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天水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杨天水文集]->[杨天水:牢房中的思念]
杨天水文集
·漫谈江苏的民运
·答复肖勇先生
·向倒下的苍鹰致敬
·为那些默默无闻的战士们呐喊
·伟大的母亲--六四前夕献给丁子霖教授
·极权主义势力是恐怖活动的总根源-致美国人民的公开信
·秦永敏--民主的一个航标
·《解放伊拉克人民的战争不可避免》
·《伟大的七一》
·《暴民气焰嚣张》
·《邪恶的力量终于按耐不住了》
·《到处都是暴民和暴行》
·《中华生民受尽了煎熬》
·《我们都是清水君的战友》
·《执政能力的制度保障在哪里》
·《三民主义哪里有新旧之分》
·《乐观中需要谨慎》
·《樊百华先生,请你不要妄自菲薄》
·《专制制度才是最大规模的杀伤性武器》
·《从李国涛先生的“首长级待遇”谈起》
·:《是继续专制,还是走向民主?》—十一致胡锦涛和温家宝的公开信
·:《十一是中华民族的灾难日》
·真正的民主义士--陈荣利先生理应获得庇护
·《鸡笼子与中国国民的生存空间》
·温家宝总理灾区之行的成果
·中山主义的遗产--纪念辛亥革命
狱中文选
·狱中文选--日记部分选(一)
·狱中文选--日记部分选(二)
·狱中文选--日记部分选(三)
·狱中文选-为民服务与为邻服务
·狱中文选-高贵的品格
·狱中文选-《和平万岁》
·狱中文选-张良革命生涯的启示
·狱中文选-成功与失败
·狱中文选-宋学以来的坏学风
·狱中文选-漫谈中国传统文化的优劣
·狱中文选--耶稣基督与众不同的观念
·狱中文选--论知识分子的使命
·狱中文选--先秦儒家义利观和理欲观简析
·狱中文选--杂记
·狱中文选--历史的真相
·狱中文选--人类的需要与民主的社会
·狱中文选--<论中国的启蒙运动>
·狱中文选--<论人类的幸福>
·狱中文选--<中国传统文化的批判>
·狱中文选--<知行一体论>
·狱中文选--<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思考>
·狱中文选--<主体的使命>
·狱中文选--<中国人的真相>
·狱中文选--<也谈市场经济>
·狱中文选--<读书散记1992年-1998年>
·狱中文选--<《史记货殖列传》读书笔记>
·狱中文选--《异端知识分子和中国政权》
·狱中文选--《 新伦理与新道德》
·狱中文选--《 梦中的西伯利亚》
·狱中诗选--《 心游中华大地》
·狱中诗选--《我 之 爱》
·狱中诗选--《爱 之 夜 光》
·狱中诗选--《民 主 吟--兼悼孙中山先生》
·狱中文选--<《大学》心得>
·狱中文选〈《大学》心得(二)>
·狱中文选--《孟子》读书心得(节选)
·狱中文选--<人性短论>
·狱中文选--<中国古代的国耻军耻>
·狱中文选--<中国传统文化读书散记>
·狱中文选--< 伟大的中庸之道--对适中主义的简要思考>
·狱中文选--<译文 第十章 耶稣人格的终极意义>
·狱中文选--<译文 耶稣基督与现代文明>
·狱中文选--< 几封家书>
·狱中文选--<译文 耶稣基督与现代文明 第四章个人生活的指导原则
·狱中文选--<译文 耶稣基督与现代文明 第十章 耶稣人格的终极意义
·《狱中文选》谈妇女解放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1.红头巾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2.米饭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3.糖果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4.学费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5.打工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6.看病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7.鞋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1.锦囊妙计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2.会海因缘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3.完成任务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4.电脑征婚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5. 燕赵悲歌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6.俭能养德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7.终南山下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8.梦断海南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1. 修祖坟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2.老朋友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3.反走私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4.新局长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5.抓嫖客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6.筑马路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7.买官记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8.盖楼房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9.增值税
铁窗思考录
·《铁窗思考录》之一 <<民运的互助基金会在哪里>>
·《铁窗思考录》之三《白下区看守所引发的呼吁》
·《铁窗思考录》之四:共特的章鱼策略—致王有才和陈荣利二位朋友的公开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杨天水:牢房中的思念

   去年12月24日晚,几位警察,到了位于杭州北郊我的临时住所,片刻之后,杭州下城区的国保警察数人来到,将我带到石桥派出所进行讯问,名为口头传唤,谈些无关紧要的话题后,便将我带到中山路上一个旅馆,直到次日中午.尔后南京市国保人员到来,将我拘传到南京市白下区健康路派出所,几个小时的询问之后,将我押送到了白下区的看守所.

