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五色海第四卷:冬天的书]
谢选骏文集
·中国准备建立全球政府
·论习近平主义之一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
·论习近平主义之四
·论习近平主义之五
·论习近平主义之六
·论习近平主义之七
·论习近平主义之八
·论习近平主义之九
·向中国政府特进一言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一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二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三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四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五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六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七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八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九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一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二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三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四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五
·邓小平终于失败了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六
·解放军会死于背后一刀
·明星从嘉宝那时变成了妓女
·善心汇与太平军
·中美两国资产者已成战略伙伴
·一带一路面临腰斩
·22年前的预言和42年前的预言
·遗产真的是遗祸无穷
·北京已是空城计
·萨哈罗夫原来是个魔鬼的孩子
·后纳粹主义的文明自杀
·《纽约时报》希望新疆变成中东的乱局
·民主政治不如廉洁政治
·华人社会为何流行以黑治黑
·现代南北朝即将结束、中国即将统一
·指望外国夷狄不如指望天子自己
·为什么福建人容易出事
·郭文贵是中国领袖的私生父亲
·全世界基督徒夺回君士坦丁堡
·美国的敌基督力量十分猖獗
·“现实站在暴君一边”
·穆斯林可以变成基督徒
·烈士与逃兵
·俄国真会支持中国对付印度吗
·贱民的中文与贵族的中文
·专制未必胜——民主未必败
·以色列为何支持伊斯兰国
·白色蒙古俄罗斯
·联合国总部可以搬到北韩
·大脑的宫刑
·穆斯林可以变成基督徒
·马克思与虚无主义
·网络主权是对思想主权的误解
·全世界资产者按照我的剧本联合了起来
·六四受益人铲除六四受益人
·拿下台湾、建立新的隋唐
·台湾人投靠“百年马拉松”
·妈妈的浮肿
·毛泽东就是现代儿皇帝石敬瑭
·“瓷房子”隐喻中国社会政治的脆弱
·华人为什么喜欢拥戴恐怖统治
·中国是全球民主革命的策源地
·三民主义与神汉建国
·1980年代的出版圈子不是文化思想派别
·美国缺乏“神化的标本”
·60多岁中国公民建军节对60多岁国家连开18枪自杀
·中国基督教化的重要步骤
·军备优势是否毁掉了中国军队
·统一中国的是隋朝而不是唐朝
·刘晓波与“左联五烈士”
·缅甸和平有待于中国领导
·大国小国平起平坐
·余杰为刘晓波树了一个死敌
·网络军管是南北朝时代的特征
·德国终于变成了新母系社会
·富士康配合台独准备逃离大陆
·军事管制、边疆危机、改土归流
·军事管制与剩女现象
·盲人学校与军事管制
·铁达尼号的精神随着铁达尼号的沉没一去不返
·用纳粹的方法反对纳粹
·中国文明整合全球的关键一步
·中国走向机器人统治是祸是福
·中国文明整合全球的关键一步
·北朝鲜加入联合国常任理事国
·印度为什么不如中国?因为缺乏王者意识!
·印度准备先打垮中国再说
·没有中国压力,印度瓦解更快
·英国通过并吞印度才成为帝国
·中国共产党的“去共产党化”
·共产党是不是一个传销组织
·成吉思汗没有理念
·德皇威廉二世的精神后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五色海第四卷:冬天的书


   五色海第四卷:冬天的书
   (零点哲学)
   目录
   引子玛雅人与中国人
   ○○○
   第一章零点时分
   一,彼岸的星光
   二,古代中国人曾是多么富于智慧啊
   三,《乾》与《坤》、《屯》与《蒙》
   四,把上帝说成似乎仅仅是自然本身
   五,零点并不是中庸
   六,当人倒下来的时候
   七,世界上最悲惨的事
   九,当我们已经不再年轻的时候
   十,一个寂寞的时代
   第二章世界是圆的
   一,宇宙是圆的
   二,生命的胚胎多呈圆形
   三,恨是半个卧爱是半个圆
   四,文明是与监狱一起诞生的
   五,哲学不该反对自己
   六,天命是圆的
   七,只有在“罪恶”的社会里,才会产生“崇高”的东西
   八,由于生活整体的这种圆形特性
   九,创造者,必须为他们的创造精神默默殉葬
   十,昨天夜里,我听见从天空传来一阵霹震
   第三章理解之圆
   一,珍珠是贝类的病
   二,人总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三,启示接近于“内容”,理性接近于“形式”?
