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天子.永恒者」:大地书.时篇]
谢选骏文集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6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1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2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2
·《第三中国论》全书十二篇1980——2010年
·第一篇“第三中国”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第二篇“第三期中国文明”与埃及的“新王国时期”
·第三篇 对“第三中国”两点思考
·第四篇中国的崛起有待“第三中国”的崛起
·第五篇共和与独裁
·第六篇“第三中国”与民族国家
·第七篇“第三中国”的组建运动
·第八篇“第三中国”与青年中国
·第九篇“第三中国”非社会主义
·第十篇“第三中国”与复古主义
·第十一篇“第三中国”的内外之别
·第十二篇“第三中国”的世界命运
·后记/附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目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序言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01-1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11-2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21-3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30-4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41-5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51-6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61-7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71-80
·“人子”是耶稣在代表上帝发言
·ZT:马克思韦伯误判了天主教
·美国鹰之折翼—小罗斯福故居纪念馆的“赝品”
·思想主权论001
·思想主权论002
·思想主权论003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5
·思想主权论006
·思想主权论007
·思想主权论008
·思想主权论009
·思想主权论010
·思想主权论011
·思想主权论012
·思想主权论013
·思想主权论014
·思想主权论015
·思想主权论016
·思想主权论017
·思想主权论018
·思想主权论019
·思想主权论020
·思想主权论021
·思想主权论022
·思想主权论023
·思想主权论024
·思想主权论025
·思想主权论026
·思想主权论027
·思想主权论028
·思想主权论029
·思想主权论030
·思想主权论031
·思想主权论032
·思想主权论033
·思想主权论034
·思想主权论035
·思想主权论036
·思想主权论037
·思想主权论038
·思想主权论039
·思想主权论040
·思想主权论041
·思想主权论04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天子.永恒者」:大地书.时篇

「天子.永恒者」:大地书.时篇
   谢选骏
   子 时 璇玑之语(四章)

   丑 时 当你仰望繁星(五章)
   寅 时 在宇宙的湍流中(六章)
   卯 时 现代物理学(七章)
   辰 时 宇宙间普遍存在的天子(八章)
   已 时 天子,物理世界的事实(九章)
   午 时 普遍的天子,宇宙能量的会聚(一0章)
   未 时 宇泰定音,发乎天光(一一章)
   申 时 最怪诞的宇宙编码(一二章)
   酉 时 我听见植物生长的声音(一三章)
   戍 时 人的心情深处(一四章)
   亥 时 古老的符瑞(一五章)
   子时:璇玑之语(四章)
   【子时,即现代时计的二十三点至凌晨一点。】
   【英国《新科学家》周刊一九八九年二月二十五日报道:
   
   美国科学家发现一颗旋转的恒星,它似乎违反能量守恒的定律。这是一颗脉冲星,它随著时间的推移不是越转越慢,而是旋转得越来越快。】
   你,天子,巨大无匹的「超新星爆炸」。 一切星云、星系、星座、星体以及一切星辰(「地球」只是其最小最小的小妹妹)中所囊括的千奇百怪,都是由你而生的!爆炸是「无」,是「非实在」,但却是真实的。作为非物质但却支配物质并重塑物质的「运动」,爆炸是一切「实在之有」的基础、前提。这种现象,是「经验」甚至「理性」无从释然的。三千年来的「认识论」、「本体论」,正是围绕爆炸之轴而旋转的,却迄今转不出自己设置的「非爆炸的逻辑」这一迷魂阵中!
