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川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杨川文集]->[中篇小说【死亡的探戈】二]
杨川文集
·杨川简介
·作品目录∶
【血腥岁月的见证】中篇集
·中篇小说【血色寒冬】
·中篇小说【将斗争进行到死】
·中篇小说【那个年代】
【人间百态】中篇集
·中篇小说【死亡的探戈】
·中篇小说【死亡的探戈】二
·中篇【紫色的欲望】
·中篇【逃出波西镇】
·中篇【闷热的冬季】
【人间百态】短篇精选
·【老疙瘩 】
·【 布多寨最后的毕摩 】
·【 毕摩的法力 】
·【原色】
·【一对难夫难妻的爱情故事】
·【非法性事】
·【黑洞】
·【绿太阳】
·【黑道】
·【心轨】
【心路历程】散文精选
·【冬麦】
·【心路旅程】
·【秋天的心境】
·【感受生命,感受爱】
·【自由写作者的话语】
·【我是中国的云南人】
·【重庆】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篇小说【死亡的探戈】二


   作者:杨川

第三章

     
   下午赵经理要招待几位重要人物,她自己开着车去了。我无所是事地回到家,放着音乐抽着烟思考一些问题。转眼我就到这个城市一年了。从前我和巧巧那空荡荡的屋里早己变得拥挤不堪。电视、家庭影院早不是什么高不可攀的幻想。有钱的日子虽不快乐,但毕竟少了许多为生存担忧的恐慌。
     没事的时候我老爱放<<酒醉的探戈>>,这让我想起最初进城时与巧巧相遇的日子。这一
   切成了昨天,没什么好留恋的,相反我会以城里人的目光来批判我最初的无知。我不会再感
   激那个收留我的、丑陋而又小市民习气极浓的陈姐。我想我这一辈子都不愿再见到她。
     眼下我又有了新的欲望,那就是换一套象样的宽房子。象真正城里人那样生活。我知道
   ,我的每一次飞跃的追求总是要用人格被践踏为代价换取。良心、道德总在金钱面前退让或
   隐藏。巧巧最终还是知道了我和赵经理的事,尽管她气极败坏,又吵又闹,最终还是默认了
   这一事实,并且心安理得地亨用着我给她带来的物质享受。我想,纯洁、真爱,只是男女间
   最初的爱情设定,一个美好的设定,一旦来到这欲望的、金钱的世界就会被修改,改变路径
   ,沿着生存的法则前行。
     巧巧依旧在那个饭店工作,做到了领班。早上都在家里,十点后开始工作,下午五点半
   又交另一个领班。工作比原来跑堂轻松了许多,而工资却比原来高了许多,还有奖金。她开
   始存钱,也寄钱回四川老家。无论怎样,我还是深爱着巧巧。她是我人生路上,最艰难时刻
   爱上的,并且是真诚爱上的女人。尽管她知道有另外的女人在分亨她的男友,可为了生活她
   学会了忍耐,我们彼此心照不宣,都不提这事。我心中有愧,但又不能自拨。只好拼命用物
   质的、金钱的方式来报答巧巧。她也知道我是真心爱着她,心理就平衡了许多。
     我看看表五点了,就掏出手机往巧巧饭店大堂里打,我告诉她我们到外面吃饭,叫她不
   要在单位上吃。巧巧在电话里问∶就我两个,没其它人?我说∶当然。我到你们饭店对面等
   你。
     我赶到时,巧巧己站在路边的树下,远远望去她简直就是一个婷婷玉立的美少女。那身
   姿美得令人赞叹。但最近一段时间我都没跟她作爱,我实在是精疲力尽无力再去滋润她,我
   知道她在夜里的渴求从不用语言表叙,我读得懂她湿润的唇印和轻柔的手语在说什么。可我
   很无奈。
     巧巧含笑地望着我问∶今天朗个想起来要到外面吃?
     我说∶我们去正宗重庆火锅店。吃麻辣去。
     巧巧说∶泼烦不得,老往那儿跑,贵死了。不去。
     我问∶那到那儿去呢?你定吧。
     巧巧说∶还早,我们逛哈儿在说。
     巧巧挽着我的手,我们边走边聊天。不时有路人投来羡慕的一瞥,我知道那是她的漂亮
   和我的英俊引来的。我们是一对最佳的美人搭档。我引以为荣的就是我们给大街上观众带来
   的注目礼。
     五彩斑斓的灯光渐渐笼罩了这个城市的街道。暮色隐退,街道灯火辉煌。不知不觉我们
   就走到了一年前我们在过的那片小区。这儿全是外来的人员,形形色色什么人都有。
     巧巧说∶真快哈,离开这都一年了。你还会想起这来吗?
