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天水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杨天水文集]->[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十:东西先生丧失了是非之心]
杨天水文集
·我们任重道远--纪念六四
·诗词选
·最高的主义--我对《圣经》的理解
·抗日的精神永垂不朽
·人类永久的光荣-纪念二战胜利五十周年
·法朗士散文选译
·向人大代表呼吁
·可喜的局面-从建利博士被囚禁谈起
·迟到的新年献辞
·我们是推动者,不是推翻者——来自江苏的声音
·答复张林先生-需防中共特工暗中破坏
·危机中的中国社会亟需民主英雄主义-六四祭日唤起的呼吁
·勇士仍在厄运之中(修正稿)
·谈谈异议人士处境艰难的不良后果
·漫谈江苏的民运
·答复肖勇先生
·向倒下的苍鹰致敬
·为那些默默无闻的战士们呐喊
·伟大的母亲--六四前夕献给丁子霖教授
·极权主义势力是恐怖活动的总根源-致美国人民的公开信
·秦永敏--民主的一个航标
·《解放伊拉克人民的战争不可避免》
·《伟大的七一》
·《暴民气焰嚣张》
·《邪恶的力量终于按耐不住了》
·《到处都是暴民和暴行》
·《中华生民受尽了煎熬》
·《我们都是清水君的战友》
·《执政能力的制度保障在哪里》
·《三民主义哪里有新旧之分》
·《乐观中需要谨慎》
·《樊百华先生,请你不要妄自菲薄》
·《专制制度才是最大规模的杀伤性武器》
·《从李国涛先生的“首长级待遇”谈起》
·:《是继续专制,还是走向民主?》—十一致胡锦涛和温家宝的公开信
·:《十一是中华民族的灾难日》
·真正的民主义士--陈荣利先生理应获得庇护
·《鸡笼子与中国国民的生存空间》
·温家宝总理灾区之行的成果
·中山主义的遗产--纪念辛亥革命
狱中文选
·狱中文选--日记部分选(一)
·狱中文选--日记部分选(二)
·狱中文选--日记部分选(三)
·狱中文选-为民服务与为邻服务
·狱中文选-高贵的品格
·狱中文选-《和平万岁》
·狱中文选-张良革命生涯的启示
·狱中文选-成功与失败
·狱中文选-宋学以来的坏学风
·狱中文选-漫谈中国传统文化的优劣
·狱中文选--耶稣基督与众不同的观念
·狱中文选--论知识分子的使命
·狱中文选--先秦儒家义利观和理欲观简析
·狱中文选--杂记
·狱中文选--历史的真相
·狱中文选--人类的需要与民主的社会
·狱中文选--<论中国的启蒙运动>
·狱中文选--<论人类的幸福>
·狱中文选--<中国传统文化的批判>
·狱中文选--<知行一体论>
·狱中文选--<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思考>
·狱中文选--<主体的使命>
·狱中文选--<中国人的真相>
·狱中文选--<也谈市场经济>
·狱中文选--<读书散记1992年-1998年>
·狱中文选--<《史记货殖列传》读书笔记>
·狱中文选--《异端知识分子和中国政权》
·狱中文选--《 新伦理与新道德》
·狱中文选--《 梦中的西伯利亚》
·狱中诗选--《 心游中华大地》
·狱中诗选--《我 之 爱》
·狱中诗选--《爱 之 夜 光》
·狱中诗选--《民 主 吟--兼悼孙中山先生》
·狱中文选--<《大学》心得>
·狱中文选〈《大学》心得(二)>
·狱中文选--《孟子》读书心得(节选)
·狱中文选--<人性短论>
·狱中文选--<中国古代的国耻军耻>
·狱中文选--<中国传统文化读书散记>
·狱中文选--< 伟大的中庸之道--对适中主义的简要思考>
·狱中文选--<译文 第十章 耶稣人格的终极意义>
·狱中文选--<译文 耶稣基督与现代文明>
·狱中文选--< 几封家书>
·狱中文选--<译文 耶稣基督与现代文明 第四章个人生活的指导原则
·狱中文选--<译文 耶稣基督与现代文明 第十章 耶稣人格的终极意义
·《狱中文选》谈妇女解放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1.红头巾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2.米饭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3.糖果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4.学费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5.打工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6.看病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7.鞋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1.锦囊妙计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2.会海因缘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3.完成任务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4.电脑征婚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5. 燕赵悲歌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6.俭能养德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7.终南山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十:东西先生丧失了是非之心

   还是在路过贵阳的时候,拜访了一群非常富有团队精神的,非常富有理论水准的,非常勇敢坚毅的,也都经历过牢狱之灾的卢勇祥、李任科、廖双元、黄燕明、曾宁、康成等民主义士后,匆匆在网络上搜索,发现有位署名为东游西荡的先生,写了篇文章。大意是说:杨天水等在力捧上海的李国涛,在造神,在为罪恶辩护。

