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附录】八十年代被检查机关从上述著作中删除的手稿]
谢选骏文集
·拉铁摩尔是苏联间谍以及中国的二元性
·欣赏自己与欣赏他人
·日本核危机敲响了主权国家的丧钟
·王国维死于“国民党的文革”
·缺乏知识的哈佛主任
·欧洲最穷的地方特兰西瓦尼亚
·两个中国钱多人傻
·惨遭封杀的主权和猪权
·惨遭封杀的主权和猪权
·王岐山与孙中山都是美国公民
·真正的穷是越变越穷
·自由是通向奴役的道路
·24史都应该禁止出版
·中美关系是38年还是50年
·多数国家都参与了六四屠杀作恶——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二十
·国家主权控制思想主权的典型案例
·中国特有的创新并非中国特有的创新
·台湾逃犯为何反对郭文贵爆料
·普京牧师的忏悔
·把美国大学生改造成为共青团员
·共青团员进入美国会不会遭到审查
·中华复兴——在英国建立租界
·王岐山算是相对的清官
·美国逐渐变成两百年前的满清
·以夷制夷结果让中国变成了夷
·论苦行的医治作用
·上海不惜工本修补半殖民地垃圾
·“修昔底德陷阱”不就是“一山不容二虎”
·欧盟不甘心就这样走向灭亡
·美国已经开始走向“老二”
·谈谈匿名攻击的组织系统
·80%的谣言来源于政府
·“元规则”就是“元朝的规则”
·吸毒取代了吸烟成为流行趋势
·满洲奴隶比共产奴隶更加“爱国”
·感谢网友的声援
·欧美虚无主义的担忧
·保姆比母亲更加神圣吗
·孔府里的汉奸记录
·意大利人不全都是垃圾
·智商和地缘
·治国者不能治家
·刘晓波与瓦姆比尔
·蒙古狗娶了俄罗斯女人
·《约翰福音》应该纳入中国大学课本
·一切的丰盛
·“修齐治平”与制度性腐败
·国家主权的通病就是如此无情
·曾节明可以继续深刻的奇谈怪论
·中国迈向中央之国的道路
·堡垒都是从内部攻破的
·中国何时有望成为一个民主国家
·谢选骏:“毋宁死”与“没希望”
·人均产值后面的陷阱
·中美交战将不分胜负
·裴敏欣忽视了习近平本人的想法
·溃而不崩还是改朝换代
·张学良的特务生涯改写了历史
·张学良的毒瘾和党性
·刘晓波就是萨达姆侯赛因
·论圣人
·华人为什么喜欢吃肠子
·名校名牌与趋亡国奴性
·马克思的货币理论一钱不值
·三不朽与两杆子
·虚无主义是新宗教的前奏
·两个中国与苏俄卵翼
·“伦敦客”对一个生命的即将消失如此开心
·甘阳是八十年代文化热中的贩夫走卒
·北京也会否定中美三个联合公报
·亡国奴说“我们民族最缺笨人”
·“伦敦客”对一个生命的即将消失如此开心
·“伦敦客”喜看晓波“死也要死在西方”
·改变地缘的新技术
·是中医还是马铃薯让中国人口增长
·害人的魔鬼是老师而不是校友
·《河殇》为什么会“肤浅”
·ABC神学与洋泾浜英语
·中国如何才能征服日本
·中国学者为美国引爆定时炸弹
·中国没有自由因而比美国安全吗
·邓小平的阴魂复出香港
·英美何德何能建立世界帝国
·为什么中国模式无法复制
·小国时代不是谢选骏的臆测
·一国两制与南北朝政治
·李光耀必须成为吸血僵尸
·一国两制是南北朝而不是土司制度
·专制奴化的女生容易绑架
·俾斯麦是中国需要的稻草人
·中国可以联姻统一俄罗斯
·超级玩具“辽宁号”航母
·欢迎中国政府给2017年G20峰会献礼
·祝贺郭文贵荣升政治局常委
·全球战国进入晚期
·满清为何挖空心思地阻止中国发展
·乔姆斯基不知道悬崖底下是太平洋
·“均富”的恶果就是伤口撒盐
·不需要入侵的入侵
·美国从战略进攻转入战略防守
·“出云”号叫阵“辽宁”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附录】八十年代被检查机关从上述著作中删除的手稿


