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第十章反思的余论]
谢选骏文集
·22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谢选骏:推敲论语(论语升级版)
·推敲论语(论语升级版)
·《论语升级版》第一章學而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二章為政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三章八佾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四章里仁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五章公冶長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六章雍也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七章述而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八章泰伯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九章子罕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章鄉黨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一章先進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二章颜渊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二章颜渊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三章子路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四章憲問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五章衛靈公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六章季氏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七章陽貨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八章微子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九章子張
·《论语本文升级版》之结束语
·《道德经升级版》第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章
·从思想主权升级《老子道德经》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章
·《老子道德经升级版》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八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十章反思的余论


   
   第十章反思的余论
   
   第一节神话与其他精神现象

   
   一、神话与巫术、图腾、轮回、原始宗教
   二、神话与艺术、仙话、寓言、幻想故事、志怪神魔、科幻小说
   三、神话是民族身份的载体
   
   
   第二节时代的思考
   
   一、神话与现代意识
   二、人类早期的启蒙运动
   三、神话与民族文化的未来
   四、中国文化心理的分裂
   五、史诗·英雄崇拜·世界眼光
   六、《坊记》《大禹谟》与长城精神
   七、全球文明的道路通过天子展现
   八、换一个角度获得全新的视象
   九、人何以需要神话、宗教、信仰
   
   
   人是一种拥有思维头脑的动物,他所看见、感受、思考、体验以及创作的一切,都是一种有思维能力的动物所看见、感受、思考、体验以及创作的。这在原始人身上表现得更加淋漓尽致。从这一内在的事实出发再结合其他外在的事实(地域、民族、时代、世界等),才演绎成了各民族神话的奇观。
   
   生物存在与个性的本质,在不同条件下,表现出不同的地域特征、民族特征、时代社会的特征、世界历史的特征,是为神话的种种构成。而比这一切表层的构成更深刻更普遍的,则是基本的生物性构成。其他外在的客体事实,只有作用于人性或人的生物存在这一主体时,才有文化史的意义,才能融入神话,成为其有机构成的各种要素。
   
   作为原始人类对世界之谜的解答,神话是主观的人的创造物?还是客观的启示?它叙述的神或宇宙是客观,但它本身却也是主观的结晶,是人对自身心理状态和生活状态的表述,更多地生活在自然状态中的原始人类,其意志、心理和思想感情也近乎自然状态。因此,描写它的神话,也更深切流露了人性的本质。强烈的情欲冲动,对死亡的恐惧,对财富和权力的追求,渴望支配世界等等。这些本质在后来“文明化”的各种表象中,有意无意被矫饰或掩盖。
   
   这正是神话“永久魅力”的真正源泉?因为神话讲述了人类最为原初的赤裸裸欲望。
   
   神话,作为最底层的文化史现象,不论与同步的巫术、图腾观念、原始宗教诸现象,还是与晚出的艺术、仙话、寓言、幻想故事、志怪神魔、科幻小说诸现象,都可谓关系密切、水乳相融,因为它们大都来自人类对生命本质的寻求,这一寻求显然构成文明发展的重要动力。
   
   
   第一节神话与其他精神现象
   
   一、神话与巫术、图腾、轮回、原始宗教
   
   1.神话与巫术活动
   
   巫术,在原始社会发挥准科学的功能。但它的方法是前科学的、带有超自然的性质,因此巫术活动往往并不能达到预期的目的,但对后来科学技术的发展,却提供了一个出发点。巫术,并非简单的“迷信”,在生活中有实用价值。如巫术与医术,在原始文化中就是相通的。巫医是一种专门职业,他兼用巫术与医术给人治病。在汉族农村,这种原始治疗方式,至今还有遗存。中医的针砭与灸烤疗法,也从原始巫术和驱魔仪式发展而来的。
   
   巫术,也是“前宗教”现象。原始人试图用它去召唤某种自然力,以追求幸运、避免灾厄。尽管在日常生活中,它并不能取代一般的知识与工作。总的说来,在宗教与科学之间,巫术更近于后者。因为早期的巫术一般不包含“神灵”观念,它并不把自然现象神化,向之敬拜祈祷;它是企图用人类自己的手段或“法术”,利用某种特殊的自然力,以影响或控制环境。这些手段或法术,在今天看来是神秘的、巫术的;但它的目的却在于依靠自身力量,利用自然力。这与科学的目的相一致。
   
