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第二章世界是圆的]
谢选骏文集
·川普与共青团真理
·星巴克(Starbucks)是全球最大吸血鬼
·没有“中国特色的全球化”
·拉美化的加州最好脱离美国
·以暴易暴的大学生
·“稳定”的官腔不怎么稳定了
·川普的女儿会上断头台
·川普的女儿会上断头台
·愚公移山 改造美国
·中国老农与美国教授
·母鸡能吓唬黄鼠狼吗
·墨西哥离太阳太近
·历史是大豪佬创造的
·把自己的责任推卸给别人
·中国经济与美国政策
·中国经济与美国政策
·七十年理论再添新例
·血汗工厂与思想自由
·我看川普像革命者
·什么是“老大”?
·2017年革命结束1917年革命
·川普二十三干中美台
·政策与私谊
·谁是第四个美国的开创者
·这样世界就太平了
·英国的反革命活动猖獗
·谢选骏:和川普对着干还是洗洗睡了
·自由好还是不好
·人精还是人渣
·特朗普成功敲榨共产党中国
·美国的“中国通”多是半瓶子醋
·美国的颠覆政权如此轻松
·帝国转型的任务艰巨
·第四美国的真相
·联邦狠还是州府狠?
·挑战“一中”只是打出了一个信号灯
·骗子看别人都像骗子
·孙中山首倡百年马拉松
·川普怎样登上了舞台中央
·基督徒还是异教徒
·共产党中国的屈服
·要些合乎标准的移民
·是心理问题还是社会爆炸
·帝国与合众国
·现在的中国人真是忘本了
·国家主权的罪恶
·经济日报社批判习近平对美软弱
·移民潮正在改造全球文明
·美国国旗与穆斯林头巾
·谴责特朗普破坏司法独立的黑色幽默
·给特朗普挖一个陷阱吧
·“一中”与“文革”哪个更危险
·查士丁尼大帝早有先例
·中国凭什么和美国叫板
·是革命还是内斗
·历史观与世界观
·太平洋足以淹没中美两国
·川普应该做一个奥巴马式的骗子吗
·川普世界观是对全球的威胁吗
·用巫术和亡灵来对付川普
·美国媒体都是垃圾
·革命还是反革命
·一个全球性的危害
·金钱与思想之间的搏击
·川普的孤独与不孤独
·司法内战已经开始
·美国法官担心自己成为“人民公敌”
·答复邱国权或巴山老狼
·移民运动与废奴运动
·网络干预大选是一种文化战
·独狼行动是文化战的延续
·基督徒还是小人儒
·西方世界的人血馒头
·食品成熟——文明腐败
·不被囚禁就没有完整的人生
·超流的人生把错误变成创意
·莫斯科机场好像罗生门
·勿忘初心
·上帝的信息
·说到了等于做到了
·变逆向殖民,为全球整合
·变逆向殖民,为全球整合!
·向两河文明前进
·真言
·“矛盾”只是思想的死角
·苟富贵 勿相见
·苟富贵——勿相见!
·真言
·佛教与虚无主义
·投降吧年轻人
·意大利人都是公猪?
·中国开始“进出日本”
·全世界犹太人联合起来
·华尔街精英人渣的犹太骗局阴魂不散
·我与唐崇荣的对话
·美国新闻自由的限度
·纽约时报又在播报假新闻了
·土地改革是犹太人的拿手把戏
·长城、大运河、雄安新区
·共产党中国的“疯了”
·川普向纽约的复仇战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二章世界是圆的


   五色海第四卷:冬天的书
   (零点哲学)

   第二章世界是圆的
   一,宇宙是圆的
   二,生命的胚胎多呈圆形
   三,恨是半个卧爱是半个圆
   四,文明是与监狱一起诞生的
   五,哲学不该反对自己
   六,天命是圆的
   七,只有在“罪恶”的社会里,才会产生“崇高”的东西
   八,由于生活整体的这种圆形特性
   九,创造者,必须为他们的创造精神默默殉葬
   十,昨天夜里,我听见从天空传来一阵霹震
   第二章世界是圆的
   085
   一,宇宙是圆的
   宇宙是圆的!天体是圆的!人自然是圆的!甚至,连我们每天踩踏的大地也是圆的!所以,人们便称它为“地球”,尽管,这称呼与他们的直觉(大地是一板块),本不相容。──不论你的感觉具否发现,世界都是一个伟大的圆!
