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天子.永恒者」:紫微书——祈祷天子.下]
谢选骏文集
·圣经与思想的主权
·三民主义为何不成气候?
·小国时代的特大号代表
·十年文革 百年反思 获奖作品
·为了做什么而做什么的“家”
·怎样成为舞台的奴隶
·钱钟书围城上厕所
·加拿大是罪犯的乐园
·杨绛的“大学”与“中庸”
·纪念六四与纪念祖先
·可以生产“名记八酒六肆”
·解放军没有子弹
·台海两岸都不是国家
·“台海两岸”只是一个诈骗集团
·2@平民王小石,就是何新自己
·当代中国人是不诚实,还是贫贱?
·汤因比为何败于一个电台播音员
·靖康之耻的文化原因——“缠足战略”的缘起
·平反六四冤案可能需要84年
·两宋之间的改朝换代(“缠足战略”的历史背景)
·中国人可从英美学到更多东西
·黑死病的进步意义
·陈志武的榆木脑袋
·怎样才能赢得超限战?
·中国不会有新加坡式纸牌屋
·雅利安人从来不是文明的创造者
·英国脱欧再证马克思主义荒谬
·苏格兰没有英国活得下去吗
·英国脱欧公投缩小了贫富差距
·一切都会过去的,包括死亡
·英国脱欧,白种人的最后挣扎
·索罗斯老了,卖不了钱了
·自己任命自己的“新中国”
·以毒攻毒的超级霸王车
·上帝之城的摩尼教思想
·应该表扬一下习近平
·托夫勒“第三次浪潮”之伪
·共青团中央的犯罪分子
·百度比谷歌更像杀手
·天人之际与超理神秘感
·零点哲学·圆形世界象
·历史之穹·秦人楚魂说
·荒漠甘泉·文化本体论
·生命之谷·上下求索录
·世界怎么可能是客观的呢
·你的财产其实不是你的?
·美国深陷社会主义化的危险
·西方文明重蹈复活节岛绝路
·韩国顶级白富美借种草根男
·中共无理也可不理南海裁决
·中国怎样才能领导知识革命?
·中国能不能与美国开战
·中共中央协助共产党员移民美国
·包公黑人考
·洪秀柱承认“中华民国”已经终结了?
·小国菲律宾玩弄大国吸金
·林中斌把习近平当成了火烧罗马的尼禄大帝
·“生物进化”与创业成功、发家致富
·中国官员自杀研究
·为什么生活是肮脏的
·中国革命与少数人犯罪
·北欧人和雅利安人都是食尸者
·人的身体怎么能是上帝的殿堂呢
·华人大众为什么容易上当受骗
·外戚专政的起源
·政府是条社会寄生虫
·当你自由的时候
·霍金是英联邦垂死的哀鸣
·香港是高等华人
·香港的“高等华人”是否接受“民族同化政策”
·导致郭川失踪的又是中国制造吗
·从读书运动到窃国运动
·应该不应该欢迎中国的崛起
·俄罗斯本身就是一个极端组织
·再说明朝是一个文盲缔造的空壳社会
·格林斯潘为何导致金融危机
·人生如意不如意
·奥巴马送给共产世界最后玫瑰
·“硬汉”海明威的文与人
·两种死法请取其一
·这就是专制独裁的下场
·三个代表告别革命
·三个代表告别革命先富起来
·消费与施舍
·不幸死亡还是有幸死亡
·基辛格密谋出卖中国
·阿里巴巴是魔鬼企业
·古典音乐为何沦为乞丐
·基辛格鼓励川普蔡英文进一步热线
·没有逻辑的韩国书法家
·假新闻与假现实
·三重魔力鼓励自杀以逃避专制
·脑膜炎社会
·奥巴马的出生纸张真的是假的
·世界日报这样恐吓川普总统
·世界日报的反美宣传
·华尔街日报也说中国文明整合全球?
