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天子.永恒者」:紫微书——祈祷天子.上]
谢选骏文集
·“学科·内篇”第二章
·“学科·内篇”第三章
·“学科·内篇”第四章
·“学科·内篇”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学科·内篇”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学科·内篇”第七章、我在樱花树下菩提树下想
·“学科·内篇”第八章、我喜欢耶稣的私人谈话
·“学科·内篇”第九章、“国家看护者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
·学科·内篇”第十章、在“世界宗教”的表象之下
·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学科·内篇”
·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学科·内篇第十四章、英国人是德国灭绝营的先行者
·学科·内篇第十五章、思想的力量在操纵事实
·学科·内篇第十六章、权力中心·文化优越·思想果实
·学科·内篇第十七章、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
·学科·内篇第十八章、佛像就是吸毒者的忘我形象
·学科·内篇第十九章、我的著作充满“错误”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第一章
·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学科·外篇:第三章、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
·学科·外篇第四章天子是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
·学科·外篇第五章文化方案的基因限制
·学科·外篇第六章动物和人都是思想的产物
·学科·外篇第七章“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
·学科·外篇第八章、人的思想远比上帝的思想来得贫乏
·学科·外篇第九章印度、中国、希腊,原创哲学
·学科·外篇第十章、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
· 学科·外篇第十一章文明除了自身没有其他目的
·学科·外篇第十
·学科·外篇第十三章、刘邦这个淮夷后代的遗风
·“学科·外篇”十四章、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
·“学科·外篇”十五章、慈善可以让人健康长寿
·“学科·外篇”十六章、全世界的黑暗也不能扑灭一支蜡烛的光辉
·“学科·外篇”十七章、不能触发思想的地理起点,毫无意义
·学科·外篇十八章、利玛窦没有完成信仰核心的完整移植
·学科·外篇十九章、一枕黄粱、南柯一梦,也是一种人生
·学科·外篇二十章、牛顿的宗教观点影响了他的科学研究
·学科·外篇二十一章、生命活着的时候才会觉得悲苦
·学科·外篇二十二章、“自然的客观”也是“人类的建构”
·学科·外篇二十三章、黑人的天主教与众不同
·学科·外篇二十四章、革命豁免杀人防火的法律制裁
·学科·外篇二十五章、种族灭绝才是“历史前进的动力”
·学科·外篇二十六章、“最后的革命”迫使极权放下屠刀
·学科·外篇二十七章、打动感情、只用幼稚的推理
·学科·外篇二十八章、电影的首尾与人生的首尾
·学科·外篇二十九章、人的创造和神的创造
·学科·外篇三十章、思想的魔力、劳动的福音
·学科·外篇三十一章、“文明没落”演化“种族危机”
·学科·外篇三十二章、测不准还是测得准
·学科·外篇三十三章、越大的城市,越为强烈的独立精神
·学科·外篇三十四章、自由主义与市场垄断
·学科·外篇三十五章、猎巫狂热与“阶级斗争”
·学科·外篇三十六章、“向前逃跑”与“历史的原创”
·学科·外篇三十七章、人生和量子都是思想的产物
·华尔街的名言吸引受害人上当
·搁置判断与接受信仰
·思想主权第三部上“社会·内篇”第一章思想主权创造国家主权
