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天水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杨天水文集]->[狱中文选--杂记]
杨天水文集
·《中华生民受尽了煎熬》
·《我们都是清水君的战友》
·《执政能力的制度保障在哪里》
·《三民主义哪里有新旧之分》
·《乐观中需要谨慎》
·《樊百华先生,请你不要妄自菲薄》
·《专制制度才是最大规模的杀伤性武器》
·《从李国涛先生的“首长级待遇”谈起》
·:《是继续专制,还是走向民主?》—十一致胡锦涛和温家宝的公开信
·:《十一是中华民族的灾难日》
·真正的民主义士--陈荣利先生理应获得庇护
·《鸡笼子与中国国民的生存空间》
·温家宝总理灾区之行的成果
·中山主义的遗产--纪念辛亥革命
狱中文选
·狱中文选--日记部分选(一)
·狱中文选--日记部分选(二)
·狱中文选--日记部分选(三)
·狱中文选-为民服务与为邻服务
·狱中文选-高贵的品格
·狱中文选-《和平万岁》
·狱中文选-张良革命生涯的启示
·狱中文选-成功与失败
·狱中文选-宋学以来的坏学风
·狱中文选-漫谈中国传统文化的优劣
·狱中文选--耶稣基督与众不同的观念
·狱中文选--论知识分子的使命
·狱中文选--先秦儒家义利观和理欲观简析
·狱中文选--杂记
·狱中文选--历史的真相
·狱中文选--人类的需要与民主的社会
·狱中文选--<论中国的启蒙运动>
·狱中文选--<论人类的幸福>
·狱中文选--<中国传统文化的批判>
·狱中文选--<知行一体论>
·狱中文选--<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思考>
·狱中文选--<主体的使命>
·狱中文选--<中国人的真相>
·狱中文选--<也谈市场经济>
·狱中文选--<读书散记1992年-1998年>
·狱中文选--<《史记货殖列传》读书笔记>
·狱中文选--《异端知识分子和中国政权》
·狱中文选--《 新伦理与新道德》
·狱中文选--《 梦中的西伯利亚》
·狱中诗选--《 心游中华大地》
·狱中诗选--《我 之 爱》
·狱中诗选--《爱 之 夜 光》
·狱中诗选--《民 主 吟--兼悼孙中山先生》
·狱中文选--<《大学》心得>
·狱中文选〈《大学》心得(二)>
·狱中文选--《孟子》读书心得(节选)
·狱中文选--<人性短论>
·狱中文选--<中国古代的国耻军耻>
·狱中文选--<中国传统文化读书散记>
·狱中文选--< 伟大的中庸之道--对适中主义的简要思考>
·狱中文选--<译文 第十章 耶稣人格的终极意义>
·狱中文选--<译文 耶稣基督与现代文明>
·狱中文选--< 几封家书>
·狱中文选--<译文 耶稣基督与现代文明 第四章个人生活的指导原则
·狱中文选--<译文 耶稣基督与现代文明 第十章 耶稣人格的终极意义
·《狱中文选》谈妇女解放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1.红头巾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2.米饭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3.糖果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4.学费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5.打工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6.看病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7.鞋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1.锦囊妙计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2.会海因缘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3.