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第五章表象世界的凝聚]
谢选骏文集
·79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9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9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0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0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0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0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0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0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0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0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0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0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1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1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1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1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1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1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1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1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1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1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2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2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2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2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2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2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2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2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2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2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3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3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3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3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3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3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3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3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4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4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4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4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4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4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4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4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4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4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5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5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5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5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5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5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5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5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5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5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6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6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6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6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6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6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6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6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6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6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7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7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7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73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74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75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7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78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7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8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8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82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83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8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8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8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8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87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8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89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90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9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9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9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9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9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9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五章表象世界的凝聚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第一节 古代各民族的圣书

   一、埃及的圣书
   二、两河的圣书
   三、印度的圣书
   四、希腊-罗马的圣书
   五、希伯莱传承的圣书
   六、波斯的圣书
   七、北欧的圣书
   八、玛雅的圣书
   九、日本的圣书
   十、纳西的圣书
   十一、中国的圣书
   第二节 中国宗教圣书的空白
   一、古史传说的系列
   二、神话与民族命运
   三、中国的特性
   四、洗礼与早熟
   五、现世与务实
   第三节空白的由来
   一、宗教神话的非主流性
   二、韩流神与《尧典》
   三、伟大与夸张的报应
   在各种原始民族、半开化民族那里,有时甚至在高度发达的文明民族那里,人类的精神常常寄寓在宗教的堡垒之中。是时,精神文化的最高凝炼体即为宗教。在古代,宗教和神话是有机粘连的同一体,神话即用语言的或文字的形式在讲述着的宗教(参见本书第十章第一节)。
   宗教的经典,往往就是神话的盒子。原始人类口口相传的神话,经过文明初期启蒙意识的筛选、裁汰、升华、串联,最后被凝聚到各个民族的“圣典”之中。这些圣典,并非只是统治阶级为了愚弄群众而杜撰,相反,它来自全民的智慧,只是后来才被执政者把持、垄断、阐释、利用。
   中国古代的哲学经典《周易》的《系辞传》上有这样一句名言,“圣人神道设教而天下服矣。”此言所以著名,是因为它代表了一种世俗化时代的普遍误解:“神道”(即宗教)是“圣人”有意设制以教化天下百姓的思想工具。这作为对人造宗教的社会动用的描述,是可以理解的。但作为对原始宗教例如先秦神话的“追认式解释”,则大谬不然。神话圣典在其创制之初,是属于整个民族的──而非仅属“圣人”们,它凝聚着各个民族的群体精神,也漾溢着初始时的民族精神。所以,各民族的“圣典”即为神话的结晶,是民族的乃至整个文化圈的表象世界的凝聚。
   第一节 古代各民族的圣书
   早在纸张发明之前,巴比伦人就用泥板记录文字、埃及人用纸莎草、印度人用贝叶、中国人用竹简、希腊和罗马人用蜡板、中世纪的欧洲人用羊皮。而龟甲、兽骨、石碑、钟鼎、陶器、丝绸等等,也都在不同的民族与文化圈里,充当过文字的载体。古代图书大多收集在寺庙或王宫里,例如现代人发现的两河流域泥版将近五十万块,多数是当时寺庙与王宫的收藏品。而著名的玛雅石碑也是神话记载的重要载体。由于玛雅图书被凶恶的西班牙海盗几乎全部烧毁,石碑的凝聚就更为珍贵了。在巴比伦寺庙废墟附近发现的王宫图书馆,约两万块泥版构成,甚至有了系统编目。这是在荷马史诗出现之后大约三百年,在公元前550年收集整理、首次抄写下来,识字的奴隶们用埃及进口的莎草纸抄写了许多副本,售予公众。而罗马人的基本法律则刻在铜板上。
   作为古典文明的收割者,野蛮的罗马人是这样对待各国图书的:公元前168年,罗马将军(Aemilius Paulus)洗劫马其顿国王图书馆,将战利品送给自己的儿子。公元前86年,罗马执政官征服雅典后,把阿柏里康(Apellikon)图书馆运回到自己在罗马的家中。公元前74─66年,罗马将军路库路斯(Lucius Licinius Cullus)与小亚细亚的米德拉底特六世(MithradatesVI)作战,从战利品中建立了巨大的私人图书馆,罗马传记作家蒲鲁塔克(Plutarch)评述其书籍收藏质量很高。凡此种种,和英法联军在圆明园的洗劫、八国联军在北京的“搬运”、日本军队在南京的“接管”,十分相似,都是新兴霸权对于古老文明的清算。无数古代经典,在这个原始的搬运过程中灰飞烟灭了。
   一、埃及的圣书
   在古代埃及的社会生活中,神话与宗教的地位至高无上:国王被目为太阳神的化身,而人生在世,是为死后的“复活”和永生作准备的,彼岸生活是人间生活的特殊继续……这种信仰使古代埃及人极其崇拜死者和亡灵。渴望“复活”的热情,使他们把死者的遗体用香油精心制成“木乃伊”(Mummy),认为它的灵魂能登上太阳神拉神的神舟,超越地界十二国土,飞升到光明灿烂的永生天国。许多神话,即缘此信仰,而发展、演变。
   表现这种观念的著名文献《亡灵书》,是古埃及神话与咒语文集里流传最广的一部,以新王国时期写在莎草纸(Papyrus,英文的“paoer”就是由此发展而来的)上的版本最为完整,其中所载神名多达五百以上,内容极为丰富,包括宗教经文、颂神之诗、诗体咒语、赞美歌、咒文、歌谣等。其渊源可以上溯到古王国时代的《金字塔铭文》(Pyramid Texts)、(写在金字塔内壁上的咒语集丛)。列了新王国时代,几乎家家墓葬里都少不了它。人们把这些宗教神秘观念及神话材料看作渡过死后旅程,达到伟大再生的奇异工具。可见,《亡灵书》是一部经历了几千年发展而形成的全民族性的经典著作,也是宗教与神话方面的专著。古埃及人对它推崇备至。《亡灵书》中,常常提到而且无限崇拜的神是太阳神拉神;丰产之神和冥府之神奥西里斯。在对拉的礼赞中,其形象是尽善尽美、至高无上的,显然,在古埃及人的心目中,太阳神是超过了时空局限的“万有之神”,它不仅是“昨天”,也不仅是“今朝”,而且还是“明日”!
   下面我们看一看《亡灵书》的译文选篇:
   1.亡灵起身,歌唱太阳
   赞美你,啊拉,向着你惊人的上升!
   你上升,照耀,令诸天向一旁滚动。
   你是众神之王,万物之主,
   我们自你而来,因你而成神圣。
   你的祭司黎明出迎,以欢笑洗心;
   神圣的风带着音乐,吹过你黄金的琴弦。
   在日落时分,他们拥抱你,犹如每一片云
   自你的翅膀上,闪现着天边反照的颜色。
   你行过了天顶,你的心喜悦;
   你的清晨和黄昏之舟都遇上好风;
   在你面前,玛特高举她决定命运的羽毛,
   阿努的殿堂因你的名而喧嚣。
   啊你完善之神,永恒之神,唯一之神!
   与上升的太阳一同飞翔的伟大的鹰!
   在青翠的无花果树上,你永远年轻的形象
   闪烁着掠过天国的河心。
   你的光照亮每一张脸,却无人知晓。
   千年万年,你是新的生命热切的根源。
   时间在你的脚下卷起尘土,而你永远不变。
   时间的创造者,你已超越了一切时间。
   你通过了那扇黑夜的背后闭起的门,
   使愁苦中躺卧的灵魂欢喜雀跃。
   语言的真实,心的宁静,起来啜饮你的光明,
   因你是昨日,今日,也是明天。
   赞美你,拉,使生命从昏睡中苏醒!
   你上升,照耀,显示你光辉的形象,
   千万年过去了,我们不能一一清数,
   千万年将到来,你光照万年!
   2.他向奥西里斯,那永恒之主唱一篇礼赞
   光荣归于奥西里斯,永无穷尽的王子,
   他通过了亿万年而直入永恒,
   以南方和北方为他的冠冕,他是众神与人的主人,
   携带宽厚与威力的手杖和鞭子。
   啊王中之王,王子中的王子,主人中的主人,
   大地重又回春,由于你的热情;
   昔日和将来作你的随从,你将他们率领,
   你的心满足地安息在隐密的群山之巅。
   你的身体发光,你的头就是蓝天。
   土耳其玉的颜色在你莅临之地的四野发光。
   你的躯体广被,你的容颜焕发,
   犹如今后世界的田野和溪谷。
   请允许我的精神在地上坚守,在永恒中凯旋。
   允许我顺风航过你的国土。
   允许我插翅腾飞,像那凤凰。
   允许我在众神的塔门边得到宽宏的迎迓。
   在凛冽之屋中,胜利者,请授我以食物,
   那些在死亡中与你同升的祝福的食品,
   并且让我在那有阳光的田野上
   播种和收获大麦和小麦,
   在幸福的草原上有一个家。
   3.他请求神的赦免
   你摧毁了时间的腾飞的翅膀,
   你,生命中神秘的居留者,
   我所说的一切话语的保护者,
   正为我,你的儿子,感到羞愧;
   你的心充满了愁苦与羞赧,
   因为我的罪孽,在世间十分严重,
   我的邪恶与违逆是如此嚣张。
   啊,请与我和解,和解!
