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天子.永恒者」:太微书——天子的门徒.上]
谢选骏文集
·北朝鲜加入联合国常任理事国
·印度为什么不如中国?因为缺乏王者意识!
·印度准备先打垮中国再说
·没有中国压力,印度瓦解更快
·英国通过并吞印度才成为帝国
·中国共产党的“去共产党化”
·共产党是不是一个传销组织
·成吉思汗没有理念
·德皇威廉二世的精神后裔
·印度是不是天安门广场
·独裁比寡头更有效率
·一切刚刚开始还是一切即将结束
·小国时代的哀的美敦书(最后通牒)
·严重的贫血症正在困扰着中国
·爷孙间较量、父子间冲突
·解放军害怕印度象兵
·从天下散人变成国家主义者
·粗制滥造的摩天大楼
·小国时代已经入实战阶段
·大日本帝国的报应
·小国北韩超过大国苏联中国
·挪威的绝望——“圆柱人生塔”与纳粹死亡营
·“诺贝尔和平奖”来自诺贝尔弟弟的血肉
·成吉思汗的腐尸是谁的国宝
·瑞士独立于恐怖袭击
·我的自由就是不能让你自由
·大国终于对小国俯首
·中美大国“唯北韩小国之马首是瞻”
·中国俯首甘为北韩的人肉盾牌
·美联社向北韩乞和
·美国加速走向虚无主义
·生于自由贸易,死于自由贸易
·核扩散不可阻挡
·三论习近平是中国的戈尔巴乔夫
·最后的西方殖民者
·全球进入无中心时代
·纽约时报想吃朝鲜的免费汉堡
·英美的差异是旧大陆与新大陆的差异
·印度人的难言之隐
·借助于中国传统的力量
·小国掌握了大国的命运
·川普可能告别帝国革命
·帝国革命需要积极的国际主义
·莫迪—习近平对决2022年!
·中国人是一个绝望的民族
·林子健的苦肉计是否连环计
·我的房间进了哥伦布、麦哲伦
·危险的国家创造历史
·白人至上与伊斯兰国
·美国会不会发生军事政变
·俄国对中国的秘密战争
·香港学运领袖改判监禁、污蔑犬儒
·警惕新疆的“以色列化”
·我不是左派但我被她感动
·四派勘误
·中国人的模因就是利害得失
·什么人离开白宫就活不下去
·国民党的“去死人化”
·解放军需要大批尿布
·川普总统走上反美前线
·什么是假新闻
·川普总统的亚父范增终于走了
·南朝台湾与北朝大陆的同化
·南朝台湾与北朝大陆的同化
·南朝台湾与北朝大陆的同化
·班农逃离家族政治
·《战狼2》展现一带一路的流血冲突
·中国军舰游弋泰晤士河
·灭鼠队长毛泽东
·“儒教中国的瓦解”是一个误解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七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八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九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一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二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三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四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五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六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七
·蒙古人杀害汉人不必抵命