   四,对我们的观察力、理解力和求知欲来说
   五,要有藐视这种虚伪法律的气度
   六,近代中国的悲剧
   七,一切哲学都是“贫困的”
   八,世界上有两种撒谎
   九,虚无主义是“理性成熟的标志”
   十,“救主”是一个“对话过程”
   第四章宿命论
   一,“人类对自然界的统治”
   二,“必然性”与“目的性”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
   三,人,生在世界的孤独中
   四,偶然论的危险在于玩世不恭
   五,诡辩家们乘机作乱
   六,在一个视界高远的生命感觉体看来
   七,真诚的宿命论者
   八,应当学会逆境中的笑与自嘲
   九,有一位举世无双的创造者
   十,我轻而易举地揭示了这个奥妙
   第五章生存歧路
   一,光
   二,各民族神话中盘踞着各自的“恶魔”形象
   三,内驱力决定了一切?
   四,“事业”──这是生命洪流的口实
   五,文化沟通的出路在哪里?
   六,学者的病态
   七,中庸精神的败落
   八,在对救世主和上帝的本能直观中
   九,“相反即相成”
   十,要歧路,不要羊
   第六章尽性论
   一,大自然的指令与“神的要求”
   二,大地在颤抖,仿佛空气在燃烧……
   三,“历史经验”对人的稗益
   四,“顺乎天性”与“顺乎本能”不同
   五,一切“本体论”无论其披上了多么完美无缝的“客观天衣”
   六,有“天性”,有“天价”
   七,什么是“罪恶”?
   八,哲学,不是用来诱导人的行为远离他的天性
   九,试图改变普遍人性的挣扎
   十,零点哲学其实是原创论
   第七章简单的感情
   一,孤独的索居
   二,我们忠实的朋友──灵感
   三,真理是不能引伸的
   四,一缕晨光破晓而出
   五,我们,不是智慧海
   六,“东方文明”“西方文明”同样值得反对
   七,中国文化的根本精神,是“德化”
   八,一切自“我”而始,一切以“我”而终
   九,人众所追求的
   十,肯定性的答复形式是为宗教
   第八章“○”的故事
   一,“○”是我们最大的希望
   二,整体性
   三,区区的善与区区的恶
   四,在我们的前面,是一片荒漠
   五,背向○的奔驰,也就是朝向○的参拜
   六,增熵趋势的加强
   七,“永恒者”
   八,平衡了,就好像没有了
   九,“零点哲学”的研究对象
   十,深沉的“○”!
   第九章虚无之君颂
   一,在世界的边缘
   二,天设之,地造之
   三,伟大的虚无之君
   四,哀哉!他将没有子嗣
   五,他是无罪而遭罚的
   六,佛陀的“得大自在”
   七,他就是一个宇宙—黑洞
   八,劫数—这是一个断然的终结
   九,在他的荒漠底里
   十,《零点哲学》后记
   ***********************
   一条通向零点的归途
   抹掉一切,
   从零开始。
   一切自我而始,
   一切以我而终:
   我开创圆周,
   我是一个零!
