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第九章●太极之神]
谢选骏文集
·“学科·内篇”第四章
·“学科·内篇”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学科·内篇”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学科·内篇”第七章、我在樱花树下菩提树下想
·“学科·内篇”第八章、我喜欢耶稣的私人谈话
·“学科·内篇”第九章、“国家看护者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
·学科·内篇”第十章、在“世界宗教”的表象之下
·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学科·内篇”
·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学科·内篇第十四章、英国人是德国灭绝营的先行者
·学科·内篇第十五章、思想的力量在操纵事实
·学科·内篇第十六章、权力中心·文化优越·思想果实
·学科·内篇第十七章、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
·学科·内篇第十八章、佛像就是吸毒者的忘我形象
·学科·内篇第十九章、我的著作充满“错误”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第一章
·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学科·外篇:第三章、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
·学科·外篇第四章天子是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
·学科·外篇第五章文化方案的基因限制
·学科·外篇第六章动物和人都是思想的产物
·学科·外篇第七章“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
·学科·外篇第八章、人的思想远比上帝的思想来得贫乏
·学科·外篇第九章印度、中国、希腊,原创哲学
·学科·外篇第十章、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
· 学科·外篇第十一章文明除了自身没有其他目的
·学科·外篇第十
·学科·外篇第十三章、刘邦这个淮夷后代的遗风
·“学科·外篇”十四章、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
·“学科·外篇”十五章、慈善可以让人健康长寿
·“学科·外篇”十六章、全世界的黑暗也不能扑灭一支蜡烛的光辉
·“学科·外篇”十七章、不能触发思想的地理起点,毫无意义
·学科·外篇十八章、利玛窦没有完成信仰核心的完整移植
·学科·外篇十九章、一枕黄粱、南柯一梦,也是一种人生
·学科·外篇二十章、牛顿的宗教观点影响了他的科学研究
·学科·外篇二十一章、生命活着的时候才会觉得悲苦
·学科·外篇二十二章、“自然的客观”也是“人类的建构”
·学科·外篇二十三章、黑人的天主教与众不同
·学科·外篇二十四章、革命豁免杀人防火的法律制裁
·学科·外篇二十五章、种族灭绝才是“历史前进的动力”
·学科·外篇二十六章、“最后的革命”迫使极权放下屠刀
·学科·外篇二十七章、打动感情、只用幼稚的推理
·学科·外篇二十八章、电影的首尾与人生的首尾
·学科·外篇二十九章、人的创造和神的创造
·学科·外篇三十章、思想的魔力、劳动的福音
·学科·外篇三十一章、“文明没落”演化“种族危机”
·学科·外篇三十二章、测不准还是测得准
·学科·外篇三十三章、越大的城市,越为强烈的独立精神
·学科·外篇三十四章、自由主义与市场垄断
·学科·外篇三十五章、猎巫狂热与“阶级斗争”