·日本大米的核污染
·三重魔力鼓励自杀以逃避专制
·苏联是个吸血鬼
·怎样避免枪击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天子.永恒者」:紫微书——祈祷天子.下

「天子.永恒者」:紫微书——祈祷天子.下
   谢选骏
    势 你真是空虚的吗?(一七八章)
   天 理 你不凝滞于物(一七九章)
    相 你是种族的放电(一八0章)
   太 阳 守 你是闪电王(一八一章)
   内 厨 你所言的一切,彷佛佳肴(一八二章)
   天 厨 你被世界剥削、侵蚀(一八三章)
   天 一 你的恨比你的爱更强烈(一八四章)
   大 一 你永度沉浸在痛苦中(一八五章)
   天 枪 你要和世界比一比罪恶?(一八六章)
   天 棒 你挟带反复无常的风暴(一八七章)
   天 戈 愿你像一艘无顾忌的海盗船(一八八章)
   太 尊 当你死去的时候(一八九章)
   势:你真是空虚的吗?(一七八章)
   【「势四星在太阳守西北,一曰在玑星北。势,腐刑人也,主助宣王命,内常侍官也。以不明为吉。」(《宋史.天文志》)】
   【你真是空虚的吗?我们感觉的一切,终究是虚空,我们抓住的一切,终究是梦影?最终、最终,我们所拥有的一切,只是我们自己的语言!而你,种族的体现,文明的基石,就是我们最纯粹的精华、最精华的语言!你的波长无所不在,你的冲击震撼世界。你的梦,是我们的梦中梦,你的形体,是我们的形而上,你的艺术,掀开了我们的生命之页。
   命运捉弄人,示人色泽闪亮、肉感玲珑的尤物,在生物的陶醉后,再彻底剥夺其感觉,从而有效耍弄了可怜的人,使之陷入相顾失色的茫然……然而,命运对你又何尝不然?意与日去,终成枯落,多不接世。最深沉的浩叹,发自脱胎换骨的奇异,作成世界历史的制动器。喜剧的强魔、游戏的明王,把惨绝人寰之事,组成合唱乐队的咏叹,为欢乐女神伴歌……仿佛明道者遇难呈祥。】
   你的兴起使世界诞生,你的死亡使世界成长,你的中和使世界复归于无。虚无主义的帷幕,语言的魔力可以破除,美丽晶莹的流毒,闪烁死亡之辉,只有时间方能反制。你的朽灭,吐出人的躯壳,你的永存,咽下神的灵魂。你吹拂千秋万代的历史,如同怕羊走失的牧人,在家畜身上打下烙印。你使定局化为乌有,又使负数成为万人的景仰。你真是空虚的吗?
   【你不自诩新的类型,但却体现了新的特性!创造的艺术与实证的科学,奇迹集于圣躬,中和无间。你不是任何意义任何类型,孤独的王,是宇宙断层的沟通者,黎明不起,午夜不寐,沉眠使世界错觉,苏醒令魔鬼误读,现在的人类,并不向你欢呼。孤独使你辛勤,辛勤使你孤独,但你却蔑视按部就班的日子,并以践踏自然规律、社会历数,为自己的特权与王命。你宣告王命,展示律法,但你却重新缔造它们为自己的至乐。】
   带电的肉体为你颤抖,遥远的霓虹为你呻吟,无字的古碑为你咆哮,脚底的惊雷为你沉眠。你真是空虚的吗?你使创造的艺术与实证的科学,联姻。不仅形式的婚礼,更是实质的交媾!不仅是当下的婚事,更是化及无穷的生育!不生育的婚事受你唾弃,正如定向的培育遭你质疑,愚民的仪式不受你的尊敬,
   欺人的香火怎能博取你的信服?你不过革除了该革除的,你不过完成了该完成的。你真是空虚的吗?
   【艺术的本意是创造。创造是天才的事,没有规矩可循,没有逻辑可遵,规则和逻辑,是事后的聪明,用来理解天才及其艺术,不能预设艺术的轨迹。天子没有继承者,因为创造的因难及其难以避免的误读,还因为随之而来的滥用。】只有你,能鉴别艺术的果实而不阻碍艺术的成熟,能发扬科学的精义而不受缚科学的规范:你是命运施诸人类的法,以不可预知的方式,布下不可逆转的婚媾、完成不可测度的生养。你真是空虚的吗?
