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烟波渔者专栏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烟波渔者专栏]->[家,永远的怀念!]
烟波渔者专栏
·网络封锁,何日是穷期?
·重学雷锋,说明中国社会的道德已死!
·对读经的思考
·六四,该不该遗忘?
·铭记历史,正视现实
·传销,缘何在中国阴魂不散?
·英灵永不朽,正气浩然存
·电视连续剧《任长霞》开播前之感言
·“反日”游行--愚民政治下的狂欢
·诗歌七问
·关于诗歌的几点看法
·做一棵树
·家,永远的怀念!
·诗歌:六四
·诗歌:写给高智晟律师
·诗歌;一千个拒绝眼镜的理由
·诗歌:我们的国家
·诗歌:陋室自题
·诗歌:奉献
·作客吴越成旧事 诗心玫瑰总飘零
·诗歌:写给张林和郑贻春
·诗歌:清明
·诗歌: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诗歌:王昭君
·诗歌:心画
·诗歌:生命
·诗歌:日本印象
·贺第三条道路文学网站三道文会开坛并赠各位文朋诗友
·诗歌:怀念鲁迅
·诗歌:诗乐
·甲申岁贺父六十华诞
·诗歌:春日
·中秋佳节传千古 明月清辉照万年
·诗歌:爱情
·诗歌:写给高智晟律师
·诗歌:读酒徒杨雄之《秦腔越调》有感
·诗歌:梅雪齐临
·诗歌:偶成
·诗歌;诗性重作
·诗歌:都市,天堂?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家,永远的怀念!

    从小在长江边长大,便与水结下了不解之缘。记得儿时的几间老宅,离水不远,虽没有“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的诗情画意,但只要走出户外,便有绿荫簇拥的小径,让你直达江边。面对滚滚东逝的江水,还有江面争流不息的船舸,不禁觉得天空地阔,心旷神怡,灵感也会携手而至! 水是生命之源,我们的祖祖辈辈,就是靠着这取之不尽的长江水,和岸边广袤肥沃的土地,完成了世世代代的繁衍生息!在这个山清水秀的地方,不知流传着多少神奇玄远的传说。

    记得孩提时长辈曾跟我讲过的,伍子胥一夜白头的故事,就发生在靠近江南岸的那片万头攒动的芦苇林。如今,那片芦苇林已被僻为老百姓的庄稼地,种得最多的农作物是油菜。每到春暖花开时节,油菜花都是嫩黄漫天,芳香四溢。风儿拂过,能弥漫三乡五镇。置身其中,感觉无法言表!

    告别校园后,揣着对未来美好的憧憬,我还是依依不舍地告别了可爱的家和那奔流不止的长江,去了原本陌生的都市。这么多年,我有幸在城市谋生,却时常被一些龌龊的世风折腾得心力交瘁。每逢那时,我便想起了故乡,也想起了故乡的那条长江。今年思乡心切,终于回了一趟家。长江依旧是昔日那般激情澎湃,只是,在江的岸边,多了一道长长的,高高的,用青石和混凝土镶嵌的河堤。离江不远处的那些曾经郁郁叠翠的山已不复重现,仅留存于童年的记忆中了。乡亲们喝的虽然还是那甘甜的江水,但是,再也无法站在自家门口欣赏那“大江东去”的壮观景象!

    再次离家,是在一个日薄西山的傍晚,当时虽已入春,却是乍暖还寒。风一阵阵吹过,儿时和父亲一起手植的,几棵幸存于山脚的白杨树,发出莫名的声响,我几乎听成了古曲《高山流水》的调子。记得小时候跟父亲一起到汉阳钟家村走亲戚,他对我讲过“钟家村”的由来,当然也少不了俞白牙和钟子期的悲情故事。如今,那些令父亲尊敬和钦佩的老一辈已相继作古,父亲也已年逾花甲,身体大不如从前了。他在家,除了张罗那几亩仅仅只能维持口粮的薄田,平时很少外出!我想,纵然是那支曲子,但《高山流水》不遇知音,又何用之有呢?

    真正踏上了离家的路,我仍然禁不住频频回首,看看那曾经烂熟于心,现在却又略显陌生的景致。偶尔听到几声候鸟的鸣叫,我便想:那是不是对天涯游子的召唤?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