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第六章尽性论]
谢选骏文集
·专制社会的首要祸害
·湖南农民的盲流与逆流
·暴君的晚年陷入疯狂
·中国幼儿园不给小孩喝水
·中文的珍珠埋在美洲的荒原
·第三部下“社会·外篇”第一章、战争与国家
·思想的借口,权力的需要
·脑满肠肥的神职人员
·中国需要消灭方言壁垒
·上帝之城的幻象
·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
·宁做上帝的奴仆,不做君主的宰相
·天堂、极乐,在此思想中
·误解创造价值,是创新之母
·再论战争与国家
·宗教与国家之间的缠斗
·来自草原的“人民解放军”
·古代南北朝与现代南北朝
·信仰扩充了野蛮民族的势力
·皇权与教权的斗争及其延续
·野蛮民族被思想开化
·宗教和语言、民族的关系密切
·儒教、佛教、道教缺乏牺牲精神
·独立思考与独立空间
·“历史的终结”三百年前开始
·弥赛亚的保护者斩首示众
·贪婪永远是人类行为的第一动机
·阿訇醉心学问和国家财富
·“万恶的思想”并非人类的发明
·妥善地使用残暴手段
·日本文化是种民族主义的体现
·帝国没落,人口与税收减少
·官二代的自肥导致政权没落
·西方的真理祸乱中国
·革命、战争、生态失衡
·中国的名字让人感到羞耻
·科学逻辑不让别的种族活下去
·类似于先秦礼制的民族习惯法
·理性的判断通常不会受到蒙蔽
·达尔文主义的真理
·达尔文主义者是这样的禽兽
·世界上什么奇谈怪论都有
·思想主权可以带来幸福感
·所有生命都遵从“思想主权”
·无私的人很容易绝种
·纽伦堡审判临时杜撰的法则
·苏联把政治犯当精神病镇压
·没有选举权的中国店小二
·中国农村户口起源于意大利德国的中世纪
·华人满足于赚钱,极少问鼎政权
·思想有其自我设限的瓶颈作用
·西伯利亚重见天日,为期不远
·战略家不过是历史命运的工具
·思想主权第四部上“人性·内篇”第一章
·“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是指控上帝
·批量烧名画,诞生新艺术
·任何角落都在大地母亲的怀抱中
·欧洲中心主义的敌基督
·生产和财富的奢侈造成生态灾难
·“经济基础”不过是思想的排泄物
·穷得剩下上帝,才看见了真相
·思想救人的最高形式就是福音
·思想主权第四部下“人性·外篇”第一章
·我们的思想割裂万物、分别彼此
·科学主义和传统宗教
·科学无法提出终极的答案
·只要动念,就可能落入陷阱
·传统宗教与新兴宗教
·人类成为自己最危险的敌人
·理想是水中流动的思想
·国家女神屠杀人类作为祭献
·贫困令人变蠢,智商下降十三点
·神权政治的基础是地下水源
·每个人都有两个祖国
·第三期中国文明吸收基督教文明的元素
·一胎化思想消灭“过剩人口”
·全球化进程政治上失控
·社会混乱是思想混合的结果
·多重的价值是人性的一部分
·在社会荒漠中创造一个社会结构
·人类基因组序列这本书由DNA语言写成
·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
·地球能养活1570亿人,是思想并非事实
·战争与和平都起源于人之思想
·思想主权第五部“途径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五部第二章、国家主权的来源
·国家主权制造爱国主义
·各种国家主权的冲突
·国家主权的野蛮性
·上帝的主权与国际法
·结构主义与思想主权
·谎言、个人主义、与之合一
·如何确认“思想主权”的存在
·思想主权的人形典范
·思想主权的基础就是正义
·人间没有终极对错,只有思想
·上帝的思想与不朽的原罪
·一念之差创造了不同的制度
·思想家和梦幻家都是被动的
·科学是语言而不是客观事实
·“三个世界”的文字游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六章尽性论


   五色海第四卷:冬天的书
   (零点哲学)
   第六章尽性论
   一,大自然的指令与“神的要求”
   二,大地在颤抖,仿佛空气在燃烧……
   三,“历史经验”对人的稗益
   四,“顺乎天性”与“顺乎本能”不同
   五,一切“本体论”无论其披上了多么完美无缝的“客观天衣”
   六,有“天性”,有“天价”
   七,什么是“罪恶”?
