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第七章简单的感情]
谢选骏文集
·任何角落都在大地母亲的怀抱中
·欧洲中心主义的敌基督
·生产和财富的奢侈造成生态灾难
·“经济基础”不过是思想的排泄物
·穷得剩下上帝,才看见了真相
·思想救人的最高形式就是福音
·思想主权第四部下“人性·外篇”第一章
·我们的思想割裂万物、分别彼此
·科学主义和传统宗教
·科学无法提出终极的答案
·只要动念,就可能落入陷阱
·传统宗教与新兴宗教
·人类成为自己最危险的敌人
·理想是水中流动的思想
·国家女神屠杀人类作为祭献
·贫困令人变蠢,智商下降十三点
·神权政治的基础是地下水源
·每个人都有两个祖国
·第三期中国文明吸收基督教文明的元素
·一胎化思想消灭“过剩人口”
·全球化进程政治上失控
·社会混乱是思想混合的结果
·多重的价值是人性的一部分
·在社会荒漠中创造一个社会结构
·人类基因组序列这本书由DNA语言写成
·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
·地球能养活1570亿人,是思想并非事实
·战争与和平都起源于人之思想
·思想主权第五部“途径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五部第二章、国家主权的来源
·国家主权制造爱国主义
·各种国家主权的冲突
·国家主权的野蛮性
·上帝的主权与国际法
·结构主义与思想主权
·谎言、个人主义、与之合一
·如何确认“思想主权”的存在
·思想主权的人形典范
·思想主权的基础就是正义
·人间没有终极对错,只有思想
·上帝的思想与不朽的原罪
·一念之差创造了不同的制度
·思想家和梦幻家都是被动的
·科学是语言而不是客观事实
·“三个世界”的文字游戏
·真正的美景仅存于内心
·感动自己,震动世界
·人的贫穷或富足取决于自己
·习惯成自然的人与禽兽
·如何可以不让悲剧降临呢
·划时代人物的生命代价
·没有历史的人最为富足
·苦行就是“被鞭打快乐”
·思想主权第六部“钩沉篇”第一章
·国家与器官
·天性构成的囚牢
·艺术是信仰的最后防线
·中国思想主权的觉醒
·思想与国家互相为敌
·幻想的人与生活的人
·超越中国的“中国文明”
·国家主权背叛思想主权
·现代思想的屠龙命运
·天命人心的圆周启示
·双重的“作对”
·黑暗时代的自由真谛
·四季天子的过程哲学
·思想主权·后记·附录对话·援引书目
·谢选骏:逆向殖民化与全球民族的兴起
·太一、无极、思想主权
·《福音书》与《古兰经》
·灭佛在文明史上意味“吸收”
·文化史上的兀鹰
·笛卡尔没有我们聪明的三个理由
·基督教与民族主义(序言)
·基督教与民族主义(第一卷第一章)
·第一卷第二章基督教与中国民族主义
·第三章中国民族主义与基督教之关系管窥
·第四章信耶稣的国民:民族主义与1920年代中国基督徒的身份问题
·第五章基督教与中国文化的冲突与融合
·第六章基督教对中华民族安全的巨大危害性
·第七章基督教在危害中华民族的安全吗?
·基督教在中国所面对的三个重大挑战
·第九章儒家和基督教为什么争战
·第十章怎样看待基督教在中国农村的迅速扩张?
·十一章“中国梦”运动中的中国基督教乱象
·十二章基督教在近代中韩传播不同境遇的原因与启示
·十三章日本基督教与韩国基督教
·十四章在基督教锡安主义阴影下的巴勒斯坦基督徒
·十五章基督教原教旨主义抬头说明什么
·十六章极端民族主义与基督宗教信仰
·十七章基督教普世观念与民族主义
·十八章基督教的世界主义和天下大同思想
·后记:“软”民族主义对中国有利
·中国共产党与圣殿骑士团
·《我的奋斗》有什么可怕的
·凡动刀的必死于刀下
·中国人为什么尚未高贵
·如何解决中国的“非常态”?