·香槟分校运用华人减轻自己的赔偿责任
·中国军舰何时巡逻英国泰晤士河
·“镇压反革命”就是“镇压继续革命”
·为何世界上最幸福的穆斯林生活在新疆
·阿拉伯人为何比中国人还要离心离德
·中国的货物价格是美国的五倍
·第四美国与第四危机
·300万字的《资治通鉴》浓缩成这一句话
·拥抱俄国与拥抱恶魔
·中国是世界上最危险的地方
·“欧洲制造”=“超级赝品”
·进化论、超人哲学、世界大战、极权主义
·她为何欺骗自己的父亲
·威权主义俄国与极权主义中国
·德国人为何会崇拜朝鲜
·黑猫白猫与病猫癞猫
·微信是罪犯朱冬们的天堂
·谢选骏:中国的穆圣、活的洪天王
·新的社会组织正在“传销”中诞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天子.永恒者」:太微书——天子的门徒.上

「天子.永恒者」:太微书——天子的门徒.上
   谢选骏
   黄 帝 座 天子的特性使他永孤独(一二八章)
   帝 席 信言不美,美言不信(一二九章)
   天 锋 现代人被战国漩涡支配(一三0章)
   灵 台 当我伫立秦俑前(一三一章)
   三公内坐 半醒半睡的状态(一三二章)
   九卿内坐 生命太短促且太脆弱(一三三章)
   太 子 宁恶,不合俗(一三四章)
   (人幸)臣 生活是难以挽留的虚无(一三五章)
   黄帝坐:天子特性使他水孤独(一二八章)
   【「太微,天子庭也,五帝之度也,十二诸侯府也,其外蕃,九卿一曰太微为衡;衡,主平也。又为天庭,理法平辞,监升授德,列宿受符,诸神考节,舒情稽疑也。黄帝坐,在太微中,含枢纽之神也。天子动得天度,止得地意,从容中道,则太微五帝坐明以光。黄帝坐不明,人主求贤士以辅法,不然则夺势。四帝星挟黄帝坐,东方苍帝,灵威仰之神也;南方赤帝,赤(火票)怒之神也;西方白帝,白招矩之神也;北方黑帝,叶光纪之神也。」(《晋书.天文志》)】
   天子的特性,使他水孤独--无论他的身体处于何种盛大
   场面的中心,他的精神都是孤寂的!他在暴风骤雨中心,却有一种深刻的宁寂追随著他;他待人亲和,但有距离感令人敬畏!他的生命绵延不息,无人能解他的指向,从而获得与他善始善终的幸运。他不断更替追随者,他不断吸附新的意志力、击打新的兴奋点,因为他以独特的眼力撇开万象的纷纭与暂时,而直射那真凿不变的底牌。他是为那底牌而来的,不是为了区区眼前的现象。
   【「没有胜利,不能休息,在盟友中发现敌人,在敌人中发现盟友」:这是天子的座右铭。他驱使利器,展开扫荡,向外攻破一切藩篱,向内攻破自己的限制。不仅孤独,他也是一贫如洗,是天字第一号无产者:他没有财宝,不置产业,散弃私房,股票、债务与他无缘;他不拟滞于物,没有家庭,没有私人关系,没有保护人,没有师承,没有资源,甚至连来自躯体本身的限制,也不能使他在追求外物的迷乱中沉沦。他贫穷,是因为他过于富有;他因不愿展示自己的富有而变得贫穷。 他的命运生来具有的深刻的无产性,而不是标榜无产阶级或者真的一贫如洗以致于斯,他无视甚至敌视财产,而不是他挣不到一份像样的产业。他对财产怀有深刻的不信任,所以,即使在世俗意义上他获得了大量的所有权,依然是天字第一号无产者。这不是诡辩,而是基于一个难以摇撼的事实:他的资财是用来从事他的非资产活动的,而决非用于资产性的活动(如「消费」、「投资」等等)。
   他不会染上资产阶级财主的习气与时髦(这是各种财主们都很难避免的,除非他们毅然放弃财气而跟随天子的星光),他拒绝家庭和各种私人关系的勒索,这使他的资财不同于一般资产的特质。「他即使拼命敛财,依然是无视财产的。」这物欲世界中的无产者,因其不凝滞于物的圣德,在精神场中却是丰盈的超级君王。在民族与民族的颓乱中,在文明与文明的旷野上,天子率领一个追随他、效忠他的集团,来舍己救人。舍己,就是把自己投入到一个更大的事业中,救人,就是以这事业去和同天下。】