   八,哲学,不是用来诱导人的行为远离他的天性
   九,试图改变普遍人性的挣扎
   十,零点哲学其实是原创论
   第六章尽性论
   一,大自然的指令与“神的要求”
   326
   尽天性!这是大自然的指令,是“神的要求“。
   尽天性,并不是精神流域中所谓的“充分实现自我“。因为也许,这被尽的天性恰恰是“充分压制自我“的。尽天性,也不是欲望之王所谓的“你想赶干什么就干什么“。因为也许,你现在想干的恰恰是违背你的天性的,尤其是在如此深沉的压制扭曲窒息之后,“尽天性“决不是如此廉价的一面纵欲之帜。尽天性,只是“发掘你的潜能”,探求那“埋在你的本能深处的人性矿床”!
   尽你的天性,将使你升入你的天堂!这天堂不属于他人,也不与他人共享,而仅属于你。
   327
   世界上概有两类天性,它们偶由大自然先天根植人心之中:一种是人身上的天性,一种是人身外的天性即“自然规律”。这两类天性趋向于人,汇归于人,并在和谐与争斗的交替中,给人以更高的和谐。于是,只要人们愿意和谐,和谐就和欲望一样垂手而得。只是人们不要和谐,而想从破坏和谐的“斗争”中,获取更多的利益。
   所谓“天性”,不是粗糙的本能、欲望本身,而是由本能、欲望产生出来的、不可遏止的“言行特征和本能趋向”,因而可以把宗教、艺术和科学都归结为“人类天性的体现”。个人的天性,有时体现为神秘的灵感,有时体现为激情与热忱的如献身精神,有时体现为老成持重的诡诈与阴险。但无论如何,天性在根本上是反抗异化的。
   328
   要知道,大自然早就把第一类天性(人身上的天性)的良种,播撒给我们了,只是由于我们自己的分歧不定,种子迄今发育不良。有朝一日我们除去了文明的伪善和野蛮的陋习,伟大的发育就能兑现。不信吗?试看第二类天性(人身外的天性即“自然规律”),大自然的有条不紊,不急不躁,显示了多么强健的天性!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多少圣哲从中取法,返思,并获启示,因而恢复了被日常的经营所遮蔽的天性。大自然,不论是阳春明媚、仲秋清新,还是疾风暴雨、闪电雷鸣,都不失其有条不紊,不过给人的印象、好恶各有不同罢了……谁若不能体会这和谐而目之为“错乱”,那就说明其自身的生存状态陷入错乱罢了。这正如患了精神分裂症的人,反以为世界是分裂了……错乱者不认识自己身上的第一类天性,甚而曲解、蔑视那支配了万事万物的第二类天性即“自然规律”。生存的压力、生存的私欲,蒙住了人的眼晴,使人们看不见天性的黎明,反把人造的黑暗当作自己的文明。仿佛黑暗更能荫蔽自己的罪恶?这与天性顽抗的文明,令人心硬、愚昧,于是在者沉溺于人造的赝品,仿佛坚强、自足,几乎无所不能。然而如此,则“坚强者死之徒,柔弱者生之徒“(《老子·七十六章》)况且,“天下之至柔,驰骋天下之至坚,无有入无间“(《老子·四三章》)。例如,道德律的基础,是确保生民之利益,后来,人们把道德的教条神化了,道德因而僵化了。其实,道德的框架该是随时迁化,以期映合各群落、各风情的生存之流。世界在变,有活力的道德亦随之而变,并不坚硬。世界的本体静而不变,道德的不变本体即是维护人的天性,不受物欲的戕害。清除多余的纷争,协调分歧的利益──时而以和平,时而以战争。