·中国也需要全国祈祷日
·钱钟书、刘小枫之作为毛泽东狗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七章简单的感情


   五色海第四卷:冬天的书
   (零点哲学)
   第七章简单的感情
   一,孤独的索居
   二,我们忠实的朋友──灵感
   三,真理是不能引伸的
   四,一缕晨光破晓而出
   五,我们,不是智慧海
   六,“东方文明”“西方文明”同样值得反对
   七,中国文化的根本精神,是“德化”
   八,一切自“我”而始,一切以“我”而终
   九,人众所追求的
   十,肯定性的答复形式是为宗教
   第七章简单的感情
   一,孤独的索居
   388
   孤独的索居,是人生的第一自在!
   独自缅于幻思,脱离世俗的干扰,超凡人圣、继往开来。
   索居,使人获得悠久、俯仰天地的机会,获得“人生的旁观者立场”。
   在索居中,神灵会像长风与闪电一样,不时掀开心扉,会像针与灸一样鞭挞并医治心灵的创痛──从而把丰富的感应、纯净的意象,奉献。
   索居把人推进到一个新的星际!那里光怪陆离、五色缤纷,未来世界的象征对你洞开无遗……是人在宇宙中的孤独处境使他的文化产生了孤独感?还是人这一有机系统的自我孤立倾向创造了文化孤独?抑或是人的孤独感令人觉察到宇宙的冷漠,从而加深了他的孤立与文化孤独?人是复杂多面的──比任何机器都更复杂、比任何物质都更多棱。因此,他才可能意识到“永恒”,即意识到与自己的全部存在截然相反的那位。
   389
   自我封闭也许是痛苦的,但却是人的本能之深化,我们不妨碍称之为“文化的本能”。相对的隔离、相对的寂静──这是各种精神文化得以产生、滋长的大地之母。就个体来说,“自我放逐”相对于群体的文化孤独,是识破了群体生存的幻相之后,转去寻求“永恒”的心理动向所造就的。有一次我与一个友人谈起,人为什么会趋于某种形式的自我放逐,如隐居、旁观、不参与等等。他认为,人的自我放逐形同动物个体的被驱逐──是因为在性格上与“群体的意志”格格不入,导致某种“行为不端”,而后遭到冷落、排挤,只得离去。我反问道,人难道不可以调节自己的行为来适应社会吗?比如屈膝、投降、变色、出卖良心。
   事实上,大多数人正是这么兢兢业业地苟且偷生。他们接受了社会压制规范的,奉之如金科玉律,然后又把社会压制投向他者──人们自我压制,又彼此压制,甚至具有天生犯罪倾向而行为极端不轨的“变态人格者”,也并不都是心理上的自我放逐者。有的人,越是遭到身体上的放逐甚而禁锢,越是不甘寂寞,渴望回到群体中去──哪怕不是为了忏悔,而是为了继续犯罪,他们怎能算作真正的自我放逐者呢?
   名实相符的自我放逐者,必有某个强烈信念支撑他,鼓励他背离熟悉、走向陌生,背离迷人的暂时、走向虚静的永久。这正是被放逐与自我放逐、动物的离群索居和人的离群索居之间的分际。心灵的隐居,也许因其幽闭了肉体而令人痛苦……然而,若有痛苦,何生未来?
   孤独的索居,我向你致意!你的父亲,是我的命运;我的思想,是你的儿子,索居是命运与思想之间纽带,使得这三位一体不分彼此,你成全了命运与思想,它们也赐你以纯净。
   390
   当我二十一岁,踽踽独行在民族的崎岖不平的石子路上,心里沉思着庄子哲学的精义,藉以安慰受到幻灭袭击的心,再望一望这眼前展现的世界吧,众多的疑问跌宕而出:既然最终都将澌灭,又何必虚化出如此大千世界?
