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第五章表象世界的凝聚]
谢选骏文集
·“学科·内篇”第九章、“国家看护者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
·学科·内篇”第十章、在“世界宗教”的表象之下
·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学科·内篇”
·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学科·内篇第十四章、英国人是德国灭绝营的先行者
·学科·内篇第十五章、思想的力量在操纵事实
·学科·内篇第十六章、权力中心·文化优越·思想果实
·学科·内篇第十七章、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
·学科·内篇第十八章、佛像就是吸毒者的忘我形象
·学科·内篇第十九章、我的著作充满“错误”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第一章
·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学科·外篇:第三章、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
·学科·外篇第四章天子是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
·学科·外篇第五章文化方案的基因限制
·学科·外篇第六章动物和人都是思想的产物
·学科·外篇第七章“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
·学科·外篇第八章、人的思想远比上帝的思想来得贫乏
·学科·外篇第九章印度、中国、希腊,原创哲学
·学科·外篇第十章、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
· 学科·外篇第十一章文明除了自身没有其他目的
·学科·外篇第十
·学科·外篇第十三章、刘邦这个淮夷后代的遗风
·“学科·外篇”十四章、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
·“学科·外篇”十五章、慈善可以让人健康长寿
·“学科·外篇”十六章、全世界的黑暗也不能扑灭一支蜡烛的光辉
·“学科·外篇”十七章、不能触发思想的地理起点,毫无意义
·学科·外篇十八章、利玛窦没有完成信仰核心的完整移植
·学科·外篇十九章、一枕黄粱、南柯一梦,也是一种人生
·学科·外篇二十章、牛顿的宗教观点影响了他的科学研究
·学科·外篇二十一章、生命活着的时候才会觉得悲苦
·学科·外篇二十二章、“自然的客观”也是“人类的建构”
·学科·外篇二十三章、黑人的天主教与众不同
·学科·外篇二十四章、革命豁免杀人防火的法律制裁
·学科·外篇二十五章、种族灭绝才是“历史前进的动力”
·学科·外篇二十六章、“最后的革命”迫使极权放下屠刀
·学科·外篇二十七章、打动感情、只用幼稚的推理
·学科·外篇二十八章、电影的首尾与人生的首尾
·学科·外篇二十九章、人的创造和神的创造
·学科·外篇三十章、思想的魔力、劳动的福音
·学科·外篇三十一章、“文明没落”演化“种族危机”
·学科·外篇三十二章、测不准还是测得准
·学科·外篇三十三章、越大的城市,越为强烈的独立精神
·学科·外篇三十四章、自由主义与市场垄断
·学科·外篇三十五章、猎巫狂热与“阶级斗争”
·学科·外篇三十六章、“向前逃跑”与“历史的原创”
·学科·外篇三十七章、人生和量子都是思想的产物
·华尔街的名言吸引受害人上当
·搁置判断与接受信仰
·思想主权第三部上“社会·内篇”第一章思想主权创造国家主权
·扑灭一种思想的最快方法
·汉朝开始中国人喜欢伪造东西
·满洲人是怎样糟蹋儒教的
·罗马教廷的“外行领导内行”
·巩固奴隶社会,必先制造饥荒
·国家把头与思想摇钱树
·没有心肝的浪漫主义
·领袖要假装为人民服务
·美国的路霸公司启发我们
·种族歧视的双面性
·社会·内篇十二章、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皇太极”与“日本天皇”
·“军阀建国”不限于现代中国
·奥斯卡金像的高度
·专制社会的首要祸害
·湖南农民的盲流与逆流
·暴君的晚年陷入疯狂
