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天子.永恒者」:太微书——天子的门徒.中]
谢选骏文集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全球政府论》附录
·《平定主权国家》[目录]
·一,全球文明的轴承现象
·二,全球化与非全球化的碰撞
·三,爱国主义,一个神话的覆灭
·四,二十一世纪的全球同一性
·五,跨国文明的统一网络已经成型
·无业者创造的历史
·无业者有哲学吗?
·假晶现象
·教族:种姓制度还是礼制?
·有关全球化的几种理论
·族裔特性是全球化的钉子户
·“教族”与社会的分合
·“教派”可以刺激民族活力
·蒙古与金帐汗国的兴衰
·世界军阀轮流坐庄
·军阀、革命者、国王
·时代、社会、文化、军阀
·一切权力归统帅部
·论宽容精神的全球含义
·罗马史的例证
·多难兴邦
·人民运动
·宗教的声音
·宗教的精神
·宗教的事业
·宗教是伟大的哀哭
·虚无主义与宗教
·神秘朦胧的光辉
·宗教与战略的关系
·历史上的各类宗教之作为战略
·巴比伦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埃及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印度东方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伊斯兰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达·芬奇密码》面面观
·战略是“生命的适应能力”
·哲学王者/天人三策
·过河拆桥的哲学
·真理就是生命与道路
·哲学之轮
·胜利者
·领袖是无法培养的
·胜利的天才无中生有
·少数人创造的历史
·苦难是少数派战士的伴侣
·悲剧的主轴推动历史
·胜利者的书如何写就
·现代文明的整合者
·秘而不宣的“第三十七计”
·整合者的四个面相
·天子的义务与权力
·整合就是未来世界的方向
·人是不可两全的怪物
·心性修炼的至境
·大改组
·二,无产者、种姓、教族、教会
·民族整合的文明历史经验
·走向全球政府的几步震荡
·礼的精神
·二十世纪是礼崩乐坏的谷底
·圣人是礼的人格化
·“礼乐征伐自天子出”
·“礼表法里”的两道分离
·秩序与理性互为表里
·礼与控制论
·黄金时代
·礼的形式
·中国礼制的起点
·中国礼制的特点
·印度礼制的特点
·礼制是权力中枢的辐射
·礼制不同造成征服的效果
·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
·礼制不同于极权主义
·新文化战
·文化战的最古范本和最新动向
·文化战与军事战的区别
·天下文明超越国际主义
·防止大规模侵战的锁钥
·整合的杠杆是异源的文明
·文明的圈回之“圆”
·摆脱血气,获得文明
·文化战的战略
·战略的失败与成功
·中国文明的战略观念
·新文化战的战略观念
·破坏现存的平衡结构
·中国政略的集成(《书经》)
·“王略”论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略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术
·王道与霸道
·王道与霸道的第一层涵义
·求义与求利是不同的轨道
·怎样克服国际无政府状态
·新的政治原则已经出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天子.永恒者」:太微书——天子的门徒.中

「天子.永恒者」:太微书——天子的门徒.中
   谢选骏
   从 官 他们的思想是什么?(一三六章)

   明 堂 有两股精神潮汐(一三七章)
   辇 道 当我们被命运驱逐(一三八章)
   渐 台 人体需要危险的刺激(一三九章)
   三 台 云游四方的行者(一四0章)
    屏 曾有沉重的幻灭袭击(一四一章)
   扶 筐 命运!你为何……(一四二章)
   进 贤 天子的门徒是君子(一四三章)
   谒 者 天子的门徒斋戒静默(一四四章)
   从官:他们的思想是什么?(一三六章)
   【「太子北一星曰从官,侍臣也。」(《晋书.天文志》)】
   他们的思想是什么?
   他们的思想是灵魂的粪便。
   这是一个多么惊人的命题。如果用一个文雅而辞不达意的说法,思想也是「灵魂的排泄物」,即剥离了生命过程的游离物。
   【一个博大的心灵,里面的精华永远也不能如实地流出!一个天赐英魂的形成,要靠汲取本身的精华!他之「维持生计」都不假外求,又怎能使精华外溢呢?他的生成方式规定了他的精神形式,他的生命,限制了他的普度,我们的这一天启,与历来流行的精神万能的救世神话,具有深刻的差别。
   「思想精华普度众生」的虚幻牲表现在:思想如果真是决定生命的精华,那么,将置那产生思想的「灵魂」于何地呢?因为用语言表达得出来的东西,并不是意识中最好的东西,更不是灵魂中最好的东西,又哪里可能是宇宙中最好的东西,甚至是造物者最好的东西?如果一味执著认定,语言的东西就是最好的东西,就未免就对人的表达能力表达工具以及理解能力理解工具过于迷信了。事实上,人的感受要远远锐于人的表达;人的好恶要远远先于他的思想,人的直觉要远远大于他的理性。真正的精华因此只能埋身在最深的荒垒之中,尽管人们把这荒垒叫做「心」并因其闭锁而变得神圣!心,默默地生出,默默地完结,并没有别人知道,社会的「承认」又从何而春情大发呢!
