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天水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杨天水文集]->[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八:勇敢的律师郭国汀]
杨天水文集
·《三民主义哪里有新旧之分》
·《乐观中需要谨慎》
·《樊百华先生,请你不要妄自菲薄》
·《专制制度才是最大规模的杀伤性武器》
·《从李国涛先生的“首长级待遇”谈起》
·:《是继续专制,还是走向民主?》—十一致胡锦涛和温家宝的公开信
·:《十一是中华民族的灾难日》
·真正的民主义士--陈荣利先生理应获得庇护
·《鸡笼子与中国国民的生存空间》
·温家宝总理灾区之行的成果
·中山主义的遗产--纪念辛亥革命
狱中文选
·狱中文选--日记部分选(一)
·狱中文选--日记部分选(二)
·狱中文选--日记部分选(三)
·狱中文选-为民服务与为邻服务
·狱中文选-高贵的品格
·狱中文选-《和平万岁》
·狱中文选-张良革命生涯的启示
·狱中文选-成功与失败
·狱中文选-宋学以来的坏学风
·狱中文选-漫谈中国传统文化的优劣
·狱中文选--耶稣基督与众不同的观念
·狱中文选--论知识分子的使命
·狱中文选--先秦儒家义利观和理欲观简析
·狱中文选--杂记
·狱中文选--历史的真相
·狱中文选--人类的需要与民主的社会
·狱中文选--<论中国的启蒙运动>
·狱中文选--<论人类的幸福>
·狱中文选--<中国传统文化的批判>
·狱中文选--<知行一体论>
·狱中文选--<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思考>
·狱中文选--<主体的使命>
·狱中文选--<中国人的真相>
·狱中文选--<也谈市场经济>
·狱中文选--<读书散记1992年-1998年>
·狱中文选--<《史记货殖列传》读书笔记>
·狱中文选--《异端知识分子和中国政权》
·狱中文选--《 新伦理与新道德》
·狱中文选--《 梦中的西伯利亚》
·狱中诗选--《 心游中华大地》
·狱中诗选--《我 之 爱》
·狱中诗选--《爱 之 夜 光》
·狱中诗选--《民 主 吟--兼悼孙中山先生》
·狱中文选--<《大学》心得>
·狱中文选〈《大学》心得(二)>
·狱中文选--《孟子》读书心得(节选)
·狱中文选--<人性短论>
·狱中文选--<中国古代的国耻军耻>
·狱中文选--<中国传统文化读书散记>
·狱中文选--< 伟大的中庸之道--对适中主义的简要思考>
·狱中文选--<译文 第十章 耶稣人格的终极意义>
·狱中文选--<译文 耶稣基督与现代文明>
·狱中文选--< 几封家书>
·狱中文选--<译文 耶稣基督与现代文明 第四章个人生活的指导原则
·狱中文选--<译文 耶稣基督与现代文明 第十章 耶稣人格的终极意义
·《狱中文选》谈妇女解放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1.红头巾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2.米饭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3.糖果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4.学费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5.打工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6.看病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7.鞋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1.锦囊妙计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2.会海因缘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3.完成任务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4.电脑征婚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5. 燕赵悲歌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6.俭能养德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7.终南山下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8.梦断海南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1. 修祖坟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2.老朋友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3.反走私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4.新局长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5.抓嫖客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6.筑马路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7.买官记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8.盖楼房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9.增值税
铁窗思考录
·《铁窗思考录》之一 <<民运的互助基金会在哪里>>
·《铁窗思考录》之三《白下区看守所引发的呼吁》
·《铁窗思考录》之四:共特的章鱼策略—致王有才和陈荣利二位朋友的公开信
·《铁窗思考录》之五:《组建新党,扩大联合,增强海外民运的战斗力》
·《铁窗思考录》之六:《听从上帝的召唤 --答雪峰先生的公开信》
·《铁窗思考录》之七:洞庭湖边的血吸虫和中华民族的血吸虫
·《铁窗思考录》之八:普遍的灵魂堕落和宗教复兴
·《铁窗思考录》之九:朋友们,请远离色情场所—刘水事件的教训
·《铁窗思考录》之十:似是而非的义愤—批评虐囚事件中的反民主主义的倾向
·《铁窗思考录》之十一:程君复先生的逻辑荒唐
·《铁窗思考录》之十二:杨振宁博士的无稽之谈
·《铁窗思考录》之十三:真正的自由主义领军的代表--致晓波博士和余杰教授的公开信
·《铁窗思考录》之十四:南王北李-中国民运的两个斗士
·《铁窗思考录》之十五:我们的好弟兄颜钧
漫游中华见闻记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一:致歉并回复陈森先生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故乡行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三:龙湖边的故事--安徽蚌埠民运斗士张林和王庭金印象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八:勇敢的律师郭国汀

