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yangtianshui&art_num=34>发表评论] [&id=yangtianshui&art_num=34>查看此文评论]    杨天水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杨天水文集]->[狱中文选--<论人类的幸福>]
杨天水文集
·狱中文选--历史的真相
·狱中文选--人类的需要与民主的社会
·狱中文选--<论中国的启蒙运动>
·狱中文选--<论人类的幸福>
·狱中文选--<中国传统文化的批判>
·狱中文选--<知行一体论>
·狱中文选--<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思考>
·狱中文选--<主体的使命>
·狱中文选--<中国人的真相>
·狱中文选--<也谈市场经济>
·狱中文选--<读书散记1992年-1998年>
·狱中文选--<《史记货殖列传》读书笔记>
·狱中文选--《异端知识分子和中国政权》
·狱中文选--《 新伦理与新道德》
·狱中文选--《 梦中的西伯利亚》
·狱中诗选--《 心游中华大地》
·狱中诗选--《我 之 爱》
·狱中诗选--《爱 之 夜 光》
·狱中诗选--《民 主 吟--兼悼孙中山先生》
·狱中文选--<《大学》心得>
·狱中文选〈《大学》心得(二)>
·狱中文选--《孟子》读书心得(节选)
·狱中文选--<人性短论>
·狱中文选--<中国古代的国耻军耻>
·狱中文选--<中国传统文化读书散记>
·狱中文选--< 伟大的中庸之道--对适中主义的简要思考>
·狱中文选--<译文 第十章 耶稣人格的终极意义>
·狱中文选--<译文 耶稣基督与现代文明>
·狱中文选--< 几封家书>
·狱中文选--<译文 耶稣基督与现代文明 第四章个人生活的指导原则
·狱中文选--<译文 耶稣基督与现代文明 第十章 耶稣人格的终极意义
·《狱中文选》谈妇女解放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1.红头巾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2.米饭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3.糖果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4.学费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5.打工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6.看病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7.鞋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1.锦囊妙计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2.会海因缘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3.完成任务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4.电脑征婚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5. 燕赵悲歌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6.俭能养德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7.终南山下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8.梦断海南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1. 修祖坟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2.老朋友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3.反走私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4.新局长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5.抓嫖客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6.筑马路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7.买官记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8.盖楼房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9.增值税
