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天子书》第二版]
谢选骏文集
·教皇来了,全城戒严:天主教与偶像崇拜
·辛亥革命百年透视(第四章)
·辛亥革命百年透视(第五章)
·俄罗斯就是现代蒙古人
·进化论是一种伪科学、新神学
·中国统一的文明基础
·纪念胡耀邦不给六四平反不妥当
·罗斯福杜鲁门怎样帮助中共崛起
·波兰屡遭瓜分有其自身原因
·逆向鸦片战争开始了
·玛丽莲梦露的灵魂价值50美分
·欧洲人跳舞 中国人写诗
·欧洲超人来自印度魔鬼
·政教分离的适用范围
·白宫的黑色囚徒
·无神论者的无尊严、无依无靠
·愉悦和逾越
·特朗普是狗娘养的Donald Trump is the son of a bitch
·疯狗川普Trump mad挑动群众斗群众
·用动物学研究川普(特朗普、床破)
·川普是坏人Trump is the bad guy
·“特朗普”与满洲人
·“特朗普”与满洲人
·Ian Buruma的玩世不恭
·伊恩·布鲁玛的玩世不恭
·古希腊戏剧这样讽刺川普
·柏拉图的无知
·柏拉图的无知
·小国时代的明星金正恩
·美洲印第安人的“青铜文明”
·四万八千岁的中国
·“梁启超说佛”之迷误
·王弼老子指略、老子注批判
·康熙的无知
·耶稣基督不是犹太人
·“关公像”充斥的华人社会,为何忠义却荡然无存
·隔代继承与昭穆制度
·(中共统治进入晚期)的理论提出
·阴阳语法和阴阳观念
·圣经与思想的主权
·三民主义为何不成气候?
·小国时代的特大号代表
·十年文革 百年反思 获奖作品
·为了做什么而做什么的“家”
·怎样成为舞台的奴隶
·钱钟书围城上厕所
·加拿大是罪犯的乐园
·杨绛的“大学”与“中庸”
·纪念六四与纪念祖先
·可以生产“名记八酒六肆”
·解放军没有子弹
·台海两岸都不是国家
·“台海两岸”只是一个诈骗集团
·2@平民王小石,就是何新自己
·当代中国人是不诚实,还是贫贱?
·汤因比为何败于一个电台播音员
·靖康之耻的文化原因——“缠足战略”的缘起
·平反六四冤案可能需要84年
·两宋之间的改朝换代(“缠足战略”的历史背景)
·中国人可从英美学到更多东西
·黑死病的进步意义
·陈志武的榆木脑袋
·怎样才能赢得超限战?
·中国不会有新加坡式纸牌屋
·雅利安人从来不是文明的创造者
·英国脱欧再证马克思主义荒谬
·苏格兰没有英国活得下去吗
·英国脱欧公投缩小了贫富差距
·一切都会过去的,包括死亡
·英国脱欧,白种人的最后挣扎
·索罗斯老了,卖不了钱了
·自己任命自己的“新中国”
·以毒攻毒的超级霸王车
·上帝之城的摩尼教思想
·应该表扬一下习近平
·托夫勒“第三次浪潮”之伪
·共青团中央的犯罪分子
·百度比谷歌更像杀手
·天人之际与超理神秘感
·零点哲学·圆形世界象
·历史之穹·秦人楚魂说
·荒漠甘泉·文化本体论
·生命之谷·上下求索录
·世界怎么可能是客观的呢
·你的财产其实不是你的?
·美国深陷社会主义化的危险
·西方文明重蹈复活节岛绝路
·韩国顶级白富美借种草根男
·中共无理也可不理南海裁决
·中国怎样才能领导知识革命?
·中国能不能与美国开战
·中共中央协助共产党员移民美国
·包公黑人考
·洪秀柱承认“中华民国”已经终结了?
