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思想的太极●开篇]
谢选骏文集
·16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3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3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3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4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4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6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6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思想的太极●开篇

五色海第五卷:思想的太极
   一个超神论者的神秘感
   ○○○
   ●●●

        
   开篇
   一,生命之谷
   二,论本体
   三,论圣人
   四,真的作者
   五,当代游魂
   六,论梦想
   七,论爱情
   八,论翻译
   九,论革命
   一,生命之谷
   生命之谷的尽头,矗立着一座祭坛,每个人各用不同的名号,去称呼它,每个人沿着不同的幽径,去逼近它。现代中国是:只有豪门而没有贵族的荒场,只有装璜而没有气质的祭坛,只有知识而没有文化的人们。
   对他者来说,你永远都只是你在他那里的价值、功能、用途、吸引力而已。当然,这也包括相反的函数。在他者那里,你的整体、本体,全都消解了,更不用说你的“自我感觉”和“自我意识”了。他尊重你的极限程度,一如尊重他自已的某一个器官;他仇恨你的极限程度,一如仇恨一个谋财害命的鬼魅。他爱你,是因为他自已的某种感觉,而你恰巧来到这里并激醒了他的这一感觉!这个生命的世界,垂涎三尽的现象遮蔽了一切。
   生命的世界,发出三种震波:音乐、语言、动物的吼声。人在最情急的时候,是以动物的嘶鸣来说话;人在最优雅的时候,是以音乐──“天上的声音”──来絮叨;只有在日常生活中,人们才说话。所以,最好的书籍(指文字写成的)是音乐式的,最差的书籍是标语口号式的,只有一般化的书籍,才以语言的方式在认真说话。如果真有天堂、地府的话,我想,天庭一定是以音乐说话,而地府肯定充满了撕心裂腑的嚎叫?──像是现代的民间音乐那样。
   电影是有音乐的,生活却没有乐曲的伴奏。音乐堪称“生命的本质”,因为它是直捷提供感觉的一种艺术;而生命在性质上只是一种感觉体、甚且只是一种感觉而已。音乐把生命的神韵给抽象出来了,电影则把生命的神韵镀抹在生活那枯燥骸上,使过程本身成了一种娱悦。要是人们将把音乐射入生活,从而以一种观赏电影的心情来品味自己的“日子”(那么平庸刻板,那么毫无新意地重复了亿万次的轮回),该有多好啊!──它能使灰烬也生出光辉来的。
   性格决定反应的模式,关系决定反应的强度,而环境因素则限制反应或鼓励反应,除此之外,大约人人都太相似了!真不愧为是在千万年的进化中陶冶并淘汰下来同一个物种!“不要苛求并谴责别人,先看看你自己的样子吧!”
   观念、信仰,习惯、琐事,伴侣、打岔,以及熟悉的环境等等,冲淡了人的孤独感,替人的深壑搭上了条条彩虹……“多美丽神奇”,诗人说。“这是通向天堂的路”,武士说。庸众则认为那是雌雄蛇神在交配。可是谁要是真地“实践”上去了,他跌下来的时候一定更是晚景凄凉。
   幸福,就是一种被麻痹状态,那时,你暂时遗忘了生命的重负,甚至忘记了自己!一心朝向太阳,是向日葵的陶醉,这既给了我烧灼痛苦,又给了我流淌的灵感,我是该远离你,还是该亲近你?该敌视,还是该仰慕?生活在主流还是生活在支流更能麻醉自己?这似乎已经无关紧要,唯有理想主义的激励,才能拯救我们不断下坠的灵魂。如果我们扼杀了自已的灵魂,就能活得轻松愉快一些,那么,会有百分之几的人愿意以幸福的名义,让灵魂死去?什么?百分之百!