完成任务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4.电脑征婚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5. 燕赵悲歌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6.俭能养德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7.终南山下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8.梦断海南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1. 修祖坟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2.老朋友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3.反走私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4.新局长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5.抓嫖客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6.筑马路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7.买官记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8.盖楼房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9.增值税
铁窗思考录
·《铁窗思考录》之一 <<民运的互助基金会在哪里>>
·《铁窗思考录》之三《白下区看守所引发的呼吁》
·《铁窗思考录》之四:共特的章鱼策略—致王有才和陈荣利二位朋友的公开信
·《铁窗思考录》之五:《组建新党,扩大联合,增强海外民运的战斗力》
·《铁窗思考录》之六:《听从上帝的召唤 --答雪峰先生的公开信》
·《铁窗思考录》之七:洞庭湖边的血吸虫和中华民族的血吸虫
·《铁窗思考录》之八:普遍的灵魂堕落和宗教复兴
·《铁窗思考录》之九:朋友们,请远离色情场所—刘水事件的教训
·《铁窗思考录》之十:似是而非的义愤—批评虐囚事件中的反民主主义的倾向
·《铁窗思考录》之十一:程君复先生的逻辑荒唐
·《铁窗思考录》之十二:杨振宁博士的无稽之谈
·《铁窗思考录》之十三:真正的自由主义领军的代表--致晓波博士和余杰教授的公开信
·《铁窗思考录》之十四:南王北李-中国民运的两个斗士
·《铁窗思考录》之十五:我们的好弟兄颜钧
漫游中华见闻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狱中文选--杂记

宇宙之法则谓之道,万物之自然谓之理,人性之禀赋谓之性。宇者,上下左右之空间也 ;宙者,古往今来之时间也。宇宙合而言之,时空也。 宇宙有限抑且无限耶?曰有限,则时空之限在何处?时之初起于何时?尽于何时?空之 界止于何处?终于何方?合言之,宇宙之外为何种存在?曰无限,则必坠入悖论矣。有宇宙, 必有反宇宙,既有反宇宙,则必与宇宙有分隙。宇宙既有限,则宇宙必不为最大、最久之永存 也明矣。 永存者,至大、至久。宇宙者,乃其半也;此半为物质构成,有阴阳之气充塞其间,有 星辰日月运行其间,有万物欣欣生长其间,有人类精神纵横其间。有阴阳因而有变化,有星辰 因而有空间,有万物因而有众理,有人心因而有统摄,有统摄因而有真理。反宇宙者,乃其另 半也;此另半为反物质构成;其中无变化之动力,无星体之运行,无万物之殊异,无精神之妙 能,因而无声无息,无始无终,无上无下,一派虚空,一体黑洞,故曰亦可名之为黑洞。反宇 宙者,黑洞也。 宇宙者,实者也;黑洞者,虚空也。宇宙诸多黑洞,并肩环列,循环无限,相辅相成, 相生相毁,相易相化,构成永存。永存者上无始,下无终,外无际。由此知宇宙有限矣,其空 间限在与黑洞交界之际,其时间起自其生时,迄止其灭处。其起时起处亦玄而难知,其迄时灭 处将化为黑洞。 