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天子.永恒者」:一跋]
谢选骏文集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第五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三章
·王毅外长真的不懂中国现实?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一章
·《老子》哲学是不是一种胡闹
·《思想主权》目录和导论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本体·内篇”第四章
·“本体·内篇”第五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七章
·“本体·内篇”第八章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本体·外篇”第九章
·“本体·外篇”第十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天子.永恒者」:一跋

   「天子.永恒者」:一跋
   
   大多数人的意见,正在毁灭我们居住的这个星体!
   
   (一九0章)

   
   大多数人的意见,正毁灭我们居住的这个星体!「大多数人的意见,正在毁灭我们居住的这个星体!除非,我们能认识到这个星体只是无数星云中的一颗微尘。」多数人的意见与少数人的意见,是互相轮环的。如古时的流俗,已为今日的遗粹;今日的精华,留下来世的遗痕。
   
   【正是基于此,我以沉默于现代浊流的天文历数,沟联正在喧嚣的新风气,以招游魂,以定天位。汉代思想者张衡,曾如此理解「星」的文化功能:「星也者,体生于地,精发于天。紫宫为皇极之居,太徽为五帝之廷。明堂之房,大角有席,天市有坐。……在野象物,在朝象官,在人象事,于事备矣。」(《灵宪》)
   
    《元命苞》的解释可与此互证:「紫」,之言「此」也,「宫」之言「中」也(紫宫,言天神运动,阴阳开闭,皆在此中)。《文耀钩》更有言曰:「中宫在帝,其精北极星。含元出气,流精生一也。」星,被视为宇宙的精。】
   
   而这,显然不仅仅是什么「古代的迷信」:
   
   「天文学家说,他们已发现了迄今为止宇宙中最明亮的星体,但这星体距离地球太远,他们差点把它漏掉了。他们不知道这是个什么星体。
   
   由来自美国和英国的十三名天文学家组成的一个小组在英国《自然界》周刊发表的报告说,他们在加那利群岛通过一架射电望远镜观察另一星体时意外发现了这个神秘的星云团,它发射出大量的光,其能量为银河系能量的三万倍。这种光是光谱中用肉眼能看到的那部分光。《自然界》杂志说,这个星云团可能是『包在一个尘埃星系中的一个类星体』。但是,它离地球一百六十亿光年,是一个原星系,即一个正在形成过程中的巨大星系。」(路透社一九九一年六月二十七日电)
   
   【这姑且名之的无名者,包括一切名,且是万名之名,万王之王。这无形的轴,曾被科学家名为「万有引力」或「时空的膨胀」,但在本性上,它却不可命名。因为它的名,不过是人为。
   
   「浏星随旋,日月递照,四时代衔,阴阳大化,风雨博施,万物各得其和以生,各得其养以成,不见其事而见功:夫是之谓神。皆知其所以成,莫知其无形,夫是之谓天。」(荀卿[前二八六/前二三八年] :《荀子.天论》)这就是「名」的困境!人终于只能「不见其事而见其功」、「知其所以成,莫知其无形」, 只能在时间送走了「炼丹过程」后,仅仅留下「灵火真金」,甚至,仅仅是某种神秘的记忆?】
   
   ……
   
   天文历数,如此成为中国的心灵记忆!天文历数,可谓「中国精神最深层的结构」,它起源最古(早于甲骨文时代),跨度最大,象征性最强,足以比况中国(而不是借号「中国人」的支那亡国奴)心路。
   
   对此,《史记.历书》曾有地道的描述:
   
   「王者易姓受命,必慎始初,改正朔,易服色,推本无元,顺承厥意。」古代智慧已经发现,一切人为,无非自然。
   
   「察日、月之行,以揆岁星顺逆。曰东方木,主春,曰甲乙。义失者,罚出岁星。岁星赢缩,以其舍命国。所在国不可伐,可以罚人。其趋舍而前曰赢,退舍曰缩。赢,其国有兵不复;缩,其国有忧,国倾败。其所在,五星皆从而聚于一舍,其下之国可以义致天下。」(《史记.天官书》)
   
   作为宇宙言语,星光堪称自然中唯一可见的垂范符号。其余一切符号的总和,都限于这小小的星体、我们尊号之「地球」的这颗宇宙尘埃上。至于人的心灵,其实也是某些小得不能再小的尘埃。离开光,一切符号不论是自然的而是人文的,既不能存在,更不能睹见。因此可以领会,天子乃是光的代表;因此可以领会,他能照亮人的眼;因此可以领会,《天子,永恒者》何以光的运动(时、日、节气、周天之年)以及光的载体(周天二十八宿和天市、太微、紫微等至上星宿三垣)而名之。
   
   【不错,早期教父们曾大肆攻击过古代的「星相宿命论」,如泰蒂安在《希腊宣讲集》中所宣称:「我们是超于命运之上的:太阳、月亮都是为我们人类而创造的!」然而,这种传布人类中心愿望的神学,却可能是虚妄的。一切星体,哪有为区区的人而设置的道理?相反,当发现你的生命真与星体现象相关时,反倒向你展示了新一层的尊严。
   
   我们所向往的,是我们原本追慕的吗?
   