     我说∶象恶梦一样,不堪回首。想得最多的还是认识你的情景、还有我们俩唱卡拉OK,
   你唱<<酒醉的探戈>>时的情景。要不我们今晚再去那儿唱一回。
     巧巧说∶忆苦思甜索。
     就算是吧。我又带着巧巧去吃了一次三元钱管饱的大排档。可我们都难以下咽那粗糙的
   饭菜。象征性地刨了两口走人。我们的穿着和气质与这里的人完全不同。在那些身上散发着
   汗臭、衣服随便甚至破旧的人们的诧异、羡慕目光中,我们匆匆离去。
     我们来到了那卡拉OK厅,里面气味更难闻,这跟我现在出入的那些高档豪华娱乐场所比
   较,简直就是垃圾场。就是坐在凳子上,也总感到衣服被弄脏了一样,让人挺不自在。
     巧巧说∶先给你申明哈我是不唱<<酒醉的探戈>>的,其它随便那首都行。
     老板也说∶那首歌的碟片坏了,买不到。只有舞曲,要不要。
     我说你就放舞曲吧。吩咐完老板,我不解地问巧巧∶为啥你不唱、怕唱<<酒醉的探戈>>
   ?
     巧巧叹了口气,目光柔柔地望着我也不说话,伸出手把我拉进了舞池。
     我们合着那明快的节奏,熟练地操练着探戈舞。
     我说∶我原来连邓丽君是谁都不知道。
     巧巧说∶那哈,你娃傻戳戳的噻。
     我说∶我现在知道了,并且永远喜欢她的歌。
     巧巧问∶为啥子呢?
     我说∶为你。是你让我认识了她的歌,她的歌又让我在心里刻下了你。
     巧巧笑了。我在舞步中吻了她。
     巧巧落泪了,她说∶一切都由命,是没办法的。
     我不解地问∶什么事让你这么伤感?
     巧巧说∶我是在唱这首歌时认识原先那男友的,我们一道离开四川到了这个城市。又是
   在这个城市唱这首歌时被他抛弃。也是在唱这首歌时爱上了你,我不愿也不想再唱,可你多
   少次总逼我。
     我被她那凄美的神情感动,我说∶对不起,今后不会了。巧,我不会,永远不会离开你
   的。
     巧巧停住了,她怨恨地瞅我一眼说∶是!人没离开,心早就离开了!说完她扭头冲出了歌
   厅。那探戈舞曲依旧一板一拍地奏着,投射屏上一对男女在狂舞,我去跟老板结了帐就冲出
   去追巧巧。
     才进办公室就听见赵经理在哼歌。一脸的愉快。通常总是我先到办公室,她很晚才来。
   要么就是我到办公室里间的卧室把她叫醒。
     她见了我就大声说∶昨晚请的客、送的礼没白费,他们今天就把用地的手续办好。下午
   我们把钱划出去,这事就敲定了。
     赵经理在郊外买了四十五亩地,准备上新的娱乐场馆。一直办不下建房许可证。也不知
   她用什么办法终于跟城建局长搭上了关系,倾刻间就把一件复杂的事简单化了。我恭维道∶
   当然啦,赵经理出马岂有放空的。再说市里谁不知你是十大有名私营企业的大姐大。
     赵经理边收发着E-mail边说∶屁话,那些都是虚的,钞票才是实的,谁都是冲我的钞票
   来的。昨晚单打发城建局长,现兑现就是三万。今天中午还要打发具体办事的人。每人最少
   二千。想想吧,这些人都得象喂狗一样,大狗喂大骨头,小狗喂小骨头。
     我附和着∶是阿,我们这个社会大家都在腐败,不喂这些掌权的什么事都办不成。
     赵经理转过身望着我若有所思地说∶哦,你到我这有一年了吧,也学了不少东西,是不
   是也想自己独立地干点什么?
     我慌忙表白∶看你说到那去了,给我一百个胆我也不敢离开你。你对我这么好,我会舍
   得离开你吗?
     赵经理说∶你小子才来时简直就是个愣头青,笨嘴笨舌的。想不到现在也变得油腔滑调
   ,讨厌。是阿,人都在变。你现在厌烦我这个老女人了吧?
