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第四章宿命论]
谢选骏文集
·天下与国家
·氏族宗族民族的主权国家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秦汉是天下而不是国家
·蒙古首开元明清的天下
·全球政府需要刷新统治原则
·天下秩序是人类命运保育者
·平定主权国家,有益于天下
·地外文明
·全球政府需要宇宙基础
·生存空间与人类命运
·星际探险与人类命运
·勘察宇宙的生命前景
·为宇宙秩序立法
·最后的书评
·回归祖辈的文化
·望文生义的误解
·新儒家是不必要的
·“整合全球”并非“上帝之城”
·立此为社会福音派鉴
·本书开始起草于1975年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被囚禁的时代第二部《被囚禁的中国》目录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1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2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3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4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9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6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1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2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2
·《第三中国论》全书十二篇1980——2010年
·第一篇“第三中国”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第二篇“第三期中国文明”与埃及的“新王国时期”
·第三篇 对“第三中国”两点思考
·第四篇中国的崛起有待“第三中国”的崛起
·第五篇共和与独裁
·第六篇“第三中国”与民族国家
·第七篇“第三中国”的组建运动
·第八篇“第三中国”与青年中国
·第九篇“第三中国”非社会主义
·第十篇“第三中国”与复古主义
·第十一篇“第三中国”的内外之别
·第十二篇“第三中国”的世界命运
·后记/附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目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序言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01-1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11-2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21-3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30-4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41-5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51-6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61-7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71-80
·“人子”是耶稣在代表上帝发言
·ZT:马克思韦伯误判了天主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四章宿命论


   五色海第四卷:冬天的书
   (零点哲学)
   第四章宿命论
   一,“人类对自然界的统治”
   二,“必然性”与“目的性”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
   三,人,生在世界的孤独中
   四,偶然论的危险在于玩世不恭
   五,诡辩家们乘机作乱
   六,在一个视界高远的生命感觉体看来
   七,真诚的宿命论者
   八,应当学会逆境中的笑与自嘲
   九,有一位举世无双的创造者
   十,我轻而易举地揭示了这个奥妙
   第四章宿命论
   一,“人类对自然界的统治”
   211
   “人类对自然界的统治”──这是一个多么荒诞不经的命题!它,仅仅是建立在十九世纪的“对科学的迷信”这个一厢情愿造成了“科学社会主义”的闹剧以及建立在“想当然耳”之上的幻构,到了二十世纪成了人的自大狂的可悲写照。
   这种自大狂心态仿佛是反抗宗教和一切古老陈规的,其实它本身却是最古老的迷信之一,早在原始人的巫术实践中,人类对自然界的统治就被承认并达到了!
   这种自大狂仿佛是反对宿命论的,实际上却比最有害的宿命论还要有害──它诱使人与环境破裂,并最终污染了自己生存的星球。
   212
   “人的生活状态受制于命运的存在”、“人类的文明历史甚至非人的自然史或原人的生活史──无一不是神的意志不断体现的历程”:这一类自古从来的人们习以为常的神经错乱,表明人曾经创造了何等深刻和多么壮观的自欺艺术!
   难道,这就是一切被称作“科学”的系统知识的出发点?这一可悲的现实,说明人所谓的“客观性”到底具有多大的真实性和艺术性。“人到这个世界上来,究竟是来生活还是来发现整理的?”这是一个可以永远争论下去的问题,它派生出的两个议题是,“真理的作用究竟是促进生活呢还是销毁生活?”……如果真理反对现有的生活并违背我们的利益我们是否坚持它?
   213
   我们认定某种“宇宙秩序”的存在是否仅仅表明,我们对无穷繁复的宇宙现象具有相当的适应性,以至于那原本没有的“宇宙秩序”观念终于把我们的身心给迷住了,以至于我们的心灵从此飞升到一个“想当然的纯粹圣境”?当我们抱怨宇宙一片混乱,世界陷入病态,这是否仅仅表明我们身上的那些与宇宙现象不合拍、不适应的因素,主导了我们的生存状态?