   零点哲学也就是“全球哲学”(Global philosophy)
   ***********************
   引子
   玛雅人与中国人
   001
   在人类有记载的历史上,玛雅文明在其科潘时期(公元前1000──后800年),第一次发现了“零”的概念。
   这种创举在实证主义者看来,是与玛雅人杰出的天文、历法、数学成就等最齐观的。但问题恐怕并非如实证家们的推理(他们的大脑因久已弃置不用已经丧失联想性功能了)那么简单!在天文、历法、数学的发展上早于玛雅文明的埃及、巴比伦、希腊、印度以及最具连贯性的中国文明,为什么对“零”的发现却如此迟钝呢?我想,这里肯定潜伏着另一种“密码”。是什么呢?我们并不能确知。因为我们面对的是“它的衰颓、消失像它的出现、崛起一样神秘”的林莽文化。这也是一片文化的林莽,因为它已渺无传习的人迹了。
   这里确实有一种启示?
   首先发现了“零”的观念并运用“零”这一高度智慧之滴,来镌刻自己命运的民族,也以它的诞生与死亡所构成的神秘之图,栩栩如生地论证了“零”的内涵!
   这种静默,惊心动魄。
   谁能仁立于玛雅遗址前而无动于衷呢?这种静默激起的震惊,正是有灵性的人,在面对“零”所启示的人及宇宙命运时,发出的那种难以自制的颤栗。
   002
   玛雅人不止发现了零的观念,更用他们酶来明提出了那般浩大壮观的一个谜:生与死、活力与窒息、喧腾与沉默、创造与毁灭的刺目反差,何以并存于一身?
   据说,玛雅人曾在林莽生活中找到一个解决森林土地贫瘠问题的办法!他们发现,沼泽森林的某些部分有肥沃的土壤,但不巧被淹没在水中。玛雅人修建了凸起的农田,每块有两三英亩大,周围挖有沟渠。在雨季到来时,这些土壤被冲刷到沟渠里。雨季过后,人们把沃土从沟里挖起来,堆回农田里,这样,这些土地许多年间都可以保持肥沃的力量。
   这些凸起的农田、加上这个地区灿烂的阳光和充足的水源,构成了理想的耕种条件。玛雅人正是基于这种才能,建立了一个复杂的、惊人稳定的文化。然而,自此形成惊人反差的是,玛雅的文明却神不知鬼不觉地失踪了。
   啊,如此惊人的故事仿佛诉说了人的命运几乎必定是个首尾相续的圆圈,是如圆圈,是如宇宙泪滴那般不可违拗“○”(实心的“0”),这实心0也许正是浑沌的徽记:无中生有,有复归无。
   如果说,“○”代表无中可以生有,代表诞生前的孕育;那么“○”则代表有复归于无;代表完满、丰硕与死亡。明哲之士在玛雅遗址前,不是来凭吊,而是起来瞻仰。看一看智慧的自我否定吧!看一看死所呈现的终极之善吧!
   玛雅之零(○),你死而不亡,留念万载。
   003
   实证主义者、功利主义者推论玛雅文明只能终结于某种外部的、自然的原因:哪里会有一种“正常的人”自甘放弃如此辉煌的业绩!但我,却持有另艹所思。难道玛雅人真的不会出于某种内心的、宗教的原因而离开他们业已圆满的圣地吗?正如勤勉的园丁,充满虔诚地摘下那业已成熟的果实?
   如果是这样,那为什么不可以设想:他们的宗教肯定发源于某种星相知识、宇宙智慧,某种“零的哲学”呢?事实上,古代许多民族的大迁徙(这导致他们离弃了发祥的“圣地”),正是源于对先辈圆满业绩的虔敬,也即源于对亡灵的深刻恐惧。这种已被人类学的研究所揭示的事实,表明“零的意识”是那么根深蒂固地植于人性之底层!到一定的时侯,它就思索“通向零点的归途”,它就发出“抹抹掉一切,从头开始”的欢呼!