   自然界的一切都是圆鼓鼓的。水滴是圆的。太阳呈圆的。火光是圆的明亮也是圆的。树盖是圆的。花朵也祟圆的。甚至连杂草与灌本丛,也莫名其妙地长成放射状的球体。
   高耸的山岳不圆吗?但随着天漫漫、日悠悠──它也越来越呈现出本来的圆形。在山上奔跑的动物也是大体上圆的。它们有圆圆的脑袋,圆圆的躯干,圆圆滚滚的四肢……而飞翔着的鸟类,无一不象个轻捷的圆盘。
   “圆”──这是宇宙的普遍命运。“运行轨道”──只是这一命运的可见形式。哪怕是毁灭存在物的“爆炸”──也都呈示着放射状的“圆”!
   086
   只有人工的东西才与大自然的圆形精神背道而驰──它们大都现形为方!房子是方的(尽管加上了圆形的屋顶……),门窗也是方的,桌子也是方的,床也是方的,砖块也是方的,甚至机器也是方形的居多。
   最能象征人的存在的物体──书籍──则几乎无一例外地全是方形的……
   古代中国人的伟大智慧──使人们把活着的、还与自然相颉顽的人们居住的城垣,砌成方形的。而把死了的、已彻底归返自然的人们居住的城垣(如陵园),砌成圆形的。所有的中国式坟墓都以归返自然为宗的,所以他们都以自然之形(圆),作为自己的象征!
   人以自己的创造物一再用方形来破坏自然之圆。他们把这叫做“文明”但实际上呢,他们最终不过是成全了一个富于人情味的更人的圆。这大圆给被文明吸干了骨髓的人们以宁静,并呼唤他们“归返自然”。
   087
   东方文明曾比西方文明更懂得文圆的意义与价值。西方人常把坟墓砌成方形,并树上一座个方形的十字架,似乎用以表示他们死不瞑目的精神。而东方人,甚至连居处也多所采用圆形结构,如圆亭、圆门、圆庐、甚至圆形的台榭等等。他们把这种造型,更多用在修身养性的别居里,而不是用在正式的府邸中。这是因为他们深深知道,圆形体现了自然的精神,仿效这种精神,可以使人轻易放松了紧张感。
   人从圆得到生命,从方得到成长,但只有归回于圆,人才能得以成熟。
   088
   为什么真理不可以表述?为什么心中的真理一旦表述出来,就常常变得可笑而滑稽?因为真理也像大自然一样──是圆的。而任何表述,都不可能是圆性的。它们只能是“条理化”的。而方形的表述,只能流于“片面”,“全面”的必须是圆形的。圆体意味着无数个“面”。人眼和人心尤其是人手与人嘴,难以顾全这些“面”。
   真理因此甚至是不可“认识”的。因为人的文明还不够圆,人已习惯于他们凿凿自认的“方形大地”。
   他们根本忽略了整个自然过程──也无非是个“圆形过程”,从这种意义说,人所面对的新型世界使命,就是锻造一种与自然相应的“圆形的文明”。
   089
   方形的殷代大鼎,终于演变成后来的圆形“香炉”──这表明中国文明的精神是怎样对大自然进行妥协让步的。这一让步政策,贯穿在整个中国文化中。我们不是要评判其优劣,仅仅是指出这一事实。
   崇尚方形的殷人或许还不懂得这一东方式妥协的价值,他们一味黩武,想穷尽那方形大地的神奇边缘(希腊史诗英雄和亚历山大们都有类似的精神状态)……其结果呢?连老巢也被那些懂得“圆形天命”的循环道理的周人,给倾覆了,即便那周人只是一些“半开化部落”。秦人和隋人,也都喜方而疏圆──他们刻薄寡恩的革命,后来都演为腐败的虐政。他们似乎都忘却了商纣的方形教训。