   那时,只有一个影子追随着我,还有那广漠普照的星光未曾弃我而去……啊,还有民族最后的一个灵感。它是我最忠实的朋友,因为即使在世界死去的零点时分,它也不会弃我而去,并以不断摇撼我的腑脏为乐事,我倒要锲而不舍地领教你的威仪!以至今天,我已分不出你和我自己了。在适应阴暗生活的漫长过程中,你的浪潮激荡我,你的激荡慰藉我,你既有金色的梦想,又有永远失去的光芒……你使我流泪,这泪闪现了未来世界的光辉,于是你使我狂喜,这欣喜又使世界战栗,在形同监禁的斗室中,驾着超然的遐想,灵魂已经出窍,我,超越了可悲的时间,超越了肮脏的空间,向着尚未显明的意境的飞腾!这可是建立在尸骨堆上的生命纪念塔!这是远远超出了帖木儿胜利纪念碑式的人类价值之外的宇宙塔!只有先知能领教,只有先知敢享有,生命从此吸入新的气息,生命之风从此吹拂着它去点燃新的火炬,并使世界熊熊燃烧。
   391
   可卑之地,南通,你埋葬着强者的青春,可是他并不留念你、也不留念已被葬送的青春,青春对他而言只是一片灵感与几页故纸,以及感官的虚空和茫然……使他背离你,不掉一滴泪,收拾断裂的记忆默然离去。
   藏污纳垢之地!我多么奇怪你的秽物怎能成为我的养料?你的冷峻怎能使我的灵感膨胀、申张?你发疯式的超强压力,纵使千番爆炸,怎么无损于我?是不是因为我对你一往情深?还是因为往昔的梦血与幻思的不可名状的复杂混合物,使你在最后一寸的进击中望而却步?
   时间逝流、万物推移,一切都被残忍地消化分解掉,这使我对你的情感也终究隐没在记忆的汪洋中,像魔鬼岛屿般不再浮现……然而你的影响却也恒在,你的痕迹镌刻在时空的旷野之外。
   定数的日子到来,当那位世界征服者驾驶着战车辗过你的躯体,你将兴奋起来,满怀狂热洗涤你的卑污,他的天马嘶鸣不已,他的车身闪闪发光,一切时髦的交通玩具(现代的交通工具越来越玩具化)──都被这战车的闪电,甩到遥远的世界之角!这时,有多少超脱了今日环境的灵感之力,会使世界之心发生震荡!它的力量不附属于这个处境,因为它不是肉体的力量──这力量是永动的希望,使人升腾,抵达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的高度、感到了诸天猛烈而宁静的呼吸……OM──AMEN!
   二,我们忠实的朋友──灵感
   392
   我们忠实的朋友──灵感曾经给我们带来大大小小的苦难,既不见容于世俗、在平常的日子里到处碰壁,又使我们为幻象而悲悼而忧戚而哀思不绝如缕……可是我们还是不能不感谢你!感谢你的厚礼:痛苦和幸福的交织──忧愁和洞察、暗淡和光芒、死亡与不朽……
   你为形影不离的朋友而生,他就学会了为你而死。你不背弃他,他就不会感到密布的空虚。在这崎岖的民族之路上,唯一的光线,就是你那诚挚的友情!
   393
   黑夜的悠然来临,心情平静得像一潭死水,但暴风雨奔涌前夕的深海,又何尝不是这样?它像在等待剧烈的运化,并为之积蓄力量……黑夜不仅是索居者的良师,诤友,黑暗还把一种白昼不可能产生的心思输送到你战栗的手,把你掀入一个没顶的深刻状态──越来越深,仿佛天地意境的倒转!黑夜,夜,世界的黑夜,
   良心的黑夜,众神的黑夜!──只有经过你的煎熬,人方能成为命运女神所青睐的天子?灿烂的日轮给人的感官以强力的刺激,但人们的心扉反倒因之闭锁了!心的灵苗也因而窒息了?
   394
   日午把种种现象当作“真实”来扰乱人的灵明,结果徒然令污浊、杂音,遮蔽了灵气,群居的生活也是这般无奈,它败坏了思想的胃口,腐蚀了他的神,软化了他的骨,淡化了他的气!
   孤独的索居所创下的丰收因而令俗人恐怖?那里的遐想之果,该比世界的千奇百怪还要不可胜数?它以一个梦者所有的谦逊说:“我经历的幻思该是超出了历史的边缘地带,现实与之相形之下不过是个苍白的影子!”
   感人至深的意境该如何言说?