·小国菲律宾玩弄大国吸金
·林中斌把习近平当成了火烧罗马的尼禄大帝
·“生物进化”与创业成功、发家致富
·中国官员自杀研究
·为什么生活是肮脏的
·中国革命与少数人犯罪
·北欧人和雅利安人都是食尸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天子书》第二版

民德天心:东亚后现代的精神革命
   
   谢选骏
   
   (0)
    从很早的时候起,中国民族就失去了自己信仰中的神。
    对各种神的祭拜,分别保留在各地民间的分散节目中。
    但这些零落的神,都不足以勾起全民族的认同感与归属感。
    中国原始的神殿,从民族信仰的意义上说,成为空寂的。
    天神被化为人祖、化为各种有“德”之人。而神话则被同步地化为古史,化为堪称一切社会文化之典范的“三皇五帝时代”。“德”,则是凡人鲜能具备的稀有秉赋;在社会生活中,发挥著积极的同化功能。德,使人获得了价值。因此,说古代中国精神是“人本主义”的,应是误会;实际上,那是一种“以德为本”的价值观和生活方式--介于“以神为本”和“以人为本”之间。又一个中庸之道。
    五胡乱华以后,中国人逐渐接受了外来之神,如大乘佛教之类。但旋即同化甚至变易以致放弃了。“以德为本”的精神再次执天下之牛耳。他似乎特别不愿意服从外来的精神统治。在宋明诸子那里,以德为本德精神,再度盘桓到空寂的神殿。
    空寂的神殿,就是消解了众神神格的地方;也是把古代天才的创造能力升格为神的地方。对神,那当然是废墟;而对人,则是历史的加工场。中国的精神,从此成为空寂的神殿;空寂的神殿,从此成为中国精神生生不息的洞窟。在那里,受尊敬的不是有形之神,而是无形之德。
    中国人就靠这无形之德杂糅同化了各种宗教信仰,自以为高明,但实际上,这却导向了混合主义,加剧了精神的颓废。
   (一)
    如果仿照埃及历史的分期,中国历史可以分为相应的三期:
    1,“古王国”(夏商周三代、秦两汉);
    2,“中王国”(魏晋南北朝、唐、两宋、元明清);
    3,“新王国”(自鸦片战争造就“第二个南北朝时代”以来)。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历史也如埃及历史般,每个新时代的来临,都是与严重的外来影响即“外来入侵”相关。
    相应于此,在中国主流思想即儒学方面,也可以明显见到大约的三分期:
    1,春秋战国秦两汉的本土儒学;
    2,隋唐两宋元明的三教合一的儒学;
    3,明末尤其是鸦片战争开启的第二南北朝以来逐步形成的新儒学。
    虽然有些滞后,中国官方的意识形态也明显分为三期:
    1,宗教性的天子崇拜(夏商周等封建时代);
    2,宗教性退化、政治性挂帅的天子崇拜(秦以后的统一帝国时代);
    3,科学主义的天子崇拜。而此项虽然也有明显的滞后,但毕竟也正在逐步形成的历史过程中。
    就儒学而言,本土儒学是懦学第一期,其背景是“中华世界”的本土文明。三教合一儒学是儒学第二期,其背景是本土儒学与“印度-中亚”的西域文明的混同。第三期的新儒学,其背景是三教合一后的儒学与“欧洲半岛航海文明”的混同。从历史看,相应于儒学第二期的中国文明,其实壮大于佛教文明在其西域本土已经衰落之后,这时(西元七世纪),伊斯兰教文明在中亚兴起,对印度-西域文明犁庭扫穴,断绝其进入中国的通道。