   毁掉那隐现与我们之间的栅栏!
   让我的一切罪孽洗净,而且
   无知地俯伏在你的左右。
   是的,请去掉我的所有的邪恶,
   并放弃你充满心头的羞耻,
   使你和我在今后的时间里融化坚冰。
   4.他坚持他的雷同的记忆
   在那巨大的屋子里,在那火的居室,
   在那计算全部年数的黑夜,
   在那细数岁月的黑夜,
   请将我的名字归还于我。
   当东方的天阶上的守望者
   让我安静地坐在他的身边,
   当众神一一报出自己的身份,
   让我也记起我昔日的名字!
   5.他行近审判的殿堂
   啊我的心,母亲,我的心,我的母亲,
   我的本体,我的人间的生命的种子,
   仍旧与我同住在那王子的殿堂,
   谒见那持有天秤的大神。
   当你被放在天秤中,用真理的羽毛
   来称量时,不要使审判对我不利;
   不要让判官在我面前呼喊:
   他曾遍行恶事,言而无信。
   你们,神圣的众神,云一样地即位,抱着圭笏,
   在掂量词语时,请向奥西里斯把我说得美好,
   把我的案卷提交给四十二位审判者;
   让我不敢在阿门提特死亡。
   哦,我的心,倘若我们之间无须分离,
   我们明天会共有一个名字,
   是的,千秋万岁是我们共署的名字,
   是的,千秋万岁,啊我的母亲,我的心!
   6.他被宣告为诚实
   现在,大神托特,那位
   正义与真理的审判者,
   向着众神如此开言:
   (众神正坐在奥西里斯面前)
   “现在这颗心确实
   称量过了,它是纯洁的。
   在他的里面找不出邪恶,
   他的心抵得住那天秤。”
   于是那些在奥西里斯面前
   坐着的诸神如此应答:
   “你的话是真的,让他进来,
   永远在平安中活着。
   “在永远的田野之中
   给他一所房子。
   别让遗忘吞噬
   那凯旋了的灵魂。”
   于是贺鲁斯,爱息斯的儿子,
   向神圣的奥西里斯说道,
   “啊父亲,我将这
   剖白了的灵魂带来给你。
   “他的心在天秤上称量过,
   他的行为已经判决;
   许他你的圆饼和麦酒,
   允许欢迎他的晋谒。”
   于是那活着的灵魂说,
   “瞧吧,啊主人中的主人,
   我来此向你晋谒,
   在奥西里斯面前,我是个无罪的人。
   “你是美丽的
   全世界的王子,
   我爱了你,啊眷顾我,
   把我当作你心所爱的人。”
   7.他出来,进入了白昼
   这里,我曾游历坟墓,瞧见你
   强壮的身体。
   我曾通过地下的世界,注视过奥西里斯
   播撒黑夜。
   我来了,我曾注视过奥西里斯,我的父亲,
   我是他的儿子。
   我是那爱着他的父亲的儿子,
   我也被爱。
   我曾为自己开辟一条小径,
   通过西方的天际,
   像一个神。
   我曾追随他的脚步,而由于他的神通,
   赢得永远。
   天与地间的大门,就敞开着,
   我的路径欢畅。
   欢呼,每一个神明,每一个灵魂,我的光
   从黑暗中闪亮。
   我走进去,像一只鹞鹰;
   我走出来,像一只凤凰,
   那黎明的星。
   在那美丽的世界,贺鲁斯的灿烂的湖边,
   白昼高升。
   8.他邀请奥西里斯从死人中上升
   举步上升,平静的心,
   啊平静的心,你的躯体无瑕而完美。
   爱息斯在尼罗河的芦苇中
   在那纸草的黝黑的沼泽中为你悲恸,
   庇护着贺鲁斯为你的命运复仇。
   他从隐秘的住所出来;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