   发展天子,就是结成新的民族,构成新文明的总体。【在天子的自我发展中,包含世俗意义的舍己救人,作为一个小小的节目,他并非刻意完成这节目,他不过是顺手搭救了民族溃散之后的无产者群;创造一种新文明的模式,不过是他的业馀爱好罢了。他的集团,不是那个穷极无赖才来觅条活路的盲流所拼凑的盗匪集团,只是因为在他们的本性中,已经怀著对家庭、对私人关系、对买卖活动和涂脂抹粉的深切轻蔑。这是表里如一的无产者。他们凝聚而成的团体,不是专政的机器,而是贵族的样板,是君子与虎贲的化合。在高温之下化合而成的晶体,将以天子的仁义,保护人民安居乐业。他们不嫉妒人民的幸福;他们小心保护的东西,正是他们内心十分轻视与怜悯的。
   妄想把全民一概变成精神的追随者,类似的伪劣理想,已无一例外地失败了。相比之下,更成功的倒是一种貌似更平庸的,「隔离的」与「等级的」并行不悖的政策,以之保持天生的差别,以之适应后天角逐与分工自然形成的多样,从而让上帝的东西归上帝,凯撒的东西归凯撒。
   天子无意把人民统统变作他的门徒;正如他无法从自己的门徒中选择佼佼者作为「法定的继承人」,类似的僭主政治早该终结。天子的门徒为数不多,却精粹无比;正如他的事业的继承者,常常以他的言行的反对者(亦即补充者)的面目出现。
   世俗的政治继承人不难寻觅,但天子的诞生却是基于民族的死亡、文明的废墟、大量失巢蜂蚁般的无产者群,以及种族素质中残存的突变潜能……这一切甚至不是他所能预测,从何「培养」?新的天子不是人类物质,不是优种的畜牧产品或高产小麦,怎能以人工方式择优录取? 新的天子,有待于易化天演的汹涌潮头……旧痕己逝,新潮复来……彼此并不相识,又何必相识?甚至充满敌意,而在他们内心深处,却有最最秘密的谅解!
   追随者众多,反而沉重,仿佛「尾大不掉」;继承人确定,事业反而衰落,仿佛「近亲繁殖」。近亲繁殖限制自然力的发挥,尾大不掉弱化自然势的变化,结果导致精粹成灰。】就自身的生存状态而言,天子也是在热烈的奋斗中寻求人性的解脱;就使命的成就方式而言,他必定从自身的牺牲中寻求神性的归宿。他在自寻的危难中找到至乐,他的牺牲成了一项不可让渡的特权。他隐居在神迹中,那无休止且自相矛盾的活动,就是他的不可器量。他在沉潜时分,也把心灵浸在巨浪冲刷下,不得片刻安宁;他在最激烈的战局中,心灵仍是超脱的,尤如一位旁观者看一场游戏,一场激烈然而有趣的博奕。他此时的所思,仅仅系于这场战争将怎样延伸?怎样描写?未来的历史家如何幻想这一战局?仿佛,那些倒比战局的当下胜负,更令他著迷……一切硝烟、火焰、飞石、断肢、烧焦的肉味、炸碎的堡垒……这个时代最令人慰藉、自豪和恐怖的集大成的大厦废墟,对他而言,是整幅名画上的一笔笔色彩、一道道线条……他的空前鉴赏力,融合了一切最怪诞的艺术。他说:「生活于我何有哉!悲惨的世界,何尝不是文明的一个峰值?」
   帝席:国人殊少「为未来而写作」(一二九章)
   【「(周鼎)北三星曰帝席,主宴献酬酢」。(《晋书.天文志》)】
   【国人殊少「为未来而写作」的气质,因为人们总是把思想作为「现场的手段」,而非「持续的目的」。这一现象,似可归结于,国人的神经兴奋点,多在现买现卖的功名利禄,福禄寿就是国人的理想。故中国的文学与哲学,常依政治的朝代而分,盖据于此。「十月革命一声炮响,开辟一个文化的新纪元。」其实诊断了一种文化上的短视症。这样的民情,是不可能理解超越时代的著书立说的。故在整个「第一次北朝」,只得《水经注》、《颜氏家训》寥寥数种著作传世。而「第二次北朝」在一九四九年到一九七九年的整整三十年间,竟没有一部传世的私学!