   道德的天性之存于人心其实是同等的,在这意义上,不妨说“人确有同质性”。尽管人们善于造作道德说辞以证明一己的私利,致使各种道德横生抵触,但人们的自我防卫机制由何尝不同?因为,每个人都极为自爱,更重要的,每个人都“以恻隐之心来保卫自己的安全边界”。所以,哪怕天性中深受颂扬的恻隐之心,也是永远指向“利之所在”。天良,不是对贪欲的否定,而是对贪欲的牵制、肯定以及更根本的成全……因为只有适度的克己,才能常胜;由于长期的利益所在,才形成了习惯与情感。而权威与圣者的光彩,也无不源于情感、习惯、利益。结果造成了“道德的起源”──也就是说,道德源于天性中的贪欲。也就是说,由于违离了自己的天性而趋于极端,造成一边倒的贪欲,结果,贪欲堵塞了贪欲,造成痛切的反思、刻苦的用功,形成了限制贪欲的贪欲──道德。
   329
   有人天良未泯,尚易恢复,还有人则永动不复,极少“生而知之“的先知不失其天性,所以他们无须苦修。所谓后知后知即困而后学者,则是因为苦以复天性。比他们更麻木的即是占有人类多数芸芸众生,他们的天性被惰性遮蔽,堕落在低级的动物本能中,永动不复。恢复天性对多数人而言,无异于天方夜谭、与不可思议的奇迹。丧尽天良的众人,只能等待地狱的恐吓。所谓芸芸众生,作为惰性的多数,不是以“社会地位”、“经济状况”、“文化修养”衡量出来的,而是特指天性上可以觉悟的程度极低。所以,在贫困、卑贱、粗鲁的人中却不乏先知、圣人,而在荣华富贵的群体中却多丧尽天良的丑类。
   天性之复,决非“返回简单的自然状态”,因为苦修所得者,必非原始,而是“钦明文,思安安,允恭克让,光被四表,格于上下”(《虞书·尧典》)的奇迹。“钦明文,思安安”──由动而静;“允恭克让,光被四表”──由动而静;“格于上下”──动而静又静而动。此之谓,文明之盛,复天性之极。
   330
   人人尽其天性,会演出社会的剧烈争斗?不会的,这不会构成社会凋弊的根源的。相反,社会的高度繁荣与力量的高度提炼,皆从“格于上下”的文明之盛、天性之极来。
   在相近的天性所趋向的相似目标上,将有着最大的竞争、最大的力量之提炼,以及最为戏剧性的场景。而被刚烈的天性们所冷落的地方,则可供孱弱的天性驻留、休憩,仿佛青草地的田园诗。
   ──在上述过程中,我看见了自然的布局。
   二,大地在颤抖,仿佛空气在燃烧……
   331
   大地在颤抖,仿佛空气在燃烧……整个大地在我脚下崩陷,整个气围在我周遭凝固,整个天空无光无色、无风无色;全部历史像爆竹一样炸裂、迸碎,整个世界变得陌生、遥远,整个身心都悬浮在游尘中──这时,你仍然可以是快乐的?因为,这就是你所拥有的一切啊,这种惨状已经构成你再也摆脱不了的“命运”!所以它能不是善意的吗?你能不因此而快乐吗?如果面对元穷尽的善意而不感到由衷的喜乐,你能不是个疯子吗?难怪专制国家已经把疯人院当作囚禁政敌的世外桃源!
   你必须相信,这就是你的乐土!你必须断绝期待,对那些别人告诉你的有关理想社会的传说和共产主义的谣言!
   新时代的受难者,你的乐土就在你的脚下!就在你脚下正在崩溃成为深渊的龟裂了的大地上!受难者,你期待的目光,不应再投向天那边的国度,而只应集中在这片眼下的废墟上!否则,你将更快地湮灭掉!
