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天子.永恒者」:天市书——天子崇拜.下]
谢选骏文集
·中国人崇拜普京大帝的两个理由
·王宫里发生的坏事太多
·纽约时报煽动暴乱
·鸦片战争的创伤如此愈合
·脑残的霍金不信上帝
·美国政府沦为非法组织
·有钱能使鬼推什么样的磨
·奥巴马应该交代自己的出生证问题
·天意在说美国政府的非法性质
·美国会不会发生政变
·美国将军开始出任国防部长
·「良好的管治」会导致国家覆灭
·普罗提诺的三位一体来自新约圣经
·上帝没有忘记周有光——上帝不忙 监察一切
·the rise of the Trump empire
·澳大利亚的亡灵不死
·文革是大饥荒的结果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二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三(the rise of the Trump empire/3)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四the-rise-of-the-Trump-empire/4
·痛打落水狗奥巴马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五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六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七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八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九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十
·是敦刻尔克还是宜昌大撤退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11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13
·脸谱(Facebook)是一个犯罪集团
·全世界恐怖分子联合起来
·读经笔记
·德国人企图毁灭美国
·给最高法院一记响亮的耳光
·欧洲加拿大都不怕恐怖袭击
·欧洲加拿大都不怕恐怖袭击
·我的效率超越川普
·川普的缩头与硬头
·特鲁多召唤恐怖袭击
·略论全面的信仰自由
·略论全面的信仰自由
·哪有不是巫术的经济学
·川普与共青团真理
·星巴克(Starbucks)是全球最大吸血鬼
·没有“中国特色的全球化”
·拉美化的加州最好脱离美国
·以暴易暴的大学生
·“稳定”的官腔不怎么稳定了
·川普的女儿会上断头台
·川普的女儿会上断头台
·愚公移山 改造美国
·中国老农与美国教授
·母鸡能吓唬黄鼠狼吗
·墨西哥离太阳太近
·历史是大豪佬创造的
·把自己的责任推卸给别人
·中国经济与美国政策
·中国经济与美国政策
·七十年理论再添新例
·血汗工厂与思想自由
·我看川普像革命者
·什么是“老大”?
·2017年革命结束1917年革命
·川普二十三干中美台
·政策与私谊
·谁是第四个美国的开创者
·这样世界就太平了
·英国的反革命活动猖獗
·谢选骏:和川普对着干还是洗洗睡了
·自由好还是不好
·人精还是人渣
·特朗普成功敲榨共产党中国
·美国的“中国通”多是半瓶子醋
·美国的颠覆政权如此轻松
·帝国转型的任务艰巨
·第四美国的真相
·联邦狠还是州府狠?
·挑战“一中”只是打出了一个信号灯
·骗子看别人都像骗子
·孙中山首倡百年马拉松
·川普怎样登上了舞台中央
·基督徒还是异教徒
·共产党中国的屈服
·要些合乎标准的移民
·是心理问题还是社会爆炸
·帝国与合众国
·现在的中国人真是忘本了
·国家主权的罪恶
·经济日报社批判习近平对美软弱
·移民潮正在改造全球文明
·美国国旗与穆斯林头巾
·谴责特朗普破坏司法独立的黑色幽默
·给特朗普挖一个陷阱吧
·“一中”与“文革”哪个更危险
·查士丁尼大帝早有先例
·中国凭什么和美国叫板
·是革命还是内斗
·历史观与世界观
·太平洋足以淹没中美两国
·川普应该做一个奥巴马式的骗子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天子.永恒者」:天市书——天子崇拜.下

「天子.永恒者」:天市书——天子崇拜.下
   谢选骏
   天 船 在他神秘的居处(一二0章)
   天 鸡 一道强烈的闪电(一二一章)
   河 鼓 最高的法律(一二二章)
   天 将 军 天子的显影(一二三章)
   宗 正 如果有人指责(一二四章)
   (腾,换马为虫)蛇 二十世纪的心理学(一二五章)
   长 垣 现代文明的发展(一二六章)
   少 微 我们以殷切之情(一二七章)
   天船:在他神秘的居处(一二0章)
   【「天船九星在大凌北,居河中。一曰舟星,主度,所以济不能,亦主水旱。」(《隋书.天文志》)】
   在他神秘的居处,将腾起七彩云霞,云彩的纹理映出几个符咒:「万物将自宾」。
   万物将自宾。万物将自宾!在神奇的引力下,万物向天子飞速接近,并巧妙合一:没有间距,不发怨声,水乳般交融……天子将消融一切毒物,带来超量的幸福。
   【唯物主义者认为,「存在」才有意义,才是幸福,才值得纪念……可是天子来,却要消灭这百年的偏见与谬误:他把超存在的声音浸透人心,使之膨松、发酵,生成新的精魂!】在天子之光穿透下,一切界限仿佛彩虹,存在也变质为非存在。天子作为社会的无,可以这样理解:
   (一)天子的无形与社会的有形,永远在磨擦中生电,这电就是历史的动力。天子是阳极,社会是阴极,阴阳相击而生成火,不断修订历史的方向。
   (二)天子以无之虚境,永远在暗中反对、赞助并最终扭曲社会的实态--使之重获元气。
   (三)天子是万古不息的革命,是为一场突变而准备的。他生息,他奉献,万变不离其宗。政治的革命,以及宇宙的革命,比「天地翻覆」更深刻、更宏大的「地球以外的自然变革……都离不开他。
   【当热情与虚无主义的洞彻结伴时,尤其显示其高贵,否则,即与「谄媚」结缘矣!怪诞的心血来潮,把抛到陌生的地土和陌生的天空。男子爱陌生的,女子爱熟悉的,天子则自爱!妇女的「有」--常被误解为「俗气」、「狭隘」尤其是「头发长、见识短」,因为她以狭窄的占有心抓住已经到手的东西死死不放,却拒绝开拓未来。其实,这也是她们宝贵的种族资源、顽强的遗传特征,然而,那浅薄的理解、固执的成见、以及多变的感情,哪一样不是为了更巧妙、更迅速、更牢固地取得并保持她们所渴望的占有呢?
