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全球之光第四部:新的花期在普遍的毁灭中酝酿著]
谢选骏文集
·“生物进化”与创业成功、发家致富
·中国官员自杀研究
·为什么生活是肮脏的
·中国革命与少数人犯罪
·北欧人和雅利安人都是食尸者
·人的身体怎么能是上帝的殿堂呢
·华人大众为什么容易上当受骗
·外戚专政的起源
·政府是条社会寄生虫
·当你自由的时候
·霍金是英联邦垂死的哀鸣
·香港是高等华人
·香港的“高等华人”是否接受“民族同化政策”
·导致郭川失踪的又是中国制造吗
·从读书运动到窃国运动
·应该不应该欢迎中国的崛起
·俄罗斯本身就是一个极端组织
·再说明朝是一个文盲缔造的空壳社会
·格林斯潘为何导致金融危机
·人生如意不如意
·奥巴马送给共产世界最后玫瑰
·“硬汉”海明威的文与人
·两种死法请取其一
·这就是专制独裁的下场
·三个代表告别革命
·三个代表告别革命先富起来
·消费与施舍
·不幸死亡还是有幸死亡
·基辛格密谋出卖中国
·阿里巴巴是魔鬼企业
·古典音乐为何沦为乞丐
·基辛格鼓励川普蔡英文进一步热线
·没有逻辑的韩国书法家
·假新闻与假现实
·三重魔力鼓励自杀以逃避专制
·脑膜炎社会
·奥巴马的出生纸张真的是假的
·世界日报这样恐吓川普总统
·世界日报的反美宣传
·华尔街日报也说中国文明整合全球?
·日本大米的核污染
·三重魔力鼓励自杀以逃避专制
·苏联是个吸血鬼
·怎样避免枪击案
·从“用脚投票”到“用钱投票”
·澳大利亚人强奸植物
·毛泽东思想制造雾霾
·《奥义书》是部《下三烂典籍》
·生命都有自己的玻璃天花板
·奥巴马真的是个穆斯林
·商人会反对全球化吗
·敌基督的力量联合了起来
·下次起义非书生
·沃尔玛(walmart)最难退货
·为什么互联网只能成功于美国
·毛泽东集团是怎样俘虏美国朝野的
·骆驼早就死了
·佛祖保佑不了中国
·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二
·北京确实应该迁都了
·人生就是动物精神的外溢
·台湾人为何恐惧“一个中国”
·不要浪费工匠精神
·法国的思想亡国
·美国本土政权已在二十世纪结束
·川普、希来利、小布什都是全球政府的代表
·《资本论》是雾霾的产物
·“无法确定的中国”最有引力
·谢选骏:普京把川普变成了巫婆
·什么是“满洲候选人”
·这个报告虚假 不提种族因素
·雅虎死于“丧失信用”
·扬汤止沸还是火上浇油
·托管地避难地复兴基地
·资本只是社会控制的一个手段
·反资本论Anti-Das-kapital
·黑人其实最喜欢廉价中餐了
·邓相超是邓小平的替罪羊
·拨邓小平之乱
·决定魅力指数的地方是战场
·回中国还是滚回欧洲
·台湾选民朝秦暮楚变色龙
·中国人崇拜普京大帝的两个理由
·王宫里发生的坏事太多
·纽约时报煽动暴乱
·鸦片战争的创伤如此愈合
·脑残的霍金不信上帝
·美国政府沦为非法组织
·有钱能使鬼推什么样的磨
·奥巴马应该交代自己的出生证问题
·天意在说美国政府的非法性质
·美国会不会发生政变
·美国将军开始出任国防部长
·「良好的管治」会导致国家覆灭
·普罗提诺的三位一体来自新约圣经
·上帝没有忘记周有光——上帝不忙 监察一切
·the rise of the Trump empire
·澳大利亚的亡灵不死
·文革是大饥荒的结果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二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三(the rise of the Trump empire/3)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全球之光第四部:新的花期在普遍的毁灭中酝酿著

