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第八章●天人之际的气韵]
谢选骏文集
·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
·宁做上帝的奴仆,不做君主的宰相
·天堂、极乐,在此思想中
·误解创造价值,是创新之母
·再论战争与国家
·宗教与国家之间的缠斗
·来自草原的“人民解放军”
·古代南北朝与现代南北朝
·信仰扩充了野蛮民族的势力
·皇权与教权的斗争及其延续
·野蛮民族被思想开化
·宗教和语言、民族的关系密切
·儒教、佛教、道教缺乏牺牲精神
·独立思考与独立空间
·“历史的终结”三百年前开始
·弥赛亚的保护者斩首示众
·贪婪永远是人类行为的第一动机
·阿訇醉心学问和国家财富
·“万恶的思想”并非人类的发明
·妥善地使用残暴手段
·日本文化是种民族主义的体现
·帝国没落,人口与税收减少
·官二代的自肥导致政权没落
·西方的真理祸乱中国
·革命、战争、生态失衡
·中国的名字让人感到羞耻
·科学逻辑不让别的种族活下去
·类似于先秦礼制的民族习惯法
·理性的判断通常不会受到蒙蔽
·达尔文主义的真理
·达尔文主义者是这样的禽兽
·世界上什么奇谈怪论都有
·思想主权可以带来幸福感
·所有生命都遵从“思想主权”
·无私的人很容易绝种
·纽伦堡审判临时杜撰的法则
·苏联把政治犯当精神病镇压
·没有选举权的中国店小二
·中国农村户口起源于意大利德国的中世纪
·华人满足于赚钱,极少问鼎政权
·思想有其自我设限的瓶颈作用
·西伯利亚重见天日,为期不远
·战略家不过是历史命运的工具
·思想主权第四部上“人性·内篇”第一章
·“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是指控上帝
·批量烧名画,诞生新艺术
·任何角落都在大地母亲的怀抱中
·欧洲中心主义的敌基督
·生产和财富的奢侈造成生态灾难
·“经济基础”不过是思想的排泄物
·穷得剩下上帝,才看见了真相
·思想救人的最高形式就是福音
·思想主权第四部下“人性·外篇”第一章
·我们的思想割裂万物、分别彼此
·科学主义和传统宗教
·科学无法提出终极的答案
·只要动念,就可能落入陷阱
·传统宗教与新兴宗教
·人类成为自己最危险的敌人
·理想是水中流动的思想
·国家女神屠杀人类作为祭献
·贫困令人变蠢,智商下降十三点
·神权政治的基础是地下水源
·每个人都有两个祖国
·第三期中国文明吸收基督教文明的元素
·一胎化思想消灭“过剩人口”
·全球化进程政治上失控
·社会混乱是思想混合的结果
·多重的价值是人性的一部分
·在社会荒漠中创造一个社会结构
·人类基因组序列这本书由DNA语言写成
·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
·地球能养活1570亿人,是思想并非事实
·战争与和平都起源于人之思想
·思想主权第五部“途径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五部第二章、国家主权的来源
·国家主权制造爱国主义
·各种国家主权的冲突
·国家主权的野蛮性
·上帝的主权与国际法
·结构主义与思想主权
·谎言、个人主义、与之合一
·如何确认“思想主权”的存在
·思想主权的人形典范
·思想主权的基础就是正义
·人间没有终极对错,只有思想
·上帝的思想与不朽的原罪
·一念之差创造了不同的制度
·思想家和梦幻家都是被动的
·科学是语言而不是客观事实
·“三个世界”的文字游戏
·真正的美景仅存于内心
·感动自己,震动世界
·人的贫穷或富足取决于自己
·习惯成自然的人与禽兽
·如何可以不让悲剧降临呢
·划时代人物的生命代价
·没有历史的人最为富足
·苦行就是“被鞭打快乐”
·思想主权第六部“钩沉篇”第一章
·国家与器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八章●天人之际的气韵

五色海第五卷:思想的太极
   一个超神论者的神秘感
   ○○○
   ●●●

   第八章:天人之际的气韵
   306
   易化之流的鳞鳞波光……易化之洋的浩瀚涟漪……易化之潮的洪波涌起,易化之秘的莫测微笑……
   这是一种完全不同于佛像的微笑,非人格化的宇宙之笑意!
   这一切都是无言喻的神奇。这一切在我们本已涩的心间──投入无限的灵性。它不绝如缕、此伏彼起,跳出美之精灵,射出善之准的。
   它是那么真切,那么自如;它是那么物我一体,使我们产生了灵魂的观念、发出了灵魂不灭的慨叹。
   307
   人有灵魂吗?抑或世界拥有广大绵延的“灵魂”?我们所看见并我们生活其间的这个世界,是受到某种更高级的意识和欲念以及更纯粹的道德法则和更坚定的目的论的支配的?──这就是一切宗教和许多哲学所一再告诉人们的“真理”?
