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天子.永恒者」:太微书——天子的门徒.下]
谢选骏文集
·氏族宗族民族的主权国家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秦汉是天下而不是国家
·蒙古首开元明清的天下
·全球政府需要刷新统治原则
·天下秩序是人类命运保育者
·平定主权国家,有益于天下
·地外文明
·全球政府需要宇宙基础
·生存空间与人类命运
·星际探险与人类命运
·勘察宇宙的生命前景
·为宇宙秩序立法
·最后的书评
·回归祖辈的文化
·望文生义的误解
·新儒家是不必要的
·“整合全球”并非“上帝之城”
·立此为社会福音派鉴
·本书开始起草于1975年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被囚禁的时代第二部《被囚禁的中国》目录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1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2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3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4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9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6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1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2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2
·《第三中国论》全书十二篇1980——2010年
·第一篇“第三中国”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第二篇“第三期中国文明”与埃及的“新王国时期”
·第三篇 对“第三中国”两点思考
·第四篇中国的崛起有待“第三中国”的崛起
·第五篇共和与独裁
·第六篇“第三中国”与民族国家
·第七篇“第三中国”的组建运动
·第八篇“第三中国”与青年中国
·第九篇“第三中国”非社会主义
·第十篇“第三中国”与复古主义
·第十一篇“第三中国”的内外之别
·第十二篇“第三中国”的世界命运
·后记/附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目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序言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01-1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11-2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21-3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30-4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41-5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51-6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61-7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71-80
·“人子”是耶稣在代表上帝发言
·ZT:马克思韦伯误判了天主教
·美国鹰之折翼—小罗斯福故居纪念馆的“赝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天子.永恒者」:太微书——天子的门徒.下

「天子.永恒者」:太微书——天子的门徒.下
   谢选骏
   周 鼎 天子的门徒喜好逆风行驶(一四五章)

   键 闭 天子的门徒一意孤行(一四六章)
   天 纪 天子的门徒爱他们的主宰(一四七章)
   郎 位 天子的门徒反对文化的退化(一四八章)
   织 女 天子的门徒在其低级状态中(一四九章)
   内 平 天子的门徒藐视一切道德(一五0章)
   内五诸侯 天子的门徒披褐怀玉(一五一章)
   武 贲 天子的门徒没有家庭(一五二章)
   常 陈 当他们放声哭泣(一五三章)
   周鼎:天子的门徒喜好逆风行驶(一四五章)
   【「(摄提)西三星曰周鼎,主流亡。大鱼在摄提间。大角者,天王座也。又为天栋,正经纪也。」(《晋书.天文志》)】
   天子的门徒,喜好逆风的行驶!在冰雪迷漫中……在狂风热浪中……在万丈悬崖上,他不屈不挠地警醒著。这里体现了多么强劲的力度感,多么空灵的距离感!他多么愿意即使死在这样一种孤旷之境。
   天子的门徒!在你们的基因中已经包含了一种「逆境的美德」。倘若失去了逆境,则无异剥夺了你们显示这一美德的神坛,无异于让你们的生命萎缩,使你们的肌体崩溃。因为没有这生产美德的神坛,你们的意志也将晦暗失色……你们是为逆境而生的,生于斯、长于斯、老于斯!你们也因此而变得强健、变得坚韧。惟有在逆境与险情中,你们才优裕自如,否则倒仿佛无所措手足了。【所以,要寻求伟大,必先寻求逆境,甚至制造险情……在和平的羊群中制造战争;在绿色的原野里散布死亡……然后再以伟大超凡的救主形象出现,把平安的恩典赐给吓破了胆的芸芸众生……许多壮丽的事业,正是这种美德创下的。因此,理解这种美德并保持这种美德,就成了透视历史的「x光」。】
   你们是轻快的跳跃者。你们还没有被过重的行装压得瑞不过气。你们以内在的智慧,去抵偿空匮的行囊,正如强健者以体魄,去抵偿食物的匮乏……你们有敏锐的触觉,是
   冲浪运动的爱好者。
   【对天子的门徒来说,首要的问题仿佛是判明「谁是天子」以及「谁不是天子」。这关系到,你是天子的朋友,还是天子的敌人。但实际上这种判断不是人力可以胜任!因而以下说法最是无稽之谈:「谁最无畏、最无忌、最无我、最无碍、最机警、最能应变、最富于创新精神并有极强的生命冲动,谁就是天子。因此,聪明的人们完全可以凭自己的经验和理性,在一位天子降临之前,在他开始证明神性之前,判明他的天子身份。」
   而以下说法可能几近真实的景况:
   「天子产生于宇宙的命运」,而不是产生于所谓「幸运跟随强有力的人」,有时,厄运拣选的孱弱者,反被任命为世界的航向。幸运只是人间的事,而宇宙的命运却超越幸运与厄运之上。天子既是幸运,也是厄运,既是世界的共主,也是世界的弃子。他是宇宙命运之定数,是必然来临的超幸与超厄;同时又是偶然的巧合,所以,作为神秘的底蕴,天子不可分析不可描述有如奇云异雾,实非人的世界可以摹拟。
   真的天子以怀疑的目光扫射世界的一切,甚至爆破一切存在和一切观念。没有东西能瞒过他的灵光。他的门徒决不因他的审视而泄气,反以更大的忠贞,无条件地服从自己的宿命!天子的门徒,喜好逆风的行驶!