全球之光第四部:新的花期在普遍的毁灭中酝酿著
   谢选骏
   1
   宇宙与人类之间的媒介,必具双重位格:神格与人格。神格与人格间的激荡,于是随其一生。这源于他永远矛盾的处境:(一)从生物学和解剖学的意义说,他是人;
   (二)从种族与文明的意义说,作为天命的立法者与执法者,精神立法与事实执法,并集一身,他是神。
   由于这种矛盾,人格与神格的冲突贯穿他的平生。神格与人格这两者的间距越大,他的命运越是昌明,他的事业张力越强,他维系的世界越绵延不息……天子的双重品格并非应世的虚伪与矫饰。双重位格中的每一重,都是真实无伪的,尤如天然的清溪流过天然的石涧。水与涧,相映成趣,不是水掩涧,不是涧溢水。
   以人眼观察,这两重位格并不协调,它们纠缠天子的心灵,有时甚至使他痛苦。真命者总能从这撕裂的背反中解脱,并凝成合力,驰骋漫天的朝霞。他的人格有慈母的爱意,他的神格有雷霆的震怒;诗人的敏感、沉思,武士的铁石心肠,并行不悖;阳春的明媚,肃秋的冷酷,光明磊落的气度,淋漓尽致的权变,雍容华贵的智慧,惟精惟一的意向,原囿一切的宽容,誓不两立的慷慨……错落为五色斑驳的众星!
   通天(宇宙)通地(种族)通人(文明)的「乾元资始的王业」,方才展开在他的足下。作为一个人,他付出的代价和获得的荣耀同等:孤独与超凡的平分秋色。在他面前,哪有一万种宗教所告诉我们的「神」?浑沌不是神。太极不是神。道不是神。种族与文明的颠覆者也不是神。以往教义所描述的神,经常被贱民、弱智者、战争狂人、政治诈骗犯「看到」、「想到」,所以,各种受到崇拜的偶像,不过是疯狂梦幻的系列片!假设民众心目中的「神」真的存在,甚至拥有人性人形那么正当的结论有一个:神不在遥远的天边,而在咫尺的眼前--天子就是神。于是,衡量、判断是否天子降临,重要的就在于:他是否「像神那样」,在无限尊严中变化莫测,在变化莫测中不失尊严。他的神格,绝对而先验,他的人格相对而经验;他的人格,匹配绝对、等同神格,则须满足两个最低限度的需求:
   (一)他必须逾越个人肉体的欲望,仅把它限制在生理、心理卫生的度数以内。
   (二)他放弃个人的自由,仅仅让它在发育种族潜能所必须的领域内活动。
   上述限制,使他不可能成为仅仅热衷攫取权力的统治者。统治者们,只顾扩张「我的自由」,而迷失方向,沦为权力的奴隶、自由的奴隶。被权力所害的人固然是奴隶,以权力害人的人又何尝不是奴隶?民主自由制度下的奴隶难道比专制独裁制度下的奴隶更为自由?如果一位统治者,不兼为社会运动的肇始者,就不配称为「伟大的」(如亚历山大、君士坦丁)。另方面,再伟大的统治者,也因其对权力和自由的滥用,而成为小丑。不是小丑的统治者,我们还从未见过;没有其小丑一面的社会指导者,才够得上天子的尊号,所以说中国两千年来的皇帝,皆贼也,无一够得上天子的称号。不放弃「我的自由」,不泯灭人的私欲,如何成为天子?我们崇拜那一个「代表宇宙的囚徒」,他的高贵在于自觉。天命的囚禁(被囚禁在天命之中),授予他无上的权力、威严、绝对的自由(而不是「我的自由」)!
   这位从来也没有想过要摆脱这种囚禁的自愿服役者,即使在梦与潜意识里,也狂热地投入这劳役,他是「不世出的超我者」,他亲手歼灭自身的「非天子成份」。他自愿为奴,所以是主宰。道德的自由,就这样产生了事实的能力。神格与人格,奴役与自由,在他合一。
   2
   机器的时代?若无天子,机器可能开动「理性的时代」?若无天子,理性会吞噬人的良知与天德。一切都会过去,惟有天子永存。天子,未来的象徵。若无天子,人类如何渡过今日的瓶颈?