   天理:你不凝滞于物(一七九章)
   【「天理四星在北斗魁中,贵人之牢也。星不欲明,其中有星则贵人下狱。」(《宋史.天文志》)】
   你不凝滞于物。你的反抗是一道射向黑夜的闪电,一颗刺向太空的流星,你应物而不应于物--你与物,保持高度的距离。你不拘框架,且游离形式,违反规则,拒绝顺从自己的仆役。你把自由自在的出袭,视为最终的道德与法律。
   【「不能」、「不该」之类的禁忌,已被逐出你的乐土。「恐怖」、「折磨」之类的图腾,已被纳入你的庭园,霹雳降下的时候,世界还没有苏醒,你是神圣喋血者。英雄主义,是你整个生存状态的旋律,这不仅要求人们为你献身,也要求你自己作为牺牲!「你」,是一个巨大无匹的呼唤,「你」,潜隐中的自我循环的力量,你的苛求,针对一切目标,以神秘的引力使自己的祭品俯首称臣。】
   世界之脊,血光冲天,生力丰盈,鲜血混著泥土创造了人,以五马分尸开辟文明,牺牲赢得了艰辛的转机。不抱希望得到什么,就没有失去什么的畏惧,这并非欺人之教,亦非四大皆空的酸葡萄,它立足于深入的心理透视,不论人得到什么,都必失去另些。这些「失去的」,是作为「得到的代价」,著称于世。代价,被视为「得到的不可豁免的条件」:「没有白吃的午餐,世上的乌鸦一般黑。」【不仅个人如此,社会亦莫能外,人们得到现代交通,却失去了清新的空气、宁静的环境、行路的安全;人们得到医疗保障,却失去良好体质,整个种族趋于退化;人们受到教育,却失去健康本性和生活热忱,成为人造桎梏的奴隶。可视电话使传颂千古的情诗绝了种,锁入尘埃,不再被人理解。技术贪欲的发展,则以破坏自然资源、生态平衡为「副作用」。然而,这些到底是副作用,还是正作用?又是只有天晓得!
   受人诅咒的战争,使科学飞速跃进,仿佛穿上了魔鬼的红舞鞋。这些例证,俯拾皆是:食的快乐使人虚胖,色的快乐今人懒散;伟大的文明始于禁欲,成于转化的别扭艰辛。既不要希望得到,也不要畏惧失去!我们不过是流经的滴水而已,流过的震颤,既为我们祛除痛苦,也为我们赶走幸福。人在实际上什么也没有得到,当然也就无所谓失去。即使最可宝贵的生命本身,不也陷于得而复失、失而复亡的涡流中?谁能一劳永逸得到生命?玄之又玄的生命奇观,不过是流经人的躯壳罢了。那么,人失去生命了吗?也没有。既不曾得到,又怎会失去?
