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天水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杨天水文集]->[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二:上海行轶事-忠厚善良的作家夫妇]
杨天水文集
·中华民族的一大耻辱--从王炳章博士的冤狱谈起
·我们任重道远--纪念六四
·诗词选
·最高的主义--我对《圣经》的理解
·抗日的精神永垂不朽
·人类永久的光荣-纪念二战胜利五十周年
·法朗士散文选译
·向人大代表呼吁
·可喜的局面-从建利博士被囚禁谈起
·迟到的新年献辞
·我们是推动者,不是推翻者——来自江苏的声音
·答复张林先生-需防中共特工暗中破坏
·危机中的中国社会亟需民主英雄主义-六四祭日唤起的呼吁
·勇士仍在厄运之中(修正稿)
·谈谈异议人士处境艰难的不良后果
·漫谈江苏的民运
·答复肖勇先生
·向倒下的苍鹰致敬
·为那些默默无闻的战士们呐喊
·伟大的母亲--六四前夕献给丁子霖教授
·极权主义势力是恐怖活动的总根源-致美国人民的公开信
·秦永敏--民主的一个航标
·《解放伊拉克人民的战争不可避免》
·《伟大的七一》
·《暴民气焰嚣张》
·《邪恶的力量终于按耐不住了》
·《到处都是暴民和暴行》
·《中华生民受尽了煎熬》
·《我们都是清水君的战友》
·《执政能力的制度保障在哪里》
·《三民主义哪里有新旧之分》
·《乐观中需要谨慎》
·《樊百华先生,请你不要妄自菲薄》
·《专制制度才是最大规模的杀伤性武器》
·《从李国涛先生的“首长级待遇”谈起》
·:《是继续专制,还是走向民主?》—十一致胡锦涛和温家宝的公开信
·:《十一是中华民族的灾难日》
·真正的民主义士--陈荣利先生理应获得庇护
·《鸡笼子与中国国民的生存空间》
·温家宝总理灾区之行的成果
·中山主义的遗产--纪念辛亥革命
狱中文选
·狱中文选--日记部分选(一)
·狱中文选--日记部分选(二)
·狱中文选--日记部分选(三)
·狱中文选-为民服务与为邻服务
·狱中文选-高贵的品格
·狱中文选-《和平万岁》
·狱中文选-张良革命生涯的启示
·狱中文选-成功与失败
·狱中文选-宋学以来的坏学风
·狱中文选-漫谈中国传统文化的优劣
·狱中文选--耶稣基督与众不同的观念
·狱中文选--论知识分子的使命
·狱中文选--先秦儒家义利观和理欲观简析
·狱中文选--杂记
·狱中文选--历史的真相
·狱中文选--人类的需要与民主的社会
·狱中文选--<论中国的启蒙运动>
·狱中文选--<论人类的幸福>
·狱中文选--<中国传统文化的批判>
·狱中文选--<知行一体论>
·狱中文选--<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思考>
·狱中文选--<主体的使命>
·狱中文选--<中国人的真相>
·狱中文选--<也谈市场经济>
·狱中文选--<读书散记1992年-1998年>
·狱中文选--<《史记货殖列传》读书笔记>
·狱中文选--《异端知识分子和中国政权》
·狱中文选--《 新伦理与新道德》
·狱中文选--《 梦中的西伯利亚》
·狱中诗选--《 心游中华大地》
·狱中诗选--《我 之 爱》
·狱中诗选--《爱 之 夜 光》
·狱中诗选--《民 主 吟--兼悼孙中山先生》
·狱中文选--<《大学》心得>
·狱中文选〈《大学》心得(二)>
·狱中文选--《孟子》读书心得(节选)
·狱中文选--<人性短论>
·狱中文选--<中国古代的国耻军耻>
·狱中文选--<中国传统文化读书散记>
·狱中文选--< 伟大的中庸之道--对适中主义的简要思考>
·狱中文选--<译文 第十章 耶稣人格的终极意义>
·狱中文选--<译文 耶稣基督与现代文明>
·狱中文选--< 几封家书>
·狱中文选--<译文 耶稣基督与现代文明 第四章个人生活的指导原则
·狱中文选--<译文 耶稣基督与现代文明 第十章 耶稣人格的终极意义
·《狱中文选》谈妇女解放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1.红头巾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2.米饭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3.糖果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4.学费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5.打工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6.看病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7.鞋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1.锦囊妙计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2.会海因缘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3.完成任务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4.电脑征婚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5. 燕赵悲歌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6.俭能养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二:上海行轶事-忠厚善良的作家夫妇

   八月上旬的上海是炎热的。我和李国涛多次联系作家王一良和井蛙夫妇,都没有成功。大概他们休假去了。

   后来我一个人再次到了上海,找到了他们。他们夫妇住在浦东的西渡,离奉贤区只有几公里。这里的房子便宜,他们便租住了一个套房,一起写作。

   王一良上海人,大约六十年代初出生。大学毕业以后,一直从事文学创作,尤其是八十年代,是上海有名的年轻的小说家之一。二千年代开始,因为追求自由民主,被官方劳教了三年,劳教中,他被分在蔬菜队劳动,整天干类似于菜农干的农活。

   劳教生涯结束以后,遇到了文学人井蛙,他们大概早已有了神交,便结为夫妇。

   这是一对和睦的、好客的,拥有共同理念的,也从事同样工作的夫妇。一良身材高大,端庄憨厚,井蛙身材娇小,善良随和,为人皆热情待人,禀性仁义诚实。

   他们做了好多美味菜肴。饭前饭后,我们一直谈到晚上。他们夫妇还一直将我送过黄浦江,直到我上了公车,他们才放心离去。

   我们谈话的范围很广。以下是一良的言谈摘要-

   “自由民主已经是世界大势,任何守旧的力量,也不能阻挡得了。但是我们处在举世追求和平理性的时代,因此中国的民运主流上必须是和平的理性的。”

   “由于我们的力量还很弱小,我们就不能急躁,只能渐进。而目前尽量在法律许可的范围内谋求进展,尤其必要。”

   “文学是我们夫妇目前的追求,我们尽力翻译有利于开启儿童智慧和民智的文学读物。每天都在紧张地工作,稿费是低廉的,我们必须为生存而奋斗。”

   当我谈到辜鸿铭的一些观点时,一良非常赞同。辜鸿铭大致这样说过,真正的文明不是高楼大厦,不是汽车洋房,而是文明的男女老少。高楼大厦汽车洋房等等,只是文明的物质层面,而只有一个社会的人群,普遍地拥有教养,赋有仁义礼智之后,这个社会的文化状态才能称作为文明。

   一良的悟性,品德,都是一流的。

   他说:“上海的民运,杨勤恒是可歌可泣者。他受到的迫害深重,但是从来没有气馁,仍然在继续思考、参与、领导。其他如李国涛、戴学武戴学忠兄弟等,都是坚强的斗士。”

   我本来很想拜访上海的民运先行者杨勤恒。但是时间限制了我的构想,迫使我不得不匆匆告别了一良夫妇,离开表面上显得庞大而杂乱的上海。

   杨天水于云南昆明

   2004年十月十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