   有些学者认为,“法术”比巫术更古老,神秘色彩也更少。它试图以动作上的模仿来影响或控制客观事物。如在狞猎前模拟鸟兽的动作而歌舞,佩戴猛兽牙齿或雄牛利角而奔突,认为这能帮助获得猎物。为了平息风暴而吹气,为了唤雨而洒水,也是法术行为。法术不承认“神灵之力”的存在,它试图依靠人类自身的力量达到自己的目的。在追求实用价值的意义上,它与科学技术的目标,、不约而同,只是时序先后而已。此外,法术、巫术活动,还有具体的功用:如猎前的舞蹈有助于活动其筋骨,增进其行猎能力。而捕获鸟类前大力模仿鸟的啼声,确实可以引诱鸟类来“自投罗网”。而多数学者认为,法术与巫术实际上是一回事。
   
   巫术与神话的关系,主要表现在“咒语”上。咒语与神话,都是原始语言的产物。原始人相信,凭借语言(咒语)的力量可以按自己的愿望,去影响自然过程,这被叫做“白巫术”(White Magic);而凭借语言(咒语)的力量伤害敌人,则被叫做“黑巫术”(Black Magic)。在中国古籍《六韬》中,姜太公画丁侯的图象作靶子,便是一种黑巫术行为。《山海经》记载,逐魃者一念咒语,旱魃就逃了,天降大雨。这是中国文献中白巫术活动的较早记录。
   
   在其它地区,黑巫术观念使得澳洲黑人把任何疾病和死亡都归咎于敌人的黑巫术,这经常引起部落战争。澳洲黑人简单的黑巫术,是用兽骨或人骨作工具,指向施术对象的所在方向,念一些咒语,以使工具仿佛飞向仇人,并打中他,这人便会因此生病或死去。复杂的黑巫术用一根带尖的小骨头或小棍子念咒语,把这带有咒语的术具放到僻静处插入土中,低声对仇敌念这样的咒语:“让你的心碎裂,让你的脊骨架、肋骨折断,让你的头和喉咙被刺穿”。几天后在一个晚上,在黑暗中摸到敌人的背后,向仇人挥动巫术工具,重念咒语,接着再次藏起术具,以待仇敌生病或死去。黑巫术的威力在于被施巫术者的信仰。施巫术者因此便设法让对方知道有人在对他施巫术,仪式做完后就把工具悄悄抛在对方的窝棚里,或系在对方的矛或盾上,让对方恐惧起来,认为自己必死无疑,心情抑郁,以至不吃不喝,果真病起来,最后死亡。
   
   古代埃及神话材料相当丰富的《金字塔铭文》(Pyramid Texts),就是一部咒话集丛。《亡灵书》(The Book of the Dead)也包含许多便于讽诵的诗体咒语。古印度著名的四部《吠陀》(Veda)经中就有一部是咒语吠陀,那就是《阿闼婆吠陀》(Atharva─veda),由此可见咒语与神话关系密切。
   
   古代埃及有个神话说,凡女伊西丝(Isis)精通咒语巫术,她知道凭借太阳神拉神(Re)的名字所内含的神秘力量,可以主宰宇宙。但拉神用来统治诸神的专用神名只有他自己知道。那时拉神已老,天天“淌着口水”,伊西丝就在拉神每日巡游的路上,拾掇他的唾液,和着泥土作成神蛇用来袭击拉神。拉神被蛇咬后,诸神都因拉神的唾液的神性而无方解除他的痛苦;这时伊西丝答应解除拉神的痛苦,条件是太阳神要告诉她那个“名字”。结果,“名”的力量脱离了拉神,进入伊西丝体内,她因此成为神界的女王。这个神话,掺杂了“神灵”观念,已失原始咒语巫术的面目,但其中的“神”,既会老,又能被巫术制服,以至被夺去自己(神圣名字)的内在力量……因而,还具有相当原始的人性,也深刻表现了咒语巫术在神话形成过程中的关键作用。研究神话和原始心理的人们,曾多次谈到“名”的力量。其实,何尝神话的原始,即便文明昌盛的现代,“名”的巫术式魔力,仍足以激动人心。历史上许多大革命,就是“名”引起的。而人的灵性、情感世界,也多以“名”的导线引致波澜。比如“天堂”,它的含义足以使人留连。不是古的梦魇,而是新的印象──它永新,是那活泼的秋日,那“永恒的女性”或永远不会老去的“诗”?
   