     我说∶我说的都是实话,是发自内心的话,不是油腔滑调。你别这样说,你不老,才三
   十七岁。
     赵经理说∶好啦。就不讲这些口水话了。下一步得考虑怎样跟建行贷款,高行长那才是
   头穷凶极恶的狗。难得喂,胃口大。唉……这人世间什么事不都是难关丛丛阿。等郊外工程
   完了,我准备解放你,放你到那去做主管经理,你高兴吗?
     我想了想不敢贸然就说∶不,不去。一不是那个料,二舍不得离开你。
     赵经理嘘着眼瞧我了一会说∶今天我心情好。下午办完事我们就回大酒店,今晚要你陪
   我。你那个巧巧让她自摸去吧。
     我装着很愉快的样子答应∶好。
     下午,五点半我们就进了赵经理自己开的大酒店的房间里。
     赵经理是女强人,市里十大私营企业家之一。有着男人一样的魄力,办事干炼。这些都
   是台面上的评价。我不否认媒体和官方对她的这些评价。但更深的一个层面的认识我比谁都
   多。她是个性欲极强,又反复无常,让人捉摸不透的人。我一直保持着顺从,尊重。这也是
   她喜欢我的地方。
     在卫生间洗过澡后,她从她那精致的皮包里拿出一盒药递给我说∶新玩艺,从香港弄来
   的。美国货,你吃一片试试。
     我接过来一瞧全是英文∶上面都写些什么?
     她是懂英文的,她说∶大概叫伟哥吧,说是能延长时间,天才知道,你吃一片不就知道
   了。
     我只好剥出一片吞了下去。
     我们躺在床上,我开始为她按摩,并不断亲吻她的脸颊和耳根。
     她目光渐渐迷乱,进入状态。开始呻吟。
     我吻她的乳房和小腹,手轻轻抚摸她的全身,最后才到下面。。。。。
     她迷乱地叫喊着∶快、快、快进去。
     我按她的要求做了。说来也奇怪,那药让我很亢奋,只想无休无止地做下去,而不知疲
   倦。并且心理上对她那干瘪身体的反感全没有了。
     我疯狂地冲刺着,拼命着,可总到不了高潮,这时她大汗淋漓地推开我说∶够了,够
   了。我不行了。说完她疲软地歪斜着到了卫生间。这时我那里硬梆梆地难受。我抬起手腕看
   了一下表,八点了。没想到美国鬼子不但高科技发达,连春药也够厉害的。
     赵经理冲完身子出来见我立枪挺炮地躺在床上,就扑到床上仔细地研究着我那里说∶哦
   ,这药倒真管用。难怪我都受不了啦。
     这时她的手机响了,她从床上撑起身子接电话,对方声音急促而大声,她脸色攸然而
   变。她接完电话拍拍我说∶快走,酒吧出事了,社会上的人进去闹事,杀伤了坐台的先生。
   
     我们慌忙穿好衣裤下了楼,开着车就直奔百乐门酒吧。那是赵经理开的一个有小姐、有
   先生的高级娱乐场。当然说白了也就是提供妓女和妓男又称鸭子的场所,一般是接待有钱人
   的。有权的人也常光顾。但都是些不掌大权的人。真正掌大权的人物一般都是送货上门,他
   们从不在这露面。
     赶到百乐门,十多个小姐和三四个先生正被往警车上押。
     进到里面只有一脸哭丧的部门经理在跟警察录口供。赵经理站住拦了我一下说∶走。这
   儿不管它了。
     我们又匆匆返回车里。她重重地砸上门说∶这些狗日的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现在警方
   一介入那麻烦事也来了。这样,你打车回去,我去找陈局长。看这婆娘这回怎样表现。
     赵经理开着车走了。我只好打的回到巧巧身边。她正伏在床上看电视。我到卫生间用了
   一下水就挺着枪直奔床上。巧巧惊讶地看着我问∶你今儿个朗个搞?
   我迫不及待地剥去她的衣裤告诉她∶今儿个就这么搞。
     巧巧那夜得到了她前所未有的,连续的高潮不断。但我没告诉她是美国鬼子的药在起作
   用。
     第二天我到办公室,赵经理没在,我如往常一样把电脑开机、从E-mail里把信件复制存
   盘。等待她来处理。一切做好后我就为自己到杯茶坐在沙发上无所是事的让大脑进入一片空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