铁窗思考录
·《铁窗思考录》之一 <<民运的互助基金会在哪里>>
·《铁窗思考录》之三《白下区看守所引发的呼吁》
·《铁窗思考录》之四:共特的章鱼策略—致王有才和陈荣利二位朋友的公开信
·《铁窗思考录》之五:《组建新党,扩大联合,增强海外民运的战斗力》
·《铁窗思考录》之六:《听从上帝的召唤 --答雪峰先生的公开信》
·《铁窗思考录》之七:洞庭湖边的血吸虫和中华民族的血吸虫
·《铁窗思考录》之八:普遍的灵魂堕落和宗教复兴
·《铁窗思考录》之九:朋友们,请远离色情场所—刘水事件的教训
·《铁窗思考录》之十:似是而非的义愤—批评虐囚事件中的反民主主义的倾向
·《铁窗思考录》之十一:程君复先生的逻辑荒唐
·《铁窗思考录》之十二:杨振宁博士的无稽之谈
·《铁窗思考录》之十三:真正的自由主义领军的代表--致晓波博士和余杰教授的公开信
·《铁窗思考录》之十四:南王北李-中国民运的两个斗士
·《铁窗思考录》之十五:我们的好弟兄颜钧
漫游中华见闻记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一:致歉并回复陈森先生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故乡行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三:龙湖边的故事--安徽蚌埠民运斗士张林和王庭金印象记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四:合肥城边的谦谦君子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五:大上海中民运义士-忠厚仁义的戴学武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六:上海城下的特立独行者--李国涛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七:海滨的高人奇士顾则徐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八:西湖边的欢聚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九:穆斯林社区的虔诚和淳朴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宁波地区的宣教事业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一:民间的思想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二:上海行轶事-忠厚善良的作家夫妇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三:地震灾区的呼声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四:几个女人的故事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五:云南之行散记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六:英勇不屈的陈西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七:谁是最可爱的人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八:勇敢的律师郭国汀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九:山村里遇到了草庵居士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十:东西先生丧失了是非之心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廿一:俺家什么都是腐败的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十二:中共的首长们,向朝觐团伸出手来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十四:市委书记干儿子老婆的保镖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十五:被妓女包围了一夜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十六:拆迁户上访遭到绑架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十七:陈龙德铁骨铮铮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十八:杭州散记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十九:平安夜里不平安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三十 我的圣诞之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狱中文选--<论人类的幸福>