   零点意识,决不如功利之徒所臆测的,仅是一种“创造冲动”,事实上,那是发轫于面对宇宙圆周运动时的认识!是对地球上春生、夏熟、秋收、冬藏──这一环形运动的皈依和礼赞。
   004
   玛雅人和中国人曾经有过广泛的联系。早在史前时期,白令陆桥和后来的白令海峡冰道,就在太平洋之东西两岸这两大黄种人类集群之间,分享某种共同的种族遗产,分享不绝如缕的联系。进人文明时代以后,许多迹象表明,这些联系进一步步增强了,间接的陆路加上直接的海路,形成了双轨制交往。现在,为了深入研究这些联系,甚至设立了一门专业性极强的学问,叫做“泛太平洋文化研究”。研究者们提出许多证据,说明太平洋两岸早在哥伦布之前两千年,在《山海经》时代,就有了文化上的深刻互渗。有的学者更指出,中国古籍中的“扶桑国”,即指墨西哥与玛雅文明。而“扶桑”,则被推测为仙人掌类植物。在大量实证研究的基础上,学术界开始形成了一个新概念:“玛雅──中国连合体”。学者们还把这个原始时期就已形成的连合体,与文明时代以后形成的“两河──希腊──西欧连合体”作了比较。指出后者是在某种世界规模的、普遍的“玛雅──中国连合体”类型的文化基础上发展出来。只是由于后者独特而顺利地完成了由神权政治向世俗政治、由农业灌溉文明向商业交易文明的转化,才开出新世界的雏形。而根据我们迄今为止的知识,玛雅文明似乎更最与的中国商代近似而与周代的文明相远;但位居东海之滨的殷人,不正是某种半海洋性的居民吗?他们不同于来自西北内陆腹地的周人,他们是“太平洋之子”。只是,玛雅人用以表达“零”时概念的符号,却成了问题:他们所采用的贝壳图像,该是死亡的标记,而非生命的象征(如蛋形的“○”)。而贝壳起作为符号在古代中国,却是表示“财富”的。
   005
   玛雅文明的地缘,一边是加勒比海,一边是墨西哥湾。它像○一样伸出并孤立在茫茫海上。这种地缘,与希腊半岛颇有相似。而与它隔海相望的古巴,像克里特岛一样拱卫着它,大安的列斯群岛像爱琴海诸岛一样星罗棋布……无独有偶,在玛雅文明流布甚广的墨西哥尤卡坦半岛,与商代文明的发祥地山东半岛、辽东半岛(和朝鲜、日本同源的东夷民族的聚居区),在地缘上也不乏相似。对渤海来说,朝鲜尤其是日本就像古巴和克里特对美洲和欧洲那样重要。
   玛雅人历史悠远。在古老的传说中,他们的历史纪元可以追溯到最后一个洪水时代的末期,大约相当于公元前3113年。我们注意到,这比连接中国历史纪元之初(夏启时代)的最后一个洪水传说时代(鲧禹治水年代)的下限公元前2205年。还要早出908年!
   玛雅虽无中国这样丰富的文字记载,但它的石雕与建筑却在那里,指示着一种现代人特别匮乏又特别需要的精神。
   006
   在玛雅人的宇宙观中,雨神和土地保护神恰克,是至关重要的主宰力量。恰克神与通天的宇宙树关系密切,在这种关系中,所呈现的五色主五方的观念,与中国人的五色五方观念是颇为相似的:
   红色恰克位居东方,东方是红色宇宙树。
   白色恰克位居北方,北方是白色宇宙树。
   黑色恰克位居西方,西方是黑色宇宙树。
   黄色恰克位居南方,南方是黄色宇宙树。
   青色的宇宙树矗立中央。
   在四方宇宙树上住着四位恰克。
   他们那里各有一个巨大的水罐。当恰克将罐中之水倒下,世上就下雨了。而在中央青色树的树荫下,则有一天堂,居住着天堂之神伊什塔布。
   这与中国式的“东为青龙,西为自虎,南为赤雀,北为玄武,中为黄土”的宇宙模式,仅有方位与颜色的配置上的错位。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