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第四章●理解与对话]
谢选骏文集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6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1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2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2
·《第三中国论》全书十二篇1980——2010年
·第一篇“第三中国”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第二篇“第三期中国文明”与埃及的“新王国时期”
·第三篇 对“第三中国”两点思考
·第四篇中国的崛起有待“第三中国”的崛起
·第五篇共和与独裁
·第六篇“第三中国”与民族国家
·第七篇“第三中国”的组建运动
·第八篇“第三中国”与青年中国
·第九篇“第三中国”非社会主义
·第十篇“第三中国”与复古主义
·第十一篇“第三中国”的内外之别
·第十二篇“第三中国”的世界命运
·后记/附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目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序言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01-1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11-2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21-3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30-4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41-5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51-6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61-7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71-80
·“人子”是耶稣在代表上帝发言
·ZT:马克思韦伯误判了天主教
·美国鹰之折翼—小罗斯福故居纪念馆的“赝品”
·思想主权论001
·思想主权论002
·思想主权论003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5
·思想主权论006
·思想主权论007
·思想主权论008
·思想主权论009
·思想主权论010
·思想主权论011
·思想主权论012
·思想主权论013
·思想主权论014
·思想主权论015
·思想主权论016
·思想主权论017
·思想主权论018
·思想主权论019
·思想主权论020
·思想主权论021
·思想主权论022
·思想主权论023
·思想主权论024
·思想主权论025
·思想主权论026
·思想主权论027
·思想主权论028
·思想主权论029
·思想主权论030
·思想主权论031
·思想主权论032
·思想主权论033
·思想主权论034
·思想主权论035
·思想主权论036
·思想主权论037
·思想主权论038
·思想主权论039
·思想主权论040
·思想主权论041
·思想主权论042
·思想主权论043
·思想主权论044
·思想主权论045
·思想主权论046
·思想主权论047
·思想主权论048
·思想主权论049
·思想主权论050
·思想主权论051
·思想主权论052
·思想主权论053
·思想主权论054
·思想主权论055
·思想主权论056
·思想主权论057
·思想主权论058
·思想主权论059
·思想主权论060
·思想主权论061
·思想主权论062
·思想主权论064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四章●理解与对话

五色海第五卷:思想的太极
   一个超神论者的神秘感
   ○○○
   ●●●

   第四章:理解与对话
   123
   “失乐园”的主题,从古代巴比伦文明的神话、宗教一直变奏现代世界的艺术与哲学。不绝如缕的旋律与和声,诉说了人惶惑也倾吐了人的向往。在各个原始民族的神话里,都有一个普遍的主题──讲到类本有一个“黄金时代”(中国古史传说认为那是美满和谐的“帝时代”),与大自然浑然一体,过着“鼓腹而歌”的幸福生活:
   舟张辟雍,(仓鸟)(仓鸟)相从;
   大风回回,凤皇喈喈。
   (《大唐歌》)
   卿云烂今,虬缦缦兮;
   日月光华,旦复旦兮。
   《卿云歌》
   但幸福并不长久。后来,人与自然(或“上帝”的关系宣告破裂了。失去了“乐园”,开始了艰辛的、自己创造文化(不复依赖于“自然状态”或“上帝”,的新生活。“文化”现象就在失乐园的压力下逐渐发生了。
   124
   “文化”是什么?
   本来,凡属人类创造的一切,都可算做文化。从哲学、艺术到衣、食、住、行,可以无所不包,这是广义的。狭义的文化只包括世界观(哲学的、宗教的、科学假设的;总之是“思想”而日广知识“,与艺术。这也正是本书想说明的。为什么这样区分呢?