   正如囚禁在(姜女换为久)里的周文王,他们念念不忘历史复仇,在文王儿子武王手中,「思想复仇」是历史复仇的第一阶段,终于演成「政治复仇」这历史复仇的第二阶段。历史复仇无不借助军事征服,总结为政治秩序。思想复仇的首战告捷,文王创造了中国精神最宝贵的纪念物:《周易》。在惨淡的(姜女换为久)里,古代的明王就是用心思的革命擦去了脸面的耻恨!】
   天子!你在世所不知的潜伏之所,孕育了光耀百代的文明之核。愿你的创伤足够深刻,足以成为新王国的摇篮!让你的世俗情感碎为粉末,足以促成新中原的肥沃!你的戾气化为空前的毒素,改变全球的容颜。而对天子的门徒,天子的毒素则是至爱至美,冷峻里藏著无限的光明。
   键闭:天子的门徒一意孤行(一四六章)
   【「键闭一星,在房东北,近钩钤,主关龠。」(《晋书.天文志》)】
   天子的门徒一意孤行,而非遗世独立、与世相忘。这些超级隐士并非真正隐居,而是以隐居的方式,完成灵魂的修炼、精力的凝聚、技能的预备。
   他们要以特殊的形式,深入地扎根于环境,要在根本意义上狠狠抓住现实,把无形的触须伸向渴望中的全球。【在这一点上,各种等级的生命形式似乎都是一样的。不论是天子的门徒,是类人,还是动物,或植物,都要尽全力与环境保持联系,否则,将导致整个机能的紊乱与最终衰退。尽管其中的具体机制,今天的科学还搞不大清楚,但我们却有理由认为,各种有机机能,包括意志、想象、灵感、连续性甚至记亿力、感受性等等,都是在「宰制环境」的冲动下逐渐拓展的,其保持与发育,也是立于这个事实前提上的。】
   人人都有「小圈子」?像细菌一样互相包庇,像病毒一样随机变异。但天子的门徒却只听命于唯一磁极的「场作用力」。他不断从企图破解神圣的世俗圈子中突围,以实现他的一贯,即「争取他的自由」,他的自由就是追寻宿命。天子的门徒,宁在逍遥游中穷困而死,不在小圈子里欢快而终。稳定的圈子导致退化,为了天子,为了天子的罕见特质,天子的门徒拒绝向世界索取日用的物资。
   【生活多么卑微……不论你给它以何种冠冕。各种生活现象的差别仿佛多大,但是它们的幸福、痛苦、酸甜苦辣、七情六欲……又多么相似,毫无例外地琐屑而微不足道,转瞬即逝,卑劣地翻来覆去。生活直太卑微了……这里没有任何经久之物;但却依然一年年、一世世,被精心地重复耙过,好像真有什么经久的东西。这里的生活中,任何个性都难以张扬,但却十分可笑地强行捆绑著「个性的假面」!】
   卑微感是什么?是全球之光的前兆。天子的光,是医治卑微感等等精神疾患的神奇射线!这,就是剖析全球疾病之种种症结的新型病理学。
   【卑微感,以及基于卑微感的罪恶感,不仅是病态的感觉,而且是在发自反省病者自身的处境。在缺乏天子射线的反省中,反省越真切,卑微感就越强烈,因为反省,无情撕下了,以前为了自我防卫而戴上的假面具!这样,就剥夺了人继续从事世俗生活的自欺勇气。如果成功地消除了卑微感,不是由于麻木不仁的闭塞,而是由于「齐生死、等贵贱」的达观等等,反倒完全铲除了罪恶感的基础。而以各种理由铤而走险奋不顾身的狂徒,也是抑制了罪恶感的干将,这是因为,他们终于把身心机能,捐献给那更大的对象,以此消除了生活与良心的卑微。】
   他们,以前也想要「写一部自传」,把自己的传奇生涯印在纸上……然而现在回想起来,那该是多么可笑。他们怎能屈尊去干如此大路货的、卸任的美国总统和褪色的明星们常干的事呢?要知道,自传也好,回忆录也好,已经成了卫生纸,甚至更差,成了谎言的根源。但现代世界的痼疾并不在于个体太少,而在于自我太多。自我太多但自爱太少,自恋太多但自尊太少:世事纷争,人欲之河,龙舟竞渡。这是一个自我宣传自我推销的买卖社会。卢梭的忏悔已经逝去,而奥古斯丁的忏悔尚未到来,这两部著名的《忏悔录》的作者,开辟了压制自我和张扬自我这两股思想的流向:卢梭并非终,奥古斯丁并非始。在我们这个时代的视野中,此二者正在倒置!