   人的不幸,始于他过分挑剔的记忆:误认流途中的物体为「我的」,所以,他便沉迷,便哀泣,便狂喜--这头「所有权的恶狼」,这个「所有制的骗子」!不过,记忆也有它良好的一面,指出一切所有物终不可保,从而揭开了「我何尝不是一个幻术」。】
   相:你是种族的放电(一八0章)
   【「相一星在北斗第四里南。总百司,集众事,掌邦典,以佐帝王。」(《宋史.天文志》)】
   你是种族的放电,自然之化的主流,潜于其中。你的全身被不可思议的能力所支配,充沛的思想库!超理的行动狂!你的言语是种族的灵魂,文明命脉的关键一搏,人和物质一经充电,即弥满新的生力、诗的激情,酷烈的电击,使忠贞不渝,长成时代的精神。你的行动是文明的火,像是类星能源的导索,充电与放电,再造毁弃的,仅仅凭藉一个新的意义。宏伟的殿堂,包罗万象,这肃穆,这广大,没有偶像和珍宝,没有供物和祭司,只有一团星光运化,导出没有系统的圣水……死者的灵魂受到祝福,生者的鲜血得到保护。
   【如果你有半点犹疑,失败的阴云立刻吞灭你。腐朽势力的最后疯狂,不惜让世界殉葬,他们烹饪童男童女的身体,来益寿延年。他们称这种残忍为「饮食文化」!这蚂蝗党团也紧紧尾随你,他们把自己最后的幸运,寄托在你的坟墓上。】
   你是种族的放电,品尝不该逃避的苦杯,欣赏四周的劫难痛楚,你的快乐慷慨解囊,孤独承受命运的压力。你倾慕自己的苦杯,欣然于受难的仪典。你如此厚爱痛苦和折磨,以致这不幸的遭遇,透现孤独至高的美色。你如此深恶平庸、痛绝无聊,把虚度一生视为严厉的天罚,宁在痛苦中死去,也不在类人中打混,你不喜白昼的座谈会,而爱黑夜的思虑,你对飞腾宇宙的需要,压倒了充实大地的诛求,哪怕这揭穿了世界的虚无。
   【你是种族的放电,宁变态而不要腐朽,宁对抗而不要降伏,宁战死而不要被俘,这是针对朽木的传统美德而发动的思想起义。传统美德,缺乏文化的精魂,充满文化的灰尘,精魂要破译社会症结,而一切忍耐韬晦的权术,不过乱上添乱。你为传统美德举行大丧礼。
   勇毅、高傲,天字第一号的悲剧之神!你冷漠,你热忱,巡视瞬息万变的世界,无微不至导演你的仪典。在葬礼进行曲的伴奏下,充满哲思的旋律,润泽你开山的巨斧。你的一生,不是痛苦或快乐的旅行,而是一个崇高的秘仪。在此,一切痛苦都成了你的条件;一切快乐都成了你的材料。高贵的和卑贱的,冷酷的和热毒的,轻松的和沉重的……你都来者不拒,多多益善,成全包罗万象的回锦。】
   你来到世上,主持受难仪式,向惊心动魄的典礼一再献祭,你的秘仪万古长春,你的一颦一笑,无不透露雪巅的意境……
   让知人蔽天的群小,同声哀悼!你静下一分钟,谛听这幽思,然后振作,手提开山巨斧,推行毁灭的创造,释放未竟的潜能。你锁住闪电,促进创造性的毁灭,回荡群山的浩唱。
   太阳守:你是闪电王(一八一章)
   【「太阳守一星在相星西,北斗第三星西南。大将人臣之象,主设武备以戒不虞。」(《宋史.天文志》)】
   你是闪电王,像闪电一样行动,却不像闪电瞬息即逝。急速、猛烈、无情、耀眼、炙热的光芒、惊心动魄的巨响、荒诞峥嵘的消息……对你却是可有可无。因为你的要义,是以最不规则的形态、在最出人意外的时刻,完成突袭。
   【这闪电行动代价极高。完成同个动作,快速所消耗的能量,远在中速之上。神速缩短寿命,如异采覆盖平庸。对于你,风格与「存在」同等重要,不削减神速以降低消耗,不砍伐意境以延长寿命,你是以身试法的闪电王。寿命和意境岂成比例?甚且互相对立,所以你的一年补缀历史的百年,你的一瞬仿佛凡人的永生,你要向一切素食的、「东方民族的羊肠本能」宣战,你要践踏其瑜珈理想,并在骸骨上树立祭坛。】
   你像闪电一样不规则,你像闪电一样创造规则,一切神话,皆由你的馀波形成,正如一切规则起源于对你的归纳。你刺人眼目,夺人心魄,灼热白耀有如巨大星体互击而碎,万千片断沸沸扬扬,无从分析,也无从留下细细观察。我们曾经希望宇宙目的之存在,并希望自己成为它的一部分,哪怕微不足道。然而这毕竟是希望,而且飘渺,没有论据。现在,我们终于在身内的主观,而不是在身外的客观,发现了你!发现你的普遍,就在我们自己的脉博间!你与我,实为一!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