·中国幼儿园不给小孩喝水
·中文的珍珠埋在美洲的荒原
·第三部下“社会·外篇”第一章、战争与国家
·思想的借口,权力的需要
·脑满肠肥的神职人员
·中国需要消灭方言壁垒
·上帝之城的幻象
·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
·宁做上帝的奴仆,不做君主的宰相
·天堂、极乐,在此思想中
·误解创造价值,是创新之母
·再论战争与国家
·宗教与国家之间的缠斗
·来自草原的“人民解放军”
·古代南北朝与现代南北朝
·信仰扩充了野蛮民族的势力
·皇权与教权的斗争及其延续
·野蛮民族被思想开化
·宗教和语言、民族的关系密切
·儒教、佛教、道教缺乏牺牲精神
·独立思考与独立空间
·“历史的终结”三百年前开始
·弥赛亚的保护者斩首示众
·贪婪永远是人类行为的第一动机
·阿訇醉心学问和国家财富
·“万恶的思想”并非人类的发明
·妥善地使用残暴手段
·日本文化是种民族主义的体现
·帝国没落,人口与税收减少
·官二代的自肥导致政权没落
·西方的真理祸乱中国
·革命、战争、生态失衡
·中国的名字让人感到羞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五章表象世界的凝聚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第一节 古代各民族的圣书

   一、埃及的圣书
   二、两河的圣书
   三、印度的圣书
   四、希腊-罗马的圣书
   五、希伯莱传承的圣书
   六、波斯的圣书
   七、北欧的圣书
   八、玛雅的圣书
   九、日本的圣书
   十、纳西的圣书
   十一、中国的圣书
   第二节 中国宗教圣书的空白
   一、古史传说的系列
   二、神话与民族命运
   三、中国的特性
   四、洗礼与早熟
   五、现世与务实
   第三节空白的由来
   一、宗教神话的非主流性
   二、韩流神与《尧典》
   三、伟大与夸张的报应
   在各种原始民族、半开化民族那里,有时甚至在高度发达的文明民族那里,人类的精神常常寄寓在宗教的堡垒之中。是时,精神文化的最高凝炼体即为宗教。在古代,宗教和神话是有机粘连的同一体,神话即用语言的或文字的形式在讲述着的宗教(参见本书第十章第一节)。
   宗教的经典,往往就是神话的盒子。原始人类口口相传的神话,经过文明初期启蒙意识的筛选、裁汰、升华、串联,最后被凝聚到各个民族的“圣典”之中。这些圣典,并非只是统治阶级为了愚弄群众而杜撰,相反,它来自全民的智慧,只是后来才被执政者把持、垄断、阐释、利用。
   中国古代的哲学经典《周易》的《系辞传》上有这样一句名言,“圣人神道设教而天下服矣。”此言所以著名,是因为它代表了一种世俗化时代的普遍误解:“神道”(即宗教)是“圣人”有意设制以教化天下百姓的思想工具。这作为对人造宗教的社会动用的描述,是可以理解的。但作为对原始宗教例如先秦神话的“追认式解释”,则大谬不然。神话圣典在其创制之初,是属于整个民族的──而非仅属“圣人”们,它凝聚着各个民族的群体精神,也漾溢着初始时的民族精神。所以,各民族的“圣典”即为神话的结晶,是民族的乃至整个文化圈的表象世界的凝聚。
   第一节 古代各民族的圣书
   早在纸张发明之前,巴比伦人就用泥板记录文字、埃及人用纸莎草、印度人用贝叶、中国人用竹简、希腊和罗马人用蜡板、中世纪的欧洲人用羊皮。而龟甲、兽骨、石碑、钟鼎、陶器、丝绸等等,也都在不同的民族与文化圈里,充当过文字的载体。古代图书大多收集在寺庙或王宫里,例如现代人发现的两河流域泥版将近五十万块,多数是当时寺庙与王宫的收藏品。而著名的玛雅石碑也是神话记载的重要载体。由于玛雅图书被凶恶的西班牙海盗几乎全部烧毁,石碑的凝聚就更为珍贵了。在巴比伦寺庙废墟附近发现的王宫图书馆,约两万块泥版构成,甚至有了系统编目。这是在荷马史诗出现之后大约三百年,在公元前550年收集整理、首次抄写下来,识字的奴隶们用埃及进口的莎草纸抄写了许多副本,售予公众。而罗马人的基本法律则刻在铜板上。
   作为古典文明的收割者,野蛮的罗马人是这样对待各国图书的:公元前168年,罗马将军(Aemilius Paulus)洗劫马其顿国王图书馆,将战利品送给自己的儿子。公元前86年,罗马执政官征服雅典后,把阿柏里康(Apellikon)图书馆运回到自己在罗马的家中。公元前74─66年,罗马将军路库路斯(Lucius Licinius Cullus)与小亚细亚的米德拉底特六世(MithradatesVI)作战,从战利品中建立了巨大的私人图书馆,罗马传记作家蒲鲁塔克(Plutarch)评述其书籍收藏质量很高。凡此种种,和英法联军在圆明园的洗劫、八国联军在北京的“搬运”、日本军队在南京的“接管”,十分相似,都是新兴霸权对于古老文明的清算。无数古代经典,在这个原始的搬运过程中灰飞烟灭了。