追求幸福是人类的天性,也是人类的自然应有的权利。没有人会拒绝幸福,除非他是个精神错乱的人;没有人愿意放弃这个权利,除非他是个天生的痴呆或自甘堕落为奴隶的人。一部人类的历史,就是人类追求幸福的力量与阻碍追求幸福的力量连续搏斗的历史。甚么样的生活水准才会被人类普遍认可为幸福呢?物质上的基本满足,身体与财产的基本安全、精神上的自由解放,人本性中生而固有的德、智潜能获得完满发展表现的机会等等,是当今人类共同认可的幸福的基本内容。换言之,人类文明经过千万年的磨难,迄今已形成这样的共识-富足、安全、自由、权利等是人类幸福的主要构成。 只要我们认真地考察一下人性的基本需要,就完全可以看清追求富足、安全、自由、权利等幸福是人性的必然趋势。 人性有求取生存延续、不受侵害、不受奴役、行使权利、进行创造的天赋需要。细分之下,人性由欲、情、智、德四大要件组成。欲望之中有生存的,爱他的,被爱的,安全的,娱乐的,知识的,信仰的,爱美的等八大基本欲望。众所周知情感有喜、怒、哀、乐、好、恶、愁之不同。其实人类的情感主要有五种:喜乐、愤怒、爱好、憎恶、哀愁。智就是智能,亦即笛卡儿所说的“理性能力”,孟子名之为“是非之心”。“德”就是天然的爱心,佛教中把它称为慈悲心肠,基督教视之为上帝的属性即人类通过皈依上帝便能拥有的善心,儒家称之为仁心。 欲情智德四者并存于人性之中,相互依赖、相互制约,构成了人性的统一体。因为人性有八大基本的欲望,故而人类需要物质财富、需要婚姻生育、需要亲情与友爱、需要别人的善意与尊重、需要避开任何形式的不利身心安康的损害、需要各种形式的闲暇和娱乐活动、需要研究自然的与人类的各种奥秘并由此而增加各种知识、需要审美的享受,最后为了整个精神世界的统一还不可避免地走向需要信仰,即需要心灵的最终依托。因为人性包含着情感,故而有益于人的生存与正常欲望满足的行为和事物,便能使人喜欢爱好之,反之即非正义的反人道的事物必使人感到憎恶。当人们追求幸福顺利时,喜乐之情不免油然而生,反之当合理的欲望受到挫折、人身与财产的安全遭受侵害、自由与权利横受剥夺之时,人必生哀愁愤怒之情感。因为人性中生而固有理性的能力(即智能),故而人类渐渐创造了许多是非准则,由此而设立了人类生活的道德法庭,指明了合理欲望与不合理欲望的界限,确立了正义与邪恶的分野,不断地重申人类追求幸福的正当性并不断谴责所有反人性反民权反科学反文明的个人、集团、行为、体制。理性的能力实是人类精神家园的守护神,即是人性世界的秩序维持者。最后因为人性中生而固有爱心,故而欲望、情感、智能便有了中心。人类的实践已经表明,孤立的个人是无法生存的,因而孤立的幸福是不可能存在的,爱心的客观的普遍的存在使得人类的普遍幸福成为可能,使得任何损害或妨碍人类普遍幸福的不义行为都受到了严厉的谴责。 由此可见,人类的欲望、情感、智能、德性即人性总体,生来就赋有一种追求富足、安康、自由、权利的本能。总之,幸福是人性的必然指向。这是稍有点常识的人都能领悟的至理。 但是,自人类产生以来,一直有两大阻力横在人类追求普遍幸福的道路之上-一个是自然的阻力,诸如水旱、地震、暴风、瘟疫、猛兽、地理环境与气候的恶劣等等,一种是人为的阻力,诸如统治者的横征暴敛与野蛮凶残、国家机器的深度腐败、因统治者私欲和权力不受制约而引起的战争等等。总起说来,人为的阻力远超过自然的阻力,很多时候自然的阻力都是人类因素引起的。在人为的阻力中,制度性的阻力是根本的主要的妨碍人类追求普遍幸福的力量。或者说以往数千年的历史中,人类社会制度的不完善甚至是败坏,导致地球上足以使人人丰衣足食的资源只成为少数人享受的对象,多数劳动者总过着悲惨穷困而又没有人权的生活。漫长的劳动阶级的苦难史中有几次水灾、旱灾、饥荒、瘟疫等自然灾难不是由统治者的贪图享受、腐败无能、不负责任等等败坏的统治引起的呢?在极权主义当道的地方,压迫总是像山岳一样沉重,黑暗总是无边无际,少数人享福多数人受苦总是社会的主旋。 但是人类没有屈服于两种阻碍追求幸福的邪恶势力,自它产生以来,便展开了英勇的战斗。 原始社会,原始人类为了共同的幸福,一道利用自然资源与自然力为人类服务,同时不断地创造出新的劳动工具,创造出很多的物质财富,建立了朴素的科技知识体系,创造了艺术和宗教,创造了家庭姻婚制度,创造了平等、互助、友爱诸种思想观念。总之原始人类的努力无不是为了增进人类自身最大程度的满足、安全、自由、权利。原始社会的驯养业和农业的发展,旧石器到新石器的转化,彩陶与壁画的普遍存在,多神教转化为一神教最终一神教成了普遍道德原则的外壳,普遍的共同劳动共同享受所反映的普遍爱心与平等意识等等,无不是原始人类努力追求幸福的辛劳成果。原始社会伟大的价值在于它为后世社会提供自由、平等、博爱的先例。那是何等的伟大!因为在当时那样生产力低下、知识积累微薄的情况下,原始人类竟发明了普遍的人道主义与民主主义,将这两种主义的精神贯彻在原始共同体的生存和发展中,使得每个原始共同体的成员享有大致平等的劳动权、分配权、自由权以及参预共同体公共事务的权利。