   五色海第二卷:夏天的书
   荒漠甘泉
   (文化本体论)

   【附录】八十年代被检查机关从上述著作中删除的手稿
   一、现在的危机
   二、现代市民阶层的最高理想
   三、人的双重性格
   四、文明衰颓的强烈表征
   五、正在上升的社会
   六、沉默不是力量而是怯懦
   七、未来的政治意识
   八、反对“文化的宿命论”
   九、丧失了本位文化的国家
   十、突变在生命史上的角色
   【附录】 八十年代被删除的部分手稿
   一,现在的危机
   458
   现代世界最大的精神危机,起源于这样一种混乱:无法在个人与社会之间建立一种公正的、富于创造性的关系。
   集体主义的原则,共同利益的理想──在有些人看来是人类幸福生活的保障;在有些人看来是集权与停滞的可怕口实。
   现代世界的精神冲突和价值观念的危机,还被这一事实强化了:在个人与社会的合理关系上,优秀的人物显然分立成互相敌视的两大派别。这两大派别各各囊括、掠取了不少才智之士;并把他们的生命和精力都浪掷在自己的争论厮斗中。他们之间的角逐,不但无助于世界性文化问题的解决;反使它更形复杂、更加严重了,使整个地球陷入了爆炸性的局势。多种暴力活动和恐怖活动,都是世界规模的分合之势的结果。
   459
   个人主义和集权主义虽然彼此对立、誓不调和(实际上,在现有的心理背景和哲学基础上也无法调和),但它们却共同信奉一项更根本的原则:权能至上。在这一点上,他们都不愧为北欧海盗在种族上或精神上的儿子。
   权能崇拜的魔法必须解除。否则,世界将战乱不息。穷兵黩武,一再成为生活的首要内容。否则,就有惨遭吞并和奴役的危险。以此视之,以绝对的、短视的人本主义为其核心的现世主义,应该遭到文化上的纠正。因为它正侵蚀着人类生存的基础,正肆无忌惮地毒化着我们的环境,它激发了这样一种危险:使我们的子孙堕落成畸形的冷血动物。
   460
   命运之网,永远都在伸缩张驰的沸腾中。它或许在寻求一个肉眼发现不了的“宿命”;或许根本就没有什么目标和归宿。关于这一点,很难找到肯定或否定的充足根据──我们说出的,只是自己的感受和希望……
   461
   “自由”,这是普遍压制与永远沉沦的“即兴儿子”。它,是被决定者。“自由意志”──这是由自己作出选择的“它者的无言规定”。绝对自由的观今只是对普遍压制的极端抗议。
   悲哉!这是挣扎不掉的挣脱。这是宁死而不沉沦。它象征着宇宙间最惨烈的牺牲……看不见的殉葬……
   462
   古来的一切崇拜和近来的一切信仰──是已经落空的盲信与盲从。它们,根本就建立在人为的、靠不住的沙碛上。这建在沙碛上的信仰──把派生之物当作原生之物去尽情崇拜。
   原生物容易漠视派生物的存在;而派生物却强烈感觉到原生物的影响。父亲不认识自己的儿子;儿子却品着父亲种下的苦果。这是多么令人难堪的事!反抗因而激化了。
   463
   上帝(梵、造因、乾元、天照大神、道、客观规律)──当然不能决定人的命运。决定人的浮沉兴替甚至决定人的反抗形式的──是那冷漠阴沉的“浑沌太朴”。
   它是以无意生成有意,以无限派生有限。
   464
   从自利的角度说,每扶持一个新事物──对自己不是直接的损害也是一项间接的威胁。被扶持者越有价值,越有影响──自己受到的无形贬损也就越大、越深。除非,扶持者与被扶持者不属同一领域。因此,同行是冤家,“文人相轻,自古而然。”难怪嫉妒和防范成为中国的第二本能。
   对“恩将仇报”的报怨与不满──实际上违背了宇宙生活的法则。这是没落者、行将被贬作养料者的哀鸣。“新进者”,若不脱离“提携者”──怎能宣告自己的真正诞生呢?