   395
   在人的历史上,幻思一直是生活的向导──这至理名言说,”谁没有过幻思,也就无法获得独特的生活。”这是索居者的话。
   世俗的乖戾在你的面前悄然隐退,仿佛从来不曾有过。但你神奇的慧眼还是看到了它仓惶的逃遁!你看到大地的尽头矗立着一座通天的墓碑,上面镂刻这样的铭文:
   “这儿埋葬了光芒四射的太阳,它已慷慨捐躯给沉默的地狱。”
   396
   有一位被饥渴折磨得奄奄一息的旅人,在酷热之沙中喘息……突然,他的眼前仿佛展现了绿洲的──丰饶的水果、润泽的凉风、宜人的秀色、隐没的禽兽……都在召唤他。新的力量在他身上奋力前进、从危亡中拔出了自己的生机!可是当他爬到近旁,发现那不过是又一个新的沙丘,炎热的黄尘,已使他无泪可流!
   大绝望抓住他停顿的心,世界还有什么意义?宇宙顿时成了一片弥天大谎。以前的生活仿佛一个个梦影,前来和他握别……卑鄙而漫长的欺骗……
   幻灭!你的出现警醒世人!你向知觉能力重新旺盛起来的心灵,闪现了一道刺破黑天的光明──一切现象都是飘移不定的内心力量的投影!你使人心中仿佛不可动摇的信念坍毁,就这样忍痛把把真理从人心的迷妄中拔了出来,使之不倚于冰山、而立于磐石!
   397
   当灿灿阳光没于深渊,这一天就用万劫不复的残光向你宣告自己的死亡……大地陷入黑暗,仿佛绝对──你能脱出世界的空虚?生命的脆弱,压倒一切。“惨淡”成了时代的最强音。
   一个瞽者唱起了悲歌,以其弥漫哀沉的乐音撕裂人心,无血的撕裂好像比带血的粉碎更能象征“毁灭”的含义。听!这音响像闪电一般分裂夜空,击打落寞的宇宙、鞭挞最后的良心,它秘密地流逝了,没有痕迹也不见去处……好像被一个巨嘴吞噬了,一百年后,在另一个世界,发出变形的炮声。
   啊!瞽者已经死了!可是她的歌声仍未息灭,她从另一个世界流转,再次建立魔术的霸业,于是阴森的曲调再次笼罩这世界,它使世界中风、麻痹、瘫痪,它给世界带来的幸福多么剧烈……暴风雨的痉挛过后,世界美好……
   三,真理是不能引伸的
   398
   真理是不能引伸的,所以,“正确和谬误一步之遥。”(拿破仑语)正如“天机”不可“泄露”泄露了的天机当被扭断;故泄露天机者必遭惩罚,说出天意者,常常被杀。这代价不仅是说者之灾,且是“真理之死”──说出来的真理,就像是已经冻僵的毒蛇,一下子就变得可疑了!
   ──那位和修女私奔的神甫、伟大真理的无耻化身马丁·路德说:“谁若不爱美酒,女人和歌,谁就终生是个傻瓜!”显然,此人这时已经完全忘记并彻底背叛他向圣母作出的出家保证了,并无耻宣称一切誓言都应该废除。
   让我们终生做一个无耻的马丁路德所嘲弄的终生傻瓜吧!因为我们是如此厌恶真理的化身!人说出的能是真理吗?狗嘴里吐得出象牙吗?那不过是一面从背面映现的真理之的语境──此语一出,那张伪善的阴阳脸就道破了:一面反对教廷的腐败,另面却更公开地卷入了酒色财气。这匹德意志种马比那些意大利杂种更贪得无厌,也更暴戾邪恶。在这一点上,他真不愧是德国出品的雅利安纯种。
   399
   神是神秘的,除神、灵界、灵性以外的被造的世界里,除“我”以外一切都只是“物”?“我以外”,这就是“物”的最新定义,除了我以外的一切!而“我”之所以存在,完全是因为“我”的感觉和意识流,还活动着。“意识存在的时候,只是意识活动的时候。”现在,这种认识不仅是一种哲学,也成了一种堕落的并流行的生活态度!这都是由马丁路德门徒的好儿子引起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