这些创造中,包含了无数没留下姓名的原始先民的严肃的思考和勤勉的劳动。原始社会的生产方式、风俗习惯、思想观念、管理体制,无不围绕着人类的普遍幸福而存在发展,原始共同体成员的自由与权利受到高度的尊重,那时没有特权阶层因而没有压迫剥削,每个人的生存价值与生活权益受到同等的重视。我们一点也不应藐视原始文明对人类文明史的贡献。它的贡献是普遍地实践了人道主义与民主主义。尽管当时物质水平甚低,但是原始社会的文明在人类历史上破天荒首次大规模地实行了自由、平等、博爱、民主的生活方式和社会管理模式。后来,无论是哪个民族、哪个地区、哪个文明,在力图摆脱极权主义的羁绊时,无不在原始人道民主文明中寻找精神榜样。孔孟如此,十八世纪西方启蒙运动也是如此。为甚么原始文明能重视每个人的价值与权利呢?其根本原因是此时的历史条件有利于人们普遍地保存并扩充人性中的德性,当时条件下的共同体的长久稳固的血缘纽带和世代共居一地的特点决定了人性的弃化(即贪欲主宰精神世界)还没有客观上的便利基础。但是我们必须认识到原始人类能以人类的普遍幸福为中心的确是非常伟大的创造,它是人性中生而固有的欲情智德获得和谐统一的文明状态。人性生而固有的需要,首次在原始社会获得了普遍的满足。 可是原始社会的制度也渐渐暴露了它的弱点-过于注重平等因而没有建立起有效的激励机制与效率机制,或者说分配上的平均主义损害了人群中创造潜能的有效发挥,公有制渐渐失去效能,即负责管理公共财产的人,由于人性的弱点,不是不负责任就是以权谋私,使得公有制异化为名存实亡的低效率的甚至是反效率的产权制度;原始共同体的不断扩大,社会成份由单一化走向多样化,导致原有的长久稳固的血缘纽带与地域纽带基础上的原始民权制失去维系社会的效能,更大规模的原始共同体的领导阶层,不得不依靠强制性的独裁性的世袭极权主义来统治社会。这样原来掌管原始部落管理权的一些人和以强力统治扩大了的部落的一些人就变成了有产的统治阶级。可以说阶级社会在原始社会的弱点之上和人性的弱点之上,产生了。人性的普遍弱点是在没有良好健全的社会制度的制约下,人性的欲望会走向贪得无厌损人利已,人性中的理性与爱心就会沦丧,代之而起的是邪恶的诡计与蔑视人类尊严的变态心理。 在前资本主义的几个阶级社会的历史中,幸福只是少数人的特权,他们享有无限的财富支配权与社会控制权,拥有无限的任意分配社会资源与任意剥夺人民的自由的政治强权,过着作威作福、为所欲为、骄奢淫佚、不劳而获的寄生虫日月。而大多数人,即占人类数目多数的劳动阶级却过着非常不幸的生活。他们没有自由,被剥削了基本的人权,劳动成果大多数被迫交给了统治阶级,一代又一代地饥寒交迫,几百万几千万地死于统治阶级暴虐无道造成的饥荒瘟疫与战争之中,无边的苦海包围着他们,悲惨的生活将他们的身心折磨得多数时候陷在崩溃状态之中。这种情况在当今诸多还处在传统社会模式中的国家里,仍然普遍存在。 但是进入阶级社会以后,劳动阶级从来也没有停止过争取幸福的斗争。他们以勤劳创造物质财富,以创新改进生产工具,以节俭对付艰难的贫困生活,以智慧创造了无数的艺术品,以良知继续维护着由来已久的道德法则,以革命的手段反抗特权阶级的野蛮暴虐的统治。奴隶反抗奴隶主的斗争,自由民对封建主的斗争,资本主义社会早期工人阶级、农民阶级以及城市贫民共同反对当权者的斗争,以及生活在现代极权主义铁蹄之下的诸多国民的,反对一党专政与寡头专政的争取自由民主的斗争等等,都是为了实现人类的普遍幸福。尤其是1793年的法国大革命以来,劳动阶级反对独裁专制、争取民权民生的斗争一浪高过一浪,进入二十世纪后半期,五十年代匈亚利人民勇敢地走上街头,六十年代布格人民不屈从苏联专制力量及其在捷克随从的反人道的统治,七十年代末北京西单民主墙的吼声,八十年代波兰团结工会不断掀起震撼专制阵营统治的民主运动,八十年末期大陆人民发动了举世罕见的规模巨大的发专制腐败争民主自由的把八九民运等等,大大地促动了极权主义国度中全体劳动阶级的自由民主意识的苏醒,暴露了独裁专制并不可怕的事实,鼓舞了更多的人以多种形式积极地加入了民运的行列,逮捕、监禁、屠杀都未能消减人民的追求幸福的愿望,相反更加坚固了人民反专制暴政的勇气和信心。为什么生活在极权主义世界的劳动阶级如此不畏强暴不怕流血牺牲,前涌后继地投身于争自由民主的运动大潮呢?显而易见,由于人民知识水平的提高,由于现代的资讯传媒手段完全能突破专制国界将事实与真理告诉人民,由于极权主义世界特权阶层腐败与专横日益加深,人民完全认清了这样的事实真相:极权主义的体制不但阻碍本国人民的幸福,而且也阻碍着全人类的幸福。或者说,由于劳动阶级自身努力而赢得的知识进步和专制力量的彻底的腐朽性,人民终于完全看到了这样的真理:独裁专制是许多国家国民不幸的根源,也是全人类普遍幸福的公害。 一个极权主义国家,如果它是一个小国,那么它的危害性基本上只限于狭小疆土之内以及数目不多的人群之中,尽管它同样败坏和极不道德,但它所蹂躏的人和资源毕竟有限。但是如果它是一个大国,它的危害便是世界性的,因为众多的国民遭到蛮横残暴的统治便意味着众多的本可造福全人类的国民智慧与技能消失于专制虎口之中了,因为本可用来增进全人类普遍利益的大量的自然资源遭到极权专制中特权阶层的严重破坏和浪费,最后留给人间的是一个败坏的生态。