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天子.永恒者」:紫微书——祈祷天子.中]
谢选骏文集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一章
·《老子》哲学是不是一种胡闹
·《思想主权》目录和导论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本体·内篇”第四章
·“本体·内篇”第五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七章
·“本体·内篇”第八章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本体·外篇”第九章
·“本体·外篇”第十章
·“本体·外篇”第十一章
·“本体·外篇”第十二章
·“本体·外篇”第十三章
·“本体·外篇”第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十五章
·“本体·外篇”第十六章
·“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本体·外篇”第十九章
·“本体·外篇”第二十章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第一章
·“学科·内篇”第二章
·“学科·内篇”第三章
·“学科·内篇”第四章
·“学科·内篇”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学科·内篇”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学科·内篇”第七章、我在樱花树下菩提树下想
·“学科·内篇”第八章、我喜欢耶稣的私人谈话
·“学科·内篇”第九章、“国家看护者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
·学科·内篇”第十章、在“世界宗教”的表象之下
·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学科·内篇”
·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学科·内篇第十四章、英国人是德国灭绝营的先行者
·学科·内篇第十五章、思想的力量在操纵事实
·学科·内篇第十六章、权力中心·文化优越·思想果实
·学科·内篇第十七章、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
·学科·内篇第十八章、佛像就是吸毒者的忘我形象
·学科·内篇第十九章、我的著作充满“错误”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第一章
·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学科·外篇:第三章、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
·学科·外篇第四章天子是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
·学科·外篇第五章文化方案的基因限制
·学科·外篇第六章动物和人都是思想的产物
·学科·外篇第七章“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
·学科·外篇第八章、人的思想远比上帝的思想来得贫乏
·学科·外篇第九章印度、中国、希腊,原创哲学
·学科·外篇第十章、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
· 学科·外篇第十一章文明除了自身没有其他目的
·学科·外篇第十
·学科·外篇第十三章、刘邦这个淮夷后代的遗风
·“学科·外篇”十四章、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
·“学科·外篇”十五章、慈善可以让人健康长寿
·“学科·外篇”十六章、全世界的黑暗也不能扑灭一支蜡烛的光辉
·“学科·外篇”十七章、不能触发思想的地理起点,毫无意义
·学科·外篇十八章、利玛窦没有完成信仰核心的完整移植
·学科·外篇十九章、一枕黄粱、南柯一梦,也是一种人生
·学科·外篇二十章、牛顿的宗教观点影响了他的科学研究
·学科·外篇二十一章、生命活着的时候才会觉得悲苦
·学科·外篇二十二章、“自然的客观”也是“人类的建构”
·学科·外篇二十三章、黑人的天主教与众不同
·学科·外篇二十四章、革命豁免杀人防火的法律制裁
·学科·外篇二十五章、种族灭绝才是“历史前进的动力”