·学科·外篇三十六章、“向前逃跑”与“历史的原创”
·学科·外篇三十七章、人生和量子都是思想的产物
·华尔街的名言吸引受害人上当
·搁置判断与接受信仰
·思想主权第三部上“社会·内篇”第一章思想主权创造国家主权
·扑灭一种思想的最快方法
·汉朝开始中国人喜欢伪造东西
·满洲人是怎样糟蹋儒教的
·罗马教廷的“外行领导内行”
·巩固奴隶社会,必先制造饥荒
·国家把头与思想摇钱树
·没有心肝的浪漫主义
·领袖要假装为人民服务
·美国的路霸公司启发我们
·种族歧视的双面性
·社会·内篇十二章、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皇太极”与“日本天皇”
·“军阀建国”不限于现代中国
·奥斯卡金像的高度
·专制社会的首要祸害
·湖南农民的盲流与逆流
·暴君的晚年陷入疯狂
·中国幼儿园不给小孩喝水
·中文的珍珠埋在美洲的荒原
·第三部下“社会·外篇”第一章、战争与国家
·思想的借口,权力的需要
·脑满肠肥的神职人员
·中国需要消灭方言壁垒
·上帝之城的幻象
·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
·宁做上帝的奴仆,不做君主的宰相
·天堂、极乐,在此思想中
·误解创造价值,是创新之母
·再论战争与国家
·宗教与国家之间的缠斗
·来自草原的“人民解放军”
·古代南北朝与现代南北朝
·信仰扩充了野蛮民族的势力
·皇权与教权的斗争及其延续
·野蛮民族被思想开化
·宗教和语言、民族的关系密切
·儒教、佛教、道教缺乏牺牲精神
·独立思考与独立空间
·“历史的终结”三百年前开始
·弥赛亚的保护者斩首示众
·贪婪永远是人类行为的第一动机
·阿訇醉心学问和国家财富
·“万恶的思想”并非人类的发明
·妥善地使用残暴手段
·日本文化是种民族主义的体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九章●太极之神

五色海第五卷:思想的太极
   一个超神论者的神秘感
   ○○○
   ●●●

   第九章:太极之神
   347
   终点上的选择──
   我们来到了一个没有终点的终点。这里没有任何标志。仿佛一片空虚。
   348
   “天下事,了犹末了,何妨以不了了之”?──这是多么无奈又多么深刻的中国式智慧啊。它消除掉遗憾与焦虑的顽石。而这智慧恰巧产生于“深陷在无奈”的处境,所以又岂是“偶然的”?
   这时,我们把目光投向遥远的边际,一片广漠无垠的模糊地带。那里或许潜伏着巨大的生机。如果,我们不能在现象世界中获救,那观念之舟能载着灵,超渡到另一个星球?
   349
   这是一个真正的时代悲剧:既扰乱了国人固有的良知,溃决了精心筑造的堤坊,又无能习得现代文化。
   邯郸学步,失其故履。
   这是一个两难之境:既艳羡东欧与西欧的文化,又无法获得东欧、西欧的种族与环境(正是这两者产生并适应它们的文化!)不能在本质上变得金发碧眼,并成群结队开进他们的空间,你如何拥有他们的文 化?“卑贱的混血儿”或许还是一个较好的结果。当代精神上破产,比之文化和种族上的混杂,更富世纪末的灭绝特征。
   350
   世界性的物欲泛滥,表明现代文明已达到它的临界线。这不是由什么经济力量或生产方式造成的局势,这是战国末期的特有文化。荀子所谓“乱世之征,其服组(华丽),其容妇(模仿妇人装扮),其俗淫,其志利,其行杂,其声乐险,其文章匿而采(内容乖而文采飞扬),其养生无度,其送死瘠贫,贱礼义而贵勇力,贫则为盗,富则为贼。”(《乐论》)──虽是两千年前针对中国社会而发,却也正切中当今“发达世界”之弊;甚至追赶发达世界的不发达世界,也在这种“消费文化”上,大有“西方化”之风尚!
   人与人之间不健全的关系,在当今世界不论东西(政治之分野)、南北(经济之分野)都有充分的体现。解除其弊,中国的历史经验曾是有效的,然而,它还将继续有效吗?如果,它自身不先经历一场深刻的革命,尤其,是民族心理上的革命。
   351
   心理──文化革命的世界性路线:
   a,自西而东,已经站在这两大历史阶段的分水岭上。欧亚文化的河流,正在我们脚下展开;自西而东的运动尚末停止;自东而西的运动业已开始,这双向运动激起重重波涛,形势壮观极了。
   b,当前面的路仿佛断绝之际,有一个巨声忽然起来宣说:“每一个世界都有一个极!一个极就是一个命运,命运与命运是无法比较的!每一个世界都有一个极。我们的极不与他们的极沟通。我们的幸福与哀愁,我们的生存与认识──没有极,就没有世界。欲复兴一个世界,必须复活它的极。
   352
   A:世界之极──
   每个世界都有一个极。故宇宙的极就是太极。对于无法经验全宇宙的人类来说,太极只能是“精神性的”。太极因此受到“我”的框架。
   “无我”是“太极学”(相对于玄学)的一个基本前提。
   《太极图》是不足以“太极之”的;《太极图》是不足以说太极的。太极是个永恒的话题;有关太极的图与说,只是永恒的一个碎片。
   在日月之上不为高,在黄泉之下不为深──此即太极之神。超神之神。
   灾难与巨变,幸运与平和,都能显现太极的神韵,超神之神。
   353
   B:太极与“无”──
   太极的本质是什么?由于万物(一切存在、不论其为“物质”或“精神”以及二者的混合体),都只是太极的属性,并不直接构成太极的一部分──所以我们可以认为太极的本质之一就是“无”。在这里,“无”并不等于虚无或虚空,而是一个特殊的神秘概念。它代表一个不可知的存在。
   354
   “无”意味着什么?“无”意味着这是永远不可能被人们所捕捉、所追踪、所描述(甚至不能被人们所想象)的一种神秘,因而它(“无”)才是宇宙中最高(也最根本)的源泉。“无”决不等于虚空、乌有。
   355
   太极是可以被人感到的(不过人们认识不了它罢了)!这就是古来一切宗教与哲学起源的来由。“我思故我在,我在故太极存焉”。这句至理名言足以证明太极的存在。
   然而,太极的本质:“无”,却是不能被人们感到的。证明“无”确实存在的唯一证据即是:太极的存在以及太极的不可知性。由于这两种性质,“无”的存在是勿庸置疑的。
   356
   “无”是宇宙中万有之源,也是万神的宗主。
   显然,魏晋玄学中的“无”以及老子的“无”与这里讲的“无”决不是同一个概念。那个“无”是个玄学概念,在领在科学的批判面前早已破碎,而我这里的“无”,却是不仅经得起现代科学的考察,而且,这一概念的确立,其本身就是从现代科学的盲点上来的。现代科学不仅体现了人类的低能,而且还证明了人类的低能。这就是伟大的“无”的演说在现代复兴的现实基础。
   故而说,“太极本无极也”。
   357
   无极──无常,就是这个世界的终极真理。
   无极──无常,就是易。
   易道,无极也;易化,无常也。
   358
   C:太极与无我──
   即使是最伟大的天才、圣人、先知也不可能认识太极,他最多只能对“易”(即太极的一种属性、一种“赜”、一种运化、一个轮回、一个节奏……)有所直觉。从而可能随易而化,从而成为天命的仆人,太极“最有希望”的属性。无数的易化,将导致“终极善”;而这在哪天到来,则我们永远不会知晓。
   359
   易有二义:一为“赜”、一为“动”。
   系辞曰:圣人有以见天下之“赜”而拟诸其形容,圣人有以见天下之“动”而观其会道,以行其典礼。
   只有具备首生之情操的君子才会爱太极。徒有生存欲望的愚民不可能真正爱太极的:他(或她)发现太极处处不使他(或她)的欲求满意。──除非他成了一个盲人的信徒。只有权利意志的强有力者也不会真正爱太极的:他发现太极不使他的权利冲动处处得到遂其所愿──除非他主动放弃了权利意志!唯有具备上述二者(生存欲望、权利意志)并得以升华的道德情操的持有者──君子才能真正爱太极!因为他即使不能(无能为力)与太极合而为一,也已与太极的一个循环──易化合而为一,契合莫逆了。他只以太极易化为意志,为欲望;只以顺遂它们,做它们的奴仆,为它们(本来谈不上为“它们”,只不过是使“人类”认识它们,并使人类生活遵循它们的道路)服务为快乐与幸福。所以,有道德情操的君子,不会因为任何态势而对太极有所怀疑,从而动摇对太极真挚的理智爱,他深信终极必然是美善的:因为终极就是“善”,唯一的善。