   【奥古斯丁的《忏悔录》,宣告了希腊罗马世界属下的人欲时代的死亡;卢梭则用《忏悔录》预告基督教文明内部,人欲时代大肆声张的高潮,其前次高潮则是「宗教改革」,再前次则是「文艺复兴」。从那时起,自传和回忆录就成了「人文主义」的必不可少的道具了。人们充耳所闻的都是「人啊人」的嚎叫与呻吟。从男人到女人,从白人到黑人,从这人到那人,在这堆自我炫耀互相吹捧的「自传」中,再增添一册,不论是一薄册还是一厚册,早已无关宏旨了。这路已经走得太滥,且日益狭窄。「务去陈言」的古训,应该重温了。自我炫耀如不终止,也得变化变化形式了吧。历史已经转换潮汐,文化也得脱胎换骨。】
   天子的门徒也曾想倒叙自己的思想发展史,以揭示灵的生成。现在回想起来,他们自己也觉得好笑。他们怎能像那个「日内瓦公民」,以不可靠的意识流去堆积思想的纪念塔?怎能像那个「普鲁士臣民」,做什么「精神现象学」的工作?现在,他们只想「采摘天子的预示」,仅此一项就太丰盛,所需的劳作也太过艰辛了。
   天子的门徒!你们忘掉自己的时候,将变得更强大;你们不再思考的时候,世界将朝向你们。你们不追求客观的真理,你们不摹绘发展的规律;因为天子的真理是对人宣示而非对物弹奏,天子的发展是如此高级,以致独特到只能借鉴而不能模仿的地步。
   【只有相同思路的人,才能从同一的前提走向同一的结论?否则,同一的前提很容易滑向另一个结论,甚至背道而驰……还是努力宣布结论吧,让懂得翱翔的人自己去展翅--你没有看见?母鸟从来不去替代小鸟的飞翔。还是首先树起一块巨岩,若有馀力再精雕细琢,否则,等你镂完了花纹,耗光了生命,尘土将埋掉你的业绩。如果你勇于舍弃自己,那么,在累累白骨的边旁,反将有一丛绿洲平地而起。
   论证和陈述,只是阐明观念的方法,而不应沦为奚落论敌、俘获愚众的「批判的武器」。如果你真的像短腿的卡尔马克思那样那么渴望意气风发,就请直接拿起麦克风和原子弹,来充作你哗众邀宠的「武器的批判」!让血流成河的胜利,作你你的注解!】能拂去旧时代的积尘,使常新的古镜光彩照人的,还是那一个性灵!
   天纪:天子的门徒爱他们的主宰(一四七章)
   【「天纪九星,在贯索东,九卿也,主万世之纪,理怨讼也。明则天下多辞讼;亡则政理坏,国纪乱;散绝则地震山崩。」(《晋书.天文志》)】
   天子的门徒爱他们的主宰,仿佛如此之深,以致愿意为之牺牲自己,不仅牺牲一生的光阴、世俗的幸福,甚至牺牲一切思想与事业,甚至愿意牺牲荣誉乃至背上万古恶名。
   只要这是所谓「天子的需要」!「为天子而牺牲」,这是在他们的血管中奔流的第一需要,因为这样的牺牲,正是尽情宣泄那蕴于己身的自然力量!这个机会,是每个贵人都不肯错过的「充满正义的扩张犯罪」!是「仁爱的征服「,是「解放全人类」!是「罗马的和平」、「秦的统一」!
   吹起历史风暴的人们!只有当你们以明智而不是狂热发现了天子,你们才更有效地把握了自己的方向。只有当你们成为天子的门徒,才获得了俯仰历史的合法性。这柔韧的合法性能抵挡最为恶劣的气候,渡过冰封的时代,迎接春意融融。这韧性听而不闻,视而不见,但却支配了人间的命运!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