   【在中国的古籍中,爆炸式的天子有时被称为「客星」。他出没无常,为世界带来希望;他明晦无度,天外的消息却在其中卷藏。天子,深不可测的璇玑之语!一切规律、法则,都在你的尊前退后;万物必须遵循的情理,向你臣服。你的言说不知语法为何物,你的书法之美不是狂草的矫揉造作。你的随意是生灵的圭臬,你的偶然是天地的宿命,你的出动是宇宙的诞生:「帝,出乎震」。因为「万物出乎震,震,东方也。」(《易.说卦》)】
   你的震动仿佛源于林木生长的力量,悄无声息,不可阻遏。
   丑时:当我们仰望繁星(五章)
   【丑时,现代时计的凌晨一点至三点。】
   冬春之夜,当我们仰望繁星的斑驳万态,仿佛随其无形的光注,每一丝神经都被洗练,每一个毛孔都已张开,直指人心的魔力,使人纷乱中见和谐,静谧中见威严。
   繁星有灼亮,有晦暗,有刺人肺腑的,有缭人眼目的,有的予人充实,有的生出虚无……生命的象徵与杀机在此并集。然而亿万星云却是受制同一力量,顺从同一主宰。
   
   人,能抓住这股力量?人,能看到这个主宰?然而,人们是感到同一的力量抓住了自己,这便构成了星相学的起源。仅仅星相学的理性还无法满足人,因为人们还需要情感,还想看见那无法看见的「正注视我们的主宰之眼」,以便达成更高级的对流 这又构成宗教的起源。
   【星相学的理性与宗教的感情,都基于这样一种人性:每个人在潜意识中都觉得自己不会朽灭,甚至是永远年轻的,人们对自己的衰老感到震惊。这种人性与每日的经验,是多么背道而驰啊。以为衰败之运不会临头的乐观,将随年华俱去,留下的只是冷酷的暮年所特有的清醒:
   「太古之事灭矣,轨志之哉?三皇之事若在若亡,五帝之事若觉若梦,三王之事或隐或显,亿不识一。当身之事或闻或见,万不识一。目前之事或存或废,千不识一。太古至于今日,年数固不可胜纪,但伏羲以来三十馀万岁,贤愚好丑,成败是非,无不消灭,但迟迅之间耳。矜一时之讥誉,以焦苦其神形,要死后数百年中馀名,岂足润枯骨?」(魏晋无名氏:《列子.杨朱》) 】
   当人不幸而意识到自己的真实处境时,一切种族、文明乃至人类的真实处境不言而喻。「世界虚无吗」这令人窒息的意念,再次潜入我们的心!这时,人们多么希望有一位人形人性的父式上帝,来到面前,抚摩惊悸的心灵,给绝望灌注希望。这时,多么希望被唯物主义所痛斥的古典信仰,再度成为真实的感情!
   宇宙有「冥冥之主」吗?
   人生能获得「肯定性的归宿」吗?
   【凡此种种疑问,不是任何科学或理论可以证明或可以否证的。否定和肯定一样缺乏必要的证据,学理力图阐明但问题始终存在,只因人的需要是亘古一贯的:一个积极的并且是肯定性的答覆。
   每个独特的人,都在以自己的生命作答,以填补那「问号后面的空白」。因此,解疑的症结不在有没有最终的主宰;而在于什么样的主宰;不在有没有归宿,而在什么样的归宿。
   解疑的要义--此处不是科学,否则,它将沦入伪科学。 此处不是理论,否则,它将强做解人。此处只是思想,一种「绝处逢生的喜悦」。】
   寅时:在宇宙的湍流中(六章)
   【寅时,现代时计的凌晨三点至五点。】
   在宇宙的湍流中,在火焰的泡沫里,在黑色的希望和透明的绝望中,激起了一个绝妙的巨灵!这就是我们的天子,那造化无穷的永恒者,他踞傲而哭,沉思而笑。太上之无情,此之谓乎!
   天子是怎样诞生的?这是一个谜。一个无所终穷的谜:全部人类文化,都是在追踪这个谜;所有活的精神,都在诠释「有关天子的一切悬念」。
   万物之精,上为列星。
   (许慎:《说文解字》)
   【这不是古代迷信,而是古代知识,如东汉天文文学家张衡也说:“众星列布,体生于地,精成于天,列居错峙,各有所属,在野象物,在人象事。”《尚书考灵曜》这类被称为“迷信大本营”的纬书则同样充满“科学观察”如下:“五星若编珠,旋玑中星星调,则风雨时。”】
   永恒者不是单数,而是复数。尽管天子在其特定的时间和场合,永远只以单数的、独一的面容显现。他是阳,也是阴;他是生,也是死;他是开始,也是终结;他是爱,也是恨;他是刚毅,也是温和;他是伤害者,也是慰藉者。
   他要创造一种没有香水和粉黛的文化,正如他拒绝一切没有思想和艺术的武功。他以分崩的战国投入整合地球的运动,正如他敢于欣赏幻灭时分的绝望。他的意志,不仅是律法,且是种族本能、自然回声,他以此把自己的意志做成纯净的祭品:
   」帝尧即政,景星出翼。「(无名氏纬书:《尚书中侯》)