   几个小时之前,就是今天中午,我获得刑事拘留期满释放.然后发现故乡苏北泗阳县的国保人员和我姐夫一起来到.不久南京市国保出示郭国汀先生申请取保候审的请求书,开始我不同意如此结局,僵持了一会,看到姐夫苍老而为我奔波,只好妥协.就这样接受了城下之盟,带着一种极度的屈辱感以及对自己不够坚定的自责,我和姐夫上了泗阳国保的车子,返回故乡.

   我的故乡泗阳在南京正北方向230公里左右.或者说自南京往正北行驶197公里,到淮阴侯韩信故乡淮阴之后,一个左手拐弯38公里,便是我故乡泗阳的县城,大约晚上九点回到了我姐夫的家,这里是我每次落难后的最重要的一个避难所.沿途正逢阴天,公路两边,雾气弥漫.因为屈辱,也因为天气阴郁,人心非常压抑,特别思念还在牢房里的其他在押人员,我们朝夕相处,情同手足,久久难忘.

   但是没有获得自由之前,思念监所之外的亲友,倒是多数时间的事务了,尤其是夜间值班的时候,四围白壁,窗外夜空,更加使人心潮泛滥.

   去年12月25日晚10点左右,我被送进看守所,第二天第三天,便是阴雨苦寒,天气一下子降温到零下六七度。那雨水隐隐有潺潺悲戚之声,那寒冷明显有咄咄切骨之劲。听雨观雨之中,思念我的诗友,也是我的诗词老师东海一枭。以前他曾经寄送诗作,他的原诗不大记得,只记得我偷梁换柱,步其原韵,借鉴他的诗作,其一是七绝,称赞东海一枭,曰:旷世情怀盖世才,乱臣贼子有余哀;虽然笔妙惊华夏,民运亟需擅理财。其二是七绝,互相探讨,曰:仍当豪侠似当初,何必伤悲故友疏;名利原非你我梦,计维天下效陶朱。牢房之内,回味昔日唱和,眼望铁拦苦雨,或然觉得有话要对遥远的东海一枭倾诉,几步之后,有诗曰:神州多少泪,化作雨潇潇。蒙难平安夜,迎春圣诞牢。疯魔狂腐败,鬼怪丑王朝。除旧维新事,天然待我曹。

   寒冷最容易激发人的思绪,思念到陈西、刘延斌、王炳章、杨建利、杨子立、颜均、师涛等所有牢狱中的同道,心想也一定同样倍受寒冷的侵袭,但是一想到我们总有聚义的日子,总有突破欺压的时辰,于是清晨漫步之中,将苦吟遥赠给他们,五律,曰:再入牢笼地,重逢铁壁寒。良朋分四海,恶党霸河山。苦冻欺华夏,坚冰压岭南。会当同斩木,聚义破魔关。

   12月29日夜里,牢窗外飘起雪花,次日放风时刻,眼见到处白雪,突然想到了蚌埠的楚英兄,楚英兄姓张名林,自号楚英,是大家很熟悉的民主战士和自由作家,我被南京市国保拘传回南京之前的几天,我们在杭州经常聚会,把酒畅谈,而今我虽然身陷囹圄,但是中国社会已经具备日新月异之势,新生的社会成分正在日益壮大,犹如万里新禾。于是有七绝,狱中遥寄楚英,曰:雪压神州一夜风,江淮楚汉几青松?铁拦难断春消息,万里新禾腐土中。

   接下来的几天,天气仍然极度寒冷,想到国民劳而少获,正直的声音以及国民的上访伸冤,多数被当成风声鹤唳,想到北京的刘晓波、李海等,蚌埠的张林、王庭金,上海的李国涛、戴学武等,贵阳的严勇祥、李任科等,海外的刘青、焦柏固、王军涛、王丹、王有才、王策、张国亭等,以及海内外所有仁人志士,同时想到刘邦和项羽的果敢英武,孙中山和黄兴的武装的民主革命。于是岁末那天的夜里,有诗词默默献给他们,五律,曰:弱势呻吟苦,中华待复兴。良言传鹤唳,痛哭走风声。刘项挥戈武,孙黄道路新。城狐和社鼠,溃窜带心惊。

