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天水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杨天水文集]->[《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四:合肥城边的谦谦君子 ]
杨天水文集
·狱中文选--<译文 耶稣基督与现代文明>
·狱中文选--< 几封家书>
·狱中文选--<译文 耶稣基督与现代文明 第四章个人生活的指导原则
·狱中文选--<译文 耶稣基督与现代文明 第十章 耶稣人格的终极意义
·《狱中文选》谈妇女解放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1.红头巾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2.米饭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3.糖果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4.学费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5.打工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6.看病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7.鞋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1.锦囊妙计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2.会海因缘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3.完成任务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4.电脑征婚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5. 燕赵悲歌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6.俭能养德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7.终南山下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8.梦断海南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1. 修祖坟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2.老朋友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3.反走私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4.新局长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5.抓嫖客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6.筑马路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7.买官记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8.盖楼房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9.增值税
铁窗思考录
·《铁窗思考录》之一 <<民运的互助基金会在哪里>>
·《铁窗思考录》之三《白下区看守所引发的呼吁》
·《铁窗思考录》之四:共特的章鱼策略—致王有才和陈荣利二位朋友的公开信
·《铁窗思考录》之五:《组建新党,扩大联合,增强海外民运的战斗力》
·《铁窗思考录》之六:《听从上帝的召唤 --答雪峰先生的公开信》
·《铁窗思考录》之七:洞庭湖边的血吸虫和中华民族的血吸虫
·《铁窗思考录》之八:普遍的灵魂堕落和宗教复兴
·《铁窗思考录》之九:朋友们,请远离色情场所—刘水事件的教训
·《铁窗思考录》之十:似是而非的义愤—批评虐囚事件中的反民主主义的倾向
·《铁窗思考录》之十一:程君复先生的逻辑荒唐
·《铁窗思考录》之十二:杨振宁博士的无稽之谈
·《铁窗思考录》之十三:真正的自由主义领军的代表--致晓波博士和余杰教授的公开信
·《铁窗思考录》之十四:南王北李-中国民运的两个斗士
·《铁窗思考录》之十五:我们的好弟兄颜钧
漫游中华见闻记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一:致歉并回复陈森先生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故乡行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三:龙湖边的故事--安徽蚌埠民运斗士张林和王庭金印象记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四:合肥城边的谦谦君子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五:大上海中民运义士-忠厚仁义的戴学武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六:上海城下的特立独行者--李国涛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七:海滨的高人奇士顾则徐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八:西湖边的欢聚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九:穆斯林社区的虔诚和淳朴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宁波地区的宣教事业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一:民间的思想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二:上海行轶事-忠厚善良的作家夫妇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三:地震灾区的呼声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四:几个女人的故事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五:云南之行散记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六:英勇不屈的陈西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七:谁是最可爱的人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八:勇敢的律师郭国汀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九:山村里遇到了草庵居士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十:东西先生丧失了是非之心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廿一:俺家什么都是腐败的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十二:中共的首长们,向朝觐团伸出手来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十四:市委书记干儿子老婆的保镖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十五:被妓女包围了一夜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十六:拆迁户上访遭到绑架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十七:陈龙德铁骨铮铮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十八:杭州散记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十九:平安夜里不平安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三十 我的圣诞之夜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三十一:看守所里的文明与暴力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三十二:穿越铁窗的爱情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三十三:牢房与奴隶生活的状态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三十四:专制主义与大便问题
·杨天水:牢房中的思念
·杨天水:心灵的震撼--感谢四面八方的声援
·杨天水:共产主义阵营的良知典范--悼念赵紫阳先生
·杨天水:张林、李国涛、戴学武、李广等都在危险之中
·杨天水:两种如临大敌
·杨天水:专栏:赵公的“严重错误”正是他的历史功绩
·杨天水:新年开始的几见怪事
·杨天水:向中华君子致敬—新春献给追求自由民主的前辈
·杨天水:除夕时刻的惦念—惦念师涛、王金波等等
·杨天水:上海警方太蛮横了
·杨天水:郭国汀律师的诚实和正直
·杨天水:软禁在继续-李国涛、张林、戴学武、萧勇等处境堪犹
·杨天水:高贵的人格--谈谈张林先生
·杨天水:声援张林先生的浪潮
·杨天水:天上人间一齐哭
·杨天水:关于张林先生的最新消息
·杨天水:清华大学两校魂
·杨天水:黑手伸向郭国汀律师
·杨天水:无耻谰言-网特借中国人权风波的暗中造谣
·杨天水:听证会上官方无赖
·杨天水等:释放异议人士 实现社会和谐---致中国两会公开信公开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四:合肥城边的谦谦君子

   

   七月中旬某天晚上,告别了蚌埠的民运斗士张林和王庭金后,重庆的民运斗士许万平和我,一起前往合肥。合肥在蚌埠南面,两个小时的火车路程,就到了。

   按照地址,我们找到了合肥市西南边上的桐城路365号附近的地方,然后电话和沈良庆联系。不一会,他来接我们了。良庆中等身材,戴一付黑色边框的眼镜,显得消瘦,明显带有民运斗士的普遍痕迹—营养不良的样子,但是路灯下,可以看到他眼神中非常的和善和谦逊,一望而知,这是个谦谦君子。