   《周易·系辞》的作者说:“《易》之兴也,其当之殷之末世、周之盛德邪?当文王与纣之事邪?……惧以终始……易之道也。”周文王在他的囚禁地,终于发明了宇宙自然之德。“惧以始终”──就是以“圆形哲学”去教人敬畏天命。无盛不衰,无危不平──一切人间的方都要归返自然的圆。深沉动人的易道,同人们展开了多么博大精深的笑容。
   这,也就是《复卦》所呈示的“自知”之智。自知者,归返自然之知者,弃方从圆。
   090
   自然之物与人为之物的基本对立,大体可归结为圆与方之间的对立,这一对立贯穿起文明史的基本旋律。《周易·系辞》是如此参透这个哲理的,它说,“蓍(自然之物)之德圆而神;卦(人造之物)之德方以智。”在它看来,人文性的智慧,大都是方形的;而自然性的神机则多属圆形。所谓“六爻之义易以贡”──那是指,以人的方智去体察自然的圆神,从而得出了圆形的易(指流变的圆形)变易为方形的义(指呈示的方形)的文化混合体。
   这一混合岂不也是人的文明骚动不安的根源?
   中国文化,在其可能的一切方面,都采取了与自然协调、向自然妥协的路。惟独在文字造型的发展上却大相径庭。中国宇,没有采取线型字的“圆化”拼音的发展方向,而是日益“方化”──最终铸下了“方块字”象形表意的雄确。所谓“日益方化,当指它在起步时还保留了较多的自然圆性,后来则日益弃圆以从方,凝结为不可动摇,难以通融的方块汉字。
   从殷契的甲骨文、西周的金文、周宣王的籀文、以及春秋的大篆、战国的小篆、汉魏的隶书(它在北魏的汉化复古气氛中曾一度复兴过)、一直到唐宋时代的楷书──中国字走完了它日益“方化”的全部进程。最后,在“仿宋体”中──文字的方化形式,得到了最凝固、最彻底和最有力的呈现。与此同时,中国精神“求圆化”的强烈倾向,则以另一种方式有力干预了文字的这一方化进程:其表现,就是行书和草书的出现。
   091
   西方文字,却走着与此相反的途径,它是日渐圆化的。从埃及的类似甲骨文的象形宇,到腓尼基字母楞头楞脑的圆体、最后,在希腊字母娇柔的圆体中──完成了它的第一阶段。后来,罗马宇开始了反动:
   它有方化的倾向。这在它的大写体中表现得尤其明显。它的手写体还是保留了完全的圆体精神。可是,这一反动被日尔曼式的奇特体给拦腰截断了。哥特体在现代生活中的式微,正是由于它的圆体性质,不容于现代工业文明的方形性格。但现代文明越演越烈的方形牲格,正开始被人们所厌弃,因此,拉丁字母多种样态的手写体,正具有日益圆化的趋势。这正是西方文明中“归返自然”的寻根热,在字体上不期然的流露。
   二,生命的胚胎多呈圆形
   092
   生命的胚胎多呈圆形──这里含蕴着多少惊人的秘密。
   圆,是生命的象征,是自在之力与自在之神的象征。它不假外求,它以内在的喜悦,满足自己与万物的需索。
   卵,只是它的可见形式。它,还有更多更多的微妙消息等待我们去谛听。卵,只是它的规则形式;它,还有更多更多的不规则轨迹,等待我们共体味。
   094
   我们拼命向外寻求的东西──其实在自己的身上早就具备了,如“万物皆备于我”,中国人的见地早已深及此地。
   东方,因此并不需要西方的真理。不需要向西方寻求什么海外异闻的拯救。这些可能的真理,东方业已具备或本不需索。
   094
