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天子.永恒者」:大地书.时篇]
谢选骏文集
·学科·外篇第七章“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
·学科·外篇第八章、人的思想远比上帝的思想来得贫乏
·学科·外篇第九章印度、中国、希腊,原创哲学
·学科·外篇第十章、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
· 学科·外篇第十一章文明除了自身没有其他目的
·学科·外篇第十
·学科·外篇第十三章、刘邦这个淮夷后代的遗风
·“学科·外篇”十四章、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
·“学科·外篇”十五章、慈善可以让人健康长寿
·“学科·外篇”十六章、全世界的黑暗也不能扑灭一支蜡烛的光辉
·“学科·外篇”十七章、不能触发思想的地理起点,毫无意义
·学科·外篇十八章、利玛窦没有完成信仰核心的完整移植
·学科·外篇十九章、一枕黄粱、南柯一梦,也是一种人生
·学科·外篇二十章、牛顿的宗教观点影响了他的科学研究
·学科·外篇二十一章、生命活着的时候才会觉得悲苦
·学科·外篇二十二章、“自然的客观”也是“人类的建构”
·学科·外篇二十三章、黑人的天主教与众不同
·学科·外篇二十四章、革命豁免杀人防火的法律制裁
·学科·外篇二十五章、种族灭绝才是“历史前进的动力”
·学科·外篇二十六章、“最后的革命”迫使极权放下屠刀
·学科·外篇二十七章、打动感情、只用幼稚的推理
·学科·外篇二十八章、电影的首尾与人生的首尾
·学科·外篇二十九章、人的创造和神的创造
·学科·外篇三十章、思想的魔力、劳动的福音
·学科·外篇三十一章、“文明没落”演化“种族危机”
·学科·外篇三十二章、测不准还是测得准
·学科·外篇三十三章、越大的城市,越为强烈的独立精神
·学科·外篇三十四章、自由主义与市场垄断
·学科·外篇三十五章、猎巫狂热与“阶级斗争”
·学科·外篇三十六章、“向前逃跑”与“历史的原创”
·学科·外篇三十七章、人生和量子都是思想的产物
·华尔街的名言吸引受害人上当
·搁置判断与接受信仰
·思想主权第三部上“社会·内篇”第一章思想主权创造国家主权
·扑灭一种思想的最快方法
·汉朝开始中国人喜欢伪造东西
·满洲人是怎样糟蹋儒教的
·罗马教廷的“外行领导内行”
·巩固奴隶社会,必先制造饥荒
·国家把头与思想摇钱树
·没有心肝的浪漫主义
·领袖要假装为人民服务
·美国的路霸公司启发我们
·种族歧视的双面性
·社会·内篇十二章、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皇太极”与“日本天皇”
·“军阀建国”不限于现代中国
·奥斯卡金像的高度
·专制社会的首要祸害
·湖南农民的盲流与逆流
·暴君的晚年陷入疯狂
·中国幼儿园不给小孩喝水
·中文的珍珠埋在美洲的荒原
·第三部下“社会·外篇”第一章、战争与国家
·思想的借口,权力的需要
·脑满肠肥的神职人员
·中国需要消灭方言壁垒
·上帝之城的幻象
·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
·宁做上帝的奴仆,不做君主的宰相
·天堂、极乐,在此思想中
·误解创造价值,是创新之母
·再论战争与国家
·宗教与国家之间的缠斗
·来自草原的“人民解放军”
·古代南北朝与现代南北朝
·信仰扩充了野蛮民族的势力
·皇权与教权的斗争及其延续
·野蛮民族被思想开化
·宗教和语言、民族的关系密切
·儒教、佛教、道教缺乏牺牲精神
·独立思考与独立空间
·“历史的终结”三百年前开始
·弥赛亚的保护者斩首示众
·贪婪永远是人类行为的第一动机
·阿訇醉心学问和国家财富
·“万恶的思想”并非人类的发明
·妥善地使用残暴手段
·日本文化是种民族主义的体现
·帝国没落,人口与税收减少
·官二代的自肥导致政权没落
·西方的真理祸乱中国
·革命、战争、生态失衡
·中国的名字让人感到羞耻
·科学逻辑不让别的种族活下去
·类似于先秦礼制的民族习惯法
·理性的判断通常不会受到蒙蔽
·达尔文主义的真理
·达尔文主义者是这样的禽兽
·世界上什么奇谈怪论都有