·学科·外篇二十六章、“最后的革命”迫使极权放下屠刀
·学科·外篇二十七章、打动感情、只用幼稚的推理
·学科·外篇二十八章、电影的首尾与人生的首尾
·学科·外篇二十九章、人的创造和神的创造
·学科·外篇三十章、思想的魔力、劳动的福音
·学科·外篇三十一章、“文明没落”演化“种族危机”
·学科·外篇三十二章、测不准还是测得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天子.永恒者」:紫微书——祈祷天子.中

「天子.永恒者」:紫微书——祈祷天子.中
   谢选骏
   女 御 「现代」永远是腐败的(一六六章)

   尚 书 你知道,这一切都无聊(一六七章)
   大 理 他们是失掉灵魂的遗体(一六八章)
   阴 德 世界历史发展的动力(一六九章)
   天 床 无边的智慧海(一七0章)
   华 盖 透彻的冰棱垂了下来(一七一章)
   传 舍 我听见你吹著一枝神笛(一七二章)
   八 谷 谁说天下七道光?(一七三章)
   内 阶 当你诞生的时候(一七四章)
   文 昌 你是宇宙的文王(一七五章)
   三 公 你虚怀若谷(一七六章)
   天 牢 愿你……(一七七章)
   女御:「现代」永远是腐败的(一六六章)
   【「女御四星在大帝北,一云在勾陈腹,一云在帝坐东北,御妻之象也。星明多内宠,客星犯之,后宫有诛。」(《宋史.天文志》)】
   「现代」永远是腐败的!这是一个与时推移的真情。而当你应运光诞的盛代,则时光凝止,万物屏息,只有你的无穷力,不断冲刷时间的渣滓。一切肥胖症不治自愈,一切失色而憔悴的,焕然一新。
   【现代却永远是腐败的!圣洁,永远指向未来。那里有足够的空间,留待我们的憧憬、驰骋。那里给生者以强劲的希望,给死者以缓缓的宁静。至于你行将屠戮的现代中的现代,则是无与伦比的腐败!否则,关于你的不朽思想,怎会恰巧崛起?既非「否极」,如何「泰来」?】
   你为现代出殡。面对命运的一贯,你被动而驳杂,仿佛被决定的生灵;面对人类的彷徨,你主动并且纯粹。你手操秘密的咒语,带来无法抗拒的潮汐;你的一切都是宿命。世界是宿命的天地,在万种形色的交织中,齐一者乃是宿命的主人。在一切光怪陆离中,万变不离其宗的阴影,仿佛太阳。在你的影响下,一切都被必然困锁;一切预谋的、既定的人为安排,则被粉碎。我们的生活,不过是来展示你的实质;我们的行为,不过是为满足你的意图。万有的整个存在,不过提供你真确无误的又些证据。人类在你面前还原为风筝的本相。
   【你生不能享有选帝侯的荣誉,却寻求英雄冒险的艰辛?你的寻求,正是你的荣誉,你的荣誉,是无休止的探险!你顺从冒险和荣誉,愿在生命滔天的浪花中,溘然逝去……「我的影响将笼罩世界」,你的无言如是引导,你始终不渝地指出,这影响不过是宇宙阴晴的新版。
   十九世纪的陈言说:「凡存在的,都合理,凡合理的,才存在。」这普鲁士木偶黑格老尔的告白,是把存在(即现在) 固化了。但一切「现代」不过是腐败的代词,即将走向二十一世纪的人们,请埋葬十九世纪的陈言。我们为什么不能说:「凡是存在的,都是腐败的;凡是腐败的,才会存在。」
   现代有多少无耻之徒夙寐夜兴、玩弄权柄!他们的形骸风起云涌,各种社会巫术、政治烧酒,盛行一时。愚弄人的东西变成了主体性,结果把呆乌都变成了暴民。这是二十世纪病态的杰作。只有你,天子,拒绝使用诸如此类的热病来操纵愚民,因为你不眷恋权位,也不喜欢现成的道路,你在巨大的压抑下生长起来,并在创造力枯竭时死去,你无须藉助类人的肉体欲望以拂天道,故人间的诱惑与胁迫,对你同属枉然。你要回答暴行,不论世俗的还是神圣的权力都不能令你缄默,而宇宙的正义,使你的世俗罪行,成为创世的原理。光可鉴人的理念,是你无字的墓碑,随时消长的能力,被生命的光明所镂空,也被生命的阴影所激发。
   一切和谐都必致失调;一切繁华将变为丑陋,再化为刻毒,文明转为黑暗的日子,也屈指可数。观念的此端,演为观念的彼端,比万均雷霆还要迅猛,因为这一端与那一端,原是一根线上的两端,同呼吸、共生存,在总体上构成一个圆,明眼人看见明面后面的黑暗……】
   配天者是光,应运而起,粉碎一切现代!你要回答暴行,「一切现代的腐败,作为革命的对象,才有意义。」只在激励英雄行为的意义上,这腐败才可取;只在断送自身的功能上,腐败才是开路先锋!人生的创造过程,系于你对现代的否定!历史的生成意义,在于准备你的道路!宇宙的全部价值,全都微缩于展现你:傲岸不羁的一张一弛,扫尽文明与腐败,鼓起种族的生机。
   尚书:你知道,这一切都无聊(一六七章)
   【「尚书五星在紫微东蕃内,大理东北。《晋志》在东南维,一云在天柱右稍前。主纳言,夙夜谘谋,龙作纳吉之象。」(《宋史.天文志》)】
   【你知道,这一切都是无聊的虚文!尽管,芸芸众生在这里发现乐趣欢愉、终极价值……从而尊称之为「事业」,奉之为「幸福」,注之以「不朽」……但诸如此类对世界的总结,捕风捉影的功勋,瞬息即逝的感觉……真的可靠吗?