·扑灭一种思想的最快方法
·汉朝开始中国人喜欢伪造东西
·满洲人是怎样糟蹋儒教的
·罗马教廷的“外行领导内行”
·巩固奴隶社会,必先制造饥荒
·国家把头与思想摇钱树
·没有心肝的浪漫主义
·领袖要假装为人民服务
·美国的路霸公司启发我们
·种族歧视的双面性
·社会·内篇十二章、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皇太极”与“日本天皇”
·“军阀建国”不限于现代中国
·奥斯卡金像的高度
·专制社会的首要祸害
·湖南农民的盲流与逆流
·暴君的晚年陷入疯狂
·中国幼儿园不给小孩喝水
·中文的珍珠埋在美洲的荒原
·第三部下“社会·外篇”第一章、战争与国家
·思想的借口,权力的需要
·脑满肠肥的神职人员
·中国需要消灭方言壁垒
·上帝之城的幻象
·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
·宁做上帝的奴仆,不做君主的宰相
·天堂、极乐,在此思想中
·误解创造价值,是创新之母
·再论战争与国家
·宗教与国家之间的缠斗
·来自草原的“人民解放军”
·古代南北朝与现代南北朝
·信仰扩充了野蛮民族的势力
·皇权与教权的斗争及其延续
·野蛮民族被思想开化
·宗教和语言、民族的关系密切
·儒教、佛教、道教缺乏牺牲精神
·独立思考与独立空间
·“历史的终结”三百年前开始
·弥赛亚的保护者斩首示众
·贪婪永远是人类行为的第一动机
·阿訇醉心学问和国家财富
·“万恶的思想”并非人类的发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天子.永恒者」:紫微书——祈祷天子.上

「天子.永恒者」:紫微书——祈祷天子.上
   谢选骏
   东 蕃 窗外阴雨绵连(一五四章)

   西 蕃 杀死你的预言者容易(一五五章)
   北 极 北方升起耀眼的星(一五六章)
   北 斗 十一月的小阳春(一五七章)
   勾 陈 在杳无人迹的晚间(一五八章)
   天皇大帝 人可以有多少尘世(一五九章)
   四 辅 我们的悔悟说七个罪(一六0章)
   五帝内坐 一切传统的祈福(一六一章)
   六 甲 没有不能接受的(一六二章)
   柱 史 二十一世纪的低语(一六三章)
   女 史 一切历史…… (一六四章)
   天 柱 现在,黄金在哀歌(一六五章)
   东蕃:窗外阴雨绵连(一五四章)
   【「紫微垣东蕃八星、西蕃七星,在北斗北,左右环列,翊卫之象也。一曰大地之座、天子之常居也。主命主度也。」(《宋史.天文志》)】
   窗外阴雨绵连,窗内泪如泉涌……拆穿世界之谎的人,在寂寞与绝望中,我们向你祈祷:「你必然会来」的信念,伴我们度过人生最阴暗的时刻;你必然会来的事实,不辜负我们扎根苦难的生存。你以力挽狂澜的大智大能,推波助澜;你以特立独行的仁爱,涂炭行尸。你一举结束纷乱的瓦解,以神格之辉,给现代荒芜注入新元素,古老的沃土由此重整。你拒绝表现,于是世界成为你下注的赌场。你拒绝许诺,历史于是成为你功德的见证。你寻求世界之无,只是当你不再寻求,世界才变得富有。若无你的下注,历史将寂寞;若无你的见证,文化将贫血……你的一切行迹皆发源于「报应的压力」,孰能对此深切认识,便能颂扬天的功德,而不指摘你的过恶。
   【类人都鄙俗,不配你的下注;缺乏意识的浮游生物,岂能期待你的许诺?你的真质,不为类人而设;你的真情,不对类人而说。如果有谁攻击你,显出自己的无知。由于我们祈祷,他们便说我们仇视世上一切美好的东西」。由于我们期待,他们便分析这种仇视是「因为自己得不到所以葡萄就酸」。他们以医生的冷漠、科学家的非人性,来批判我们的爱与恨。
   你知道这是虚妄。你知道这是名为误解的毁谤。你知道他们的恶毒是一片歇斯底里的恐怖,由于我们的忠贞,因为他们也听见了,忠真原为揭示「丧钟为谁而鸣」的谜底。他们的恐怖发源于我们的坚忍。他们的死亡种因于我们的沉默。我们以真诚的希望为死者掘墓;我们纯粹的爱心,是恐惧者不断滴血的创伤。不懈的等待,是我们身上的标志;燎原的雷霆,是你带来的礼物;是沉默的耐心,唤醒了你的雷霆。 即使我们的灵肉完全死掉,也不后悔曾经生存过。即使我们的牺牲完全白费,也决不懊恼曾是一个奉献者。况且,我们的生存,是为了奉献;我们的奉献,是为了生存。除此而外,别无选择。我们所做的,是不得不做的;是死是活,都无二致。只要我们的心眼见过你,此生足矣;只要我们的心地已经奔向你,馀何足惜?