·思想主权可以带来幸福感
·所有生命都遵从“思想主权”
·无私的人很容易绝种
·纽伦堡审判临时杜撰的法则
·苏联把政治犯当精神病镇压
·没有选举权的中国店小二
·中国农村户口起源于意大利德国的中世纪
·华人满足于赚钱,极少问鼎政权
·思想有其自我设限的瓶颈作用
·西伯利亚重见天日,为期不远
·战略家不过是历史命运的工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天子.永恒者」:大地书.时篇

「天子.永恒者」:大地书.时篇
   谢选骏
   子 时 璇玑之语(四章)

   丑 时 当你仰望繁星(五章)
   寅 时 在宇宙的湍流中(六章)
   卯 时 现代物理学(七章)
   辰 时 宇宙间普遍存在的天子(八章)
   已 时 天子,物理世界的事实(九章)
   午 时 普遍的天子,宇宙能量的会聚(一0章)
   未 时 宇泰定音,发乎天光(一一章)
   申 时 最怪诞的宇宙编码(一二章)
   酉 时 我听见植物生长的声音(一三章)
   戍 时 人的心情深处(一四章)
   亥 时 古老的符瑞(一五章)
   子时:璇玑之语(四章)
   【子时,即现代时计的二十三点至凌晨一点。】
   【英国《新科学家》周刊一九八九年二月二十五日报道:
   
   美国科学家发现一颗旋转的恒星,它似乎违反能量守恒的定律。这是一颗脉冲星,它随著时间的推移不是越转越慢,而是旋转得越来越快。】
   你,天子,巨大无匹的「超新星爆炸」。 一切星云、星系、星座、星体以及一切星辰(「地球」只是其最小最小的小妹妹)中所囊括的千奇百怪,都是由你而生的!爆炸是「无」,是「非实在」,但却是真实的。作为非物质但却支配物质并重塑物质的「运动」,爆炸是一切「实在之有」的基础、前提。这种现象,是「经验」甚至「理性」无从释然的。三千年来的「认识论」、「本体论」,正是围绕爆炸之轴而旋转的,却迄今转不出自己设置的「非爆炸的逻辑」这一迷魂阵中!
   【在中国的古籍中,爆炸式的天子有时被称为「客星」。他出没无常,为世界带来希望;他明晦无度,天外的消息却在其中卷藏。天子,深不可测的璇玑之语!一切规律、法则,都在你的尊前退后;万物必须遵循的情理,向你臣服。你的言说不知语法为何物,你的书法之美不是狂草的矫揉造作。你的随意是生灵的圭臬,你的偶然是天地的宿命,你的出动是宇宙的诞生:「帝,出乎震」。因为「万物出乎震,震,东方也。」(《易.说卦》)】
   你的震动仿佛源于林木生长的力量,悄无声息,不可阻遏。
   丑时:当我们仰望繁星(五章)
   【丑时,现代时计的凌晨一点至三点。】
   冬春之夜,当我们仰望繁星的斑驳万态,仿佛随其无形的光注,每一丝神经都被洗练,每一个毛孔都已张开,直指人心的魔力,使人纷乱中见和谐,静谧中见威严。
   繁星有灼亮,有晦暗,有刺人肺腑的,有缭人眼目的,有的予人充实,有的生出虚无……生命的象徵与杀机在此并集。然而亿万星云却是受制同一力量,顺从同一主宰。
   
   人,能抓住这股力量?人,能看到这个主宰?然而,人们是感到同一的力量抓住了自己,这便构成了星相学的起源。仅仅星相学的理性还无法满足人,因为人们还需要情感,还想看见那无法看见的「正注视我们的主宰之眼」,以便达成更高级的对流 这又构成宗教的起源。
   【星相学的理性与宗教的感情,都基于这样一种人性:每个人在潜意识中都觉得自己不会朽灭,甚至是永远年轻的,人们对自己的衰老感到震惊。这种人性与每日的经验,是多么背道而驰啊。以为衰败之运不会临头的乐观,将随年华俱去,留下的只是冷酷的暮年所特有的清醒:
   「太古之事灭矣,轨志之哉?三皇之事若在若亡,五帝之事若觉若梦,三王之事或隐或显,亿不识一。当身之事或闻或见,万不识一。目前之事或存或废,千不识一。太古至于今日,年数固不可胜纪,但伏羲以来三十馀万岁,贤愚好丑,成败是非,无不消灭,但迟迅之间耳。矜一时之讥誉,以焦苦其神形,要死后数百年中馀名,岂足润枯骨?」(魏晋无名氏:《列子.杨朱》) 】
   当人不幸而意识到自己的真实处境时,一切种族、文明乃至人类的真实处境不言而喻。「世界虚无吗」这令人窒息的意念,再次潜入我们的心!这时,人们多么希望有一位人形人性的父式上帝,来到面前,抚摩惊悸的心灵,给绝望灌注希望。这时,多么希望被唯物主义所痛斥的古典信仰,再度成为真实的感情!