    有了这个条件,百多年后,禅宗等中国本土教派,才开始壮大于中国,而独立的中国精神抵达全盛,还需要历经三百年,到北宋时代的“儒学复兴”。而相应于儒学第三期的中国文明,如果可能取得历史意义,也难在航海文明在欧洲以及世界范围内的衰落之前予以实现?因为源源不断的西洋压力的国际性注入,使中国精神不得不把吸收强势的西洋文明列为民族目标的首位,而难以形成综合性内在生长。
   (二)
    近代中国进入现代世界的一个特殊困难在于:缺乏区域国家性的宗教或基于宗教式的团结力量,人们互不信任,甚至互不理解;因此稍有波折,人心立即动荡,整个社会沦为一盘散沙。结果,欲规避散沙之运,则非板结僵化而莫属!这是中国的两难之境。其核心征结在,缺乏一条全民族默认的"精神纽带",作为孕育现代社会的支持牲力量(仿佛胎盘与脐带),这在法治尚未建立的发展中国家,是格外需要的。这一真空,使得中国社会无法在“懒、散、软”和“集权的亢奋”之间,取得富于成效的平衡,因此原发周期性的社会动乱。
    由此可见,建立一套适应现代多国状态的社会准则,是中国进入现代世界的关键难题。不解决这一难题,“中国现代化”很可能老是功亏一篑,老是一个可望而不可即的梦。而要实现这梦想,必须满足以下几项最低限度的要求:
   一,新的精神纽带和社会准则,必须能吸引全社会各阶层的认同与皈依;至少是不加反对地默认。
    二,新的精神纽带和社会准则,须能演为可供操作的制度,且能促进国际背景下的本国社会的发展,还能平衡发展中的社会弊端。
    三,新的精神纽带和社会准则,需要合乎民族的传统,故能激活民族的潜力,以自豪感为中介,使社会发展契合于民族命脉。
    然而,中国的“国教”传统,在秦始皇之前就被斩断了:殷人的国教是纯然宗教性的,但由于滥用,而一蹶不振;周人的国教是半政治化的,在春秋战国的杀伐中也烟消云散;自汉刘邦以下,流氓政治成为主流,社会准则流于世俗化的,盖以短视的实用即实践的成败为归,成者王侯败者寇,“识时务者为俊杰”成为急用先学、精神颓废的遁词。
    所以,中国不象伊斯兰国家、印度甚至日本的社会准则那样,经得起西方势力的冲击。在此意义上,中国本是最易现代化的。然而,恰恰由于缺失超验性,中国社会因而也最容易成为风派的国度,动乱的渊薮,因而反倒不易现代化,徒有强烈的思想愿望,却乏贯彻实行的能力。
    世俗的信仰也罢,神圣的宗教也罢,对于社会的团结和群众的向心,是必不可少的一一推而广之,所有的人其实都需要某种形式与某种程度的超验的仰望对象,因为人生的不确定性,使人必须从这种广义宗教,获得定位与安全感。
    宗教的超验性,利于促进群众的德行,甚至促进民族的健康。心境的平衡,使人淡于嗜欲,勇于力行,因而益于养生,对诊断二十世纪的时髦病征--社会精神的分裂征,拥有裨益。这样的仰望,不会降低人的刺激指数,不会降低信奉者的活力;虚荣、肉欲方面的骚动因之平息,精神的张力则因之激起。
    狭义的仰望,作为医治的符水,或为孤高的智者所不取;但对治疗社会痼疾却有决定意义。
    对此,二十世纪的科学主义宣传家们,并非没有认识,而他们大力反对的,是以“义”为指归的仰望,是为了建立他们自己以“利”为指归的仰望。义的精神仰望上帝,利的物欲仰望魔性。仰望本无优劣,只要能对大众发生积极作用,即好。但在现代背景下,恢复古老的神话实属困难。因此,现代中国的重大课题是:为了社会的发展--建立一种切合现实的仰望!这符合“圣人神道设教而天下服矣”(《易.系辞》)的原教旨,但在形式上,必须推陈出新。
    在当代中国,自私自利、离心离德的社会风尚--将意味著伟大个体和特异人格即将大兴?
