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全球之光第六部:为敌人举行盛大的葬礼]
谢选骏文集
·全球政府的临近
·从美国的911到西班牙的311
·民主国家如何胜任反恐战争?
·民主国家互不交战?
·核武恐怖的幽灵意味
·商业主义和政治精神
·整合全球的力量将告别欧洲
·全球中枢
·世界政治的核心问题
·超越中国的“中国”文明
·“中国”的“保民官”
·“中国”的内在意义
·反恐战争的逻辑结论
·世界和平仅需有限战争
·天下与国家
·氏族宗族民族的主权国家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秦汉是天下而不是国家
·蒙古首开元明清的天下
·全球政府需要刷新统治原则
·天下秩序是人类命运保育者
·平定主权国家,有益于天下
·地外文明
·全球政府需要宇宙基础
·生存空间与人类命运
·星际探险与人类命运
·勘察宇宙的生命前景
·为宇宙秩序立法
·最后的书评
·回归祖辈的文化
·望文生义的误解
·新儒家是不必要的
·“整合全球”并非“上帝之城”
·立此为社会福音派鉴
·本书开始起草于1975年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被囚禁的时代第二部《被囚禁的中国》目录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1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2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3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4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9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6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1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2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2
·《第三中国论》全书十二篇1980——2010年
·第一篇“第三中国”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第二篇“第三期中国文明”与埃及的“新王国时期”
·第三篇 对“第三中国”两点思考
·第四篇中国的崛起有待“第三中国”的崛起
·第五篇共和与独裁
·第六篇“第三中国”与民族国家
·第七篇“第三中国”的组建运动
·第八篇“第三中国”与青年中国
·第九篇“第三中国”非社会主义
·第十篇“第三中国”与复古主义
·第十一篇“第三中国”的内外之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全球之光第六部:为敌人举行盛大的葬礼

全球之光第六部:为敌人举行盛大的葬礼
   谢选骏
   1
   天子的特性,使他永孤独--无论他的身体处于何种盛大
   场面的中心,他的精神都是孤寂的!他在暴风骤雨中心,却有一种深刻的宁寂追随著他;他待人亲和,但有距离感令人敬畏!他的生命绵延不息,无人能解他的指向,从而获得与他善始善终的幸运。他不断更替追随者,他不断吸附新的意志力、击打新的兴奋点,因为他以独特的眼力撇开万象的纷纭与暂时,而直射那真凿不变的底牌,他是为那底牌而来的,不是为了区区眼前的现象。
   追随天子,就是结成新的民族,构成新文明的总体。就自身的生存状态而言,天子也是在热烈的奋斗中寻求人性的解脱;就使命的成就方式而言,他必定从自身的牺牲中寻求神性的归宿。他在自寻的危难中找到至乐,他的牺牲成了一项不可让渡的特权。他隐居在神迹中,那无休止且自相矛盾的活动,就是他的不可器量。他在沉潜时分,也把心灵浸在巨浪冲刷下,不得片刻安宁;他在最激烈的战局中,心灵仍是超脱的,尤如一位旁观者看一场游戏,一场激烈然而有趣的博奕。他此时的所思,仅仅系于这场战争将怎样延伸?怎样描写?未来的历史家如何幻想这一战局?仿佛,那些倒比战局的当下胜负,更令他著迷……一切硝烟、火焰、飞石、断肢、烧焦的肉味、炸碎的堡垒……这个时代最令人慰藉、自豪和恐怖的集大成的大厦废墟,对他而言,是整幅名画上的一笔笔色彩、一道道线条……他的空前鉴赏力,融合了一切最怪诞的艺术。他说:「生活于我何有哉!悲惨的世界,何尝不是文明的一个峰值?」
   2
   「信言不美,美言不信。」(《老子》八十一章)--天子的语言是不美的,除了他的门徒,没有人觉得娓娓动听。天子的语言来自地狱还是来自天堂?倾泻下来,摧枯拉朽,扫清天宇,荡平大地,焚尽浮渣,流溢真金。天子的言语不是令人昏昏入睡,萎靡不振;好像春日的暖风,令生物勃起、情欲大炽。天子的言语也许粗野,有如困兽的吼叫,野狼的嗥啼;也许冷风嗖嗖,有如祭坛上的汩汩流血;也许凄厉而沙哑,有如秋声回荡林海……不论形式如何,以及激起什么感受,他的要旨在于:掀起暴风,催化万有。
   跟从天子的人们,请你们仿效他的无言之教!你们不是依据思考的逻辑,而是依据本能的倾向,成为天子的门徒。天子的门徒不凭其辩论,而靠咒语和刀剑,去撞开历史之门。即使他们的思想,也是精神的利剑,负有这样的天命:劈开种族的死结、掀起文明的波涛,因为天子本身就意味著「本质的暴力」,尽管这暴力时常以慈爱的形式垂诸人间,但因为这位大力神是反物质的极点,他的门徒们出现在历史之中,又岂能不掀起一场轩然大波?阳刚之气对种族与文明的介入,又岂能不引起持续的震荡?