人生之限,如露如驹,欲以有限之生涯智力,穷无限之永存奥妙,其不足可知矣。故而 宇宙之外,留待科学精英;宇宙之内,应尽人之性,尽物之性,当尽心知性,求其物理,探其 至道,物我合一,顺循至道。 宇宙不可不谓大矣,星辰不可谓不庞矣,万物不可谓不繁矣,然而人心不可谓不能矣。 舍人心,则宇宙大而空虚,星辰庞而混沌,万物繁而杂乱,万理自变而无显,至道自居而不明 。 宇宙之体,气也。盈宇之体内,气也。气也,无所不在,无所不存。无气处必为黑洞, 有气处是为宇宙。气者,存在也。存在者,永在之部份也。然而气非寂气,非死气,非不动气 ,乃恒动之气也。或禀阴性,或禀阳性,交互影响,遂成恒变。于是化而有天地,化而有万物 ,化而有生灵人类,化而有人心精神。天地星辰是也,在上者为天,在下者为地;万物者,无 机物与有机物之合称也,古人所谓金木水火土是也;人类者,生灵界之魁首也;人心者,精神 之别称也,乃宇宙发展之至高阶段也。 天地、万物、生灵、人类,所禀者皆有气、有灵。离气,则天地、万物、生灵、人类, 皆无所依托,化为虚无。然而生灵者,稍赋神经,便有灵性矣,而神经愈完备,灵性俞增长, 牛羊鸡犬、象兔鱼虾、鼠蛇雀燕,皆赋有灵性。能筑巢,知养幼,求避害,趋安乐,此皆禀气 而又有赋有灵者。人类,生灵之长也。机体之精巧、神经之丰富、大脑之复杂,皆宇宙中卓绝 无二也。其所禀之气,远高于天地万物;其所禀之灵,则又远高于普通生灵。 故曰生灵界气灵并具。而生灵界实亦宇宙之部份也,故而人心也即宇宙之心,精神也即 宇宙精神。天地、万物、生灵、人类,乃宇宙一总体中之诸别体也,乃 宇宙一总过程中之诸 细途也。四者,存在之不同方式而矣,其根本一也,皆气之殊化也。 可知置天地、万物、生灵、人类于殊别之位,则气有无灵之气,有灵之气。置四者于宇 宙一体,则宇宙兼而有之。四者之同处,乃皆禀气也;四者之异处,则有灵无灵,灵性不一也 。 既皆禀气而生,则必具共性。其共性者何?宇宙之道,显于万物之中谓之理,显于人心 灵中谓性,理与性,皆道也。道者,真理也。其共性乃皆为气也;然而一为无灵之气,一为有 灵之气,于是别性生焉。共性有则相通,别性存则相异。既同且异,乃天地万物与生灵人类之 关系也。 道先天地万物、生灵人类而生乎,抑同生乎?或曰道先气而生乎抑随气而生?先气而生 ,道则无所依托,譬如波澜,无水何处而来?故曰无气焉能有道存?道后气而生与?此心生道 之异辞也。后气而生之道,非道之自体也。道必随气,气生则道生,气灭则道灭。道气本无先 后,同生同易,交融并存,无道之气,无气之道,皆心之虚幻也。然道者有自道,恒存于时空 变易之中,飘渺于人心殊物之间,难以尽窥,难以尽执,难以尽悟,难以尽言,至人心卓立于 宇宙之间,则道有以依赖矣,人心苦虑加于其上,冥想加于其上,概念与其交合,推理与其互 动,于是乎变道生矣。于是乎,道显乎人心之中,理驭于人群之内。 自道者,隐道也,人心未与之交合之道也。变道者,显道也,人心与自道交合之产物也 。譬如化学,二物合,而生另物;譬如机器,与物料一交,合而制出新品。 人心也大矣哉。无之则自道无主,自道无显,自生自灭,默寂自然;有之,则为思想所 考察,为言语所表达,为文字所记载传,为众生所生利。人心者,亦宇宙之心也,反诸人身谓 之人类反思,反诸宇宙谓之宇宙反思。反思者,返观默察也,返观默察之中,性之面目,物之 众理,宇宙之道,皆得以条理分明,显出真相矣。 宇宙所禀者,气也道也。天地万物所禀者气也理也;生灵人类所禀者,气也性也。名有 所不,而实无大异。要而言之皆存在也。自根本处看,大同小异;自判别处看小同大异。所禀 之气有异,则所显之象也必有异。譬如土壤,有黄、黑、碱、酸之别。然而异者,小异也,末 异也,虽黑黄碱酸不同,同为土壤耳,此同为大同本同也。人亦然,禀气有清浊,因而智商有 高下。禀气清者,则聪明俊秀;禀气浊者,则迟钝愚昧。然禀气清者,亦必待执持之、培育之 、开发之,才能成全聪明俊秀;禀气浊者,亦必因自暴自弃,远离育护,不加开发而停留于迟 钝愚昧之境地。 人性者,天所赋于人者也,人所固有也,乃道之支流也。欲、情、智、德,性之构件也 。有生存之欲,安乐之欲,避害之欲,求知之欲,信仰之欲,此皆人之本欲也。有生存之欲, 安乐之欲,避害之欲,便有物质之需要;有求知之欲,然后有格物致知,开物成务;有信仰之 欲,必生终极之关怀,信仰形成则心安神宁,信仰不定,则心无安定。