   你知道,成败利钝,毁誉算计,很大程度上只是社会定性、自我分析。这些「科学方法」喜怒无常,不能攀比潮汐相荡的智慧海。一万条溶冶万有、川巡不已的意识流,一亿头击空高旋的猎鹰,一兆匹沉思无语的猛狮,使你在邻人心目中,若非至尊的神,便是万恶不赦的人。】
   你的思想吹开宇宙的裂壑,你的态度铲平劫灰的山丘;洞察宇宙,揭穿完美外表之下的腐烂,扫尽劫灰,推移万众崇仰之上的陵墓。你知道,刻写在陵墓上的经典、筑建在裂壑上的神殿,是无聊的虚文、无益的乔饰。腐烂集团要用这虚文乔饰真相,制造虚假的归宿、乔装的幸福。他们称虚文为真理,目乔饰为实在……他们自称「无神论者」, 其实是「实事求是教徒」。你知道,撕破虚文多么艰难,你知道,无数的荆棘在保卫乔饰,以形成生存利益的死结:他们美化荆棘,使之合法化,同时恐怖化。这唯物主义的盟会,企图让宇宙精神停滞不前,兵痞运动的党派,向世界的希望发射毒箭,击落在伟大行程的半途。窥视的眼睛,一心一意要把天子拽回到「类人」的其实类人猿的水平。
   【万物带来不可克服的惰性,兆民以数万年的习俗,阻碍你。你的敌人遍布世界,但他们的存在却使你振奋,较之虚伪的友人更能提神。你拒绝接受罗马式的和平,你的神格之火终会摧毁恺撒的事业,「克服内心的败北,比克服外部的敌人,需要更大的力量。」】
   你的生长多么艰难!你的成长过程,是歼灭那些越来越成为问题的「人性残馀」。你不断和幼年的软弱、过去的邻人一一告别,你把生活看作一连串的「遗体告别式」,唯有斩断你曾经珍视的各种联系,命运的真谛才日益显露:朝圣路上的孤独,担保了圣山的洁净!