   新的灵气,赋予机器以生命,但并不因此剥夺人的生命。他在从流水线上解放人,而拒绝像二十世纪那样,让人俯就机器。新的转折将善用戾气,把机器的统治辗成齑粉,在垃圾场上开辟一个新纪元。再造文明者,因此接受「无为」的教言。他不自命「垂衣裳而天下治」,而以应世的无所不用其极,使得「超越瓶颈」成为天下的通义。他用极端反自然的方法,伸张自然力量。他把巨灵投入历史漩涡,搅起冲天浪,他的精魂化合在人群,生杀予夺,尽在无言中。于是,新的大道洞开,「无为的清福」不再作为贬义,降临大地。他拯救人的适应力而非现存力。为了提升「抗时间的适应性」,他不惜舍弃「抗空间的现存性」。
   他宣布:贫乏虚伪的价值,将被扫荡;骆驼的美德将被流放,观念之海(它淹没人的神性)和野心之炉(它锻炼人的兽性),将中和为生命的绿洲。阶级祭坛的恐怖、种族灭绝的热火、国家利益的至上,将成为过去。他最大的功德就是使人安命。安命的人在不安的人眼中,虽然近于傻瓜,但只有安定的人,才能渡过彷徨无定的全球化时代,不因为紧张过度而憔悴而狂放。
   他成为自己不相信的那种教义的操作者?这种悖论终于浮现出一个无为而治的时代。他无风三尺浪,成无为之范。他的定数,成为人类的本命年。他说,「我不信天道之学,也不说教布道。我并不劝诱人人,而是任其自然,随著我的来到,世界的紧张会松弛,历史进入无为的季节。这时,最好的生活态度就是像追随自然一样追随我。我就是自然,自然就是我。」他的话语有股魔力,他的话语震聋发聩,把迷途的人们领出现代文明的灵魂沙漠。
   3
   二十世纪的最大梦想曾是,用某种人为的方法造出某种作为类的新人。现在,用政治和意识形态的方法创造新人类的道路已经中断;但是,以生命科学从事这类事业的思想行为,正在如火如荼地行进。甚至,以科学与艺术的结合,创造某种「造福于人类的无机生命类型」(如超级电脑与超级机器人),已被提上议事日程。但是,无机物能实现有机物(例如,作为类的人)的「幸福」吗?新的「类人」(作为「类」的人)能克服以往类人的通病吗?「科技发达」的一个讽刺旁证就是:爱滋病的猖獗蔓延。新的类人,之所以不能填满老的类人未曾填满的字与宙的真空,是因为类人的毛病,主要就在于「寻求类」,「唯类是从」,而不在于「人的发现」。也就是说,哪怕人类成为超级人类(「超人」),他在骨子里也还依然是寒酸的!「类」败坏了一切「人」可能拥有的潜力和美质。类,使人退化为猿类甚至是海猿!「新人类」、「新新人类」只要是基于对「人类」的修订,他就不可能是「新」的!公共的统治,即便形成新文明的潮涌,也难以促成生物史的革命。
   全球之光则不然,他是独一无二的。他听见植物生长的声音,他看见动物的昼思夜想,他把按文明的脉搏。他促成科学与艺术的盛大婚礼,他的圣德化为文明的典要,不可思议的黄金时代,重幸大地。人们称他是行者、拓荒人,独在旷野里呼唤星辰--其实,除了他自己之外,他什么也不是。
   他的喜悦,是宇宙进程即将搭救我们的标记;他的阴沉,是世界风暴行将兴起的警告。他的焦虑不安,是对社会癌征的死刑判决:既对病症,也对病体。这自然力量的胜利,是超级药方。宇宙气候巨变的晴雨表,当他行走在世上,「犹如生活在行尸走肉中」;冷酷的人心把他驱入一种梦幻感,整个世界在他心目中成了实践命运的准备条件--那时,改辕易辙的时刻来到了!「现存的世界」,土崩瓦解。
   4