   你给世界带来不能尽说的福泽;这不是我们感谢你的主要理由。我们的谢意,更多针对你破毁福泽、预示灾异的启迪。否则,世界便因听不懂你的言语,猜不透你的思想,而陷入瘫痪。
   谁能预泄天机?孰能悖逆天道并阻难你?你兴起,勇毅而笑,环顾视而喜,断了脊椎的种族从此有了复活的生机;颓废的沦陷区将瓦解;一注彻人肺腑的光,送来令人惊异的催命剂……】
   窗外阴雨绵连,窗内泪如涌泉……
   【亲眼看见你的丰采,亲耳听见你的德音,亲身经历你的业绩,是千年的幸会。但是,在此之前,毕竟还有漫长的平淡时日。我们怎能忍耐这空前的浪费、由衷的撕裂?除非,我们的心与你相通。这一相通,绕开语义学哲理的樊篱,而切入宇宙学启示的腑脏!如此,我们的一生不再虚度;如此,我们的生命,从藏污纳垢的躯壳,一变为透明的虚无,再变为坚韧的世界龙种。如此,你的前来,使天神成为人子,人子成为天神。历史的声波,踏著我们的耳鼓而来。隐约的雷声,劈开种族的壁垒,刷新文明的尘蒙。空间的震撼、时间的回声,都为你而发。行尸走肉们为之碎心的东西,蕴藏深刻的仁爱。雄浑的力,无情的符,向你洞开,是的,这破碎的世界今晚就要合一:一柄利剑将分割死者、遗弃死者,殡天的梦想,走过你的圣光,被掩盖的天然,重新突破朦胧,切开整体的意象。】
   历史之父、万象之母!暴风骤雨,刻不容缓。你播种历史,雨师风伯,驱风唤雨,揭示命运,众神肩负走卒的荣耀。
   来了,来了,来了。哪一个生灵不感到你的慈光正在逼近?你炙人心灵,百病全消,精神大爽。在你的光和下,沉迷者放弃生活,思想家放弃求索,学者和艺术家将亲手结束自己的技艺。一切新神将列队走向你,幽闭的城府对你洞开,逃逸者回归于本来--工人丢下工具,农民抛开卢舍,学生捣毁课堂,一切生活宣告终止,豪华的建筑,沦为废品,庄严的神庙在你的慈光下,淡出破旧的背景。你以人们不可思议的事,自在自娱,时间之流倒转。
   【我们第一个有幸知道,也将最后一个不幸怀疑:你自强不息的宇宙之精,你所行的一切,体现了历史法则,是自然律的轨迹,你的无法无天,恰恰证明你是法的化身。你是无形的但却不可废置的世界之轴,你是柔软的但却不可违拗的精神。
   「信念与时间的相乘,可以成就一切奇迹。」你的来临,将证明这一宇宙真情。我们代表印在自己身上的万年文明和流过我们身上的五千种族,在你面前跪下,三拜九叩,向你致敬,感谢你超渡种族,感谢你解剖文明,感谢你填充历史。】
   窗外阴雨绵连,窗内泪如泉涌……拆穿世界之谎的人,在寂寞与绝望中,我们向你祈祷。
   西蕃:杀死你的预言者容易(一五五章)
   【「紫微垣东蕃八星、西蕃七星在北斗北,左右环列、翊卫之象也。一曰大帝之坐、天子之常居也。主命主度也。」(《宋史.天文志》)】
   杀死你的预言者容易,扑灭你的惊雷也可能,但拒不承认你,却那样困难。掩盖你的雷声,也许算不了大恶,但当你来临之后还拒不服从,就不可赦免。即使拥有一切善德,也将立时变为罪恶。
   【你的预言者终会消失?不论是被人杀害,还是被你的爆炸所淹没……然而这不值得悲悼,太阳光芒四射,还需要纪念的火?诗人的伤感灰飞烟灭,你的来临,是无与伦比的怀念,你的青睐将摧毁一切凯旋的遗物。灵魂映出你的光环,霹雳导致你的气息,无限阴郁的思索,是你的徵兆。
   人们说你并不存在,只是一个幻象,是想入非非的呓语。草芥无法凭藉自身而设想形而上,万物之源在他们心中,不啻形而下者的影子。人们因此而围剿、拷问你的传道者,逼他流离失所,使他和一切赏心悦目的事绝缘,并庄严宣告,这是一切美好事物的公敌。……仿佛类人,倒成了美好事物的主子或代言人!
