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天水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杨天水文集]->[杨天水:软禁在继续-李国涛、张林、戴学武、萧勇等处境堪犹]
杨天水文集
·抗日的精神永垂不朽
·人类永久的光荣-纪念二战胜利五十周年
·法朗士散文选译
·向人大代表呼吁
·可喜的局面-从建利博士被囚禁谈起
·迟到的新年献辞
·我们是推动者,不是推翻者——来自江苏的声音
·答复张林先生-需防中共特工暗中破坏
·危机中的中国社会亟需民主英雄主义-六四祭日唤起的呼吁
·勇士仍在厄运之中(修正稿)
·谈谈异议人士处境艰难的不良后果
·漫谈江苏的民运
·答复肖勇先生
·向倒下的苍鹰致敬
·为那些默默无闻的战士们呐喊
·伟大的母亲--六四前夕献给丁子霖教授
·极权主义势力是恐怖活动的总根源-致美国人民的公开信
·秦永敏--民主的一个航标
·《解放伊拉克人民的战争不可避免》
·《伟大的七一》
·《暴民气焰嚣张》
·《邪恶的力量终于按耐不住了》
·《到处都是暴民和暴行》
·《中华生民受尽了煎熬》
·《我们都是清水君的战友》
·《执政能力的制度保障在哪里》
·《三民主义哪里有新旧之分》
·《乐观中需要谨慎》
·《樊百华先生,请你不要妄自菲薄》
·《专制制度才是最大规模的杀伤性武器》
·《从李国涛先生的“首长级待遇”谈起》
·:《是继续专制,还是走向民主?》—十一致胡锦涛和温家宝的公开信
·:《十一是中华民族的灾难日》
·真正的民主义士--陈荣利先生理应获得庇护
·《鸡笼子与中国国民的生存空间》
·温家宝总理灾区之行的成果
·中山主义的遗产--纪念辛亥革命
狱中文选
·狱中文选--日记部分选(一)
·狱中文选--日记部分选(二)
·狱中文选--日记部分选(三)
·狱中文选-为民服务与为邻服务
·狱中文选-高贵的品格
·狱中文选-《和平万岁》
·狱中文选-张良革命生涯的启示
·狱中文选-成功与失败
·狱中文选-宋学以来的坏学风
·狱中文选-漫谈中国传统文化的优劣
·狱中文选--耶稣基督与众不同的观念
·狱中文选--论知识分子的使命
·狱中文选--先秦儒家义利观和理欲观简析
·狱中文选--杂记
·狱中文选--历史的真相
·狱中文选--人类的需要与民主的社会
·狱中文选--<论中国的启蒙运动>
·狱中文选--<论人类的幸福>
·狱中文选--<中国传统文化的批判>
·狱中文选--<知行一体论>
·狱中文选--<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思考>
·狱中文选--<主体的使命>
·狱中文选--<中国人的真相>
·狱中文选--<也谈市场经济>
·狱中文选--<读书散记1992年-1998年>
·狱中文选--<《史记货殖列传》读书笔记>
·狱中文选--《异端知识分子和中国政权》
·狱中文选--《 新伦理与新道德》
·狱中文选--《 梦中的西伯利亚》
·狱中诗选--《 心游中华大地》
·狱中诗选--《我 之 爱》
·狱中诗选--《爱 之 夜 光》
·狱中诗选--《民 主 吟--兼悼孙中山先生》
·狱中文选--<《大学》心得>
·狱中文选〈《大学》心得(二)>
·狱中文选--《孟子》读书心得(节选)
·狱中文选--<人性短论>
·狱中文选--<中国古代的国耻军耻>
·狱中文选--<中国传统文化读书散记>
·狱中文选--< 伟大的中庸之道--对适中主义的简要思考>
·狱中文选--<译文 第十章 耶稣人格的终极意义>
·狱中文选--<译文 耶稣基督与现代文明>
·狱中文选--< 几封家书>
·狱中文选--<译文 耶稣基督与现代文明 第四章个人生活的指导原则
·狱中文选--<译文 耶稣基督与现代文明 第十章 耶稣人格的终极意义
·《狱中文选》谈妇女解放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1.红头巾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2.米饭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3.糖果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4.学费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5.打工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6.看病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7.鞋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1.锦囊妙计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2.会海因缘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3.完成任务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4.电脑征婚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5. 燕赵悲歌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6.俭能养德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7.终南山下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8.梦断海南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1. 修祖坟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2.老朋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杨天水:软禁在继续-李国涛、张林、戴学武、萧勇等处境堪犹

   