   我们所祈求的,是我们历来固执的吗?
   
   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何以在这个地点,如是向往;我们何以在这个时间,如是祈求。」
   
   古老的智慧说,宇宙能量的大汇聚,就是「神」;新兴的觉悟说,宇宙能量的大汇聚,就是天子。现在,我们急需天子,来破除现代的唯物主义魔法!破除那借著革命的名义杀人献祭的心灵妖术!解救横遭窒息的生灵,避免这样的绝境:人们自以为追逐幸福,其实落入死亡陷阱,在死前还以成百亿的数目吸吮地球成空洞。
   
   可怕的春荒,正是播种的良机。如果我们生在种族与文明的生殖力鼎盛季节,会不会成为天子的敌人?所幸的是,历史从未系之于假如。在这贫瘠而不育的时刻,我们所能做的,只是如何(而不是「如果」)更深更准地理解并实践以下的话:「人生的终极状态,无一不是信念状态;人生的终极较量,无一不是信念的较量。除此之外的形式,都是信念的延伸。」
   
   愿《史记.历书》上的这段文字,确实成为沟通古今、重振种族的符:
   
   「昔自在古,历建正作于孟春。于时冰泮发蛰,百草奋兴。秭
   决鸟先水皋」 】
   
   「一九九一」,神奇的数字!这一年必有巨大事变临头。「一九九一」,神奇的数字!类似的年数,每百年一降,头尾两数同,中间两数亦同:
   
   如,一九九一,一八八一,一七七一,一六六一,一五五一,一四四一,一三三一,一二二一,一一一一,一00一,此逆推。二00二,二一一二,二三三二,二四四二,三五五二,二六六二,二七七二,二八八二,二九九二,此顺延。而我们这不满百岁的短短一生,竟然遭逢两次,「一九九一」,「二00二」,且是在如此集中的十二年间!这能不引发全球规模的超级动荡?「一九九一灾变」,小试锋芒:「一九九六--一九九七急转直下」;「二00二将不忍卒睹」。现在,已经掀开一九九一的第一页,全书的内容有谁预知?
   
   天子!
   
   一九九一、二、四、
   
   北京西山下,世界最后一块乡村
   
   
   
   
   「天子.永恒者」:主要援引书目
   
   
   谢选骏
   
   
    一, 殷契粹编
   
    二, 西周金文
   
    三, 山海经
   
    四, 周易
   
    五, 诗经
   
    六, 尚书
   
    七, 礼记
   
    八, 大戴礼
   
    九, 墨子
   
    十, 论语
   
    十一,老子
   
    十二,孟子
   
    十三,管子
   
    十四,大学
   
    十五,中庸
   
    十六,庄子
   
    十七,荀子
   
    十八,韩非子
   
    十九,吕氏春秋
   
    二十,淮南子
   
    二一,列子
   
    二二,董仲舒《天人三策》
   
    二三,董仲舒《春秋繁露》
   
    二四,许慎《说文解字》
   
    二五,扬雄《玄莹》
   
    二六,扬雄《问道》
   
    二七,班固《白虎通义》
   
    二八,王符《潜夫论》
   
    二九,张衡《灵宪》
   
    三十,蔡邕《独断》
   
    三一,王弼《难何晏》
   
    三二,王弼《老子注》
   
    三三,王弼《周易注》
   
    三四,葛洪《抱朴子》
   
    三五,向秀《庄子注》
   
    三六,韩康伯《易注》
   
    三七,战国策
   
    三八,史记
   
    三九,汉书
   
    四0,后汉书
   
    四一,晋书
   
    四二,隋书
   
    四三,全唐诗
   
    四四,宋史
   
    四五,周敦颐《太极图说》
   
    四六,周敦颐《通书》
   
    四七,程颢、程颐《二程遗书》
   
    四八,邵雍《观物内篇》
   
    四九,邵雍《观物外篇》
   
    五十,邵雍《皇极经世》
   
    五一,张载《正蒙》
   
    五二,陆九渊《象山先生全集》
   
    五三,黄宗羲《明夷待访录》
   
    五四,唐甄《潜书》
   
    五五,魏源《默觚》
   
    五六,谭嗣同《仁学》
   
    五七,《新旧约全书》
   
    五八,赫西俄德《农作与时日》
   
    五九,A.J.汤因比《历史研究》
   
    六十,谢选骏《黄金时代的重来——论礼制的天下统治》)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