   宇宙有「冥冥之主」吗?
   人生能获得「肯定性的归宿」吗?
   【凡此种种疑问,不是任何科学或理论可以证明或可以否证的。否定和肯定一样缺乏必要的证据,学理力图阐明但问题始终存在,只因人的需要是亘古一贯的:一个积极的并且是肯定性的答覆。
   每个独特的人,都在以自己的生命作答,以填补那「问号后面的空白」。因此,解疑的症结不在有没有最终的主宰;而在于什么样的主宰;不在有没有归宿,而在什么样的归宿。
   解疑的要义--此处不是科学,否则,它将沦入伪科学。 此处不是理论,否则,它将强做解人。此处只是思想,一种「绝处逢生的喜悦」。】
   寅时:在宇宙的湍流中(六章)
   【寅时,现代时计的凌晨三点至五点。】
   在宇宙的湍流中,在火焰的泡沫里,在黑色的希望和透明的绝望中,激起了一个绝妙的巨灵!这就是我们的天子,那造化无穷的永恒者,他踞傲而哭,沉思而笑。太上之无情,此之谓乎!
   天子是怎样诞生的?这是一个谜。一个无所终穷的谜:全部人类文化,都是在追踪这个谜;所有活的精神,都在诠释「有关天子的一切悬念」。
   万物之精,上为列星。
   (许慎:《说文解字》)
   【这不是古代迷信,而是古代知识,如东汉天文文学家张衡也说:“众星列布,体生于地,精成于天,列居错峙,各有所属,在野象物,在人象事。”《尚书考灵曜》这类被称为“迷信大本营”的纬书则同样充满“科学观察”如下:“五星若编珠,旋玑中星星调,则风雨时。”】
   永恒者不是单数,而是复数。尽管天子在其特定的时间和场合,永远只以单数的、独一的面容显现。他是阳,也是阴;他是生,也是死;他是开始,也是终结;他是爱,也是恨;他是刚毅,也是温和;他是伤害者,也是慰藉者。
   他要创造一种没有香水和粉黛的文化,正如他拒绝一切没有思想和艺术的武功。他以分崩的战国投入整合地球的运动,正如他敢于欣赏幻灭时分的绝望。他的意志,不仅是律法,且是种族本能、自然回声,他以此把自己的意志做成纯净的祭品:
   」帝尧即政,景星出翼。「(无名氏纬书:《尚书中侯》)
   【司马迁的《史记》对此解释说,「天曜而景星见。景星,德星也。其状无常,常出有道之国。」
   其状无常,于是我们便看见了天子的五色光:
   (一)天子, 我们看得见的世界,我们看不见的宇宙,分秒离不开它的微笑。
   (二)永恒者:永恒力量的体现,永恒力量集中体现在谁身上,谁就是天子。
   (三)天子:不是创造者,而是体现者。[尽管他在人类经验的层面,表现为创造者。]历史,不是他的作品,历史是其自身。
   (四)天子:他前往荒凉的国度,播下种族。他离弃繁华的沃土,使成空旷。
   (五)天子:永恒的力量在他身上一旦衰变,天子的神格即行消失。新的永恒者与新的种族、新的文明,同步兴起。
   「飒飒秋风满院裁,蕊寒香冷蝶难来,他年我若为青帝,报与桃花一处开。」(黄巢[死于八八四年]:《咏菊》) 】
   卯时:现代物理学曾以「反物质」的发现(七章)
   【卯时,现代时计的凌晨五点至七点。】