   一、埃及的圣书
   在古代埃及的社会生活中,神话与宗教的地位至高无上:国王被目为太阳神的化身,而人生在世,是为死后的“复活”和永生作准备的,彼岸生活是人间生活的特殊继续……这种信仰使古代埃及人极其崇拜死者和亡灵。渴望“复活”的热情,使他们把死者的遗体用香油精心制成“木乃伊”(Mummy),认为它的灵魂能登上太阳神拉神的神舟,超越地界十二国土,飞升到光明灿烂的永生天国。许多神话,即缘此信仰,而发展、演变。
   表现这种观念的著名文献《亡灵书》,是古埃及神话与咒语文集里流传最广的一部,以新王国时期写在莎草纸(Papyrus,英文的“paoer”就是由此发展而来的)上的版本最为完整,其中所载神名多达五百以上,内容极为丰富,包括宗教经文、颂神之诗、诗体咒语、赞美歌、咒文、歌谣等。其渊源可以上溯到古王国时代的《金字塔铭文》(Pyramid Texts)、(写在金字塔内壁上的咒语集丛)。列了新王国时代,几乎家家墓葬里都少不了它。人们把这些宗教神秘观念及神话材料看作渡过死后旅程,达到伟大再生的奇异工具。可见,《亡灵书》是一部经历了几千年发展而形成的全民族性的经典著作,也是宗教与神话方面的专著。古埃及人对它推崇备至。《亡灵书》中,常常提到而且无限崇拜的神是太阳神拉神;丰产之神和冥府之神奥西里斯。在对拉的礼赞中,其形象是尽善尽美、至高无上的,显然,在古埃及人的心目中,太阳神是超过了时空局限的“万有之神”,它不仅是“昨天”,也不仅是“今朝”,而且还是“明日”!
   下面我们看一看《亡灵书》的译文选篇:
   1.亡灵起身,歌唱太阳
   赞美你,啊拉,向着你惊人的上升!
   你上升,照耀,令诸天向一旁滚动。
   你是众神之王,万物之主,
   我们自你而来,因你而成神圣。
   你的祭司黎明出迎,以欢笑洗心;
   神圣的风带着音乐,吹过你黄金的琴弦。
   在日落时分,他们拥抱你,犹如每一片云
   自你的翅膀上,闪现着天边反照的颜色。
   你行过了天顶,你的心喜悦;
   你的清晨和黄昏之舟都遇上好风;
   在你面前,玛特高举她决定命运的羽毛,
   阿努的殿堂因你的名而喧嚣。
   啊你完善之神,永恒之神,唯一之神!
   与上升的太阳一同飞翔的伟大的鹰!
   在青翠的无花果树上,你永远年轻的形象
   闪烁着掠过天国的河心。
   你的光照亮每一张脸,却无人知晓。
   千年万年,你是新的生命热切的根源。
   时间在你的脚下卷起尘土,而你永远不变。
   时间的创造者,你已超越了一切时间。
   你通过了那扇黑夜的背后闭起的门,
   使愁苦中躺卧的灵魂欢喜雀跃。
   语言的真实,心的宁静,起来啜饮你的光明,
   因你是昨日,今日,也是明天。
   赞美你,拉,使生命从昏睡中苏醒!
   你上升,照耀,显示你光辉的形象,
   千万年过去了,我们不能一一清数,
   千万年将到来,你光照万年!
   2.他向奥西里斯,那永恒之主唱一篇礼赞
   光荣归于奥西里斯,永无穷尽的王子,
   他通过了亿万年而直入永恒,
   以南方和北方为他的冠冕,他是众神与人的主人,
   携带宽厚与威力的手杖和鞭子。
   啊王中之王,王子中的王子,主人中的主人,
   大地重又回春,由于你的热情;
   昔日和将来作你的随从,你将他们率领,
   你的心满足地安息在隐密的群山之巅。
   你的身体发光,你的头就是蓝天。
   土耳其玉的颜色在你莅临之地的四野发光。
   你的躯体广被,你的容颜焕发,
   犹如今后世界的田野和溪谷。
   请允许我的精神在地上坚守,在永恒中凯旋。
   允许我顺风航过你的国土。
   允许我插翅腾飞,像那凤凰。
   允许我在众神的塔门边得到宽宏的迎迓。
   在凛冽之屋中,胜利者,请授我以食物,
   那些在死亡中与你同升的祝福的食品,
   并且让我在那有阳光的田野上
   播种和收获大麦和小麦,
   在幸福的草原上有一个家。
   3.他请求神的赦免
   你摧毁了时间的腾飞的翅膀,
   你,生命中神秘的居留者,
   我所说的一切话语的保护者,
   正为我,你的儿子,感到羞愧;
   你的心充满了愁苦与羞赧,
   因为我的罪孽,在世间十分严重,
   我的邪恶与违逆是如此嚣张。
   啊,请与我和解,和解!