   真正的私学,要么属于欧洲修道院,要么属于中华士族,而在社会细胞率先僵死的现代「共和国官场一盘棋」的专政格局下,精神的港湾终于积满了淤泥。活性皆无,谈何创新!而实际上,即便现代人津津乐道且立以为万物标尺的科学,也只能是一种私学,并且是,「为未来」、「以自身为目的」的私学!在私学的感召下,人们才肯把堂堂的才智奉献给天子,谁又能说他们的一生,是一首充斥了晦涩含义的长诗?他们把警世的神思奉献给天子,把一切生活都悬置,以等待那神秘的命日!】
   「信言不美,美言不信。」(《老子.德经》)--天子的语言是不美的,除了他的门徒,没有人觉得娓娓动听。天子的语言来自地狱还是来自天堂?倾泻下来,摧枯拉朽,扫清天宇,荡平大地,焚尽浮渣,流溢真金。天子的言语不是令人昏昏入睡,
   萎靡不振;好像春日的暖风,令生物勃起、情欲大炽。天子的言语也许粗野,有如困兽的吼叫,野狼的嗥啼;也许冷风嗖嗖,有如祭坛上的汩汩流血;也许凄厉而沙哑,有如秋声回荡林海……不论形式如何,以及激起什么感受,他的要旨在于:掀起暴风,催化万有。
   「善者不辩,辩者不善。」(《老子》八十一章)天子不希图凭言语达到什么。所以,他反对「语不惊人死不休」的陈言。他知道世间之人全然听不明白,甚而听不进去,多说无益!而他的言语却是神格的初乳,是宇宙之风声,是「自然之幽赜」,是种族与文明的第一声啼哭。
   跟从天子的人们?请你们仿效他的无言之教!你们不是依据思考的逻辑,而是依据本能的倾向,成为天子的门徒。
   天子的门徒不凭其辩论,而靠咒语和刀剑,去撞开历史之门。即使是他们的思想,也是精神的利剑,负有这样的天命:劈开种族的死结、掀起文明的波涛,因为天子本身就意味著本质的暴力,尽管这暴力时常以慈爱的形式垂诸人间。既然这位大力神是反物质的极点,令人敬畏,他的门徒们的出现,又岂能不掀起一场轩然大波?阳刚之气对种族与文明的介入,又岂能不引起持续的震荡?
   天子的门徒,面目也许和平,微笑也许宁静,言语也许温雅,行为并不反常……但只要是天子的门徒,就无法与这世界相安无事。这种冲突即使不因他们的行为本身喷薄,也要因他们的行为后果而爆发,某种程度的暴力,不得不成为他们事业的有机构成。历史的新动力和文化的新模式,将在他们与社会的冲突中显现出来……颠覆与暴力,将脱颖在种族与文明的危机时刻,大显神通。流血飘杵的斗争,带来天下更始的命运。
   【「知者不博,博者不知。」(《老子》八十一章)天子的门徒是「反知识的代表」。他们胸间有宇宙的博大,故与一切专业之士断然无缘。知识就是力量,但力量却不是知识,所以,如何驾驭知识要比知识本身更为重要。要跟随全能的大力神,必先学会驾驭知识,甚至反对常识。他们无法脱离仅仅是这样一种知识:怎样建立精神形式,以及怎样把精神形式,扩张到物质世界的极限处……其馀的知识对他们是赘物,或是精湛的、赏心悦目的玩艺儿。
   「天之道,利而不害;圣人之道,为而不争。」(《老子》八十一章)他们要吸干知识,而不是被知识吸干。无聊,太无聊了!所以他们需要抵制。贫乏,太贫乏了!所以他们反抗知识。虚伪,太虚伪了!所以他们撕毁文化。
   他们的反抗不以占有为目的,他们的反知识包容了一切知识。他们从知识的仆人,变为知识的主宰;又从知识的主宰,变为天子的门徒。正因为他们解脱出来,凌越其上,他们才算参透了,活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