   天子的门徒,面目也许和平,微笑也许宁静,言语也许温雅,行为并不反常……但只要是天子的门徒,就无法与这个世界相安无事。这种冲突即使不因他们的行为本身喷薄,也要因他们的行为后果而爆发,某种程度的暴力,不得不成为他们事业的有机构成。历史的新动力和文化的新模式,将在他们与社会的冲突中显现出来……颠覆性的创造力,将脱颖在种族与文明的危机时刻,大显神通。流血飘杵的斗争,带来天下更始的命运。
   3
   滔滔者天下皆是也,纵欲。滔滔者天下皆是也,斗争。滔滔者天下皆是也,唯物。这邪恶的三一体(纵欲的父,斗争的灵,唯物的子)像神圣的三位一体统治中世纪欧洲一样统治著现代全球。推动西方崛起的「哥伦布精神」,正在把世界推入生态毁灭。对这种毁灭性威胁的一个必要答复,就是某种自然状态的再临?也许,这就是「救主再来」的二十一世纪的隐喻。
   「天子时代」,将成为这一再临的标志?它可以使类人有效退烧。而积极的退烧,却不以冰袋来降温,而是使高烧更高,高到足以烧死潜伏社会膏肓中的病灶。一种新的异端裁判所的理论将风行世界,带来最深刻意义的和平?这是釜底抽薪高烧状态的万妙灵药?
   一切生态灾难的首要灾难,是人口密度过大这一灾难。一切社会高烧的渊源,在于人口密度和社会组织、技术发展、资源水平、环境状况之间,不能取得一个健全的平衡?但是现代类人好像彻底忘了这一点,而在这一点之外去寻求所谓解决办法,如发展基因工程,刺激农业和医学,结果可谓扬汤止沸。因为要使人口密度和社会组织、技术发展、资源水平、环境状况之间取得健全的平衡,须先产生「平衡的意志」,以实现内心的平衡!
   --「我来到这个被称为现代的世界,我负荷一个被叫做神谕的使命,我思索这个现代的神谕,我思索这个神谕的时代。」这固然不乏痛苦和惊险,但又何尝不是难以替代的人生乐事?这不是人人都能企及的乐事。「我来到这个世界,曾经快乐并活过天年,只是为了说一句神谕。」这就是平衡的意志?这就是内心的平衡!他将助人,对文明进行自然式的清洗。
   下一个时代的优秀人物,其任务就在于,藉天子的神威以祛除这五百年来的魔障!不论它幻化出如何迷人的形色或如何吓人的怪物,天子的门徒都会无动于衷地将之歼灭。迟疑不仅意味著怯懦,还意味坐失良机。天子善用巧劲。他肩负的光荣,化干弋为玉帛,令破坏为建设之前驱。他擅长「以破坏的手段达到建设的目的」,除了自己,他指望什么?除了激励世界,他并不需要强制的规定。
   有许多人,生有极大的能量,注定有所作为,建设的事业排拒他们,死神的势力就吸引他们。天子的艺术在于纲罗这样的人,调教他们,训练他们,使他们得到光明的照耀,有所归属。个人如此,民族也是这样,天子长于笼络生机勃发的民族,使他们旺盛的精力归于一,并顺应自然之道。《书经.大禹谟》对此早有预告:「野无遗贤,万邦咸宁。」「无怠无荒,四夷来王。」因为四夷万邦,注定成为全球天子的门徒!