   二,论本体
   “本能”与“我们论述的本体”,是一回事?我们作为生命形式,论述的本体只能是“我们的感想”。这感想的唯一真实性,仅在于它发自我们的真诚,对自然的归化。这就落入庄子与禅宗的窠臼中了,康德、尼采的那些思想,庄子、禅宗、陆象山──曾以中国方式表述过。这算是一个危机吗?社会性的哲学表述,如果离开了自然科学发现的常识,则变为难解的天书。尤其对于“可能的新哲学”而言,从哲学到哲学的论证,只会使人莫名其妙?
   我想采取这样一种构造:先用各种常识来说明“我们对本体的感想”。然后,再推翻这些说明,公开宣布就连“我们的本体”、“我们对本体的感想”也是不可能完善起来的表述……从而,使所有的“论证”和“说明”──统统变在一种象征性的东西。
   我想,对于处在东西文化夹缝之中苟延残喘的现代中国人──这是否更为可取的路?我们尤其需要知道:文化是生成中的,反逻辑的;只有文献才是相对静止的,合乎逻辑的。
   历史是无善恶的。
   善恶是人生之谷里的一种选择。在狭窄的人生之谷里,只有进与退的抉择,没有旁鹜的自由。一些人把前进视为罪恶而称颂后退或停留;一些人把前进视为善德而攻击后退、停留的企图。但在那寥廓无际、圆融一体的历名之天上,却不存在这种非比即彼的二分法则。历史之天,那是被没有法则的法则、被创造法则的动态所鼓荡着的更大宇宙。
   对世界难题“先有鸡还是先有蛋”,我们可以根据宇宙的阴阳关系作出解答了:当然是先有鸡后有蛋的!因为蛋的“鸡”蛋性质(这应不言而喻),已决定了蛋只能由鸡生出。否则,那就不是鸡的蛋,而是别的,尚非是鸡的禽类之鸟的。而宇宙之易也恰恰是:阴生阳,阳生于阴。
   人真是孤独的:“赤条条,来去无牵挂”。为了掩饰灾份尴尬,为了慰抚这份酸楚,他发明了友谊(略不同于互相利用)与爱情(略不同于性之欲念),以资排遗。他是多么迫切地渴望幻觉,为此,他常认真地炮制假象。“观念的奴隶”──这就是“人”的别名?
   三,论圣人
   人生最大的悲哀莫过于无奈,人生最大的骄傲亦莫过于无奈。历史上一切具有震憾力的圣人(中国模式)、先知(希伯莱模式)、哲学家(模式)──都是如此悲哀和如此骄傲的。
   人之至境,既不是来自悲哀,也不是来自骄傲;而是得自悲哀与骄傲的交合:悲哀中的骄傲;骄傲中的悲哀!这就是“无为”的古意?
   支持文天祥的肯定是一种童年时代被植入的道义性,所谓“深刻”,不妨理解为“生命早期的刻入”。以文天祥的聪颖、明智及其生存状态上的放达,本该明了“死去原知万事空”,谁能以生命代价去博得一点死后的虚名呢?那么,该如何解释“时穷节乃见,一一垂丹青”、“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呢?我以为,那是他晚年的理性为早年的非理性所作的诠释,是“深刻的道义性”在为自已寻求支援意识;而不是唯物主义者计算好的沽名行为。
   亚当.斯密说:“科学是对狂言最好的解毒剂”。但他没有说,科学的狂热和科学的狂言又是一些什么样的东西。
   被评价为恶德的那些玩艺儿,诸如忘恩负义、得寸进尺、喜新厌旧、投机背叛、不择手段、贪得无厌……实际上在人的文明甚至人类本身诞生之前就存在了。这种生物世界的奥秘,看来不是人和文明所能消灭的。正如枝叶对根部是无能为力的,根部对土壤也是如此。
   人越老,体验到的恐怖和绝望乃致濒死的感觉也就越多。人因而变得更胆怯、更明智、更富于自制力。
   民主主义的领袖们并不具有民主主义的暴民所具有的那种蛮勇,而更多自保性与散漫性。所以当危机来临时,就作鸟兽散了。他们缺乏一种真正的责任感,这种牺牲精神原是尼采所谓“主人道德”、“贵族牲征”的标志。
