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阳谋
[主页]->[历史资料]->[阳谋]->[第二章 施暴虐镇反肃反]
阳谋
·第一章:甫执政强制改造
·第二章 施暴虐镇反肃反
·第三章 换调子「双百」出笼  
·第四章 诱鸣放「引蛇出洞」
·第五章:评肃反上下呼冤
·第六章:「一边倒」国人不齿
·第七章:「党天下」识者垢病
·第八章:数弊政举国放言
·第九章:弄「阳谋」反右揭幕
·第十章:除异己言者有罪
·第十一章:大清洗精英凋零
·第十二章:挖「右派」全国搜索
·第十三章:超「指标」贱民百万
·第十四章:反温情六亲不认
·第十五章:狠处理殃及妻孥
·第十六章:入「另册」殉难者众
·第十七章:再「补课」劫祸不止
·尾声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二章 施暴虐镇反肃反

  六十年代有一阵,毛泽东认为各国共产党都是修正主 义者,全世界只剩下他和阿尔巴尼亚的共产党领袖霍查可 以算是马克思主义者。后来连霍查也不算数了。于是他成 了天下唯一的马克思主义者。      毛泽东指责别人是「修正主义者」,主要是别人或多 或少放弃了「阶级斗争」、「暴力革命」的立场,而他沉 缅其中,以斗争为乐,以革命为荣,至死也不改变。

      「一些阶级胜利了,一些阶级消灭了。这就是历史, 这就是几千年的文明史。」这是毛对马克思阶级斗争学说 的归纳,也是他那本「小红书」里为中共理论家引用得最 多的语录之一。

     秦未无产者陈胜、吴广,汉未贫农子弟白莲、黄巾, 都是为前朝官吏作嫁衣裳。五胡乱华,同劳动人民更不相 干。唐未黄巢有《咏菊诗》一首传世,应是读书人,但也 还算是农民领袖;可惜血流三千里,最终白干一场。宋亡 于蒙古,汉人沦为三等公民,但地主和农民、百姓同父母 官的关系并没有颠倒过来。元未朱元璋,标准无产者一个 ,可他当了皇帝,连他家乡的穷人也没有沾上光。「自从 出了朱皇帝,十年倒有九年荒」,这两句花鼓就是明证。 他的无产阶级战友们几乎个个满门抄斩,连八竿子打不著 的亲戚也一并拿去砍头。堂堂中国几千万无产者,除朱氏 一人,谁也没有获得胜利。明未李自成,才过了几天皇帝 瘾,江山就丢了,全体无产者空观喜一场。清未洪秀全定 都南京,号称太平天国,但天下尚未太平,内部就开了锅, 成千上万地杀人,杀的全是阶级兄弟,他造反倘若成功, 也不过是另一个朱元璋,除了将孔子牌位砸掉换上耶稣基 督之外,他与大清皇上并无区别。洪氏弄了一百零八个妃 嫔,算是他个人的「战利品」,而他给老百姓下的圣旨是 「照旧缴粮纳税」,所以「胜利」与百姓们是无缘的。

     农民造反,不过是改朝换代的催生婆。而新朝代的当 权派每每重奏前朝曲,对旧官员多采用安抚政策。新旧官 员似乎天然就是一家。北周「总司令」赵匡胤陈桥兵变, 成为大宋朝太祖皇帝,可是三位旧朝正副宰相照旧高踞庙 堂便一例。受剥削阶级的成员欲获得个人胜利,或者上京 赶考,「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或者上山落草,然 后让朝廷招安,混个一官半职。至于说两千年来究竟哪个 阶级胜利了,从来就没有人关心过。谁在乎朱元璋的阶级 身份呢?

     但这都是西风东渐、马克思的学说传到中国之前的老 皇历。一经阶级斗争新学说的解释,新旧政权的更替,就 有了全新的意义。「一些阶级消灭了……」毛泽东开创新 朝,执掌政权二十七年,念念不忘的就是这一条。

     六十年代,中国大陆史学界曾就农民起义被镇压后再 图巩固政权的旧朝,或者借助农民起义成立的新朝,是否 对农民实行了让步政策,展开过一场辩论。此一难以说清 的问题,被毛泽东一语了断;「只有反攻倒算,哪有甚么 让步?」(注1:毛泽东一九六五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在杭 州对陈伯达、田家英等人的讲话。)

