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天水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杨天水文集]->[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廿一:俺家什么都是腐败的]
杨天水文集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3.糖果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4.学费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5.打工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6.看病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7.鞋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1.锦囊妙计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2.会海因缘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3.完成任务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4.电脑征婚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5. 燕赵悲歌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6.俭能养德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7.终南山下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8.梦断海南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1. 修祖坟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2.老朋友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3.反走私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4.新局长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5.抓嫖客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6.筑马路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7.买官记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8.盖楼房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9.增值税
铁窗思考录
·《铁窗思考录》之一 <<民运的互助基金会在哪里>>
·《铁窗思考录》之三《白下区看守所引发的呼吁》
·《铁窗思考录》之四:共特的章鱼策略—致王有才和陈荣利二位朋友的公开信
·《铁窗思考录》之五:《组建新党,扩大联合,增强海外民运的战斗力》
·《铁窗思考录》之六:《听从上帝的召唤 --答雪峰先生的公开信》
·《铁窗思考录》之七:洞庭湖边的血吸虫和中华民族的血吸虫
·《铁窗思考录》之八:普遍的灵魂堕落和宗教复兴
·《铁窗思考录》之九:朋友们,请远离色情场所—刘水事件的教训
·《铁窗思考录》之十:似是而非的义愤—批评虐囚事件中的反民主主义的倾向
·《铁窗思考录》之十一:程君复先生的逻辑荒唐
·《铁窗思考录》之十二:杨振宁博士的无稽之谈
·《铁窗思考录》之十三:真正的自由主义领军的代表--致晓波博士和余杰教授的公开信
·《铁窗思考录》之十四:南王北李-中国民运的两个斗士
·《铁窗思考录》之十五:我们的好弟兄颜钧
漫游中华见闻记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一:致歉并回复陈森先生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故乡行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三:龙湖边的故事--安徽蚌埠民运斗士张林和王庭金印象记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四:合肥城边的谦谦君子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五:大上海中民运义士-忠厚仁义的戴学武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六:上海城下的特立独行者--李国涛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七:海滨的高人奇士顾则徐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八:西湖边的欢聚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九:穆斯林社区的虔诚和淳朴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宁波地区的宣教事业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一:民间的思想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二:上海行轶事-忠厚善良的作家夫妇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三:地震灾区的呼声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四:几个女人的故事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五:云南之行散记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六:英勇不屈的陈西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七:谁是最可爱的人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八:勇敢的律师郭国汀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九:山村里遇到了草庵居士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十:东西先生丧失了是非之心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廿一:俺家什么都是腐败的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十二:中共的首长们,向朝觐团伸出手来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十四:市委书记干儿子老婆的保镖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十五:被妓女包围了一夜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十六:拆迁户上访遭到绑架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十七:陈龙德铁骨铮铮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十八:杭州散记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十九:平安夜里不平安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三十 我的圣诞之夜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三十一:看守所里的文明与暴力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三十二:穿越铁窗的爱情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三十三:牢房与奴隶生活的状态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三十四:专制主义与大便问题
·杨天水:牢房中的思念
·杨天水:心灵的震撼--感谢四面八方的声援
·杨天水:共产主义阵营的良知典范--悼念赵紫阳先生
·杨天水:张林、李国涛、戴学武、李广等都在危险之中
·杨天水:两种如临大敌
·杨天水:专栏:赵公的“严重错误”正是他的历史功绩
·杨天水:新年开始的几见怪事
·杨天水:向中华君子致敬—新春献给追求自由民主的前辈
·杨天水:除夕时刻的惦念—惦念师涛、王金波等等
·杨天水:上海警方太蛮横了
·杨天水:郭国汀律师的诚实和正直
·杨天水:软禁在继续-李国涛、张林、戴学武、萧勇等处境堪犹
·杨天水:高贵的人格--谈谈张林先生
·杨天水:声援张林先生的浪潮
·杨天水:天上人间一齐哭
·杨天水:关于张林先生的最新消息
·杨天水:清华大学两校魂
·杨天水:黑手伸向郭国汀律师
·杨天水:无耻谰言-网特借中国人权风波的暗中造谣
·杨天水:听证会上官方无赖
·杨天水等:释放异议人士 实现社会和谐---致中国两会公开信公开信
·杨天水:郑贻春思想如电闪雷鸣
·杨天水:良心作家和良心律师
·杨天水:张林的明天 可能遭逮捕
·杨天水:执政为民的阻力-从泗阳县一个拆迁侵权案谈起
·杨天水:登山与民运
·杨天水;谁构陷了张林、许万平、马晓明?
·杨天水:十六日接阅东海一枭七绝两首后,再致枭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廿一:俺家什么都是腐败的