   容易理解的东西,贱。所以,经常受到理解捧场宣传的东西,必非上品。精微的东西,本是一个灵魂所闭锁的,也只是一个灵魂所独享的,难免不可言传(理解或分析以及诸如此类)。而所谓思想,不过是灵魂横遭排挤(通俗地说,是「受迫害」)时,所分泌出来的润滑剂、保护性抗体。所以,唯有「不幸的灵魂才会产生思想」,例如伟大的灵魂由于沉浸在宇宙脉息的共振中,已经不再具有思想,而与天地精神同在了。如此看来,关于理想世界的思绪,无一不是「受难者的悲鸣」。只有生存状态扰乱了,心才会倾斜;只有心倾斜了,思想才会从中流溢!思想就如此以「心灵的失衡」为前提。精神的爆发,首先取决于强烈的被吞噬感。文化、独立思考的能力,取决于一颗心的破裂。犹如母鸡的诞生,取决于蛋的破裂。一颗纯正的心,高远的心,由于破裂,成为一颗鼎沸著鲜血的心,构成思想史的机枢。
   曾几何时,他们也有过深切的兴趣--寻求民俗意义的文化、思念古风的真纯或历史事实的确定性等等。这时,他们是客观信仰者,是理性主义者,是程序的门徒。但渐渐他们发现自己成了奴隶。环顾四周,到处是刻板、标准化,到处是麻木不仁、官僚式的无动于衷。到处都是对性灵的嘲弄、迫害、窒息,到处是对生命之美的曲解、污蔑、讨伐、滥用……面对这一切,凡夫俗子们也曾抗拒、诅咒、愤怒,总之反应强烈;但继而突然顺从了,像一位被强暴的妇女,突然之间主动接受暴徒的蹂躏,甚至迎合!这就是生物的习惯,这就是奴性的起源。所以「奴」有女字傍,而古代的女人则不无真实地自称「奴家」。总之,习惯使恶劣成为美好,终于,凡夫俗子们甚至渴望并强化这一美好,自觉成为暴徒的俘虏和帮凶。在这种奴性的基础上形成的所谓「集体生活」,是精神发展的死敌:你要在哪里扼杀精神,你就在哪里倡导集体生活!】
   天子的门徒和凡夫俗子们对立,只要一息尚存,就拒绝同流合污,他们不会接受暴徒的殷勤!时代的混杂,只不过是把他们的精神驱入地下状态,思想被迫进入了自己的冬眠,可是心永远不死,以便准备下一个时代潮流。新的趋
   势,是在他们的足下成形的!他们并不执意扮演反潮流人物,但并不害怕被打成「反动人物」,因为因为所有的历史都是由反动人物推进的!
   他们的头脑一如海星,伸出刺目的观念:一个重获强盛的民族,要在反抗日臻标准化的同时,有必要消除民俗意义的小区文化,以实现自身的一体化。千奇百态不值得留恋,万紫千红都不够意思!只要天子保有生殖世界的力量,这些时装迟早会有人给重新裁缝出来。何必留恋它们?
   【一个重获强盛的民族,要在反抗日臻标准化的同时,能否从文人或考古学者的心性,变成武士或建筑师的实体?能否从诗人变成革命者?能否从守门人变成探险家?
   在他们内心升起了一种对音乐的渴望。人人都需要音乐。甚至类人也有各自的音乐口味,甚至连母鸡与奶牛也有追求音乐的禀赋。音乐是一种力。音乐既是生命力的宣泄,也是方向感的前驱,音乐是生生不息的使者,不受音乐激励的人,仿佛既无能又无力。然而,音乐是心灵的蜜汁,也是心灵的砒霜。有的心灵善于分泌,有的心灵只是消费。喜好什么音乐,怎样喜好音乐,其实比对音乐的生物反应更为重要:这是一个判明心灵等级的标尺。感受音乐的能力,也就是赋予音乐以「意义」的能力,这种能力有时可以助人脱离感官的藩篱,翱翔于迷醉的无我的空际,类似于吸毒。难怪许多歌手都是瘾君子,许多歌迷以自杀
   为美!】
   音乐与哲学。音乐与战争。音乐与政治。音乐与爱情。这是「同一个母题」。其所以同一,在于音乐乃是不甘屈服的心声,所以古代的乐师都刺瞎了自己的眼睛,闭目不看这个世界的沉重沉浊。
   在后现代的全球世界,音乐伴随著谁的步履而震响?他们是天子的门徒!