   人们认定世界的心,是因为人有心;人不能忍受一个没有心、没有热情的世界。所以诗人唱道:“我的中国心……”但,世界的灵魂又是什么呢?这个问题取决于“世界”本身又是什么呢,这两个提问其实表达了同一个问题。这个问题永远纠缠人,于是产生了各式各样的答案,却没有一个定论。人们既为统一答案的否然而惶惑,也因此时而迸发出寻觅的狂喜。
   308
   陆象山说:“宇宙便是吾心,吾心便是宇宙”,今人诟病他的论断,却不知他错在哪里。数量最多的浮游生物被称作“大众”,没有心灵感应能力,他把象山所悟的真谛斥为荒唐,却把象山沾染的错误奉为圭臬。
   象山的错误,在于他把“吾心”与“宇宙”等同起来,而不在于他把“心”与“宇宙”划上了等号。个人的心并不是宇宙;但所有人的“心之集合”便构成了“人的宇宙”亦即“宇宙的心”。我们的心,就是“宇宙的心”,就是“世界的灵魂”。“我们”是人类的集合称谓,当“我们”瓦解时,一个宇宙便告解体,我们的心,是一个人类力量的结晶,当“我们的心”消融之后。留下只是作为分散的肉体而零乱不堪的现代浮游者。如果说,我们的心始于某个伟大心灵的冥想,那么,它也决不止于个人的所思──它必凝聚起零乱的行尸走肉,奔赴某个有魅力的诱饵。
   “我们的心不仅是世界的灵魂而且是世界本身。”──这不是激进的思想,而是一切人类的认识和人类行事在不知不觉中必定遵循的轨道!有谁,在谈论世界的心或世界本身时,不是在谈论他自己的感受、处境和他周围那群人自己的心理状态呢?这不是个人的心绪,否则,这清谈又岂能被人收受并迅即传布开来?实际上,在人们追求“统一答案”的背后,是一个竞争和压倒对手的动机。所以关于世界的灵魂、本质以及世界本身的永恒之谜──人们并不真的需要一个统一的答案!假如那样,心的竞争消失了,人的生活就僵化了,文化也就完结了。当哲学家揭露说”语言的本质与其说是表达思想还不如说是掩饰思想”时,他肯定是指日常语言帷幕之后的高级语言。这语言是为了显示区别并促进竞争的,而不象日常语言只是为了显示同一并促进交流……世界的生机来自它的分化和”分裂状态”……为了保持世界的生气和文化的活力──让我们思想明确地摆脱强求统一的假斯文,而面向大自然的多彩多姿!
   “我们的心不仅是世界的灵魂而且是世界本身。”──这不是激进的思想,而是一切人类的认识和人类行事在不知不觉中必定遵循的轨道!有谁,在谈论世界的心或世界本身时,不是在谈论他自己的感受、处境和他周围那群人自己的心理状态呢?这不是个人的心绪,否则,这清谈又岂能被人收受并迅即传布开来?实际上,在人们追求“统一答案”的背后,是一个竞争和压倒对手的动机。所以关于世界的灵魂、本质以及世界本身的永恒之谜──人们并不真的需要一个统一的答案!假如那样,心的竞争消失了,人的生活就僵化了,文化也就完结了。当哲学家揭露说“语言的本质与其说是表达思想还不如说是掩饰思想”时,他肯定是指日常语言帷幕之后的高级语言。这语言是为了显示区别并促进竞争的,而不象日常语言只是为了显示同一并促进交流……世界的生机来自它的分化和“分裂状态”……为了保持世界的生气和文化的活力──让我们思想明确地摆脱强求统一的假斯文,而面向大自然的多彩多姿!
   309
   我们不以“人类”、“社会”的空名自相标榜。我们驱逐了不属于我们的,也不容忍我们的陌生者。我们把这叫做“独立”、“自由”,并认定世界上没有比这“更可宝贵的”。这对我们与陌生者也许都是福音?
   强求的亲近与一致,既戕害别人也损伤自己──而适度的对垒与角逐、竞争与厮杀,反倒激发双方的活力。消灭差别的理想,正是源于差别正日渐扩大这样一个事实。所以,它虽美妙动听,却不是真的!
   初分之际是生长的乐土。“已分”则构成陷阱,它以“自我”为宇宙的归宿;“不分”则构成顽石,它以“人类”为宇宙的归宿。“自我本位”将瓦解一切秩序;“人类本位”或“社会本位”、“国家本位”……,将压制有价值的心灵。最佳的竞技状态,是以“我们”为宇宙的归宿。它不追求特立独行,也不使生活支离破碎。
   随着自己生活的改变,我们便会坚信宇宙也在改变;为应对生活的挑战和求新的压力,人必须日新其德……所以,就连宇宙秩序的深处,我们也看到了“新陈代谢”……我们难道不是宇宙的心吗?
   我们的膨胀,伙同着宇宙的膨胀;我们的衰颓,伴随着生活的沉沦!我们便是宇宙的心──这未经承认却被遵循的真道告诉我们:易化没有目的,归宿仅仅属于人意的范畴!人生的理想,是追踪永久流动的易化,而非恪守凝固的乌托邦!