   有一天,我们的祖先突然把自己希冀的要素,撮合在一个概念的外壳中,造就一个完美、庄严、空灵而凝重的形象(也是超象的!)称之为善的上帝。几乎与此同时,他们把自己惧恶的要素提成一团,塑成一个畸形、可憎、轻盈而沽湿的观念(也是超念的!),称之为恶的魔鬼。
   实际上,无论善的真主还是恶的魔鬼,抑或这二者的奇妙混合物(如犹太教的戒律或印度教的密术、伊斯兰教的屠戮),早已离人远去了,它们把人类甩掉,在这自行其是的世界之祸中沦为废弃物。这是一个没有心肝没有主宰,没有法规,没有定色的万物屠宰场。
   214
   《创世记》认为人的苦难,是从“偷吃智慧果”、“分辨出善与恶”的刹那间开始萌动的。那么,一万年来人的遭遇是否可以说明,人的苦难,也将结束于“泯灭善恶之分”、“从腑脏深处吐出智慧果”的那一刹那?
   “人,是宇宙的孤儿”──所以,历史就成了摆脱孤独困扰的连续记录。这一记录有时是成功的,但多数却是失败的,而且连以往成功了的,以后也将失败:文明就这样成了“不得已的苦笑”,成了吹得颇有别致的肥皂泡。──难道宇宙的诞生,真的是一个巨大的错误?难道文明的出现,真是对人的嘲讽、揶揄?让人稍为宽慰的是,上帝并未如黑格尔胡言的那样“死去”,要知道,在他从亿万年的梦幻中复苏过来并极干练地“大行神迹”时,留下痕迹与后果里,至今还闪耀着他的余辉和影子(在他被虚化的衰世以后,四维空间的伟大际会仍与他同在)──他为宇宙留下一片日新无尽的法则。他只不过是从尘界的眼界中告退了,因为,他陶然于自己的创造,他只不过是老了。老去的神还能重新年轻吗?
   215
   被我们珍视和被我们厌恶的一切,都会消失得干干净净、踪影全无……如果硬要说在这么一个烟云飘荡的世界里,有什么必然的东西(这几乎等于说我们不仅已经完全通晓而且完全把握了这些必然之物,有什么可以称作“永恒的存在物”──这不是显得很滑稽吗?如果历史真有一个“人类可以想象和把握的肯定性的目的”的话,那么又如何解释“它将全部消亡殆尽”这一无法解释的事实呢?
   其实,哪有什么确立不移的东西?在时间的魔爪下,尤其是在对时间的思索中,──一切都会在顷刻间变得残破不堪、随风凋零的。相信世界有坚定不移的支柱,当然是最宝贵的神话资源,是人生借以增色、藉以维持秩序的要素。尽管这令人宽慰,甚至使人美丽,但毕竟是骄阳下的片片雪花!
   永远嚣腾,只有片刻的安宁的黑色汪洋啊,你没有纹理、没有路数,又哪里有什么固定的方向,执一不变的性格呢!人们管你叫“世界的必然”?其实你不过人性的变奏罢了,没有方向、没有固定的片刻:你并不真的渴望休息!你残忍地揭开了神话面纱后面的物与我的真容!
   二,“必然性”与“目的性”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
   216
   “必然性”与“目的性”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
   必然性是普遍的,属于天命的,而偶然性却是独特的,属于我心的。我心的目的,也许是有关普遍天命的启示中派生的;但只有把所有的我心综合平衡,才能形成天命。
   只有在最富神秘情感的心灵中,必然性与目的性,才被创造性地沟通为一。必然性在他的胸臆间,成为道路与桥──通往纯粹的目的、彼岸。如果撇开教区哲学的条文,而根据生命的全部丰富性来回答问题,则所谓“偶然性”与“必然性”,并非宇宙运动的属性,而只是人的心灵企图理解、分析、阐释、归纳他所看见的世界的潮与汐之际,所萌发的心灵属性而已。心所观照的规则之动,则为“必然”;心所观照的不规则之动,则为“偶然”──必然感和偶然感既然是生命的属性,那么我们相信,从原生物到动物,从蚂蚁到人,从庸众到天才──都有他们自己的偶然与必然!只是它们有的善于表达这种感受,有的不善于罢了;甚至它们有的根本就不表达,只是用自己的生命在说罢了──也许。
   217