   广义的文化可初分为物质文明与精神文化。前者的功能是满足人的身体需要,后者的功能是满足人的心理需要。前者是可见的;后者本身是不可见的,通过前者体现出来。比如,书籍这一物体是物质文明的产物,但其内容属于精神文化:后者通过前者体现出来。物质文明与精神文化有亲缘关系,二者往往互补。在物质文明的荒原上,难以冒出精神之花。而无精神的先导,一切物质文明的构造,也不可能诞生。至于精神文化本身,还包含两个层次:0科学、技术等应用性的知识;0世界观、艺术等价值性的判断。二者之间常有互渗关系,但并不同质。这可从两个方面予以说明:
   一,科学、技术等应用性知识,可以用实验的方法验证,并在实际运用的过程中,求得公认的完善。评价科学技术方面的知识,“自有公论”。但世界观、艺术等价值性的判断,却无法在实验室中验证。即便经过社会实践的“检验”,也很难取得众口一辞的评价。这表明,前者的可沟通性远远大于后者;而后者,除了一般的理智作用,还有许多主观色彩和情感成份混杂在一起。
   二,科学、技术的知识,目的在于应用。(在于转化成物质文明,因此,这些知识的产生与传播,要求克服或降低人的主观色彩,尽量接近客观规律,否则,只有失败。但艺术与世界观却不是这样,它允许并要求着人的主观能动性。因此,支配着文化两个层次的,并不是同一个规律。两个层次的精神,外化为“科学与艺术”。自古以来,智者们就已体察到二者的区分。艺术与世界观意义上的(狭义)文化,正是本书探讨的着眼点。
   世界观、艺术的价值判断,不是直接应用于人的身体需要。而人的心理需要则是多方面的、形形色色的、难以预测的。因此,这种文化的孕育、产生与传播,不仅不要求克服、降低人的主观色彩,反依赖于弘扬人的主观因素,使之达到创造的意境。主观因素越丰富,产生这种文化的潜力也就越大。
   正如王国维所论:“诗人对宇宙人生,须入乎其内,又须出乎其外。入乎其内,故能写之;出乎其外,故能观之。入乎其内,故有生气,出乎其外,故有高致。”(王国维《人间词话·六十》)入乎其内,是体验;出乎其外,是创造。二者都离不开作为“诗人”的艺术、世界观创造者的主观因素。根据对文化史的综合考察,可以这样说:在这文化孕育、产生、传播的过程中,非物质的、非应用的、以及非理性的心理因素,起了巨大的催化作用。文化的这种心理背景,深深植根于人类本能生活的土壤里。
   125
   人类并不是一面机械反映外在世界的镜子,不是一部按照逻辑程序去生活的机器。电脑比人接程序工作的效率更高,但它却没有想象力和创造力。它能诊断疾病,但创作不了有个性的艺术,它擅长管理,却产生不了价值判断。总之,人既有知识又有文化,电脑却只有知识的积累,没有文化的生成。文化的内核是价值标准。它是一系列情结的错综复杂的产物,表现为对某种特定价值的认可。这种价值观念能够满足人类心理生活的需要。从各种特定的价值坐标系中,产生出各民族文化的系统。而当特定的文化系统不能继续有效地满足人们的心理需要和行为需要时,这一文化就趋于衰落,它的传统价值准则(文化的核)就会受到怀疑与批判。文化的这些特性,使它既不同于可见的物质文明手段,也不同于应用性的科学、技术层次而自成一体。借用传统术语我们不妨说,文化是“体”;物质文明与科学技艺等应用性知识,则是“用”。
   一种体用相违的文化,无疑是患上了病症。但文化的体用撰寓所孕含的危机与失衡,却也不失为一股意外的动力。它冲击心灵,迫使心灵对文化的体用形态及其关系,作出反思。这反思也许有些苦涩,但对调整过时的文化行为,则有稗益。英国诗人约翰·弥尔顿(1608一1674年)曾写过两个史诗《失乐园》与《复乐园》。文学史家公认《失乐园》的成就远在《复乐园》之上。为什么?因为“失乐园”是实存的折射,而“复乐园”却因纯属幻念而贫血失色。
   ──失乐园的主题比复乐园更有力,它激起了对床上的神秘感;而真正的复得,相形之下却反倒显得平庸无奇。
   126
   人类在大地上的一切奋斗;人类飞升环字的超级冲动,以及人类的一切牺牲与悲戚、快乐与沉思,都是缘此永恒的文化主题而发:失乐园。啊,失乐园!你给人类带来的孤独,像梦魇魔一样缠绕着从天庭被逐出的男男女女。啊,失乐园!你又像熄灭了的明灯、破碎了的明镜那样,吸引着人、并照见了他的文化形态的本原。你似乎启示着,人类尽管有其生而软弱与不幸的一面,但毕竟能够凭藉坚忍的跋涉去超越自然的局限。尽管人类已失去了“神”所允诺的乐土,但从他曾经企及过幸福的彼岸这一事实去揣测,他也许终能再获超度。
   啊,失乐园!