   这些不厌其烦的故事一再表明,女人决不会成为虚无主义者,哪怕她因为世俗的物欲,绝望而自杀身死也绝不会使这种绝望化为一股思想,从而登上顿悟的哲学殿堂!不信,谁曾见过半个女思想家?没有,现代文明凭其技术尽管造出了千奇百怪,却仍不足以造出这样一个杰出的怪物来。因为,要求妇女承认无,已经超出了她的天性。天子珍视妇女,是因为他知道,如果他在创造历史而无妇女在延续人类,他的事业岂不成了空中楼阁。天子珍视妇女,所以他不让自己也像寻常男子那样「跟著感觉走」,成为「有」的奴仆。】
   天子-种族,天子-文明,天子-历史生活……他如此播种,孕育不可分离的一体。在此,愿我们只是个「伪装的二元论者」!
   【作为种族、文明、历史之枝叶的人,对天子的向心运动,也就是强化自我,崇拜天子,也就是扩张自己向上的、有活力的一面。让我们承认,天子作为超度者是为人的种族资源寻求出路的。他来,满怀超凡的爱与恨,是炽热的感情而非冷峻的阴谋,成为「种族本能」的内核。】
   颠覆历史、扭断乾坤,毁弃纲常、逾越规律--这包含多么强劲的力度感,埋藏多么持绩的兴奋剂……人们争相传说,他是不可思议的破坏者。他还没有找到自己的服饰,他也许永远也找不到自己执一不变的服饰了。在这约定成俗的世上,谁能为他裁定衣裳?世俗的悲哀袭击著他的心智……在悲哀的尽头,空明透彻的大彻大悟却说出了天上的秘密:他生来就是赤条条的精灵!他的风度不修边幅,他的生平注定独往独来。正因为他「不适于任何一种表演形式」,所以成为天下精神的共主。
   【他鄙视这个断了脊梁骨的世界。这个青黄不继的时代,以其重重病症状热切地呼唤,天子的霸权!
   他的霸权是王道,他的霸权赐世界以脊椎。他振起雄风,带来一派春意,给时代以绿色。在天子的名分下,善与恶、王道与霸权,协和融一。】
   天子不仅是「现在」,且是「未来的」和「永恒的」!这霸权为世界带来安息:安全、天性、正义……(还有它们的反面:自由、平等、博爱)都在其中,他不以博爱的名义杀害正义,不以平等的名义戕害天性,不以自由的名义危害安全。他证明:没有正义就没有天性的申张,没有天性就没有人的意义。以安全-天性-正义为基石的自然权利,将一反自由平等博爱的人本主义骗局,为现代文明开辟两块「人类的最后保留地」:
   1,前现代化的人类保留地(这方面最突出的事例有中国的内陆地区与非洲的内陆地区);
   2,后现代化的保留地;以便在世界各地实现工业化以后的绿色环保;
   这两者的组成,意味著「后现代化社会的来临」?
   天鸡:一道强烈的内电(一二一章)
   【「狗国北二星曰天鸡,主候时。」(《隋书.天文志》)】
   一道强烈的闪电,飞过现代人黑暗的心境;像一把金剑劈开远古的混沌--天子出现在「科学技术商业文明的精神荒野中」!这荒野正在吞噬地球。
   这无边的阴霾,其实也是一个新民族的史前深渊--这个总体的无君世纪的深深创伤!也使得东方的天子,决不囿于东方,他必日渐浸透整个世界,完成那圣功--融东西南北中为一体,造就一个全球意义的「中央国度」!
   中国,就是文明的中心;文明的中心,就是中国。
   未来的中国,不必在今日中国的版图中;正如今天的中国,并不是三代中国的版图所能局限。
   中央国度的天子,也会冲破中国的牢笼,把他敏锐的触须伸向世界历史的每一个旮旯。一切地方主义的、民族主义的、国家主义的、种族主义的幽灵(「世界观」),不会比犹太人的幽灵更为长寿;所有的偏见要重新集合在这个空前规模的旗帜下:天子崇拜!