     历史上新皇朝甫建立,新政权的统治者需要收买人心 为本,以怀柔政策为首务。为使人民休养生息、增丁添口 ,也必得薄徭役、减税赋。譬如唐朝初年将土地分配给农 民,与中共的土地改革相去不远。又如清朝初年,湖广填 四川,并招抚流民,安置士兵,一律给田耕种,新垦土地 一概免赋。又废除明代一切苛捐,滋生人口永不加赋。 (注2:四川《井研县志》一九九○年版第二页。)这就 是所谓「让步政策」。

     可是毛泽东从史书中看不到这些。他只看见「阶级斗 争」。他一味迷信「反攻倒算」和镇压,不承认世界上就 是有对统治者和被统治者都有利的「让步政策」。具有如 是的历史观,他上台执政之后,便把镇压「阶级敌人」看 得比甚么都重要。由于胜利来之不易,他那「镇压」的心 态也就份外强烈。一直到二十年后,他在文化革命中将国 家主席、他的湖南同乡刘少奇残酷地整死时,所持的理由 还是「国共两党斗争的继续」。

     其实,为中国旧政权服务的人员是十分庞杂的。国民 党政权早期是一支有理想、有献身精神的优秀青年组成的 队伍,后来腐化堕落了一大批,但在抗战中又吸收了大量 民族精华,尤其是在共产党势力薄弱的南方诸省。譬如四川省井研县,全县人口仅十馀万,成年男子中差不多每三个人便有一个参加国军抗日,一万一千多名将士大多数为国捐躯,战后仅五十三人退伍返乡。(注3:四川《井研县志》一九九○年版第三页)

     那些为国民党政府服务过的人,在抗战胜利后随即开 始的三年内战中,许多人或对共产党不了解,或者尚来不 及思考国共双方的是非,便成了战场上的俘虏,或者被逃 往台湾的政府抛弃,束手就缚。为振兴中华计,优秀人才 参加建设,一定得益匪浅。然而,毛只信「一些阶级消灭 了」那一套,只信「反攻倒算」,于是玉俱焚,使中国这 个遍地文盲的国家不知损失了多少人才。

     譬如南方诸省,由于「过多杀人和乱杀人」,叶剑英 主持的中共华南分局不得不下文件制止「乱捕乱打乱杀的 错误」。(注4:一九五○年出版的中共华南分局宣传部 编《干部学习资料》第二辑,转引自丁望著《华国锋纪登 奎和新起的一代》。)但杀了的却再也不能复生了。例子 俯拾皆是,这里不妨列举几个。

     广东台山县一位老教育家陈觉生,虽曾任旧政府参议 会参议长,在共产党的队伍进城前,恶霸劣绅们纷纷避往 香港时,他自持平素并无劣行,便留下协助解放军。他一 度被誉为「民主人士」,可是共产党要「镇压反革命」了 ,他就成了反革命,被乱棍活活打死。

     河北人冯谦光,早年毕业于北平朝阳大学。一九三五 年任山东临淄县长后,查烟,禁赌,肃匪,在全县兴办小 学,普及国民教育,又自任县立初级中学校长,很做了一 些好事。他在一九四一年被日军俘虏,关押在济南狱中, 直到日本投降才获自由。一九四九年中共接收傅作义控制 的北京城,傅的人马均作为收编对象,其中包括冯谦光。 可是冯却于一九五一年以「反革命杀人罪」被捕,一直关 了二十多年,直到他快死了才宽释。

     东北伪满东安省军医院一位主任军医回健人,一九四 五年八月听到苏联对日本宣战的消息,即集合队伍宣布起 义,击毙日本人院长,率队奔向苏联。东北光复后,他回 到祖国。当时中国由国民党执政,这个爱国者便当然地认 为加入国民党才能更好地为国效劳。他组织了国民党东安 支部,自任书记长。但随后国民当接收大员的劣迹使他对 那个政权彻底失望。经与中共地下党联络,他于一九四八 年穿越对阵的国共两军的防线到了共产党的那一边。但是 解放后,他却因抗战后那段历史而被定为阶级敌人,名列 待消灭的一批人之中。只是在死刑宣布执行之,他出主意 帮监狱改善了卫生情况,监狱当局为使用这个人才,将死 刑改为二十年徒刑,他才逃过了这一劫。(注5:一九八 六年五月十一《人民日报》海外版。)

[下一页]

©2000-2002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