   草芥们惯以火刑柱,去对待种族的资源、文明的瑰宝。但草芥自己最是经不起燎原大火,他们的恐惧因此变成了我们对你的热爱,困兽的防御因此导出了锋利的进攻。
   大火之后,还剩下什么?听!漠然的宇宙之风在搜刮著世界之尘,一切暴露无遗,一切在赤裸中失去屏障,失去联系,失去依托……这时,你以了然的身影,从上一个世纪的馀烬中一跃而出,真质闪闪,起死回生过渡时代,把宇宙精液射入荒芜的大地。你的真,入种族的伪;你的诚,进入文明的诈;你的实,侵入世界深渊的空虚!
   草芥们怀疑你的存在,这使他们丧失生命所系的土壤,这流失即使不等于躯体的消灭,也意味活力的断送:你以定律的严格,证明确凿无疑的存在。你以冷酷回答邪恶,你以惩罚帮助人们完成认识的飞跃!
   谁的皮肤为鞭子而生?谁的眼睛为锥子而生?谁的耳朵为噪音而生的?谁的舌头为勾魂的苦药而生?谁的鼻子为地狱的恶臭而生?他们如果也有直觉,请原谅我的直率,那也是为歇斯底里和神经的痉挛崩溃而生的!所以,你将以最大的无私,帮助他们完成彻底的认识!】
   先验知识的印证者!不论你被压在哪座五指山下,不论你的如来多么神通,你的霹雳终将摧毁一切人造的柱石与长城,你的崛起将剪去一切多馀的王国:
   「往古之时,四极废,九州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载,火(火监)焱而不灭,水浩洋而不息。」 (《淮南子》) 如果时间真是圆的,这一天迟早会重新来临……
   虐待是你的锻炼!杀害是你的运动!你从虐待中壮大,你因被害而沁入世界的心。从此,高贵、独特并充满刺人智慧的能力,成为你的门徒,成为历史筑造学的必备材料,你的基石,你的栋梁,你的飞檐,但却不是你的华表、你的牌坊、你的台榭!
   「我一生最大的遗憾,就是未能亲见天子出现在人民中间……但唯其如此,我们才得以最动人的思虑:幻想天子……」--你的门徒如是说。
   北极:北方升起耀眼的星(一五六章)
   【「北极五星在紫微宫中,北辰最尊者也。其纽星为天枢,天运无穷,三光叠耀而极星不移,故曰,居其所而众星共之。枢心在天心,四方去极各九十一度。」(《宋史.天文志》)】
   北方升起耀眼的星……以其锐利的光芒刺破阴霾、泥泞。整个世界为之激动,为之呻吟,为之激动。他以咄咄逼人的寒光,紧盯视这突然开始仰望他的裸岩世界。千万年的严冰破裂,永久冻土带消融……但他的寒流却将扫荡春暖的南方,那一切繁杂生物尽情疯长的髑髅地。
   【啊,紫色的星辰,你的力量不是温度,而是辐射;所以你并不助长豪门名贵,你视令人羡慕的繁华背景如废墟,你把自傲于人的传统优势,列为死囚。你的威风,凛凛冽冽,地球停转,时间凝止,焦虑溃散,紧迫拔除。】
   北极星,你多么孤独!悬在高旷冷漠、无遮无栏的时空中,散播光明,毫无收益……难道几十亿光年以外的嗡嗡颂扬,竟能打动你、收买你?不是的。凡人尊仰你,以为至高,以你为速朽之物中不朽的座标。但这一切与你何干?你不为对象而奔忙,你不为观众而调整,你只不过是创造了一种存在方式。只在内心深处,你知道自己的微不足道……知道天外有天,再伟大的星辰,也会殒灭,因此,你其实比众生更不幸福!如果你竟然还保留了有关幸福的尺度。
   【你是看不见世界的,因为你有光明,而世界却一团漆黑。明处的怎能看见暗处的?所以你看不见一心想看见你的世界……而世界,却死死盯住你的快乐和你的痛苦。你不可一世的喜悦与对命运的大祭,以如此之大的张力,使你的光芒如此寒冷,而你的空前冷峻却送来迷津之中的世界生机。】
   北极星!愿你永远保持不可笼络、不可腐蚀、不可软化的锋芒!尽管这锋芒是野的,因为它不受拘束、不受遮蔽。这锋芒是横的,因为他不迂回,无法误读。他以可贵的朝气,补益虚脱的世界。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