    因为中国,不仅需要能够激动地“站起来”,而且需要能够安祥地“坐下来”,坐在世界精神的圆桌会议上。不为世界的乱象担忧,也不必反弹乱象--如“民主运动”反弹“专制统治”;“权威主义”反弹“民主运动”。因为中国的精神将知道,乱象和反弹之后,将是新秩序。民主运动、权威主义、宪政国家--这至少需要三部曲。
   
   (三)
    二十世纪的中国精神,是破碎的、凋零的、残败的。时代,仿佛一片晚秋的气氛,一片肃杀的景象,也还加杂著寒暴前的几个小阳春,徒然唤起冬蝇欢舞……
    世纪的血腥腐败靠什么消除?世界的分崩离析靠什么弥合?历史的残篇靠什么接续?
   --除了天子,一切的一切都已试过了。
    天子,反对我们这个时代的深刻病征,生人流离失所,死人则端坐在堂甚至发号施令。本该安歇的亡灵,却在道具的支撑下移动、奔走;本该奋起的生命,却在春夏的艳阳下蛰居、冬眠。一切都如此离奇古怪,荒诞,以至悖天逆情,失却自然,举世滔滔皆伪善。社会的持续病痛告诉我们:要使生命获得解放,就需要一个“比亡灵更有魅力的象征”--这就是现形为人又摈弃了人的弱点的精神:天子。
    天子,并非超绝于我们的感情之外,而是寓藏在我们每个人的基因中--只要心诚,就能在自己的角落里察看到天子的踪迹!
    他的物化形式以政治、科学、艺术、宗教的形式令人惊心;他的人化形式象父亲、导师、情人、同志、保护者一样可敬可爱。而对“天子”一词的传统语义,又必须予以革命!当然,那种族、文明、历史之本体,亟需宗教的象征性、生物学的象征性--但迄今为止我们依然觉得,还没有另一个锻炼得恰到好处的符号,可以代替以表达他的内涵……所以我们把永恒的智慧海仍然称作天子。
    “天子-永恒者”的复式结构表明,我们现有的语言是多么贫弱!天子-永恒者,实际上是对一个“观念过程”的指代。
    此过程始于“天子”,终于“永恒者”,而复合为“中国精神形式”:他拥有的时间跨度,囊括了由现代回溯古代的力量。
    有关天子的思考,是立足于人类的文化废墟:人形的天子,作为宇宙灵魂的载体,是为一个大事变而准备的。这事变既非近在咫尺,亦非远在天边。这事变就潜伏在我们的生活中,在固定的生之轨的近旁,静俟天机。天子,将作为这事变的肇事者、转折者甚至是庖丁,来到人民中间。
    他为这事变“被派来”并存在,这事变也似乎专门为他而发生的。事变的一切细微末节--都与他特有的脉息款通;他的灵潮的微妙起伏--都与事变的波澜运化默契无间、互为表里……
    天子来到受苦受难的尘土人间,用他的真诚与无私,消除弥漫在人间的灰色情绪,打开一扇通向新世纪的门。
    在人性的复归中,为什么只能祈求“佛陀再生”?难道“转世者”和“道成人身”的观念不也同样可以适用于天子?况且,即使连活佛观念也并不源于土蕃,而是以一种更精巧、更哲学化的形式存于禅宗授受的历史中。尤其是南派的禅宗。况且,“活佛观念”已经坠落为暮气沉沉的制度--在伊斯兰的哈里发(它结束于二十世纪初)制度上,我们也可看到相似的制度化苦果。当然,这并不意味著观念之过。
    过失来自制度化!一切制度的共同罪恶,就是宰割了活生生的事情之流,它妄自尊大地固定生命本身、排斥一切"不容于死板制度的高贵天性",从而窒闭了自然之力。所以,任何伟大而高贵的事情一旦制度化,业就难免蜕化变质、颓废腐朽。
   (四)
    天子,你的出动是宇宙的诞生:“帝,出乎震”。因为“万物出乎震,震,东方也”(《周易大传说卦》)。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