   【司马迁的《史记》对此解释说,「天曜而景星见。景星,德星也。其状无常,常出有道之国。」
   其状无常,于是我们便看见了天子的五色光:
   (一)天子, 我们看得见的世界,我们看不见的宇宙,分秒离不开它的微笑。
   (二)永恒者:永恒力量的体现,永恒力量集中体现在谁身上,谁就是天子。
   (三)天子:不是创造者,而是体现者。[尽管他在人类经验的层面,表现为创造者。]历史,不是他的作品,历史是其自身。
   (四)天子:他前往荒凉的国度,播下种族。他离弃繁华的沃土,使成空旷。
   (五)天子:永恒的力量在他身上一旦衰变,天子的神格即行消失。新的永恒者与新的种族、新的文明,同步兴起。
   「飒飒秋风满院裁,蕊寒香冷蝶难来,他年我若为青帝,报与桃花一处开。」(黄巢[死于八八四年]:《咏菊》) 】
   卯时:现代物理学曾以「反物质」的发现(七章)
   【卯时,现代时计的凌晨五点至七点。】
   现代物理学曾以「反物质」的发现,来对自己亵渎神明的物质崇拜,做了意义深远的忏悔;并以此,作为对「乾元-宇宙天子」的认同与归顺仪式。反物质的存在显示,唯物主义不仅是知识的错误,而且是道德的堕落,还势必带来精神的奴役、社会的涂炭。新的历史回合,将从此认识开始,它所宣告的将是一个亘古长存的道理:谁种下的恶果,将由谁的子孙来收获……普遍的压抑与物质,无处不在的反压抑和反物质,已经构成「我们所思所见的宇宙史的主题」。能见的「物质」、「世界」、「生命」、「人种」以及「文化」……都不过是其博起挤出的泡沫。反抗压抑,构成了人类命运的基调;反抗物质,构成历史潮汐的基调:不以此刀解牛,人生历史,将是无边的谜。
   【永恒的问题并不是「文明史」,甚至不是「种族的兴衰」;永恒的问题是「反压抑」,并在其中体现的反物质。「文化的精魂」乃是反压抑、反物质的凝聚。而「文化的结构」,是此「超理之力」的外延。】
   人形的天子,是人类的至高无上,一切所归的宿命,无可控御的裁决。谁闭眼不看?他包藏反物质的内核(琐屑的人称之为「包藏祸心」),来恢复自然的形态。
   【意识是一回事,隐意识则又是一回事;意志是一回事,行动又是一回事;言论是一回事,暗示(所谓「言外之意」 「不自觉流露的」等等)又是一回事……尽管万千学者滔滔论证,此皆同一行为体系并互渗影响。「意象一致」、「知行合辙」的欺人之谈,如此论证「历史唯物主义的荒谬」。
   我们看见了:
   一、社会与文化形态的日趋定向、僵化,与历史因素的日渐积累所造成的「越走越窄」,一脉相承。这就是人们所说的「传统」。
   二、道路的狭窄与传统的膨胀,和「自我迷失」、「天性毁灭」的程度一脉相承。这时,活生生的天性被贬为结构的材料、传统的食品,这时,「礼教吃人」。
   三、然而,我们怎能用外国的传统来反对本国的传统?仅仅因为「他山之石,可以攻玉」?若然,则必须承认西方的真理只是石,中国的思想才是玉!隔离与互渗、统一与分裂,在根本上都不可用来自我毁灭。外国的主义要入主中国,不得不虚伪,不得不粉饰坟墓,但却净化不了人生。相反,如果不经粉饰的坟墓向人们敞开了真相,那真实的悼念将化为乌有。
   四、决定命运的不是西方因素的有与无,而是中国因素以何种质与量、何种深与广,怎样分布在时、位、所……
   五、要打破结构本身对新生力量的压制是无望的;故生命的关键不在于「破轮回」,而在于「奉天运」,而「反抗」的真实含义其实是「听从天命的召唤」!
   六、一个反抗者,就是一个天生的王,就是一个头上长角的历史魔怪--要想开拓时空,就必先认清反抗实为更高的顺从,人间的主宰实为锲而不舍的追随者,历史的魔怪乃是永恒者的显象。所以,万紫千红的废墟,不能浪费他的精血;一轮一轮的剪灭,不能凝固他的生命。
   七、天子消解历史因素的不解之缘,他的精力注入结构,化出精魂。若无他的运化,任何结构无以形成;若无精魂的参与,任何文化只是泡沫。文化结构的始作俑者,也是文化结构的掘墓人。他破除物质,他酝酿婴儿,他预设光辉的诞辰,他毒杀凶恶的导师……他的残篇记载了一个种族的兴衰。
   八、一个不朽的构魂,发出永远年轻的火焰,一切都是过程,过程就是一切:一切生于天子,一切背离天子。所以,父天母地者(天子)不是以天为父、以地为母,而是也做天的父亲、地的母亲,他摧毁任何意义任何形式的乌托邦。】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