   后来有几天放风的时刻,我老是想到中华第一女杰秋瑾,经常在漫步中默默低吟她的诗歌,记得她有这样的豪放诗章,七律,曰“万里乘风去复来,只身东海挟春雷。忍将图画移颜色,肯使江山付劫灰?浊酒不销犹国泪,救时依仗英雄才。拼将十万头颅血,须把乾坤力挽回。”默诵期间,屡屡想到中国现代自由民主运动几位女杰,羊子、盛雪、黄慈萍、茉莉、徐沛、何清涟、不锈钢老鼠等,虽然她们的方式与秋瑾有异,但是她们的目的与秋瑾相同,而且笔墨之多,言辞之厉,很多时候,犹如电闪雷鸣。于是有七绝献个她们,曰:挥剑高歌黑夜深,救民抗暴志成仁。当前巾帼良知烈,欲唤民心泣鬼神。

   在民运的大潮中,有主张和平方式,有主张武力方式。在主张武力方式之中,高光俊先生的著作最为系统。时常夜半醒来,反思自己,奋斗半生而效果犹如尘矮微细,有天突然觉得高先生的思路,是辛亥革命思路的历史延续。于是有诗遥赠,七律,曰:百炼千锤已半生,环球新旧竞浮沉。自由源于人天性,民主分清道假真。眼底牢窗寒冷夜,未来华夏暖春晨。都知辛亥枪声起,倾覆民贼千万城。

   到了2005年的1月19日下午,见到了维权律师郭国汀先生。我们是老朋友了,又是我委托姐姐请他做我的律师。短短不到半个小时的谈话,我们感到需要做多种准备,因为在中国目前更多的不是以法治人,而是以人治法。我请他准备这样的四种准备:我30天获得自由;37天获得自由;如果是三年劳教,所有申诉的法律文书,需要他的帮助;如果是逮捕判刑,则辩护和上诉申诉的法律文书,都需要他的帮助。我们谈话很少,便隔窗告别。他走之后,一种难以言状的惆怅油然弥漫心头,晚上洗了一个冷水澡后,几乎通宵未眠,代替别人连续值班,约五个小时,想到浪迹四海,求教于道友多矣,结交民众多矣,民治、民有、民享,是我自懂事以来的最大追求,可是中国之政治改革,明显落后于经济改革和民众的要求,以至于民众很多的正义要求和应有之利益,不断化为泡影,只有听凭时光的流逝,同时想到费良勇和草庵居士二位,于是有一首七绝默与国汀分享,曰:四海孤身浪漫游,三民梦寐以追求。中华多少生民泪,无奈长江东向流。

   后来的几天,经常想到民主墙一代,无论在狱中还是刑满之后,都同样高呼自由民主,他们所经历的磨难不相上下,而信仰之坚定,也同样如此。只是偶尔因意见不一而发起论战攻讦。这些自由民主的先行者一直是我们非常尊重的,他们的青春年华都被监狱生涯埋葬了,他们有(按姓氏笔画)王希哲、刘青、任畹町、徐文立、徐水良、孙丰、魏京生等等。思前虑后,有七绝一首,默默和这些先行者交流,曰:大难曾经一样多,狱中狱外仍长歌。分清敌友恩仇异,同室焉能动戟戈?

   在三十天的拘留生活中,还有一位朋友,同样是我久久思念的。他是辛灏年先生,众所周知,灏年先生思想深邃,豪侠仗义,有民主宽容之精神,具德高望重之品性。一直希望能够默默献上一首诗歌,但是久久不能如愿。时常在放风或者夜里值班的漫步中,我回忆他在2003初邮寄到南京七里街我临时住所的《黄花岗》,也回忆网络上阅读到的电子版《黄花岗》。就在昨天,即2005年1月23日的下午,放风门一开,走进放风池后,一股春天的气息扑面而来,看守所外面有大小杨村,回首反思自己的牢房生活已经跨过2004年12月和2005年1月两个月份,而黄花岗的光华似乎弥漫于苍天之下,于是有了一首七律,献给灏年先生,曰:白下城头满眼春,高墙网外是杨村。半生四海为家宅,逾月牢房离雁群。极目苍天思好友,回头青史忆昆仑。黄花岗上英雄血,光耀中华民主魂。

   杨天水于故乡苏北泗阳

   2005年1月24日深夜

   转载自大纪元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