   在辽远的东方荒野里,遗落着一个溅满泥浆的鹅蛋。它圆圆矮矮的,貌不惊人。众人行经它,不屑一顾。年轻的西方人说,看,这块远古的化石,老迈的中国人叹了一口气说,“唉,一块士疙瘩。”但鹅蛋并不是土疙瘩,它也还没有僵成化石。在它那圆圆的、封闭的外壳里,正鼓荡着生命的潮涌!尽管它尚不为人所窥见。它孤独地发育着,日趋成熟,在这冷漠的荒野里。没有人来温存它,没有父母、师保、同道,它只有一个孤独的圆。
   有一天,圆形的外壳将被它的内力所击破。天鹅将从中破壳而出……以其全新的天姿,铸造一代国色。
   它将到处飞翔,四下里觅食呼啸。它将有爱情,它将有地土,它将有清香,它将化幻梦为实在的能力,
   然后,它也要生下一个圆圆的鹅蛋──世界再为它溅上了生命的泥浆……
   从此我们可以把这新思想命名的“零点哲学”。也可以把零点哲学叫做“胚胎哲学”、“地球意识”、“浑天思想”……总之,这是颂汤圆形、阐发圆的精神的新思想!
   零点哲学,不仅是零点时分的思考中的哲学,也是圆的周流万状的运动中的哲学!
   095
   世界是圆的,从无限小到无限大。
   空间是圆的:从这里到那里,再从那里到这里。
   时间是圆的:从古到今,冉从今到古──各种时间交错对流。
   数量的序列也是圆的。从正到负,从无到有;再从有到无,从负到正。
   096
   一切事件与冲突,都被遗留脑后──过去化作渺小的黑点,未来向你展示一片茫然的空洞。只有现在在喘息,在渺小的黑点和茫然的空洞之间飘移。
   097
   世界是美好的──特别是当你并不索取、只是给予的时候。否则(当你急于索取而吝于给予时),他就黯然失色、满布陷阱了。
   098
   圆,是最不稳定的、流动性最大的。
   圆,又是最稳态的,颠扑不破的。他无端倪,无方位,没有前、后、左、右,所以,尽管外力使它变幻出一万个姿式,但它的形象与内质却是始终不变。圆,是在流动中见稳定的。
   圆,能承受最人的外部压力。所以,即使连一枚脆弱的鸡蛋,再强有力的手也无法握碎它。这表明圆形可以依靠它的结构所拥有的内在力量,巧妙地“以夷制夷”,实现内外的平衡。它因此完满了,统一了,构成一个自我完善和自行循环的世界。鸡蛋的启示是世界的缩影。如果我们的文明完成了圆形化回归,也就拥有了颠扑不破的力量。
   099
   人站在奔驰的车辆上,车子的前进与人地的退缩,实际上是一回事!构成这相背运动之枢纽的,是车轮。车轮实际上既不前迸,也不退缩,它只是自转自足而已。但它既带来了“前进”(对车身),又带来了“退缩”(对大地)。轮,因此成为世界之轴。
   每一种文化的核心,也是轮形的!从理性主义看,这轮是“矛盾”的;但从本能的文化看,这轮却是在矛盾中自我成全的。
   人站在大地上,则看见车子前进;人坐在车子上,则感觉大地的退缩。而当两旁都有连续的车列疾驰而过时,车上的人竟会错觉为是自己所乘的这部车子启动了!客观的、超脱的、可以公正评断这一切的第三(立足)者,根本没有。所以,每一个有自尊心的人,都以为自己的母语最动听,都以为自己的母文化是最优秀。说实在的,任何人都无法“客观地”驳斥他。哪怕他的文化是一种原始文化。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