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天子.永恒者」:镇星书——天子的神格.上]
谢选骏文集
·23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谢选骏:推敲论语(论语升级版)
·推敲论语(论语升级版)
·《论语升级版》第一章學而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二章為政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三章八佾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四章里仁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五章公冶長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六章雍也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七章述而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八章泰伯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九章子罕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章鄉黨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一章先進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二章颜渊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二章颜渊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三章子路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四章憲問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五章衛靈公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六章季氏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七章陽貨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八章微子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九章子張
·《论语本文升级版》之结束语
·《道德经升级版》第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章
·从思想主权升级《老子道德经》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章
·《老子道德经升级版》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第五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八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天子.永恒者」:镇星书——天子的神格.上

「天子.永恒者」:镇星书——天子的神格.上
   谢选骏
   角 宿 宇宙与人的灵媒(七八章)

   亢 宿 现代的流水线居民(七九章)
   氐 宿 二十世纪的最大梦想(八0章)
   房 宿 上帝还没有诞生?(八一章)
   心 宿 从深深的悲哀中(八二章)
   尾 宿 负责重建世界者(八三章)
   箕 宿 有各种各样的天子(八四章)
   井 宿 「天命」的一个定义(八五章)
   鬼 宿 古代中国的智慧与经验(八六章)
   角宿 宇宙与人的灵媒(七八章)
   【角宿,二十八宿之第一宿,其象为东方苍龙的角。《汉书.天文志》:「左角,理;右角,将。大角者,天王帝坐庭。其两旁各有三星,鼎足句之摄提者,直斗杓所指,以建时节,故曰「摄提格」。】
   宇宙与人的灵媒,必具双重位格:神格与人格。神格与人格间的激荡,于是随其一生。这源于他永远矛盾的处境:
   (一)从生物学和解剖学的意义说,他是人;
   (二)从种族与文明的意义说,作为天命的立法者与执法者,精神立法与事实执法,并集一身,他是神。
   由于这种矛盾,人格与神格的冲突贯穿他的平生。神格与人格这两者的间距越大,他的命运越是昌明,他的事业张力越强,他维系的世界越绵延不息……天子的双重品格并非应世的虚伪与矫饰【在虚伪与矫饰的背后,其实只有一种品格;表现派才力图以虚伪和矫饰来掩盖这一位格,以悦众人之观瞻。但真正的】双重位格中的每一重,却都是真实无伪的,尤如天然的清溪流过天然的石涧。水与涧,相映成趣,不是水掩涧,不是涧溢水。
   【「天子也有人的品格」:这并不是对他的贬抑。他来自种族又超乎种族,他拥有文明又鄙弃文明,他从人格到非人格,他使文明依凭自然,他使种族依凭天道。若无「人的品格」,他又如何超渡种族、救助文明?尽管他的神格与种族、文明区别开来,但这是更有力的超渡、更有效的救助。他的人格真实无误,正如他的神格坚不可摧。他的神格之涧,使他的人格之水高出人格水平,他的人格之水,使他的神格之涧充盈了各种偶像所无的生机。他的神格(乾元、宇宙的代表),使他的人格(乾元的载体、历史的化身)成为绝对,且增异彩。他的世界使命,不是争取「人格的胜利」,而是要人格从命于神格,并使世界同化;有神格之本而无人格之末,不能超度人的末世。只是为了同化世界,他才强化人格,使之企及神格的绝对。他向世界输送革命,圆满种族、文明的圣功。】
   以人眼观察,这两重位格并不协调,它们纠缠天子的心灵,有时甚至使他痛苦。真命者总能从这撕裂的背反中解
   脱,并凝成合力,驰骋漫天的朝霞。【以人的头脑思索,双重品格表现为交叉的极端:】他的人格有慈母的爱意,他的神格有雷霆的震怒;诗人的敏感、沉思,武士的铁石心肠,并行不悖;阳春的明媚,肃秋的冷酷,光明磊落的气度,淋漓尽致的权变,雍容华贵的智慧,惟精惟一的意向,原囿一切的宽容,誓不两立的慷慨……错落为五色斑驳的众星!