   人是一种经常会“心痛”的生灵。所以,各色人等、各位个性的人实际上都在不约而同地追求自已的麻醉剂,以便止疼,以便在“过度的醒觉”面前后退。对饥饿的人来说,食物是一种麻醉剂。对情种或色狼而言,女人是麻醉剂,而贫贱之人则视金钱、权位为人生最大的慰藉(还是麻药!)。对复杂的头脑,穷凶极恶的高智能活动是何等快乐呀。而诗人的痛苦,则须定作来镇定。
   有不同的人,所以便需要不同的麻醉剂,耶稣追求上帝与天国,嬉皮士追求流浪与海洛因。而在不同的空气(“文化”)中,同一种麻药的效力也会发生变化的!不同的文化选择不同的麻药。
   绝大多数的欲望,都附属于一个器官。如食欲附属于胃,性欲附属于生殖系统。温暖欲附属于皮肤,安全欲附属于眼睛和耳朵。追求声誉的欲望附属于脑部。只有占有欲是不属于肉体的,它完全是一种心性之欲。占有欲的这一抽象特性,决定了它既是最高贵的,也注定了它是最为自我折磨的──因为它的走向是没有边界的;这种不断破坏领地现状的领地意志,不是一种自我折磨又是什么?它的最大愿望,就是攫取那攫取不到的对象,从而陷入超脱不了的“魔道”。
   先知啊,你的含义是孤独,所以你必须学会孤独。为了一个巨大的悬念,为了一次百年不遇的奇迹,为了一个民族的生死,你必须安贫乐道,信守你早已立下的誓言。
   不论是《旧约》中的先知还是《新约》中的使徒,为了信守他们与上帝达成的协约,为了在精神世界中采取主动的攻势,就不期而同地在世俗生活中采取了被动的守势。在这种意义上,他们真是不象一个男子!仿佛是些第三性的、无性的人物。这正是斯宾格勒在《西方的衰落》中所分析的那种“僧侣型人格”。他们与顶天立地男子汉式的“贵族型人格”的差别,就在于后者恰是世俗生活的宠儿和征服者……贵族是女性世界(这是与精神世界对立的世俗生活世界,尽管女子中也不乏颇富才具的“才女”,但任何才女都不可能象男子那样,懂得摒绝爱情这一至要性。女子从未有过这一经历:为了信念面拒绝世俗生活的诱惑)的征服者,僧侣是女性世界的拒绝的。所以,管理世界的任务责无旁贷地落在了贵族型人格的身上,但指导世界和创造历史的任务,却得由僧侣型人格来负荷。
   四,真的作者
   没有受到“诱惑”并被震憾得失去常态,就不必硬作文章。因为无诱惑的境界,同样令人羡慕!甚至是更加令人羡慕。无诱惑而硬作文章,不仅拙劣,且过程痛苦。惟有诱惑,才是美妙的,听从诱惑才是大手笔。这样的诱惑,当然包括宗教的诱惑、得救的诱惑、天国乐土的诱惑。
   真的作者,意即伟大的作者──他们的作品实际上是些变相的心理自述。因此,这些作品实际上构成一种回忆和自我安慰。若说他们作品的客观效果是“欺人”的话──那么它们首先是一种“自欺”?自欺方能欺人。只有从这个角度去研究“真的作家”们的作品──对思想史、哲学史、文学史、艺术史等等:才能获得一种准确无误的透视感,一种清澄月色般的普照感。
   一个真的作者也就是以写作为乐而不是为生的人,他的作品首先是写给自已心理历程的一束鲜花、写给自己生命征途的一块碑记。因此,他在作品中着力表现的,往往是自觉缺乏的,他用此法来实现心灵的自我克服。
   “和为贵”的宣扬者往往在流离颠沛的倾轧中渡过了一生。而“无为”的鼓吹者如老子最后却“不知所终”。这难道不发人深省吗?当然,我们必须把那些为了市场需要而写作的“伪作家”、“以写作为生的爬虫”排除于此列之外……他们的作品是不是写心情而是写肠胃。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