   是的!对这个时代来说,「上帝还没有诞生……一切都处于仓惶未定的混沌中!」上帝还没有施展惊人的魔力,使我们充分意识到他无须讨论的存在,并使惶惑者镇定。上帝还没有诞生--使世界产生了对于主宰的极度渴望。尽管,在人的潜意识中,老是自觉与不朽的上帝站在一起,从而造成「上帝从来就没有隐退过」的事实。
   真命天子,常常无声无息地来到--不作惊世骇俗的预告。他沉默地飘浮在欲念滔天的信息海上,静观多多凡夫俗子的毁灭,任本能之倘佯。他在进取心的尸骨上,凝炼内功,在支离破碎的海岸,架起新的栈桥……超度无数的人生、无数的亡灵!听,一片锺山仿佛在为他赞美,为他激起人心深处的共呜!他创作一部神圣喜剧,把反讽化作一条箴言:「忘掉不利于你的九十九句,记住有利于你的那一句。」--所以,信息之海的狂风恶浪,奈何于他。最大的胆量、最热的展望,簇拥著他,以一叶扁舟,横过无涯的大海。他的贵质,成为航行的战略,信念的、宗教的决战决胜之道。
   只有把天子作为广阔无涯的背景--是本体而不是作为前台的傀儡--人的历史才可以理解,人的文明才不致等于荒诞。满是光彩的意义,透过天子的过滤,得以显明。他用自己的眼光照亮世界,即创造了世界。「生活里的人们」仿佛陷阱里的困兽,想从自己的智能突破围城之局。他们的努力淡有成效,因为他们不知道天子,不知道终极的存在。他们的努力,不过是消磨时光与精力。《福音书》的作者因而诅咒他们,说这样的人不配得救。伟大的先知是负荷多么深重的人道精神,诅咒人类并力图改造人类。
   5
   从深深的悲哀中,升腾起深深的喜悦,惨烈的灾难,涌溢丰盈的安慰……暗淡的历史,被天外的烈焰照得洞亮……救世主受难的时代,就是他取得伟大胜利的时代,天子夺得普遍胜利的时刻,也就是他趋于没落的时刻。心灵的爆炸,世界风暴的骤起,将使天子弥漫天下……然而,当天下服膺于他的创化,他反倒变质了?他将被人类的阿谀奉承所喷出的唾液玷污、淹没,被人们肮脏的礼拜与颂扬所亵渎,人类虚伪狡猾的趋炎附势射击他,使他成为箭垛。他的伟业就这样衰落?
   命运!你用重重险恶来围困天子,强大的压力抑制他的生长,阵阵有害的辐射,也来怒视他。地狱的寒气,炼狱的火焰,苦海之水,三危之石,交逼于此……对这一切,他何以对答?从他的伤痛中,分泌出世界的希望;他的跌倒,打开了宇宙的泉眼。
   6
   负责重建世界者,和现存的世界生而对立,世界因此特别需要这生命的元素。没有天子,世界便没有充满的力量,便因千篇一律而陷入困顿死寂。没有天子,生命变得无精打采,个人将凝固,作为类的人,完全颓废……于是,不甘沦丧的人们便渴念天子、吁求天子,即渴念、吁求人们阙如的生命元素,以革新生活、重振雄风。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天子若真的来到世间,本该欢迎他的人们就会立即反过来对付他。这是因为人们还不认识天子,把来到人间的真神视为尘世生活的一个竞争对手。对立的仇恨化为两种眼光,映出了「废物」与「毒素」这两种截然相反但同遭贬斥的形象!这就是他们欲置天子于死地的理由!为此,他们企图以暴虐的手段对待他们那么渴念吁求过的真神。但命运不会使他们得逞。于是,一场大得仿佛虚空、严肃得尤如祭祀的世界规模的厮杀,在天、地、人三界,全面揭开序幕。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