   《周易》的作者毫不踌躇地宣布了这“变动不居”的真理。他看到的神秘,毕竟是真实的;他悟出的离奇,毕竟是存在的。
   310
   “我们”,这是掷地作响、铿锵悦耳的唯一实存!除了“我们”,一切都是对象与虚空!我们的生活、文化,我们的民族、国家,……我们的历史、英雄……我们的诗、音乐……宗教……信念……爱慕与恨恶……我们的哲学与科学……我们的血与地土……我们的真、善、美与希望、恐惧以及宇宙本身……都是我们的附属!唯有“我们”,腾入历史之天,体味天人之际的雄浑气韵。
   个人不能凭着自己的力量跃入历史。不由于他“微不足道飞个人的力量有时可以超过整个群体的力量。而群体力量若无个人意志凝聚,也难发生显著的作用,;而由于它难以直接被人接受。被群体理解并宏扬起来的“个人力量”是不存在的──除非当它将冲破历史的阴云,作为“集体力量”的变形出现在英雄史诗之中。“吾心”必须融入“我们的心”──否则便非可解意义的“心”。庄周与佛陀的力量,不在他们的独特性,而在其“吾心”可与世人通……
   311
   天,是压迫者。
   人,是反抗者。
   天对人说:你忘恩负义。我是你的本原,又是你的养育者。你的一切,莫不从我而来,你的一切,莫不由我而兴──而你却要反抗我,抗争我无情的压力!请记住,它是无情的!
   人回答说:是的。我的一切都由你而来,我的一切都因你而兴,甚至连我的反抗也是如此!是你教会我去反抗,是你教会我如何反抗……默默地服从,我天生就会,否则,生命将离我而去。但拼死的抵抗,却是你的伟大赐福。你的压力,使我起而抗争,若不是你的广义的命令,我并不会这样生活与斗争。你的压力诚然无情,但我的反抗力却充满感情。这感情其实是你的无情之子,并在根本意义上是你的力量的最高表现!
   天听了人的宣言之后勃然大怒:“反了!反了?你造反了!”它咆哮着,“我要立即毁灭你!谁叫你如此傲慢!”
   人平静地回答说:毁掉我十分容易,你只须抬抬手就行了,……但毁了我,你不觉得可惜吗?你不觉得空虚吗?要知道,我是你的创造物,我的傲慢足以反证并衬托出你的伟大。我并不能威胁你──我的反抗,作为有限的自卫,却丰富了你!是我的反抗,显出你的崇高;是我的努力,显出你的能量!你竟能产生我这样的造物!你竟能容忍我这样的逆子!应该骄傲的是你而不是我!
   天说:“你的辩才确实打动了我。其实,是你的存在首先感动了我。你言辞有理,存在有方,不愧为我的产物。”人说:“让我们达成精神上的彻底谅解,以此走向一个历史性的妥协!其实,我们的平等联盟并不真的存在,我也并不真的存在──只有你才是真实的。我只是你的反响,我们的联盟也只是你的影子!现在,让我们暂时借用“我们”这个辞汇以表达以下意义:
   我的一切都来自你!我的所作所为发自无言的命令,是对你无情压力的答应!你赋予我丰富的天性,我以我的天性丰富你。这天性促使我反抗你,一如这天性促使我赞美你、显示你!这天性使我显得忘恩负义,一如这天性便我显得微不足道、恭顺无比!这天性使得许多个“我”之间发生了残忍的屠杀。这天性的表现形式五花八门,奇特怪诞,互相矛盾,彼此争流……但归根蒂它们都是你颁赐的!所以,这一系列的“背叛”正是最高意义上的忠诚。忠诚你的典范,正如忠于你的启示一样,是以背离你,我行我素为前提的!
   我的主宰!我想敢背叛你?我真能反抗你?要知道,我的反抗只是一种更积极的归顺而已。对于你,我的至高主宰!我是在大问题上服从,在小枝节上反抗的!我是以反抗来归顺你!我在反抗的形式中灌注了更主动、更彻底地服从精神……我以及一切生命形态──都只是你的超生命精神的变态而已!在你里面,没有个别的历史,既没有个体的历史,也没有民族的历史……只有一篇漫长的首尾相衔的、呈现了伟大圆形的宇宙故事!这篇绵延横亘了亿万年的整套故事,是汪洋无际的情结之海。这海里闪耀着人的意识的小小波光……是印度人的“轮回转生故事”、“佛生故事”,是罗马诗人奥维德的“变形记故事”……
   个别的历史──本是人类天才的虚构,岂在你的视野中?
   你的变态,是你的属性!你的变态,是你的一些小小的,可爱的弯流与文曲。他们属于你,并终究会回到你的无限怀抱中去!他们以此为最高的安慰。
   312
   天人合一不仅是“和谐”与“放弃抗争”,天人合一也是“不相谐”与“斗争”!让我们把以斗争为宗的乱世哲学,升华为以和谐为宗的天人合一!
   新的归返自然的态度,作为一道中国精神曙光已经初透?它清新旷达、激励人心。它要照透文明这青黄不接的春荒时代,推动枯萎了的良知,去发现真正的自我,正是真正的天命。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