情与欲并生,凡利人、 安人、乐人之事物,则必为人性所喜爱;凡害人、扰人、烦人之事物,则必为人性所厌憎。智 者,知之潜能也,能思能虑,能造符号,能追忆往昔,能善思未来,能以概念罗列事物,能以 官能考察外界,及其至也,能开通物理、参预化育。德者,仁也。仁也,在内为爱心,在外为 善行,仁爱之心,乃人之固有,犹如血气之灵,为天之所赋。 仁心,宇宙之至德也,有仁心,尔后有诚信,有忠恕,有孝悌,有礼让,此四者,文明 缺乏不成为文明,人类失之不成为人类。仁者,爱人如爱已也;恕人如恕已也。仁心,以普世 幸福为矢,以富劫贫者、强欺弱者、官残民者为恨事。人类一体之幸福乃仁心之切盼,人类一 切弊恶乃仁心之切恨。 多数人仁心觉醒之时,正是民主与科学普及之时。此二者,乃仁心达标之必由路径也。 舍此路径,仁心无由扩展,善行无由壮大。欲情智德,凡有血气之物,莫不禀赋,然级别相差 亦大矣。人类之欲情智德,乃血气之物或曰生灵界之至也。譬如植物之界,有牛毛细草,也有 参天大树,虽同属一家,然高低之差,不言自明矣。 人生而有欲,欲生存,欲避害,欲安乐,欲求知,欲信仰,此合理之欲也,然而若不加 节制,以损他人欲、利、福、乐为代价,则是私欲、纵欲也。私欲、纵欲者,皆恶欲也。恶来 自欲之放纵亦明矣,损他害他亦著矣。恶意未发谓之恶念,已发谓之恶行。恶行者,恶念之体 现也;恶念者,恶行者之动机也。 有个人之恶行,有群体之恶行,有制度之恶行。仁者,在内为爱心,在外为善行。有仁 心尔后有仁行。无仁心之仁行,伪善也。有仁行方能成全仁心,无仁行,则仁心无所发伸,徒 为意念耳。仁心爱心善心一体三名也;仁行爱行善行,名异实一也。“仁”者,德之根干也。 欲、情、智、德乃天所赋予生灵之长者。然处之中则难见,必接物尔后才显真相。天所 赋者胚胎也,必待年龄增加,接物尔后方趋成熟。欲之胚胎,长大接物后贪徒无制,则演变为 恶矣;情之胚胎,长大接物后,方有善怒哀憎;智之胚胎,长大接物后,方生知识;德之胚胎 ,亦即有仁之胚胎,长大接物后才有亲亲仁民爱物之善举。 胚胎者,物之初源也,然非物也。譬如种子胚胎与禾苗虽有源流之亲缘,然胚胎者自为 胚胎,禾苗者自是禾苗,非一物也。故而胚胎能否发育成茁壮之禾苗,必待诸多后天之护养也 。人性亦然哉,人性欲、情、智、德之胚胎者,必待养育尔后成无害之欲、无滥之情、无灾之 智、无恙之德。此所谓天所赋予人者,必待养而育之,尔后臻于至真至诚至知至善,四者并具 ,可谓至美也。 故曰人性本善,然不慎持之育之养之宏之,则本善渐灭,恶性渐杂矣。恶自染成,欲情 智接外物时,抛弃仁德,排斥仁德,沉溺于物欲,奴役于物欲,一味沉迷于损他利已,则恶滋 生于欲中,成型于行为矣。 人性固有之善端,与接物而生之恶意,乃矛盾之对也。二者此消彼长,此长彼消,善端 得以扩充光大,则得道之品性雄踞于人性之广厦;恶意得以侵入滋长,则失道之品性侵占于人 性之田野。 善者,恶之敌也;恶者善之仇也。善者,内在固有之性也;恶者,外来染习之性也。以 固有之性克外来之性,固有者当胜,亦不期而可待者。然则何以有史以来,恶念丛生,恶行横 蔓与?此乃社会制度之罪也。物资之稀缺,制度之悖道,则必致欲无以节也,情无以制也,智 无以驭也,德无以伸也。稀缺者,纷争之大因也;悖道者,悖人合理之欲情智德也,纷争之另 一大因也。 爱敬长辈,爱护幼小,爱顾鳏寡孤独废疾者,仁也。扩而充之,爱敬整个人类,则大仁 也。大仁者,兼爱是也。行小仁者,仅尽儿女长上之责;行大仁兼爱者,便尽人类成员之责矣 。由小仁而大仁,由爱亲至兼爱,乃由凡入圣之途径也。天地赋我以德性,则我之德性亦为天 地之德性也。我者,家庭之成员,社会之成员,亦宇宙之成员也。故而履已之责,必亦为履宇 宙成员之责。宇宙成员之责也大矣。在家当爱敬长辈,爱护幼辈;在群当爱敬他人爱顾无助; 在国当爱敬真理,坚守忠信。 忠者,诚实也。得道者,君子也。君子当忠于家庭,忠于社会,忠于人民。信者,守诺 也,君子当信于家人,信于邻里,信于社会,信于天下。 弃忠诚之道者,不可为夫妻,不可为朋友,不可为同志,不可为官长,不可为僚属。弃 忠诚之道者,非人也,皆奸佞狡猾之贼子也。 弃信实者,为人父必将危其子,为人子必将污其父,为人官长必将毁人前程,为人僚属 必将毁人事业,为人朋友必将害人名利,为人邻居必将扰人安居。弃信实者,非人也,皆言行 相悖,投机取巧之刁民也。 忠信者,人群之大道也。持之则存,舍之则亡。