   465
   压制──反压制,反压制──压制;沉沦──升华,升华──沉沦……就是这个世界的无情“铁律”和圆融“宿命”。这,就是世界永恒秘密的底蕴。它生发万物,激励万物,也磨毁万物,消解万物。人,对于压制的反应奇特而难以测度。除开旷世的天才而外──预言,只是一种不甚牢靠的猜谜。
   事物的“挣脱”,是对浑沌的反应。但把“挣脱”仅仅理解成运动的趋向或方式──那不过是乡曲之学的陋见。它不是实体的运动,而是实体的肇因,是支配着现象世界的“冥冥者”。比如,当多灾多难的中国民族,受到某种更为效率的并且更为神圣的力量的激励,从历史的余烬和文明的尘埃之窒息中超越而出,那就不仅实现了一个民族的、文化的运动,而且是从根本上培育了一个新的民族。这冥冥中的力量,用宗教术语说,是“上帝”与“神灵”。科学则称之为“始动者”。用哲学话说,则是“乾元”,是“阳”,是“自强之力”。是普遍的反压制力。它常常化身为人,或又悄悄注入我们的生命。
   466
   息壤的散布,被物理学家表述为“增熵”。而绝对的审判,是与分化、生长对立的。它是用熵的性格来歼灭“减熵者”,尤其是要消除他的行为方式。要说罪恶,这才是最大的罪恶。要说堕落,这才是终极的堕落。他们的潜意识中,也许是通过让他人涤罪,来为自己赎罪?不过我很怀疑他们会自省到自己的罪恶。
   这一切都注定了是“悲剧”吗?
   “力挽狂澜”的意义究竟何在?
   无论是宇宙的、生命的,还是历史文化的、或个人命运中的?──生活之流有意义吗?它可是命中注定被无谓地舍弃了的呀!
   467
   克服限制──这是激励着生命奋发向前的最大诱惑。“绝对自由”,即克服一切限制、令生命的洪水得以滔天的梦想──成了心理的主动力。成为各种生命形式自觉不自觉的用力方向。尽管绝对自由在真实的意义上是虚幻的,但却是灵魂祈求的忠实伴侣。
   现代人热衷的话题──异化,这一人生的病态,却是文明的骄傲,是在机器时代巨大的求生压力下形成的癌肿。为了活命,人不得不沦为零件,定价售卖;为了生存,人不得不被编成号码、纳入程序,不得不在其它力量的驱赶下被迫活动。这一切,不正是求生的压力本身造成的?项羽在兵败垓下,退居乌江时,曾叹曰:“天亡我,非战之罪也!”然后他以极为娴熟的艺术消灭了一堆汉兵。
   我想说,人的异化亦非机器之罪也,那是人去适应文明环境的结局,这是很难从根本上转折的。反压制势力(“适应”),又一次变成了内在的压制。
   如果说宇宙的本性是运动(压制与反压制),那么,人的本性就是相应的“无常”,是境遇上、心理上交相错落的“不安”。要想在不安的人生之海上求得一块小小的安全之岛何其难哉!要在无边的荒漠中找到一眼潺潺不断的甘泉还是可能的;欲在茫茫人生里觅得一座固若金汤的城池,就比骆驼过针眼还要难。
   468
   怀着求安的欲望但却四处碰壁不得安生──这是加倍的苦难。求安欲的巨大失落,与深深的挫折感交加而下。流离颠沛,加上无归宿感,对于有机体,变成日渐沉重的包袱,愈益紧迫的新压力。它所引起的焦虑,常常触发潜伏已入的全面危机。对生活的无望加深了,心理的生态平衡瓦解掉了。从这里,我们受到启发:生命的助力,在特定的空中常能转成生命的阻力;在这无常的世界上,“朋友”与“敌人”之间,常有一大片难以辨认的、随时转移的模糊地带!