就是说一个疆域辽阔的,人品众多的极权主义国家,必然严重损害本可用于增进人类普遍幸福的人力与物力。这种罪孽是何等的深重,它比毒枭与黑社会的罪恶要多出亿万倍。毒枭与黑社会的罪恶不过是如同一小筐有害垃圾,而极权主义的罪恶恰恰似无边无际的有害垃圾海洋。 当今我们全人类多数人仍过着悲惨不幸的生活,自然灾害、饥荒、疾病、环境污染、生态恶化仍压得许多人群喘不过气来。更重要的是这类灾难有一个总根源,那便是文明史上残存的极权主义势力。这种势力对许多国国民的人权的践踏以及对自然资源的破坏已达到骇人听闻的地步。 进一步看,人类追求幸福的自然障碍与社会障碍的两种阻力,在不同的国度比重大不相同。在民主文明的世界,人们追求普遍的幸福的阻力主要来自自然性的障碍,那里人们已享有高水平的富足、安康、自由、权利,自然灾害、环境污染、生态恶化等都得到了有效的控制,那里人们不但享有充分的选举权、罢免权、创制权和复决权,享有高度的结社自由、信仰自由和言论自由,享有平等的宽松的发财致富的权利、享有高度的人身不容侵犯的权利、享有花园般的生活环境,而且就连生活在那里的普通动物也过着受尊重爱护、享富足安康的生活。由于体制的健康,“爱人及物”的伟大理想实现了,不光是人的普遍幸福有了保障,就是生活在那里的其他动物甚至是植物的普遍幸福也同样有了保障。 对于生活在极权主义世界的人们,追求普遍幸福的障碍仍然是社会性的。统治者丧心病狂,除了剥夺劳动阶级的基本人权,就是强迫劳动阶级为之劳动,压迫和奴役在新的技术装备强化了的国家机器之下有增无减。 尽管两个世界的人民在追求幸福的道路上各自的具体阻力不同,但他们的任务是共同的,即应当联合起来,共同清除人类普遍幸福的社会性障碍(或曰极权主义)。因为不清除极权主义的势力尤其是极权主义的堡垒势力中共暴政,就意味着约占人类几分之一的大陆中国人必定继续地生活在无权而贫困的苦海之中,就意味着民主文明世界的人民的幸福时时还面临着遭到毁灭的危险,就意味着世界一体化的进程必然受到致命的拦截,最后就意味着人类的普遍幸福只能停留在观念的状态湖或限于局部地区。 既然民主文明的世界为了它自身利益,必然要与极权主义世界的人民一道,去扫除人类普遍幸福的社会性障碍,那么极权国度的人民反对独裁专制争取自由民主的斗争就不会孤立,必然得到民主世界的帮助,在很多时候,这种帮助能够促成人民力量的日益壮大和特权势力的日趋瓦解。 人类享有普遍幸福的时代正在降临。世界的一体化本身便包括着世界的普遍幸福化。世界民主化正以一种不可扼制的力量冲向它的目的地。地球上信奉人道民权、正义的每个人都有责任,承担起除旧布新的重担。 最后让我们考察一下现代人类应当享有的幸福内容。仅仅免于匮乏是不够的,或者说仅仅具备基本的物质满足是不够的,这只代表一定程度上的物质幸福,现代人类还需要精神上的幸福,即要有言论自由、信仰自由以及免除恐怖的精神幸福。为了保证物质幸福和精神幸福,现代人类还需要享有充分的民权以及建立于其上的宪政制度。 在受到极权主义势力摧残与毒化严重的地方,人群中流行着一种错误的幸福观,即认为只要能捞到官职、金钱、只要能过着豪华富足的物质生活,就是幸福。于是当道者为了满自己、家人、亲友、小集团的私欲,便不顾人民的痛苦,毫无廉耻地侵吞人民的劳动果实,将大肆进行公款消费当作一种权势证明和社会荣耀,丧心病狂地践踏道德原则,完全丢弃作为人而应有的良知,变成了彻头彻尾的贪欲与物质的奴隶,人格的类型尚停留在弗洛伊德所说的幼儿人格阶段,只知追求感官的满足,而不知精神生活的价值。信奉此种错误的幸福观的人,相互结帮结伙,抢占社会公共管理机构的要津,形成了一帮野蛮的为害国民与人类的公开的黑势力。这种势力,很明显,是阻碍人类普遍幸福。它的全部活动可主要归结为两种-压迫人民与挥霍国库。人们随时可以看到,在致力于剪除自由、民权活动中,它是凶残成性的;在致力于偷抢国库挥霍民财的活动中,它是毫无节制的。 由于此种错误的幸福观的作崇,美德遭到普遍的嘲笑,正义的观念、行为和人物遭到围剿,它造成道德极度滑坡,使得很多人的精神世界正在发生一种前所未有的溃烂,精神幸福遭到了普遍的遗忘。 物质幸福只是人类幸福的一部份,而不是它的全部。如果没精神生活,人便沦为纯粹的行尸走肉。另外更为重要的是言论自由、信仰自由,是精神生活的主要内容。失去此两种自由,人们便无法享有真正的精神生活。只有在言论自由、信仰自由的前提下,人的精神才能获得自由,不为物欲主宰操纵,不为邪恶势力所奴役桎槁。精神幸福是人类幸福的高级组成部份,其中还必然包括着享有充分的民权。如果一个人不享有充分的民权,那么他的精神自由或曰精神幸福是不可能实现的,因为没有民权,便会有人将罪恶的思想观念、毫无趣味的伪劣艺术,强加到他的面前,或者说一个民族的多数个人如果没有民权,他们就必然遭到伪劣虚假的精神产品的围攻,因此而被剥夺了精神幸福。 富足、安康、自由、权利是人类幸福的主要内容,它们包括了物质的和精神的两方面的幸福成份。享有它们,人的价值与尊严就得以实现;失去它们,人便沦为可悲的低等动物。 追求人类普遍幸福的人们,为了所有人的价值和尊严,应当毫不犹豫地联合起来,共同向人类史上迄今残存的专制主义堡垒开战!

    杨天水江苏龙潭监狱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