   现代物理学曾以「反物质」的发现,来对自己亵渎神明的物质崇拜,做了意义深远的忏悔;并以此,作为对「乾元-宇宙天子」的认同与归顺仪式。反物质的存在显示,唯物主义不仅是知识的错误,而且是道德的堕落,还势必带来精神的奴役、社会的涂炭。新的历史回合,将从此认识开始,它所宣告的将是一个亘古长存的道理:谁种下的恶果,将由谁的子孙来收获……普遍的压抑与物质,无处不在的反压抑和反物质,已经构成「我们所思所见的宇宙史的主题」。能见的「物质」、「世界」、「生命」、「人种」以及「文化」……都不过是其博起挤出的泡沫。反抗压抑,构成了人类命运的基调;反抗物质,构成历史潮汐的基调:不以此刀解牛,人生历史,将是无边的谜。
   【永恒的问题并不是「文明史」,甚至不是「种族的兴衰」;永恒的问题是「反压抑」,并在其中体现的反物质。「文化的精魂」乃是反压抑、反物质的凝聚。而「文化的结构」,是此「超理之力」的外延。】
   人形的天子,是人类的至高无上,一切所归的宿命,无可控御的裁决。谁闭眼不看?他包藏反物质的内核(琐屑的人称之为「包藏祸心」),来恢复自然的形态。
   【意识是一回事,隐意识则又是一回事;意志是一回事,行动又是一回事;言论是一回事,暗示(所谓「言外之意」 「不自觉流露的」等等)又是一回事……尽管万千学者滔滔论证,此皆同一行为体系并互渗影响。「意象一致」、「知行合辙」的欺人之谈,如此论证「历史唯物主义的荒谬」。
   我们看见了:
   一、社会与文化形态的日趋定向、僵化,与历史因素的日渐积累所造成的「越走越窄」,一脉相承。这就是人们所说的「传统」。
   二、道路的狭窄与传统的膨胀,和「自我迷失」、「天性毁灭」的程度一脉相承。这时,活生生的天性被贬为结构的材料、传统的食品,这时,「礼教吃人」。
   三、然而,我们怎能用外国的传统来反对本国的传统?仅仅因为「他山之石,可以攻玉」?若然,则必须承认西方的真理只是石,中国的思想才是玉!隔离与互渗、统一与分裂,在根本上都不可用来自我毁灭。外国的主义要入主中国,不得不虚伪,不得不粉饰坟墓,但却净化不了人生。相反,如果不经粉饰的坟墓向人们敞开了真相,那真实的悼念将化为乌有。
   四、决定命运的不是西方因素的有与无,而是中国因素以何种质与量、何种深与广,怎样分布在时、位、所……
   五、要打破结构本身对新生力量的压制是无望的;故生命的关键不在于「破轮回」,而在于「奉天运」,而「反抗」的真实含义其实是「听从天命的召唤」!
   六、一个反抗者,就是一个天生的王,就是一个头上长角的历史魔怪--要想开拓时空,就必先认清反抗实为更高的顺从,人间的主宰实为锲而不舍的追随者,历史的魔怪乃是永恒者的显象。所以,万紫千红的废墟,不能浪费他的精血;一轮一轮的剪灭,不能凝固他的生命。
   七、天子消解历史因素的不解之缘,他的精力注入结构,化出精魂。若无他的运化,任何结构无以形成;若无精魂的参与,任何文化只是泡沫。文化结构的始作俑者,也是文化结构的掘墓人。他破除物质,他酝酿婴儿,他预设光辉的诞辰,他毒杀凶恶的导师……他的残篇记载了一个种族的兴衰。
   八、一个不朽的构魂,发出永远年轻的火焰,一切都是过程,过程就是一切:一切生于天子,一切背离天子。所以,父天母地者(天子)不是以天为父、以地为母,而是也做天的父亲、地的母亲,他摧毁任何意义任何形式的乌托邦。】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