   在杭州遇到一个非常坦诚的人,同时也是个游手好闲的人。在杭州市中心广场武林门广场,遇到之后,闲谈中,他有点自鸣得意地说:“俺家什么都是腐败的。”他说—“烟酒是腐败的烟酒,服装是腐败的服装,鞋子是腐败的鞋子,皮带是腐败的皮带,首饰是腐败的首饰,房子是腐败的房子,还有呀那些和俺家往来的美女,也是腐败的美女。”

   “你们看,我身边这个侄子,在读大学,每个月要花费一万多块。经常去香港旅游。你们不要以为我们是强盗,不过是因为我哥哥是个官员。一到过年,那些拍马屁的人就挤破了门槛,我这个侄子,去年新年,光压岁钱就接近十万,真他妈的牛,比俺这个叔叔还富有。俺也没有经常更新女友呀,至少也要个把月才来个更新换代,他呢,三天两头更换。光我亲眼见过的就还几十了,个个如花似玉,有时候闹得人家女孩子怀孕,逼迫人家堕胎,女孩子不同意,他就犯牛脾气了,动手打人,好几个大人小孩,一起被他打坏了。”

   “他小妹是超生的,因为我哥哥喜欢女儿,她就更跩了,还不到法定的成年年龄,存款已经七位数了,过年她连上万的压岁钱也不放在眼里。行贿的人送她的金银首饰,各种挂件,生日礼品,足足价值好几十万。她喜欢吃什么外国的东西,有的人就专门花钱从国外空运回来。”

   “好吧,说点正经的。俺家的腐败物品可多了。别人送给嫂子光好皮鞋,就可以用卡车拉几车。有时候嫂子不开心,就叫捡垃圾的人来,随便给几个钱,拿走算了。我侄女是孩子,不是很喜欢金银首饰,我嫂子就得着了。她的金银首饰,得用几个手提箱才能装完。”

   “俺哥哥鳄鱼皮带少说有八九十条,加起来值十来万块钱,我拿来送人就有三四十条,他也不知道的。人家送他的西装,都是几千块一套的。不合身,他就往地上一摔,听任保姆处理了。”

   “俺哥哥也不是很喜欢喝酒。这些年,无论哪年过年,光送的五粮液,都是一两百箱,价值几十万,我哥哥还不正眼瞧呢。最后都是我嫂子,叫保姆找来收购名烟名酒的人,随便卖掉了。”

   “俺哥哥喜欢房子和现金。有一次,一个西北的贫困县领导,来找俺哥哥,说是要和俺哥哥的县市结拜,打开箱子,里面可是整整五十万现金。但是俺哥哥有时候,很傲气的。也不正眼瞧人家的箱子。后来结拜成功与否,我也不知道。我有时候说他,你不要太牛气,你无非有点职位,人家才巴结你,你要是失势了,说不准人家拿石头往井里丢。他淡淡一笑说:怕啥,俺们家钞票多,就用钞票先把井口堵死,让那些小人的石头进不来。”

   “那些巴结他的人,在深圳为他买了房子,两、三百万;在北京为他买的房子,也是几百万;在上海,我哥哥一直想有房子,有次别人求他办事,他就说了句,听说上海房价又要长了,有钱了不如在那里投资房产呀。几天后,那人就送给俺哥哥一套房子,一幢别墅,总价值少说也得五百万。”

   “忘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俺家腐败美女特别多。你听说南京市那里,有个江苏省的外办主任叫王华的,晚上将一个大学毕业的女下属,以谈工作为借口,诱骗到宾馆,实施强奸。后来那女孩认真叫劲了,报案告他了。结果呢。一个女孩子如何能同票子和位子抗衡,倒被王主任他们整进监狱,说她勾引领导,诬陷领导,现在还在关押呢。俺哥哥听说这事,骂那王华愚蠢。俺哥哥说,那么多权利和票子在手里,还需要去强迫人家女孩吗?后来俺反思了哥哥的女人,真觉得没有一个不是伏伏贴贴的,从来没有人告他强奸。他更新女人也是好手,比他的儿子还快,而且换代越来越不象话了,都是十几岁的。”

   “你们一定不要误解,认为我们家是多大的腐败。其实在中国这真是小小的腐败呀。你们不要太书生好不?你不腐败,那你在官场还有前途?你没有票子,你的上司谁认你?你的同行谁肯和你交往?你的下级谁会买你的帐?你没有钞票,你能打倒谁呢?现代的头们,在老百姓面前骨头是硬的不得了啊,只有在金钱和权力面前,骨头才会变软呀,真是比小妞的骨头还软。俺哥哥说过,面对腐败,认真对待,相互爱护,大家发财。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那就俺家虽然什么都是腐败的,但有一样不是,那就是说真话。最后我告诉你句真话好了,都一起腐败就是啦,管他那么多闲事干吗?共产党不腐败,那还能叫共产党?”

   杨天水于华东

   2004年11月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