   当一个人对自己说话的时候,他感到空虚──所以他便制造出“对象”,制造出上帝、群众、祖国、家庭……等一系列表象,以驱逐内在的恐怖,尤其因为,人们心中的上帝往往不是真实的。但他内心还是有种无可言喻的神秘情感──那是无法表述的,像一个憧憧魂影,忽现忽隐,却永在且永远易形。有一个声音仿佛在说:“还是迟钝一点、沉默一点──因为那才是永恒。”现在,好像又回到原始时代了,人们交流思想感情,不再依靠文字,甚至不再使用语言,而是用动作甚至实物;另一个极端,则是飘渺难以捉摸的音乐大行其道。在特殊场景下,两个极端甚至达成了奇妙的结合。尽管在灵魂深处,今日的人与原始的人并无二致,但人作为类已经永失原始了。威尔斯(H.G.Wells,1866─1946年)有个小说《莫洛博士岛》,生动描写了改革家们如何把动物改造成了“兽人”。而人类,则是“人兽”。所以他需要神。
   
   咒语巫术的起源,可能略早于神话,它的基本观念是可以把握的自然力,而不是带有宗教祀拜色彩的神灵。因而更朴素也更简单一些。但它的发展,却与神话的发展纠缠在一起。不少神话以至传说、故事中,都有咒语巫术活动的记录。反过来,对巫术活动的描写和解释,也可以形成一些神话,如《山海经·大荒北经》所载“蚩尤作兵伐黄帝”的神话中,有以蚩尤请风伯、雨师助战,黄帝请应龙、女魃助战的活动,这些内容,实际上描写的正是原始时代的巫术活动。
   
   神话还从促使农牧业丰收的巫术活动中,直接吸取了一些养料。在巫术仪式中,常以人或动物来代表植物的精灵或变迁着的气候。这种活动刺激了一些解释其自然界因果关系的神话的产生。英国人类学家弗雷泽(James George Frazer,1854─1941)的《金枝》(The golden bough)一书,引证了不少这方面的例子。《金枝》是二十世纪文化人类学著作中阐述原始巫术最为详尽的代表作。弗雷泽认为人类在智力和精神方面经历了三个阶段:即巫术、宗教、科学。巫术阶段产生在“前万物有灵论”阶段(preanimatism),也就是所谓“原始宗教”阶段,当时人们企图通过巫术来控制现实。正如人类物质文明有过石器时代,相映在智力上也出现过“巫术时代”。
   
   弗雷泽将原始巫术的思维模式概括为两种形态,一是基于“同类相生、或结果相似于原因”的原则,另种是基于“凡接触过的事物在脱离接触后仍继续发生作用”的原则。前者称为“相似律”,后者称为“接触律”或“触染律”。这两类巫术思维形式,对其他研究原始文化的人类学家产生了影响,出现了诠释原始思维模式的“顺势巫术”、“模仿巫术”、“接触巫术”、“交感巫术”、“狩猎巫术”以及“丰产巫术”等概念。
   
   
   2.神话、图腾、轮回
   
   图腾观念对神话发展的历史影响要大于巫术活动。 
   
   “图腾”(Totem)一词,最早出现于十八世纪末英国学者约翰·朗(John Long)的著作中,源于北美印第安人(The Indian of north American)奥季布瓦族(Ojibwa)的方言“Ototeman”,意为“他的亲属”或“他的图腾标识”。其后众多西方学者如约翰·弗格·麦克伦南(John Forguson Mclennan)、格里(Grey)、勒南(Lennan)、摩尔根(L.H.Morgan)、帕金(E.A.Parktyn)、西格蒙德·弗洛依德(Sigmund Freud)和安德鲁·兰(Anderw Lang)等发表了一系列有关图腾制研究的著作,但论及图腾崇拜与原始艺术关系的首推弗雷泽(J.G.Frazer)的《图腾主义》和格罗塞(E.Grosse)的《艺术的起源》这两本书。西方学者关于图腾制的起源虽有不同的观点,但大都认为,图腾制是一种“精神祭礼”式的信仰观念,其中心理论就是所谓由“人兽同形论”发展而来的“人兽同宗论”。图腾崇拜的最早形式是“祖先图腾”,对于早期人类来说,祖先图腾“也正是所有原始图腾的共同特征,即它一方面是人,另一方面又是动物。”因此,学者们不仅用巫术论去解释史前的岩画艺术,也以图腾论去解释之。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