   毁掉那隐现与我们之间的栅栏!
   让我的一切罪孽洗净,而且
   无知地俯伏在你的左右。
   是的,请去掉我的所有的邪恶,
   并放弃你充满心头的羞耻,
   使你和我在今后的时间里融化坚冰。
   4.他坚持他的雷同的记忆
   在那巨大的屋子里,在那火的居室,
   在那计算全部年数的黑夜,
   在那细数岁月的黑夜,
   请将我的名字归还于我。
   当东方的天阶上的守望者
   让我安静地坐在他的身边,
   当众神一一报出自己的身份,
   让我也记起我昔日的名字!
   5.他行近审判的殿堂
   啊我的心,母亲,我的心,我的母亲,
   我的本体,我的人间的生命的种子,
   仍旧与我同住在那王子的殿堂,
   谒见那持有天秤的大神。
   当你被放在天秤中,用真理的羽毛
   来称量时,不要使审判对我不利;
   不要让判官在我面前呼喊:
   他曾遍行恶事,言而无信。
   你们,神圣的众神,云一样地即位,抱着圭笏,
   在掂量词语时,请向奥西里斯把我说得美好,
   把我的案卷提交给四十二位审判者;
   让我不敢在阿门提特死亡。
   哦,我的心,倘若我们之间无须分离,
   我们明天会共有一个名字,
   是的,千秋万岁是我们共署的名字,
   是的,千秋万岁,啊我的母亲,我的心!
   6.他被宣告为诚实
   现在,大神托特,那位
   正义与真理的审判者,
   向着众神如此开言:
   (众神正坐在奥西里斯面前)
   “现在这颗心确实
   称量过了,它是纯洁的。
   在他的里面找不出邪恶,
   他的心抵得住那天秤。”
   于是那些在奥西里斯面前
   坐着的诸神如此应答:
   “你的话是真的,让他进来,
   永远在平安中活着。
   “在永远的田野之中
   给他一所房子。
   别让遗忘吞噬
   那凯旋了的灵魂。”
   于是贺鲁斯,爱息斯的儿子,
   向神圣的奥西里斯说道,
   “啊父亲,我将这
   剖白了的灵魂带来给你。
   “他的心在天秤上称量过,
   他的行为已经判决;
   许他你的圆饼和麦酒,
   允许欢迎他的晋谒。”
   于是那活着的灵魂说,
   “瞧吧,啊主人中的主人,
   我来此向你晋谒,
   在奥西里斯面前,我是个无罪的人。
   “你是美丽的
   全世界的王子,
   我爱了你,啊眷顾我,
   把我当作你心所爱的人。”
   7.他出来,进入了白昼
   这里,我曾游历坟墓,瞧见你
   强壮的身体。
   我曾通过地下的世界,注视过奥西里斯
   播撒黑夜。
   我来了,我曾注视过奥西里斯,我的父亲,
   我是他的儿子。
   我是那爱着他的父亲的儿子,
   我也被爱。
   我曾为自己开辟一条小径,
   通过西方的天际,
   像一个神。
   我曾追随他的脚步,而由于他的神通,
   赢得永远。
   天与地间的大门,就敞开着,
   我的路径欢畅。
   欢呼,每一个神明,每一个灵魂,我的光
   从黑暗中闪亮。
   我走进去,像一只鹞鹰;
   我走出来,像一只凤凰,
   那黎明的星。
   在那美丽的世界,贺鲁斯的灿烂的湖边,
   白昼高升。
   8.他邀请奥西里斯从死人中上升
   举步上升,平静的心,
   啊平静的心,你的躯体无瑕而完美。
   爱息斯在尼罗河的芦苇中
   在那纸草的黝黑的沼泽中为你悲恸,
   庇护着贺鲁斯为你的命运复仇。
   他从隐秘的住所出来;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