翠伏到娘的身上,娘背起她走出草屋,转过身锁好门,往西南方向卫生所走去。

   **卫生所离翠翠家有四五里地,翠翠娘背着翠翠走了一顿饭的功夫才到,此时落日冉冉, 春风微荡,卫生所的二间小茅屋于斜阳林影之下,显出倦怠欲睡之态。翠翠娘进门后,将翠翠 放在墙边的土坑之上,连忙对一位清瘦的老者说:"张大爷,帮翠翠看看。"那老者不慌不忙 ,问了几句,先看了看翠翠脚趾上的伤,将表夹在翠翠的腋下,又用听诊器反复听翠翠的两胸 。不一会以出表一看,说:"烧得这么厉害,四十一度,怎么不早来哩?看来肺也烧得发炎了 ,这样,我先帮翠翠打一针,伤口洗洗包一下,再带几片药回去,明天以后每天来打两针,一 早一晚。"翠翠娘:"多亏张大爷这么好心。"老者帮翠翠打了一针,然后又替翠翠的脚趾处 以红汞清洗后,用白纱布包好。翠翠娘:"大爷,一共多少钱?"老者:"一针氨基比林,十 二颗土霉素,一共八毛七分钱,换药就不算钱了。"翠翠娘掏了半天口袋,才掏出二毛多钱, 她很不好意思,说:"大爷,我这里只有二毛多钱,过几天我借到了一道给你。"老者:"不 碍事,老邻老居的,谁家不遇上三灾八难的,何况你娘俩孤孤寡寡的,随便什么时有,什么时 候再说,要是没有,就算了,不要放在心上。可惜的是没有青链霉素,也没有破伤风抗剂,幸 好有点土霉素,还能消消炎症,好了,天快黑了,还有好几里地,娘俩快回吧。"翠翠娘千恩 万谢,又教翠翠向老者道谢,然后背着翠翠慢吞吞地回家,每走一步,似乎都显得吃力艰难, 走到半途时,翠翠说:"娘,我好象比刚才好了些,我能下地走,娘背累了,该歇息歇自己。 "又走了一段后,娘放下翠翠说:"乖,娘实在背不动了,我搀你走一段,娘歇一会,等会再 背你。"翠翠连连点头,拉起娘的手,一瘸一拐地走在松软的田间土道上,树丛、禾丛的清香 ,弥满了广野。

   **日出日落,光阴更替。好几天过去了,翠翠娘每天早晚背翠翠去卫生所打针,翠翠的烧 不但没降下来,反而上升了点,小脸蛋原先是菜黄色,现在每天红扑扑的,只要喝点热水,或 者用退烧药后,鼻尖上不久便泌出数十珠细小的汗粒。人显得有气无力,多半时间躺在床上, 五丫头放学后曾来玩过几次,趴在床上与翠翠说过许多悄悄话,翠翠曾对五丫头说:"真的, 我去过下放户家的门口,早晨他们真的吃白花花的米干饭。那鲜红的方块是什么呢?过几天, 我病一好,就与你一道上学,我们去问问那鲜红的方块是什么,好么?"五丫头:"他们会告 诉我们么?"翠翠说:"要是好吃的话,将来娘卖掉猪后,买到米,我给爹烧纸时,放一块在 贡碗里,红彤彤的,多好看,爹在阴间说不定还没见过那鲜约方块哩。"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