   你的生长多么艰难!不仅抵抗小环境的限制,还要舒展大宇宙的消息;不仅预防统治者的迫害,还要注意被治者的干扰。你知道,这一切都是无聊的虚文!只有你撕掉了万人尊崇的弥天大谎。
   大理:他们是失掉灵魂的遗体(一六八章)
   【「大理,星在宫门左,一云在尚书前,主平刑断狱,明则刑宪平,不明则狱有冤,客星犯之,贵臣下狱。」(《宋史.天文志》)】
   【他们是失掉冤魂的遗体?所以,他们拒不承认你。他们从未有过灵魂?所以,他们无法亲近你的光与奥秘。你以人的生活为对象,以神的意念为尺度,你常在水平线以下活动,仿佛天才在客串庸俗剧目。你把历史看作一种艺术,不会把艺术的悲剧混淆为实际的挫败,所以你面对世界不会服输。你的信心不能败北,你的精魂无从死亡,除非历史断裂,宇宙毁灭……
   乱世人民仿佛无主的羊,任人宰割,勾心斗角是他们的发泄,互相残杀是他们的安慰。不解历史奥义的经院学者,振振有词地抨击「社会的毒素」,他们的纷扰和焦躁,便是你的怜悯所在。因为毒素不在社会而在人性,所以把太平盛世的希望,寄托在战争与解放,完全是盗匪的骗局……你视乱世之民的罪恶与盛世之民的道德,都是习惯的产物。
   人生原是你笔下的一幅风景书,茫无头绪线索,胡乱堆置的颜料,全凭你的神来之笔,剪裁勾连,成为完璧。甚至连你最熟悉、最信赖、最亲密的人们,也只是你的构图所运化的景色、以及瞬息即逝的笔触。你深知告别的艺术比结识的艺术,更难。你把心中的圣洁,抹在世界,你把珍贵的甘霖,洒在不毛的荒野。你的眼睛流露和谐,凝聚星罗棋布的混乱;河出图,洛出书,天命的图案是你的映像,而不是「世界的合力」。群众智慧的结晶,是你催眠社会的辞令,不动声色的宇宙巨臂,是无所不化的亘古风神!
   你绘图,你布景,你拓展,你化育,一切先你而在的世界,一切未经你涂抹的人生,都是茫无头绪的线索、胡乱堆置的颜料。你画出的世界,你布置的情境,是果实的果实,归宿的归宿。在你面前,非现实感,是超越现实的天梯。】
   你久久伫立在现实的边缘上,唱冬眠的悲歌。这幽幽的声波,激起动摇世界的风暴。是你,站在边缘上,不被旋涡吞没,你的明智也不会脱水,干渴而死……你必须立足的地方,是一切渴望的汇集之处……你不以歌声而自娱,不以歌声而娱人,你的歌声,是风暴起于青萍之末时。
   你的歌坛就是你的祭坛,你的歌声奉祀于天。你的祭坛并不设在可见的空间,而统治无形的时间,你的边缘地带,是随著时光之轮而不断转移迁化的!永远立于你的边缘,灵气如泉涌。你的要义,通过训练不可企及。
   你的歌,写出宇宙之图。你以人类作画,不在纸、布、板……以及一切非人质料上作画,不为观众或戏子涂脂抹粉,而为种族与文明开道,历史形态,种族花色,文明趣味,人生情调……都是你的遗迹。【我们曾以呆滞的灵感、疲软的想像、苍白的手指,探求宇宙的秘密与你之所在,现在我们终于明白,这种努力不会结果!一个声音响彻云霄:「只有放弃人的努力,才接近自然的花园。」】
   你的一生,不准备光荣的退场,因为你回到的地方充满荣耀,比你被迫羁留的地方更美。【为了你的被迫羁留,你厌恶工作也痛恨享受。工作与享受这些字眼原来描绘「人质处境」,它们表达的奴役处境是类人的勾当,与你何干?】
   不是意识造就了你,而是意识看见了你!【天数来到之前,即使你也并不意识自己代表宇宙;天数降临,你带给世界的最丰盛的礼物:「不是我主宰宇宙,而是宇宙主宰降于我。」】
   阴德:世界历史发展的动力(一六九章)
   【「阴德二星,巫咸图有之,在尚书西。甘氏云,阴德外坐在尚书右,阳德外坐在阴德右,太阴太阳入垣翊卫也。」(《宋史·天文志》)】
   【世界历史发展的动力,不是人民的意志;而是反抗伪天
   子、寻求真天子的较量!在摆脱天子遗骸、迎接天子精魂的「周期选择」中,人的生命力可以发挥到最大限度。
   利用多数人的颓废倾向,惯于妥协,使用卑鄙手段,拘于繁文缛节,一心崇拜权力:这就是我们必须反对的伪天子!「他是个好样的!但那仅是作为一个人而言;作为全球之光的竞争者,他却是个危险的伪天子!」「他是个好样的?但为了全球之光,请把他干掉!」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