   如果从高级宗教的“神”这种伟大天才的最佳精神状态来视之,则天才观照的整个宇宙岂不受制于必然下的宿命?偶然因素不过是“魔鬼的试探”,或叫做“上帝的考验”罢了。在这包容力极大的观照下,人生经验中的偶然性观念,已经消融在“宇宙无限运动”的宏观和谐中了。反之,若由细菌观之,哪有什么人所感应、言说的“必然性”呢?少一滴水,可以使细菌休眠几个世纪;少一丝空气,可以使它不再苏醒。而从“天外”飞来的一丁点培养基,却能使细菌迅速繁衍到十万倍。细菌的环境变化,比人的环境变化突然得多、迅捷得多;而与人的环境相比,“神的环境”仿佛又是永远不变的。对越小的存在体来说,世界的变化就越侠、越突兀、越是“偶然”。同理,在钟表的刻度上算起来是“同等的时间”,对越小的存在物也就越漫长……据此,对无限广延的“神”、来说,人间的近乎无限绵长的时间,只不过瞬问而已;人眼中无限广阔的宇宙,只不过“神”的一个角落。
   218
   “偶然”是超人的、自然的力量,它是作为现实和物理的无情之力来到人的面前的。
   “必然”则是人的、文化的力量,它是作为意志和精神的情信之力向人呈现的。
   从生命的属性着眼,可以这样理解偶然性与必然性:
   1,越是小的感觉体,感觉就越敏锐,感觉越敏锐,就越容易发现“偶然的因素”。因为小的感觉体感触面狭窄,能量却更集中,比大的感觉体更灵活。反之,越是大的,感觉面较宽,因而较迟钝的感觉体,越善于发现必然性的恒在。同理,观察范围的大、小、宽、狭──也对形成必然世界与偶然世界的观念,有直接的影响。越大越宽的观察,越容易排除偶然?这样越庞大的心灵似乎也越容易体认必然,因此他较能免于偶然的生活风暴的毁灭性袭击。但他走得过远,也会把自己的开阔的偶然,偶像化为无限与绝对的必然。
   2,对自己命运的把握程度越弱的感觉体,越倾向于认可偶然性的统治;相反,对自己命运的把握程度越强的感觉体,则越倾向于认可必然性的统治。所以,生活的原则不仅是“强大的支配弱小的”,而且是“必然的支配偶然的”!此外,我们这里还要提出一个与通常的看法可谓相反的原则:一般人所说的“命”(“我的命如何如何”的命)并非是对必然性的指称;而经常是对降临其头的偶然因素的喟叹。如《庄子·大宗师》:“子舆与子桑友,而霖雨十日,子舆:‘子桑殆病矣!’裹饭而往食之。至子桑之门,则若歌若哭,鼓琴曰,‘父邪!母邪!天乎!地乎!’有不任其声而趋举其诗焉。子舆入,曰,‘子之歌诗,何故若是?’曰,‘吾思夫使我至此极者而弗得也。父母岂欲吾贫哉?天无私覆,地无私载,天地岂私贫我哉?求其为之者而不可得也!然而至此极者,命也夫!”
   和“命也夫”的“命”的个人意味相比,无私覆的天,无私载的地,显然更能体现必然性,但这必然却是对人间的喜怒哀乐毫无作用的。支配子舆、子桑处境的那个命,是不可知的偶然!庄子对偶然与必然的上述理解,堪称杰出。
   3,理解力越直接、想象力较不活跃的感觉体,越容易感觉到“偶然因素的影响”;相反,理解力越间接、想象力较活跃的感觉体,越容易感受到“必然性的暗示”。因为偶然是“感觉世界的特殊”,必然则是“符号世界的特殊性”。
   219
   在偶然论看来──
   必然观念在世界现象中发现的“必然性”,是局促于狭隘经验范围之内的杜撰。如说人有生必有死云云。其实,这种“必然论”概念等于什么也没说。这种杜撰不但虚妄,而且武断。把一时一地一已之经验范围之内的东西,生拉硬扯成一种普遍的、俗不可耐的客观性宿命──这最好被理解为人的宗教本能的一个投射。这本能极强韧,甚至能拉来科学的大旗,作它的虎皮、于是,科学的宗教、时髦的信仰,就成了二十世纪的统治思想中最强悍的一支!其实,与其说是有“必然的事物”,不如说是有关于“必然”的信念。除非是谁“事后聪明”,给已然之事套上一顶“必然”的帽子,如说人有生必有死云云,但你追问他自己到底何时寿终正寝,或人类的大限几何──这必然论者顷刻间就哑了。因为他的论说本是江湖郎中的说辞,哪有什么可验性可言。如此“必然”,不是任何形态的实在,而只是精神现象。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