有之则人群和睦欢乐,无之则人群尔虞 我诈。不忠而能成流芳千古之业绩者,古今无见也;不信而能成己成物,利民利国者,古今无 见也。忠信也者,亦宇宙演化所赋我之大德,凯忍心毁其既有之胚胎,弃其护养之职责哉? 故曰大仁兼爱,忠诚信实,有德之至也。只以亲友幸福为矢的,乃德之半也,必以普遍 幸福为矢的,方合于至德。人若只顾亲友故旧之幸福,弃至德于不顾,恰如行半途而废也。大 仁兼爱,忠诚信实之德,既为我性之已有能有,则舍之者,失人道也悖天道者也;弘之者,执 人道而循天道者也。 唯奉行大仁兼爱,忠诚信实之道者,唯能立于大本,创建良制,除人类之大害,兴人类 之大利。 德者,仁义也。仁义者天赋人之德也。仁义乃德之实,德乃仁义之名。德与仁义须臾不 可离也。仁义失则德性灭,德性毁则仁义无。仁端天赋于性中,仁心不止,则义随之而生矣。 义者,道德责任是也,道德理性是也,仁爱之心不灭,则心灵之中,义之意识觉矣。爱心催人 爱人,不已之中,义心生于心田矣。此生非自外生,乃仁心之扩展也譬如仁心如根,义心如干 ,乃一体不同之段落也。仁者爱人及物也,义者理应行之也者。爱人及物之心生而固有,然不 明德,则易枯萎,譬如禾苗,旱不为之注水,涝不为之排水,则禾苗必成病苗,其枯萎病毙之 命运,指日可待也。理应践德之心,天赋之禀性也,然非日日以亲民爱人,珍惜物力,保护生 态,天下忧乐为已任,则必夭折于其初也。为已任者,非闭目沉思也,非高谈阔论也,非为沽 外钓誉之伪善也,非作投机取巧之假仁也,必诚心诚意,踏踏实实,爱人恕人,立人达人,诲 人利人,方可谓履义也者。 仁义既为我天赋固有之德,不养育之、弘大之,则何以为人?弃仁义者,皆自绝于人类 ,自绝于天道也。苟多数人之仁心义心沛然觉醒,则仁义必共是是,共非非,是非之准立也, 是非之准立,民主科学必为人群公认也。民主科学乃仁义之必然,仁义乃民主科学之初端。 欲情智德,人皆有之。然人人各是已非,各非他是,相对诡辩主义必横行狂肆,则言行 之争乱比弥于天下,人群之生计必因而毁损。此非不可避免之事也,人之性已潜蕴弥乱息争之 能矣。人人皆有欲情智德,既为同类,则共性存焉,既有共性,则公认之准则必为人性之准则 。勿以已之欲,害人之欲;勿以已之情,伤人之情,勿以已之良智,毁人之良智;当以已之良 智,开人之良智,当以已之德,发人之德。人人皆不以我之欲情智德为他人毁损,则欲情智德 以不毁损他人为界度。于是乎害人之欲,恶欲也,伤人之情者,恶情也;害人之智,恶智也; 唯仁义之德,善德也。此皆天下人心所公认之道也。 天赋于人者之性,具共理也,具共识也。共理者何?人人皆是欲情智德也,有德者,也 即人人皆是仁义之端也。共识者何?人人皆欲人以仁义待我,不欲人以贪恶待我,由此而生共 识。行仁义者,君子也,良人也,可选为官长,可举为显要,可引为朋友,可结为莫逆;行贪 恶者,鄙夫也,小人也,为官长必殃众生,为显要必祸家国,为朋友必作诈伪害朋友,为知已 必因私利而卖对方。人人皆不愿受害于他人之贪欲、纵情、恶智,而人人皆愿蒙他人之善行义 举。因而人人有权光大仁心义心,践履善行义举,反对贪欲肆情,抵抗恶智恶行,此乃人性之 共需也,天道之必然也。既然人性共识君子良人为精英,为人群福利之依赖,则唯选贤举能才 会致天下康平,必为人性之共识矣。人人具天之理,人人执天之道,则人人知害民与利民之别 ,祸国与利国之异,既知别异,则必欲君子良人当道以利民祸国,不欲鄙夫小人当道以殃民祸 国,人性之嗜好既如此,则人性之共需共识也明矣。 若人人天赋之人性得以畅伸,则必多数人之共识为准矣。多数人共识者何?君子良小与 鄙夫小人之间,悬天壤之差,存利祸之殊,民之生计,国之强弱,系于二者之胜负也。君子良 人胜,则民富国强;鄙夫小人胜,则民贫国弱。何以使之各得其所,不违天道?选举君子良人 ,拼弃鄙夫小人,必致贤能者有以当道,鄙恶者无从得势。使得道者在位,无道者无位,民赖 之以富,国赖之以强,天道得以顺畅矣。然必待民主制度兴起,而后君子能胜小人矣。天道者 ,宇宙之道也。人人伸张智德,选贤举能,谋普遍之福,人性之必需也。人性者,天道之部分 也。故而人性之必需,亦天道之必需也。故曰民主与科学者,人性之共需也,共识也,也天道 之共需共识也,顺之者必昌,逆之者必亡,亦有何疑哉!(完) 杨天水于 江苏龙潭监狱 一九九九年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