   到了他的住所,良庆非常热心地为我们准备热水,让我们得以由洗浴而消除疲劳。而且在我们到来之前,就准备了西瓜。这个时候的合肥,是非常炎热的,西瓜是非常有效的解署食品,但是我们明白,那个西瓜一定花费了良庆一天的生活费用。万平由于游历了半个中国,在蚌埠就生病了。我们略作交谈后,就休息了。良庆让我和万平住大点的那个房间,自己就睡在小房间里的一张旧沙发上,小房间没有通风设施,闷热异常。

   良庆的住房,和张林的住房一样,都很简陋。但是简陋中也有书卷气,更显示了民运斗士以天下为己任的,不追求个人物质享受的美德。直到次日醒来,我才更认真地观察了他的住房。

   这是一套旧式的小套房屋。一切都是简陋的。卫生间的洗浴系统,还是十几年以前的模式—盆子和浴池,洗浴的水要从厨房烧好端来。小小厅堂,不超过六平方米,一张旧桌子,几个凳子。小房间带阳台,由于是一楼,阳台外面,有个小小的院子,里面种养些花草,显示了主人热爱生命的倾向和爱好艺术的雅趣,里面一张沙发,一个单人床,一个木版搭建而成的小平台,小床和小平台就是良庆仅有的书架了,其上摆满了很多种学术书籍,尤其是经学、哲学、政治学、历史学的为多,其中有几本萧雪慧女士的赠书,也有很多英美古典学术名著。大房间,略微整齐,有台电脑,但是我们经过使用,才知道是一台老旧的286机,这样的电脑,一般收购旧货的行家,出价不会超过一百元人民币。为了省钱,良庆几乎不上网,即便上,拨号上网的速度,也是非常缓慢的,我们几个人,多次试验,都以失败而告终。

   良庆原来是安徽高级人民检察院的检察官。和八九时代的学生不同,那个时候,学生还不属于既得利益者,而良庆却是个既得利益阶层的一员。就是说,自那个时代开始,他全副身心地投入民运,没有丝毫的冲动成分、盲目成分、投机成分。他投身民运完全是基于理性之上,他早就认识到专制制度的祸国殃民的性质,以及自由民主制度的民有、民治、民享的性质,并意识到追求自由民主是自己不可推卸的使命。

   专制力量必然打压自由民主的运动。因此,从九十年代初期到九十年代中期,良庆遭到中共司法部门关押、判刑而监禁达五六年左右,也因此而妻离子散。

   作为原中共检察观,他要想追求个人享受,过丰裕的物质生活,易如反掌。但是为了中国国民的自由民主,他大胆反叛了现行制度,放弃了原有地位和优越待遇,自觉站到了生活上没有丝毫保障的,经常匮乏的民运队伍之中。目前他没有固定的收入,又以学术研究为重心,稿费来源极端有限,我知道他经常处于生存危机之中。和张林王庭金以及多数真正的民运斗士一样,作为身处一线的民运斗士,就象很多缺少粮草和子弹的前线军人,境况之恶劣,生存之艰难,可歌可泣。

   谈到学问,良庆精神振作,双目谦逊而有神。他说—

   自由民主已经是世界的潮流,人心所向,势不可挡。但是我们仍然要理性而稳健,和平而抗暴。我自己反对绝对主义,比较欣赏怀疑主义。绝对主义必然走向专制主义,而怀疑主义必然走向自由民主主义。由黑格尔到马克思的的绝对主义,认为存在着绝对真理,既然如此,他们一旦认为自己把握了绝对真理的原理之后,就以自己为至高权威,容不得异议,因此而必然堕落为专制主义。而怀疑主义,认为真理是相对的,既然是相对的,大家认识的掌握的,就可以和平而共存,经由讨论和民意来选择更符合人性的,更符合民众利益的知识、信仰、制度,由此而具备这样的倾向:怀疑主义必然走向自由民主主义。

   良庆滔滔不绝,谈了几个小时,我和万平乐于做他的听众。他深厚的经济学、哲学、政治学的修养,让我们敬佩。当时我心中有个计划,以后一定抽时间,专程到合肥,拜良庆为师长,好好补课,系统地跟从他学习经济学和哲学。

   中饭前,我们三个人,一起到街上,找了个小吃铺。边吃边聊,无所顾忌。一致认为朋友们之间,应该加强沟通和交流,同时目前应该以启蒙和维权为重心,不放弃对中共改革派的希望和敦促以及侧面的多种形式的协助,不急不躁地积累我们的道德修养、知识修养、人际力量、和物质力量。

   就这样,我们在欢快的交流结束后,分手了。万平由于生病,需要留在那里调养一两天。分手的时候,看着良庆和万平那种绝对不会屈服于专制淫威和生活困难的自信而坚强的音容笑貌,我心中顿时想起了两句不朽的古诗: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数百年。

    杨天水于云南昭通

    2004年九月下旬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