   【在他的一万种应变中,有一个不变的要素,矛盾。在他的一亿种皮相下,有一座不易的骨相,奉召。他生存的矛盾源于奉召的命运;而奉召者的天份令其不可能顾及「活得圆滑机警」、「活得光彩照人」,像无缝钢管的生存,不在他的考虑中。唯其如此,】通天(宇宙)通地(种族)通人(文明)的「乾元资始的王业」,方才展开在他的足下。作为一个人,他付出的代价和获得的荣耀同等:孤独与超凡的平分秋色。在他面前,哪有一万种宗教所告诉我们的「神」?浑沌不是神。太极不是神。道不是神。种族与文明的颠覆者也不是神。以往教义所描述的神,经常被贱民、弱智者、战争狂人、政治诈骗犯「看到」、「想到」,所以,各种受到崇拜的偶像,不过是疯狂梦幻的系列片!假设民众心目中的「神」真的存在,甚至拥有人性人形那么正当的结论有一个:神不在遥远的天边,而在咫尺的眼前——天子就是神。于是,衡量、判断是否天子降临,重要的就在于:他是否「像神那样」,在无限尊严中变化莫测,在变化莫测中不失尊严。他的神格,绝对而先验,他的人格相对而经验;他的人格,匹配绝对、等同神格,则须满足两个最低限度的需求:
   (一)他必须逾越个人肉体的欲望,仅把它限制在生理、心理卫生的度数以内。
   (二)他放弃个人的自由,仅仅让它在发育种族潜能所必须的领域内活动。
   上述限制,使他不可能成为仅仅热衷攫取权力的统治者。统治者们,只顾扩张「我的自由」,而迷失方向,沦为权力的奴隶、自由的奴隶。被权力所害的人固然是奴隶,以权力害人的人又何尝不是奴隶?民主自由制度下的奴隶难道比专制独裁制度下的奴隶更为自由?如果一位统治者,不兼为社会运动的肇始者,就不配称为「伟大的」(如亚历山大、君士坦丁)。另方面,再伟大的统治者,也因其对权力和自由的滥用,而成为小丑。不是小丑的统治者,我们还从未见过;没有其小丑一面的社会指导者,才够得上天子的尊号。所以说中国两千年来的皇帝,皆贼也,无一够得上天子的称号。不放弃「我的自由」,,不放弃「我的自由」,不泯灭人的私欲,如何成为天子?我们崇拜那一个「代表宇宙的囚徒」,他的高贵在于自觉。天命的囚禁(被囚禁在天命之中),授予他无上的权力、威严、绝对的自由(而不是「我的自由」)!
   这位从来也没有想过要摆脱这种囚禁的自愿服役者,即使在梦与潜意识里,也狂热地投入这劳役,他是「不世出的超我者」,他亲手歼灭自身的「非天子成份」。他自愿为奴,所以是主宰。道德的自由,就这样产生了事实的能力。【自然的不逾矩,赐予他不受限制的特权。愿他的自由不是肉欲意义的自由!愿他的自由是宇宙节律的搏动!人世间将无一物,能降服这伟大的自由。无论是在道义上,还是在事实上,这自由将带来高贵的奴役-自然赐福的秩序。它宣告:高贵的奴役胜却猥琐的自由,高贵的奴役是通往伟大自由的门径。】
   神格与人格,奴役与自由,在他合一。
   亢宿:现代的流水线居民(七九章)
   【亢宿,二十八宿之第二宿,其象为东方苍龙的颈。《汉书.天文志》:「亢为宗庙,其南北两大星,曰南门。」】
   【现代的流水线居民被反复灌输说,「英雄的时代己经过去,理性的机器已经成为社会的主宰!」其实,主宰各种现代社会的并不是理性,更不是机器;而是一帮帮肆无忌惮的屑小之辈。这些小人,以贪污受贿、谋害君子为职业,他们在分食英雄的时候,竞相扮演英雄的角色。我们的天子不是可以被他们吃掉的英雄;古代的军事贵族、近代的探险家、现代的革命超人、当代的股市巨掌,在天子面前没有可比性。他像反对古代的偶像一样,反对现代的主义、当代的时髦。他蔑规这个拥挤的瓶颈社会,他知道从今以后将有豁然开朗的日子。】
   机器的时代?若无天子,机器可能开动「理性的时代」?若无天子,理性会吞噬人的良知与天德。
   【若无天子的中和,理性的机器将是致人死命的杀手。新奇、珍异的幻象,纯朴的生命之歌,虔诚的大声抗议,要让无视生命之主的文明遭到报复!一意孤行的轨道,注定被扭转。世俗的眼睛看不见「超出生活一步之遥」的美,结果许多互相吹捧的「历史家」、「艺术家」、「鉴赏家」甚至「思想家」,睁看一双俗眼死死盯住生活的圈子不放。于是,他们断言天子生命的悲剧性。他们忘了,时间会抹掉一切,连同悲剧喜剧闹剧连同它们的观众。】一切都会过去,惟有天子永存。
   天子,未来的象徵。
   若无天子,人类如何渡过今日的瓶颈?