   --这正是现代尤其是后现代的社会发展所指向的「超度」,超越所有区域信仰和时间记忆的全球纽带,即将形成。这样的「超度」,就是超越以往种族与以往民族的限度。
   【有人(如那位缺乏思考力的黑格尔)说,上帝已经死了……但是,黑格尔和他的学生如卡尔马克思们真的说错了!上帝并没有死去,而只是秘密地隐居,出于对这西方君临的狗国世界的厌恶。他嘲笑自己的作品,并不满意,准备修改。时候已经一拖再拖,也许真的不很远了:那时,神明将以人形来到我们中间,改变这一切。这一次将没有虚谎与诺言,因为这是真实的的机会。可是我们中间的许多人却因持续的失落而变得玩世不恭,并自己的堕落而拒绝天子,他们说,「我们什么也没有看见……」这倒是真的!天子不是为现在的类人准备的晚餐。
   「上帝已经死了」一语,源于德国民歌《God is dead》,原意是颂扬耶稣基督为救赎人类脱离罪恶,献身而死的故事。德国人黑格尔在《精神现象学》一书的第七章《宗教》的第三节《天启宗教》的《天启宗教概念的前提》中借用这个典故写道:
   「苦恼意识知道抽象的[法律上的]个人的现实价值是怎样一回事,也同样知道在纯粹思想里的抽象个人的价值是怎样一回事。它知道要求那样一种价值毋宁意味着完全丧
   失掉真正的价值。苦恼意识本身正是意识到了自身的这种丧失,并且放弃了关于自身的知识。--我们看到,这种苦恼意识正好构成了那自身充分快愉的喜剧意识的反面和补充。一切神圣本质都返回到喜剧意识里,换言之,喜剧意识是实体的完全外在化。反之,苦恼意识与此相反却是应该自在自为地存在的自身确信的悲剧的命运。在它的这种确信中,它是丧失了一切本质性[一切价值和意义],甚至是丧失了自己关于本质性的这种自身知识的意识,--换言之,它是丧失了实体和自我[主体]的意识;苦恼意识是痛苦,这痛苦可以用这样一句冷酷的话来表达,即上帝已经死了。因此在法权状态下伦理的世界和伦理世界的宗教就消失在喜剧的意识里,而苦恼意识就是整个这种丧失的知识。苦恼意识既丧失了[作为法权状态下的个人]它的直接人格的自身价值,又丧失了它的间接反映在思想中的[象斯多葛式的]人格的价值。同样对神灵的永恒法则的信赖也消沉了,正如那指导人知道在特殊事情上如何做的神谕也沉默了一样。神灵的雕像现在变成了死尸,因为它们已经没有了有生气的灵魂,而颂神诗的歌词里已经没有了真诚的信仰。敬神的餐桌上已经没有陈设精神性的食品和饮料了,从节日和舞蹈里,人们的意识已经不能回复与神圣本质为一体的快愉的心情了。艺术的作品缺乏当初由于神灵与英雄的毁灭的悲剧而产生出自身确信来的那股精神力量了。」
   半个多世纪以后,尼采又再度借用「上帝已经死了」一语,来描述欧洲人的信仰颓废状态。】
   有幸看见他的人们,称他为天子;在崇拜中五体投地,在景仰中丧失嫉妒与自我推崇的意识。「他们因他而得称为义。」天子医治时代的神经衰弱征。他融合个人、阶层、集团乃至整个民族整个种族整个文明,并扫除普遍的精神萎靡。精神萎鹿是由普遍的暴力、无常状态造成的,而非「教化不力」之罪。滥用暴力,使得社会神经衰弱,天子的革命,将消除社会的失序、动乱与恐惧的根源--他似乎是特为这样一个时代而来,他似乎是特为这样一个时代而动。这个长存万世的定数,在这样一个时代表现得格外鲜明;如果他被目为晦暗,那也是时代的晦暗所致,如果他被目为光明,那也是时代的光明所致,这并不是他的过错,也不是他的成就。他的生长如宇宙如爆炸,像眼空无物的星云,不以世人印象而转易,不以社会舆论而更张。他在顽固的群众惰性的原始状态中,赎罪文化的精魂。
   在我们这种时代,能有效创造历史的人类物质群体根本不是什么经济上的「阶级」;而是各种形态的精英集团,最低限度地讲,是「先锋队」;最高限度地讲,是融和各阶级各种族的精华,来行使特殊使命的「全球同化者」。
   「其人存则其政举,其人亡则其政息。」--这是古代史家对伟大的政治事业宿命的重要预言。是的,越伟大的事业就越难承继,而继往开来的天子之业,不等到下一个历史周期的降临,再不会崭露头角。随著一代天子的消失,他的事业汇入种族与文明,宛如精子闯入子宫,而不复独立存在- -等待另一天子起来损益之、催化之,使之名实光复同兴,号令天涯海角。如此观之,天子的事业本身只是一个薄薄的蛋壳,他那永不衰颓的精魂才是蛋白蛋黄,这精魂要按照自然的启示,命中注定地易化,长为惊天动地的种族与文明。新的生命类型与生活方式的全部要点,预选、蕴藏在他之中!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