   e127
   人类在宇宙中的孤独──人们常常引证的格言中,有一段出自法国著名数学家兼思想家布雷兹·巴斯卡(1623一1662年)之手:
   人类只是一棵芦苇,原是世间最脆弱的东西;但那是一棵有思想的芦苇。用不着全宇宙武装起来把人类轧碎;一股气流,一滴流水,足以灭亡他。然而,即使宇宙轧碎他,他也比灭亡他的宇宙更其高贵:因为他知道自己的死亡,知道宇宙的优势,而宇宙却什么也不知道。(巴斯卡《思想录》第1卷264条。)
   作者称人类的思想为“人类伟大的标志”,历来的引证者也藉此说明“人”在宇宙中值得骄傲的存在。但是,这从另一方面也正生动地道出了人类的孤独:宇宙“什么也不知道”,不知道人的存在和人的活动;人却“知道自己的灭亡”,知道这个并不知道他的宇宙。
   人类,因而与整个宇宙处于某种对等的地位。宇宙是一边,人类的自我意识是另一边。宇宙产生人类,并迫使人类服从自己;人类知道这一点,但宇宙却是“麻木”的。人类在宇宙的包围中,没有朋友,没有可以互相观照的对象,没有能够对等地理解他甚至“知道”他的“对话者”。
   人类明确意识到自己在宇宙中的孤独,是文化状态的结果,是自我意识高度发达的标志。进入了文化状态的民族,充分发展了的个性,才意识到自己的孤独。
   128
   原始时代的人类,尚未自觉意识到“孤独”。他们在本能的漩涡中,在生活和意识的发展历程中,无疑感受到了日益深切的困惑与孤独。但末达到意识的、反省的高度。
   原始的恐怖,正是这种不自觉的孤独感的表现。为了平衡这种恐怖感,他需要一个“活的宇宙”(柏格森称之为“生命之流”),作为自己的旅伴和想象中的“对话者”。
   在“万物有灵”观念的透视之下,整个宇宙都与活着的人类同呼吸、共命运。古代的泛神论、星相学、“天人感应”思想都从这原始观念汲取了养料。“万物有灵”观的影响力,在于它悄悄满足了人类切望摆脱孤独、在新的水平上和自然重新协调无间的原始愿望。因此,人类为自己塑造了许多理想的“对话者”。在远古的神话里,他凭借自己的潜意识和梦境体验,造出了一批批巨人、天神或英雄来陪伴自己,打破人类在宇宙中的孤独。古代神话的秘密引力在于,它是人类渴望摆脱双重孤独(事实的与心理的)状态的原始精神,是一种最早说出的诗化哲学的纯粹语言神秘而炽热的超渡人类被隔离状态的希望。在现代的科学实践中,他意识明确地活动着:不惜破费重金,上天入海去寻觅“智能动物”,即现代人类理解的“对话者”。他要靠科学力量的奇迹去实现那古昔的神话之梦……但永恒的对话者在哪里呢?这正是文化的“斯芬克斯之谜”。
   人类在每个历史时代,都渴望用一种特殊的手段,打破自己在宇宙中的孤独处境。巴斯卡说,人类“知道自己的死亡”是“高贵”的表现。然而,这也正是“人类孤独”的文化源泉。在生命行进的路上,只有人类意识到“死亡”。只有人类把“死亡”纳入了自己的反思领域。这种高级思维,非但没有减轻、反而加深了他的孤独状态。没有人情愿毫无意义地死去,但每个人都不免一死。死亡,因此震撼人心;它激发人类去思想、去奋斗、去极力粉碎包围着自己的宇宙和孤独感。一切宗教和许多哲学、艺术──都在探讨“生命的意义”,这正是对死亡这一悲郁归宿的思考和反应:人们渴望寻找生命的意义,并对死亡作出合理化的说明。在这个过程中,人类也许创造了比自己的生命更“高贵“的东西(生命毕竟不免一死),但仍然不免一死,仍然找不到自己的对话者。
   人类,尚未打破自己在失去梦境乐园、落入宇宙激流之后的孤独状态。
   129
   人类自身的孤独所造成的多重隔离,是个他自己未必意识到的事实。
   人类的孤独既来自他在宇宙中的处境,也来自彼此之间的隔离状态。这使得人类的孤独具有双重内容:
   1,来自宇宙的孤独,便他成为区别于其它动物的“人类”;
   2,来自彼此隔离状态的孤独,使他成为各个特定的集群(氏族、部落、行业、阶层、民族等“社会业力”)。
   在沉默的宇宙面前,人类是一个观念类别上的整体。但在人类内部,彼此又各自为政,在隔离状态里年复一年、代复一代的生息繁衍。人类的隔离造成历史、文化发展的种种样式。迄今,人类在文化上远非统一的。那么,隔离的状态及其肇因有些什么含义呢?
   130
   隔离中的生长: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