   从较广阔的视野看,若不能有效地保持对某片空间的控制权(不论这片地盘多么狭小),就谈不上安全问题。占有空间的欲望,实际上只是追求安全的派生欲望。这样看来,现代城市中日趋严重的住房紧张,就不仅是个单纯的居住条件问题,而且具有人权缺乏的含义。就此意义言,现代工业文明的大多数人的生活比之原始部落的生活并无根本的改善。而在一个未能初步解决住房问题的社会里,是谈不上人类的其他权利的。没有立锥之地的人们,是不属于任何社会,缺乏归属意识的精神流浪者。心理压力导致的流浪感,则会变得更危险、更难以平息或控制。同时,流浪者本身也很难获得哪怕是最宽容、最文明的法律世界的尊重。而住在仅仅两平方的“房子”里的人,他的精神世界无疑受着较之远古洞穴时代更甚的压制!
   二,现代市民阶层的最高理想
   469
   现代市民阶层的最高理想,是要求保障“人身和私人住宅的不受侵犯”。这点起码的安全感,在绝大多数自视已脱离野蛮状态的社会中,仍然遭到不同程度的漠视与蹂躏。人,离开动物界而步入自成体系的“文明”,毕竟还为时不长。历史的经验告诉人们,如果不对个人的私有财产和生存空间,作出切实的、立法意义上的保障,社会的稳定发展就会流于前途未卜。没有财产的人,对社会的现存秩序只会漠视、痛恨而不会真正关切的。无产者对有产者社会秩序的敌视态度,即最雄辩的例证。
   文明社会的蜂窝状况,也是现代特别流行的精神病和暴力行为的压力源。拥挤的生存,以及因为摆脱不了这一困扰而产生的烦恼、沮丧,从根本上造成了对他人的厌恶与嫉视。更深地剖析一下,减少人口压力的要求,不仅有理性的规划意识在起作用;还有非理性的嗜杀性作为动力。从长远看(比如一代人以上),后者或许比前者更有力。
   没有自己空间的人,是谈不上自尊的。没有自尊,则人性中的可贵成份,将被无形地抑制掉;而破坏性成份则势必急剧增长,导致社会内部的压力变得愈来愈富于爆炸性。因此,治安之策与其集中在压制的力量上,不如分散到开阔居住的空间、保障居住的权利等方向上去。
   470
   庙会活动是一种“由来古矣”的经济交流形式,形形色色的人们前来“赶集”,提着自己的产品,希望售得高价。在我们这个时代,世界范围内的文化活动也越来越带有“赶集的庙会性质”。贵族式的小沙龙溃灭了,修士的离群索居中所特有的精妙的文化形式,更早就受到了摒弃。大众化性质的文化活动(尽管它们是由学者、教授、作家等社会名流代表着的),也象早先制的大众化经济活动一样,其功能是为文化市场的大多数顾客服务。而不是象修士(隐士)那样只为自己的灵魂(采取了“上帝”的表象)服务;或象沙龙那样仅为小圈子的优雅之士消愁解闷而作。凡此对象的不同,不可能不影响到文化的风格与模式。因此,当我们看到,由千百人组构的文化集市上,各方文化的制造商或精神经纪人提着他们专为此文化庙会所赶制出来的“文化产品”云集而来时,我们不难事先就知道了他们工作的限度。在很大程度上,经济的压力,才是所谓“知识爆炸”、“信息爆炸”的最深原因。知识的产量,是社会文化的商品需求量的空前增大,给刺激起来的。这使它带有过多的水份。
   471
   看看古往今来历史的车水马龙就不难明了:个人,已经失去了多少“自由权”!而群体,也在对个性的压制、抹煞中日趋僵硬。向浑沌妥协的“传统”,已经缚住人类创造意志的“黄龙”。人那善于自我解嘲的本能──使他们找回了“安全保障”的旧礼服,作为丧失自由思想权力的心理补偿。以便更和谐地“顺应着”新的奴役状态。这一心理特性,在世界文化中由西向东表现出层进式的增长。当早期的文明的太阳衰落之后,伴随着重心西移,东方日益沙漠化了。但我们相信,历史在形势上是会走回头路的,世界文化的精神太阳也会在大地上到处周流,它也许会给东方文明注入一股新的力量。东方人将竭诚欢迎它,而不计这力量之源位于何方。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