   大运河畔继续冰天雪地。今年的严寒如此冷酷,毫不介意人间的政治严寒已经让人寒心异常了。张林先生仍然被关押在拘留所,国涛先生的家门口,又横上了警察的监控车辆,而我们南京的朋友萧勇先生,已经被警方押走很多天,至今下落不明。

   张林和国涛都属于良心公民,本来他们一个清华大学毕业,一个是研究生毕业,如果他们放弃坚决抵制专制腐败的道路,他们一样会拥有轿车洋房,一样会安居乐业,此时也一样要么躺在温暖的被窝,看他们喜爱的电视节目,要么自由自在地会见亲友,给朋友拜年,享受安逸的舒适的生活。但是他们没有将个人的家庭的舒适安逸放在首位,相反选择了充满千难万险的道路,即在专制保守力量绝对强大、麻木普遍得似汪洋大海的环境中,追求自由民主。

   他们撰写文章,批评不良时政,揭露社会积弊。本来,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社会,如果真心追求文明进步,那么当局就不会因言论而迫害不同见解者。我们的先贤就肯定过言论自由的有益性,也肯定过能够广开言路的人物。孟子说过:“大禹喜欢听取别人的肺腑之言,孔子高徒子路听到别人批评他就高兴,至于古代华夏元首大舜更加宽怀博大了,他帮助他人去做善事。”(“禹拜昌言,子路闻过则喜,大舜有大焉,与人为善。”)如果中共的领导能够具备很古老时代的大禹大舜子路那样的胸怀和宽容,那么张林、李国涛、师涛、赵昕、叶国柱、马少方、萧勇等等,也不至于仅仅因为一些直言不讳的批评,一些关注天下苍生的肺腑之言,而遭到软禁、拘留、逮捕判刑。难道你们所说的“三个代表”、“执政为民”、“以人为本”、“依宪治国”,说起来非常动听,而实际上连几千年前先民的宽容心胸也不具备吗?

   的确如此,目前中国大陆社会的领导阶层,多数沉迷于独断和专行,习惯于奉承和假话,甚至拒绝听取民间的呻吟和怒号,并视之为意图“煽动颠覆”,于是指示他们所控制的国家机器,开始抓人捕人。张林、李国涛等就是这样独断专行、拒绝听取民间肺腑之言的政治的牺牲品。

   张林先生才华横溢,正直善良,面对危害中华社会的守旧势力,怀抱有精卫填海之志,拖家带口,忍受无数经济困难,不改初衷。这样的人才,如果在良性的制度之下,必然得到珍视和爱护,但是在中国大陆,却经常受到判刑、劳教、传唤、警告、拘留。明天他能够如期走出拘留所大门吗?这次蚌埠警方对他的拘留,是不是更大迫害计谋的前奏呢?我们为他忧心忡忡。

   李国涛先生,如果你接触之后,而且你通晓人类事务,具备基本的判断人事的能力,那么你一定会不由自主,对他敬佩有加。国涛为人心地的善良,追求正义的热情,清教徒一般的俭朴,舍己为人的美好性情,都是非常感人的。这样的优秀国民,总是劳教、软禁的对象,难道还不能说明中国政府的蛮横和守旧吗?

   萧勇先生,生于1962年,1987年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美术系国画专业。我们很早就认识了。他对于参与社会活动,有非常高的热情。1990年6月,我们中华民主联盟开始遭到迫害的时期,他也因为我们之间的交往,而被收容审查半年。整个九十年代,他经商小有所成,但是到我出狱的时候,也就是2000年5月以后,遇到他时,他也同样在寻找生活的出路。后来,我们有过一些普通的交往,交流中由于双方在评价毛泽东和李洪志这些重要问题上,存在分歧,我们来往自然就少了。但是,我仍然尽量将海外很多有影响的民运人物的信箱给他,并将获得动态网的方法给他。尔后,各奔东西,各自谋生。直到前几天,才听说他被南京市警方带走。具体关押在何处,法律上以什么名义,无法得知。

   我们呼吁,所有关心中国社会进步的人们,关注张林先生、李国涛先生,他们的行为是完全正义的,任何对他们自由的限制都是邪恶的行为;也应该关注萧勇先生,根据我们推测,拘禁他同样是无辜地侵犯基本人权,政府随意拘禁试图和民运取得沟通的公民,违反宪法,违反人道!和学武先生的联系,已经中断有时了。难道他也同样再次遭到软禁?他的强烈的正义感,持重宽容的品格,不畏强权的勇敢,清晰的条理性,都是中华社会的财富,是我们阵营的珍宝。

   我们强烈要求中国政府释放所有遭到侵权监禁的良心公民!

   杨天水于故乡

   05年2月11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