   明堂:有两股精神潮汐(一三七章)
   【「其西南角外三星曰明堂,天子布政之宫。」(《晋书.天文志》)】
   有两股精神潮汐,在他们的内心交错鼓荡、相扑噬咬……一种产自东方文化的精魂,一种产自西方文化的精魂。前者给他们以静谧、直觉、智慧;后者带他们到激情的效忠、分析的天地、效率的世界……于是这构成更大规模的这一阴一阳,一柔一刚,一弛一张,一伸一缩的交互。前者给他们以消闲,后者给他们以进取。这鼓荡、这消长,是风暴的反响,他们的心灵成为全球命运的缩影,全球命运,随著他们的心律如是张弛、浮沉、折转……他们知道,现代文明正经历最后的回光反照,东方文化的精魂正在悄然消融西方文化的精魂。这大势,使他们调整了生活,重塑了自己。那既不依傍东方,也不依傍西方,是「新的中央国度」,迟早要整合千疮百孔的世界。
   而当此「中央国度诞生的黎明前」的困惑时刻,失去了方向感的动摇分子变得迷惘,精神上彻底解除了武装,惟有天子的门徒知道,「中央国度」的自信,岂能失落在天快亮的时刻。以颓唐、绝望来欢迎清晨,这多么可笑?虽然这是多数人的垂死的现实。然而,如果新的白昼竟然照出了一群旧的小丑,又岂是可笑而已!汉墓出土的老人统治,岂能一而再再而三?
   天子的门徒,不但是革面的勇士,也是洗心的圣徒!他们一反伦理社会的劣根性,不以年齿为秩序,排斥虚伪的矫饰,苟且、贪小、自欺、卑鄙的亡国奴性……更该根除。他们以活力至上的准则,重建道德世界的新白昼;他们以活力持续的笔触,为崇拜偶像的技术文明,书写挽联。他们以毒攻毒,以生命的剧毒,消除生命的腐败。
   【对道德,他们获得了如下「基于能力的领悟」:道德,这是最上等的生理-心理的药,可止息火烧火燎的伤痛,甚至防患于未然。因此让我们忍受道德这社会镣铐,因为这镣铐对不会走路的人,是有用的。尽管一切道德也如一切药物具有副作用,弄不好会伤害「精神的脾胃」、瓦解生命的能动性甚至中毒麻痹!道德麻痹症难道不是许多体面人物的通病?】
   天子的门徒,是以天子为最高的道德。违反活力的道德,违反道德的活力,均不在他们的视界中。他们追随天子,在行动中证明自己的身份,在证明中获得完美的行动。
   他们反对工具人格,所以为了伟大的希望,不惜贸然前往,孤注一掷。为了赢得一种信念,他们以生命下注。为了维护信条,可以发动一场后果难测的战争!这是「基于对生命的挚爱」。面对这样的爱,腐朽贪婪的唯物主义,无论怎样辩证,也开不出一帖替代的良方。
   【需要的时候才涌出无穷的激情;不需要的时候则无须克制,而是根本不予分泌:这才是挚爱的心性之极境。心性的塑造,是最根本的艺术?所以天子的门徒把实现这一艺术,看作人生的圆满。为此,他们把自己的心,当作一块柔软的塑料,根据天意不断重新造型……
   人生最富意义的创造性清晨!整个文明世界,甚至新的种族,都是这清晨结出的露珠。如果有一天,这块弹性心理「最终定型」,那就不再年轻!这时,应该毫不犹豫地击碎它,就要窑匠捏碎了的瓷器,再从新的泥土中捏出一个新的型号。就像西晋富豪石崇拿起铁如意,轻描淡写地敲碎了他内心珍贵的珊瑚!难怪歌女绿珠要为这样的疯子跳楼殉情!】
   这样的门徒面对天子,说,「一切为了天子。」因为失去天子就失去了方向感,而失去方向感,何等可怕!【而所谓「绝望」,不就是极端地失去了方向感?不论方向感「是否反映了实况」!哪怕方向感只是虚构的杜撰,其有与无,依然重要,以致到了「决定人生」的地步。人可以失去一切,却不能失去方向感和对方向的信任!即使一种方向感会把人们引向毁灭,也总比丧失了方向感要好些。丧失了方向感,生活就裂为无数不相关属的碎片,就不再是生活了。这种状态比废墟还空虚,比垃圾还可厌。
   正如俗话所说,「失去什么才爱什么……」他们曾经丧失过方向感,于是知道了生命的真正价值!他们的年轻,使他们承认明天的存在,所以,他们拒绝了「生活碎片」的现场干扰。
   当他们病弱的时候,也情不自禁地渴望碎片,以为滋补剂和「救命的稻草」……病弱得厉害,就渴望得厉害。当他们绝望时,也迷于现场的肉欲,绝望愈彻底,迷乱就愈甚。这给他们以最深的启示是,现场的碎片疯狂的渴望,其实是某种失去依凭时刻的病态所致,于是他们成为高贵的、冷漠的拒绝者!】
   辇道:当我们被命运驱逐(一三八章)
   【「西足五星曰辇道,王者嬉游之道也,汉辇道通南北宫,其象也。」(《晋书.天文志》)】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