   「天子的门徒」,这名号焕发著多少骄傲与喜悦!这是一个战士民族的尊荣,这是一个文化民族的前驱!天子的门徒,背起重负前进吧,愿你们彻底颠覆世俗的喜怒哀乐!「现在」永远不会回报你们,你们的价值只能投现于来者身上。你们的良知说,「天子领我们到哪里,哪里就是我们的圣地!求仁得仁,又何怨乎。全球之光的主观意象,是自然之象的最高体现。他按照自已的主观意图去做,即按照『最高的客观需要』去做。对此,人们务必『知命』即必须相信,他的主观意象即命运为我们预先埋藏的秘密珍宝。谁脱离他的轨道,谁就是被宇宙运行甩了出去的琐屑之物,分崩离析,是其命运。」
   4
   在新的自然力量即被现文明定格了的自然力量的基础上,生长起一个新的「州牧集团」,正在会聚,并准备迎接类似「九大行星成一线」那样壮观严整的一刻!新的州牧,百姓良好而慈悲的牧人,他代表自然行事,他像日出日落那样反复无常,出尔反尔。他的运行,给寄生在横断面上的人类,以如是映像。在这礼崩乐坏的情境中,惟有用破坏的方法催促生长!他以毒攻毒,在文明格式已经向前两步从而过度前进的时候,领引人类向自然力量退后一步,以此调整生之节律。这忠诚的大地守护神,把「人欲横流期」所释掉的大量能源,重新会聚,加以规范,为另一次创造的跃进,准备了条件。他调整横遭破坏的气候,一如调整紊乱的人体节律。
   天子的标准还没有统治世界!或许,天子的标准再也没有机会管理我们了。但是,请替我们保持这最后一点希望吧!保持这最后一点优雅吧!保持这最后一点生命的蔚蓝色吧!
   5
   天子的标准还没有统治世界。或许,天子的标准永远也不会统治世界?天子的标准一旦统治了,就禁不住类人的污染和庸俗化,并被篡改得面目全非。「天子的标准」对峙于「类人的标准」,永远在关键处补充、变易著类人的标准。如果老一代标准彻底统治了世界,从而形成新的类人标准,那么,新一轮的天子标准又会应运而出,展开对老者的攻击和对少者的扶助。
   类人说,「天子为人类作牺牲。」天子说,「人类为天命作苦役。」标准是如此悬殊。因此,若用人道主义的眼光来探望天子,则发现他不是什么好人。如果天子竟然成了好人,将置他的神格、神性于何地!天子,只在「行云流水般催发万物」的意义上,才是必要者,因此是一个好人。天子也仅仅为了促成自然丰韵,才是平易近人的。这时,他行进在「阻力最小的道路」上,征伐「阻力最大的目标」!他并不破坏自然的资源,所以他之伐人决不同于人之伐木,他是来再造而非破坏自然的秩序并矫正一切「过度的文明」。没有一种人为力量能挡住这自然力量的回潮,天子的门徒啊,你们为什么不追随这样的行军呢?为什么要把「寻求自身的体验」列为一个生存目标呢?为什么又给「理解」以同样的尊敬?你们难道不知道「生有涯而知无涯」,人哪里可能以有限的人生,投入到无穷的体验和可疑的理解中?
   天子的门徒!你们是四季循环的行动者。纯粹的理解,对你们仅仅意味重复的罪恶及百无聊赖。这是文明还是愚蠢?如果这就是文明,你们愿向这文明宣战!你们愿把自然的力量即体现为你们首先领悟的天命,释放出来!让它尽情发泄!!并以健康清新的原始气魄,「从头再来一次」。力度感,这是对自身力量的亲身感受。它很难言传,一如它孤芳自赏。世上再没有什么比感到自己无能为力更令人烦恼的了,所以,该用力度感,围剿烦恼及其根源--欲望。进而,再击溃人生这半睡半醒的状态!失败并不可耻--「天亡我,非战之罪也。」(《史记.项羽本纪》)丧失力度感才可耻,「生当为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李清照)所以项羽发起最后的攻击,屠宰刘邦的小人,猛虎的技艺炉火纯青。
   死亡可以消灭存在;不能洗掉丧失力度感的耻辱。充足的力度感,纯粹的力度感。这力度感并不是盲目地消耗,而是宇宙力度的象徵,天子的门徒取法于此,成为人间力度的峰巅……如此看来,不妨认为,追求力度,也就是追踪天子。力度增强一分,也就在追踪天子的宇宙之级,上升了一个台阶。
   6
   生命短促且太脆弱——我们真该赶紧奔赴梦寐以求的目标!否则,恐把白骨抛洒在「已经望见绿洲的沙漠中」。
   这就是凯撒在赫丘利神庙里的亚历山大雕像下,久久伫立并喟然长叹的原因?
   当人的生活过于枯燥、万分寂寥时,深刻的孤独与幻灭、难遣的忧郁和焦虑袭来,心灰意懒、体魄衰颓,一切生活热情悄然退隐……每到此刻,即便十分愚钝的人,也会感到自我的脆弱与存在的局限……即便万分傲慢的人,也会思考「在我之上的宇宙主宰」。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