   【在这空前的机器时代,一切都格外物化了,人也沦为一种开动机器的机器,沦为多馀的原材料,沦为过剩的嘴。这些不停蠕动的嘴,时刻浪费著不可再生的资源,还放出稀奇古怪的黑烟:他们把这种黑烟叫做「信息」。现代人批判古代奴隶制下「会说话的工具」,结果百步笑五十步,因为现在人们正在培养「不会说话的工具」!】
   新的灵气,赋予机器以生命,但并不因此剥夺人的生命。他在从流水线上解放人,而拒绝像二十世纪那样,让人俯就机器。新的转折将善用戾气,把机器的统治辗成齑粉,在垃圾场上开辟一个新纪元。再造文明者,因此接受「无为」的教言。他不自命「垂衣裳而天下治」,而以应世的无所不用其极,使得「超越瓶颈」成为天下的通义。他用极端反自然的方法,伸张自然力量。他把巨灵投入历史漩涡,搅起冲天浪,他的精魂化合在人群,生杀予夺,尽在无言中。于是,新的大道洞开,「无为的清福」不再作为贬义,降临大地。他拯救人的适应力而非现存力。为了提
   升「抗时间的适应性」,他不惜舍弃「抗空间的现存性」。【在人们可以观察的现象世界,再造者所言所行,尽与无为之教格格不入,根本对立;在人们不可观察的自然之流中,他是无为之教的身体力行者。他腾驾音乐的祥云,在精神的领空游弋,为大地涂上宿命的色彩,为海洋廓清无形的障碍。】他宣布:贫乏虚伪的价值,将被扫荡;骆驼的美德将被流放,观念之海(它淹没人的神性)和野心之炉(它锻炼人的兽性),将中和为生命的绿洲。阶级祭坛的恐怖、种族灭绝的热火、国家利益的至上,将成为过去。他最大的功德就是使人安命。安命的人在不安的人眼中,虽然近于傻瓜,但只有安定的人,才能渡过彷徨无定的全球化时代,不因为紧张过度而憔悴而狂放。
   【他驾御命运的台风,淘汰劣迹,无为而化,促成世界的变质。生生灭灭中的万物网络,成了他征服的通道,他适应「最终的暴力界限」,他与天秩,同一事物的两个镜像。他的解放运动,写下非符号的天书:否则,你如何理解,万事万物尽皆屈服在「强暴者」的足下?这乾元的化身、突发的不安,如何与天秩的稳健并行不悖?
   天秩是天子的遗产;天子是天秩的变奏,天子是以最大的不平衡来抵达平衡。天秩类似于规范,天子类似于突变。所以天子的时辰并不随机,而是命定,作为天秩的自我调
   整。天子是反对楷模的楷模,从无为(「顺帝之则」)获得力量,通过人格的转换,再把力量还给自然。他干下的一切皆非人事,而是自然力量的发作。所以,他的作为是最深刻的无为。人欲的狂澜,在他示范下遭到麻醉,暴君暴民尽管屏息,静候他的佳音。统一和秩序的至福,成为他的专利,成为他对世人的赠予。】
   他成为自己不相信的那种教义的操作者?这种悖论终于浮现出一个无为而治的时代。他无风三尺浪,成无为之范。他的定数,成为人类的本命年。他说,「我不信天道之学,也不说教布道。我并不劝诱人人,而是任其自然,随著我的来到,世界的紧张会松弛,历史进入无为的季节。这时,最好的生活态度就是像追随自然一样追随我。我就是自然,自然就是我。」他的话语有股魔力,他的话语震聋发聩,把迷途的人们领出现代文明的灵魂沙漠。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