   稍微关心点中国自由民主运动的,并关心大陆维权活动的人,只要他能够接触到网络,就一定知道见义勇为的律师郭国汀先生。

   国汀四十岁许,中等个,戴眼镜,端庄而谦和,富态而从容,显得忠实敦厚。他毕业于西南政法大学,一直从事律师行业,履行律师应有的道德责任,同时也一直追求自由民主和真理正义。前几年,他和中国百名左右的律师,联合发表请愿,要求中国大陆当局废除刑法中的有关于条款,这些条款专门打压异议人士、爱国良知、以及所有行使现代民权的国民。由此而他受到官方的嫉恨和封锁,不让中国律师网刊登他的文章和呼吁,暗中干扰他的律师有业务,迫使那些本来想找他做法律代理人的个人或者公司,因害怕当局的刁难和报复而离他而去,这样,他的律师所就一直处在亏损状态。

   近年来,他还一直为很多受到侵权的国民,义务辩护。当然这也是他的律师所经济上亏损的一个原因。要知道,一个律师,如果义务为很多人辩护,他的时间和精力就必然用于毫无经济收益的义举之中,再没有时间去受理能够获得经济回报的案子,但是他的固定开支是不便的,每个月近万元。事实上国汀律师近年来,一直是每个月因为义务维权而最起码损失万元以上。

   然而国汀律师,没有因为经济的损失,就放弃维权义举。他为上海受到官商勾结而受损的拆迁户出庭辩护,为知名的爱国青年清水君出庭辩护,前往烟台为那里的受到侵权的市民辩护。整天在看资料,辨别是非曲直,思考出庭的辩护词,风尘仆仆四处奔波,在法庭上口若悬河,仗义执言,基本是就是他生活的全部内容了。

   今年八月上旬,在上海他的家中,我拜访了国汀律师。他为人诚恳,也因终日奔波操劳而疲惫。当时他正在为清水君出庭辩护做准备工作。后来我们在网络上看到的那篇为清水君辩护的法律文书,不仅理直气壮,而且含义深远。它不仅是在为清水君辩护,其实也在为人权、民权,以及整个中国自由民主运动辩护。

   聊天中他对我说:“谁不要人权?谁不要民权?谁愿意受到侵害?而由于制度的原因,人权、民权在中国大陆,屡屡受到侵害。很多时候,侵害是严重的,达到了犯罪的地步。我们的人民是良善的,也是无奈的。因为良善,一般的伤害总是默默忍受;因为无奈,遇到来自专制腐败的或者流氓黑恶的,或者来自这两种势力相互勾结的侵害,总是失败者。”

   “但是我们不能因为人民的弱小无奈,我们的势单力薄,就停止战斗。我们有责任利用合法的工具、场所,与邪恶的力量交手。我们可以放弃经济利益,可以放弃升官发财的机会,但是我们不可以放弃良知。这是上天赋予我们的禀赋和美德。放弃之就是犯罪。”

   我们相信国汀律师的肺腑之言。他如果以利为重,那么作为八十年代毕业的老牌律师,早就会有千万家资,但是他是个以义为重的人,一直将良知、理念和职业道德放在首位,到处和专制腐败的势力与做法作对,当然就不可能大富起来。他做了二十年的律师,不过积攒了一所住宅,百把平方左右,带个小花圃,价值百万左右。就是说,二十年来,由于他坚持正义,他每年的赢利不过是五万人民币,做为一个律师,这是很低下的收益了。

   然而,我坚信,国汀律师的经济损失,正是我们中华民族道义上的巨大收益。这个民族因为拥有一批坚强不屈的自由旗手、民主战士、正直律师,才没有丧尽她的民族精神。炎黄以来,无论邪恶势力多么强大,无论暴君、贪官、流氓、匪徒、盗贼、愚民、看客等等,人数是如何的众多,中华民族追求自由民主和真理正义的精神,从未灭亡,相反代代此伏彼起,直到现代终于蔚为大观。

   目前中国大陆社会的贪污腐败,是有历史以来罕见的。人民深受其害。而来自官场和黑道两种邪恶势力的侵犯人权民权的事件,层出不穷。如今中国大陆自然界,由于顺手牵羊者甚多,雨后春笋很少见了,以之来比喻腐败和黑恶势力的众多,不很妥当。但是腐恶势力,如同炎夏粪坑里的蛆虫,日益增多,而且这不是一般的毫无防范能力的蛆虫,而是具备虎狼般凶狠的蛆虫。这群人数众多的,凶狠甚至远远超过虎狼的蛆虫,在中国大陆社会的各个地方,实实在在成了主宰,因此也成了公害。如果问,现代人类社会的最大公害是什么呢?是化学物质的污染吗?不是。是臭氧层的破坏吗?不是。那么到底是什么呢?我们的答案是中共专制腐败势力,以及他们庇护下的黑恶势力。

   在官场的黑恶和民间的黑恶,一起糟蹋中华民族的时候,人民自发地点燃了很多维权的火炬,很多有良知的律师,义勇地站起来,举起了维权的火炬。国汀律师就是越来越多的维权火炬之一。正因为有众多的维权火炬燃烧起来,中华民族黑暗混乱的时代就行将结束,一二十年之内,一个光明的自由的平等的民主的中华民主联邦,将在这些火炬的不断燃烧中诞生。 杨天水于华东 2004年十一月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