   路过杭州的时候,终于病倒了。不得不在这里的郊区找个民房,暂时休整一下。但是心中难以忘记东西先生的见解。觉得非常有必要和这位不愿意暴露真名的先生交流一下。近来杭州的天气,由阴雨转入晴朗,身体也慢慢康复起来,回复东西先生,就是当务之急了。

   东西先生,什么叫力捧呢?难道李国涛先生为了中国大陆的人权和民权的牺牲不是事实吗?难道他过着一种异常简朴的节俭的日月,同时却在积极帮助朋友不是事实吗?你吃醋还是嫉恨?要是吃醋,你也为中国的人权和民权做点牺牲,那么同样会有人如实地报道你、赞扬你;你嫉恨,那只能说明你站到了中国历史上最腐朽落后的专制腐败势力一边。中国有太多太多的官场丑恶、黑恶势力欺压国民的恶性案件,你激愤过、嫉恨过吗?为什么对追求自由民主这些普世认同的价值观念和制度,你就激动而嫉恨呢?你的做人的基本良知抛弃到了哪里?我们在小猫小狗那里,都经常看到它们为同类受到侵权的痛苦,而呻吟而吼叫,在你这里我们看到你连动物界最一般的最常见的同情心也丧失了。

   今年八、九月,国涛会同很多义士,呼吁废除劳教制度。难道他行使宪法所赋予的请愿权利,聚合很多有良心的国民呼吁大陆当局废除缺少宪法依据的,危害人民的劳教制度,不是合理合法的义举吗?因此他遭到当局软禁月余,我们报道事实,为之呼吁公义,就是造神?东西先生,你懂得什么叫造神吗?一个公民,使用最温和的手段,请愿而已,别人看到他因此而遭到不义而非法的待遇,为他说几句公道话,你就愤愤不平,歪曲事实,强名之曰造神,你的用意何在?报道一个国民的人权和民权遭到侵犯,是造神吗?我们使用造神一词是很慎重的,比如类似你这样的东西先生,骨子里对自由民主刻毒仇视,事实上是对专制腐败势力顶礼膜拜,但是我们不说你心里在造神,我们只是认为你是专制腐败势力的辩护者而已,并且乐于站在真理和正义的对面,百般敌视之。

   东西先生的文章里说,哪个国家都有法律。然后又含沙射影说我们为国涛先生辩护,是为罪恶辩护。

   孟子曰“无恻隐之心,非人也;无是非之心,非人也。”东西先生,你对人类成员基本权利受到侵犯,不但没有同情,反而诬之为罪恶,你的恻隐之心丧失了;将追求自由民主说成是罪恶,你是非之心丧失了。

   不错,哪个国家都有法律,但是民主国家的法律和专制国家的法律,是一样的法律吗?中共专制制度下的法律,是党意和党利的表达?还是民意和民利的表达呢?那些法律经过哪个国民的同意?维护是社会整体的利益还是少数人群的利益呢?举世皆知,这样的法律,多半是恶法,既缺少合法性,更缺少公正性。即使是这样的恶法,国涛先生,还没有完全放弃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机会,利用其中宪法名义上认可的请愿权利。这样的行为是罪恶吗?这样的行为是我们中华民族永远需要承认的义举,既合理合法,又利在人民,利在千秋万代。你颠倒了是非,为这个世界上的,人类有历史以来最大的邪恶势力和罪行辩护,却倒打一耙,指责为国涛先生的辩护是为罪恶辩护。凡有良知血气者,都能够看到你正是孟子所说的那种“无是非之心者”,是一种在正义和邪恶之间,偏袒邪恶的人物。

   我们从来不小看你们这样的人物和力量。目前在中国大陆,邪恶的制度和邪恶的势力,以及他们舆论上和人力的帮凶,是非常强大的。但是我们不恐惧你们,你们有胆量让人民行使选举权、罢免权吗?你们有胆量让人民行使政治参与的最主要的两种权力—全民公决权和全民复议的权利吗?我们不敢说我们的见解是真理,但是你们有胆量放弃自己的特权,让人民在自由民主的制度下,自由讨论,判定是非曲直吗?

   其实你们没有这样的胆量,你们连互联网也要封锁,害怕人民知情权,害怕人民了解真相,害怕丢失专制腐败势力的既得利益。

   我们可以断言,中国大陆的专制腐败势力,以及它们形形色色的帮手和帮凶,除了在打压、绞杀、迫害自由民主运动方面,胆大妄为、肆无忌惮之外,在放弃特权和既得利益方面,他们都是胆小如鼠的,在他们眼里,除了自己的利益,还是自己的利益,他们是利益的奴隶。利益奴隶为了自己的利益,一定是要丧失是非之心的,同时也就必然站到黑恶势力的身边,充当罪恶的鼓手和卫士了。 杨天水于华东

   2004年11月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