   332
   “龟裂之地”,这是一个多么富于象征意味的名字!龟,长寿而极富耐力的象征。像龟壳般干裂的大地?不仅干旱之极,而且顽冥之极。被群龟所分裂的中国大地,不仅古老之极,而且贪乱之极!于是受难者只能走在这块“龟裂”的大地上,并以此作为你的阳关大道,甚至是你的天国!从今以后,你必须在灵魂深处爆发革命,也就是“改变世界观”──彻底改变有关“天国”的观念!“新观念”将告诉你──现代中国人的生活是多么幸福“啊。
   在这样多灾多难的时代里举步维艰?……然而,这岂不恰巧给了我们的天性以纵横施展的良田?所以,我们不再乞求屠刀的宽恕与犹太的拯救,我们要求“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一些”,以便我们类似波兰人的亡国生涯里,脱颖而出崭新的天性!
   在亡国灭种的阴影下,甜蜜的谎言比苦涩的实话,具有更大的危险。苦涩的实话使我们拒绝了甜蜜的祈祷,“大命运”不会尽如你的意志,所以请不要奢望世界有一天会变成你所臆想的“天堂”。还是让我们变换自己的世界观吧,让自己的心态“顺天而流”!还是让亡国奴的欲望,沿着自然配给的实况犹如专制政权配给的粮食定量去胡乱推演吧!以便人人都获得这样一个复苏的机会:从过度的自我中心造成的患得患失中超拔出来──朝向大自然的沧桑,恢复你内在的“元气”。
   333
   人的天性和水的天性正好是相反的!所以,“人往高处走”,而水却往低处流。追寻容易的道路,是“水性”;追寻艰辛的道路,则为“人性”。但人,并不能总是尽其天性的,所以他也有被水性支配的时候,甚至经常。例如水性的人,就是庸众,就是下坡路的文明。
   水性,正可谓中国两千年大一统长城帝国时代的品性。《老子》作为水的颂歌,其实正是预言了这一民族规模的沉沦过程的开始。谢选骏在《荒漠·甘泉──文化本体论》第137条称此为“精神疲惫”和“老年的智慧”,正是指出《老子》在本质上的衰颓。当然,这还是哲理上的,而非广泛的文化象征意味。作为象征,“水”一定还有更多的内涵可以发掘,更何况,中国文明自始就与水源关系密切。在古代,谁控制了水,谁就控制了中国。也许未来的世界也将重演一遍这剧文明大戏?现代世界性的“水资源匮乏”,也许就是其先声。到了那时,世界的文明也会充斥了一种寡廉鲜耻的水性?
   334
   在反对水性、倡导人性的意义上,我们的“零点哲学”对未来中华复国的启示作用,一目了然──那是新的“复性论”、“尽性论”,是文天祥一样的“正气歌”。
   汉初,继战国的屠杀、秦朝的虐政、汉初的大乱之后,疲惫的世界终于找到了精神上的安息域──这就是黄老式清静无为的水性。清静无为,犹如懒汉沉眠于日午,一种通达放任,一种达到自然治疗的途径……顺其自然,放纵人的天性,借助宇宙自然和人类本能中的平衡机能,来消解时代的焦虑、愈合社会的疮痍。“清静”,就是排除社会的杂,文化的干扰;“无为”,就是让自然施其所为!清静无为,就是基于生命潜能的信赖!
   335
   放任的态度不是纵欲的态度。放任是放开自然的力量,纵欲则是放开人为的力量。放任顺乎自然,纵欲则反自然:用反自然的纵欲,去回应、补偿反自然的纵欲所积累下来的病。
   以严肃的态度去实行放任,就实现了它可能拥有的自由的高度。西汉的文景之治,正是汉初社会放任政策的“巨大收获”。汉武帝凭藉放任人类天性中的平衡机能而得到的收获,结束了放任的宽容,推行独尊儒术的虚文,结果呢,在这位雄才大略的小人之身后,留下的是空虚的国库、专横黑暗的政治、凋弊的民生、暴乱的星火。……这是结束放任之旅、开张专制之网的代价。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