   人类的所谓善恶都会在终极的关头,被彻底消融,化为一片云雾与光环……
   360
   即如自杀意味着生存欲望的毁灭有些是被权利意志毁灭的,有些则是被道德情操毁灭的。但更多的还是被恐惧和绝望毁灭的。自杀并不意味着对生命的反抗,相反,它意味着向生命投降。
   在易化──轮回中体现的太极,不是永恒的、完全真实的太极,而是一个特殊易化轮回中的、暂时的、欠缺的、幻变的(或流动的)太极。历史上一切天才所直觉的太极只是后者。真、永、完的太极是不变的,静的;幻、暂、缺的太极是流易的,动的。由于人类只能对后者有直接的觉悟(限于天才人物),故对前者只能通过后者来直觉。可是谁因此而怀疑、甚且否定前者,这只能说他缺乏灵感、觉悟和道德情操,尽管他仍不失为一个人。在我看来,后者的存在(是由赜、动二易化来体现的)恰恰显示了前者的超然。当然,越是伟大的目标要达到它也就越困难──太极也是这样。
   361
   太极学的核心与基础是什么?是“无我”!不论太极学的本体论、方法论、认识论、还是伦理学,其核心与基础都是“无我”;而无我的前提是无极和无常。唯有无我才能达成一种不为私蔽的洞天,唯有无极才能对人类的智力有正当的估价,唯有无常才能成功一种永不腐朽的中庸伦常。
   无我,就能洞悉“太极”──本体
   无我,就能把握“随易”──方法
   无我,就能知道“局限”──认识
   无我,就能觉悟“天命”。所以我们说,无我乃是太极学的核心。无我方能问太极之津,无我方能陶醉,陶醉方能沉潜,沉潜方能反思,反思方知太极。
   其实,何只太极学,要言之,人间一切知识、艺术、宗教都是在一种无我乃至无常的前提下,缔造的;否则就无从抵达如此广阔的普遍性,无从企及超凡入圣的境界。
   362
   “无我”,决不是消极的结果,相反,是积极的结果。无机都是“无我”的、惰性的,因而是被动的;有机界都是自保的,“有我”的,但是这并不能说明有机体是主动的、乾性的!何以呢?因为有机体的自保及“有我”等等,不也正是太极赋予它们的品性吗?
   只有“无我”的天才,在这里才完成了一个复卦式的循环:它用“无我”成为主动的、乾元性质的存在!所以“无我”是道德情操的主要标志之一。当然,无我者离道德情操的完美,相去尚远。但无我,毕竟体现了道德情操的可能:无我是指脱离了私欲至上,并不是指背离自我意识及自我行为的意思,因为那是不可能的。
   363
   人类以什么作为“与太极合一”的“道”呢?以“无我”。这决不是道学先生的陈腐的道德说教,可以注释的。真正的无我,基于强烈的有我:生存欲望之强,达于权能的意志,权能的意志之强以致于“无我”,而不是空洞的、苍白的,虚伪的“无我”。所以我们再三告诫:只有脱离私欲的无我境界,才能达到太极学的意境。区区尘世得失,不足以扰乱我们的神经,不足以使我们揆离于神圣的、眩目的太极的。
   (相对的观念之一为:必须区分哲学与伦理学的不同性质及功用。千百年来人们常为了后者而牺牲前者,并把这种伦理化了的伪哲学,加以神化、客观化,从而为人类新发展──不论是哲学方面还是伦理学方面──置下了一道障碍。伦理化了的哲学,绝对主义的;哲学化了的伦理,是天经地义、不可改变的。为了新情势,后人不得不花极大的能力来摧毁它们。在适应了新情势后又令人失望地继续建立一种新的他们曾视为死敌的“哲学体系”。)
   364
   人类现有的文明,不能再这样盲目逍遥下去了。一种转折历史的声音,正在呼唤!
   (我的意思是,既然有人知道自己的学说,只是为了自己的私有目的,来改造世界的一种手段、一种工具,又何必驱使人民群众奉之以神圣化、“客观化”的偶像地位呢?否则,即使能收取一时之效,但逃避不了知识进步给它带来的必然没落的历史命运。)
   365
   伦理学及社会治理的需要,在人类历史上,作为秘密杠杆,长期支配人类精神活动;使不知多少哲学家为了物质的、生存的利益而丧失了精神的升华。难怪这种可悲的状况,必须永世长存、不准改变。难怪人类永不能走出这一段迷途。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