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川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杨川文集]->[【自由写作者的话语】]
杨川文集
·杨川简介
·作品目录∶
【血腥岁月的见证】中篇集
·中篇小说【血色寒冬】
·中篇小说【将斗争进行到死】
·中篇小说【那个年代】
【人间百态】中篇集
·中篇小说【死亡的探戈】
·中篇小说【死亡的探戈】二
·中篇【紫色的欲望】
·中篇【逃出波西镇】
·中篇【闷热的冬季】
【人间百态】短篇精选
·【老疙瘩 】
·【 布多寨最后的毕摩 】
·【 毕摩的法力 】
·【原色】
·【一对难夫难妻的爱情故事】
·【非法性事】
·【黑洞】
·【绿太阳】
·【黑道】
·【心轨】
【心路历程】散文精选
·【冬麦】
·【心路旅程】
·【秋天的心境】
·【感受生命,感受爱】
·【自由写作者的话语】
·【我是中国的云南人】
·【重庆】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自由写作者的话语】

   各地文联的官员都很忙,忙什么呢?我跟他们总结出两条忙的理由∶  

   一,忙活动升官。因为文联在各地的官员都是有级别的,如县文联主席是科局级干部,市文联主席就是县处级干部,而文联这一块的科、处、厅一级的官员与其他部门同类级别的官员却相差甚远,如一些要害部门或有权,有钱部门的官员远比文联的官员风光多了。所以大部份文联官员都在忙升迁或调动,而大部份文联官员本身都是不懂文化领域的事物的外行,或不学无术的官僚。这类人一门心思的就是想着升官、调动。所以他们忙。 

   二、同样是上述的那一类人,在文化部门文熏书燎几年后,也写出些顺口溜的诗、大白话闲话之类的散文,或东拉西扯的小说,于是拼命地忙着为自己出书,并在文联年度工作总结中把这些事列入重大成果,并以此炫耀一番。有些官员会画几笔枯草落叶,于是乎为自己出一本精美画册也成了写进“三个代表”文联办实事的承诺栏里。 

   如果把文学、美术、摄影创作出来的成果比喻成婴儿的话,那么在成为婴儿这个果实前,必须具备男人、女人,然后作爱、孕育。有了这个过程才能生产出婴儿。然而这些官员的出书作为和姿态在我看来就象男人手淫一样,好是好玩咧,还舞着一手精液四处炫耀,意思是:你看看,你看看我跟女人作爱了。可惜是自己日了自己。  

   写小说、写诗歌、散文或搞美术、摄影创作,其实是非常个性化的东西,是那棵葱自己就会呛鼻子,是那个料当然就会放光,这跟那个劳什子文联没啥关系。  

   我想文联只不过是专权制度下的一个统治者的马桶罢了,臭不可闻。不要更好些。科技发展进步到今天,互联网的出现就大大削弱了文联独家办刊、办杂志的权威性,一大批有独立精神的自由写作者,大量地把他们的文字放到了互联网上,这些人根本就不依附在体制下钦定的文化官员的身边让他们无处指手划脚,体制内落后的纸媒正落入低谷。这是人类文明进步的必然一步。  

   如果更进一步,取消办报禁锢,让私人、个体也能办刊,那么体制内钦定的那些陈芝麻烂草谷的理念就该彻底淘汰了。比如云南的官办文学期刊《边疆文学》,至今还时常在重复50年代的过时论调,编辑部几位老编从青年编到现在快做奶奶和爷爷了,早该革新、拆除《边疆文学》这类官办刊物了。相比较《滇池》虽是官办,但办刊的精神取向上却有着新意和锐意进取的文学精神。尽管如此也还是禁锢多多,离自由之文学相差甚远。  

   笔者在外省领奖时,遇到文学爱好者,提到云南他们只知道《滇池》、《大家》,而《边疆文学》这个所谓的主流刊物别人闻所未闻。可见文学之效应与市场经济效益有着极大的相似之处。  

   我虽然也是省作协会员、市作协会员,但现在反思一下真他妈不值每年去交那十几元的会费。从今往后我是不再交一分钱的了。  

   我的写作和成就几乎都是在网络上取得的,那里有远离体制的禁锢,有相对公平和自由的宽松环境,成绩的好坏在网络大赛中最能体现。我是个自由写作者,当然乐于在自由相对宽松一点的网络上去体现我的写作价值。当然我也不放弃纸媒的投稿,如果还有公正、公平,我愿意投稿,我是从传统媒体投稿中走上网络的,我肯定网络,也不否定传媒,我相信仍然有自由、公正的传媒愿意刊发我的文字。 

   文联作为一个机构的设立,只会造就腐败、专横、不学无术的官员,只会妨碍个性化创作,根本起不到文联为作家、画家、摄影家服务的功能,他们只为自己服务,为自己的利益奋斗。这是制度造成的,自由和公正被更多的写作者认同之后,有谁还愿意一头扎进文联那个臭马桶呢? 

   我等待、我盼望,有那么一天,文联这个机构成为历史,成为一堆狗屎堆。

                              2003年12月14日夜

   

   

   -------------------------------------------------------------------------------------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