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中国精神形式》第七十三至第八十章以及附录]
谢选骏文集
·出卖同志和兄弟的共产党中国
·诺贝尔奖的贬值
·我的小国时代名不虚传
·美囯人为何开始仇富
·中俄关系终将回归正常
·纪思道到底是西方人还是东方人
·犹太人为什么吝啬
·印度为何沿袭英国殖民统治
·成吉思汗是熟番而不是生番
·普世价值的根源在这里呢
·这位作者还是不懂美国的法律
·这位大法官不知道害了多少人
·中国军队最落后于美军的是什么
·中国军队最落后于美军的是什么
·比女人还要女人的希特勒—普京
·气候与血统——兼答曾节明“与谢选骏商榷”
·请给基督徒一线生机
·解决非洲问题是全球政府的前提
·自由主义就是要保护变态的少数
·革命尚未成功 同志仍须卖国
·伦敦客配合国家主权扼杀思想主权
·庄子的恶意
·蔚蓝色的中国开始出现
·华人赌瘾来自亡国奴经历
·商羯罗为什么自杀?
·广西吃人事件的民族背景
·中国人缺乏快乐基因
·统一全球必先统一日本
·两个主义的斗争接近了尾声
·华人在美请华人律师打官司包输
·我就是文王
·康德是伪善还是无知
·登山与朝圣
·国家主权拔河赛的牺牲品
·自由主义的限度
·中共外交部沦为“西奴”
·08宪章颠覆共产党中国
·08宪章颠覆共产党中国
·徐文立的捏造露出马脚
·中国为何割让大片领土给俄国
·李煜和刘晓波
·08宪章与警察暴力
·诺贝尔肝癌奖与诺贝尔恐怖奖
·郭文贵代替刘晓波成为“核心”
·刘晓波愿意归入上帝怀抱
·《金融时报》的骗术
·习近平真被架空了吗
·“习近平思想”不如“习近平主义”
·中国缺乏以色列研究
·“三百年殖民地”的血淋淋样板
·每个国家都需要自己的偶像
·理解力与创造力
·人权与种族
·中国准备建立全球政府
·论习近平主义之一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
·论习近平主义之四
·论习近平主义之五
·论习近平主义之六
·论习近平主义之七
·论习近平主义之八
·论习近平主义之九
·向中国政府特进一言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一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二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三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四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五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六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七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八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九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一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二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三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四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五
·邓小平终于失败了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六
·解放军会死于背后一刀
·明星从嘉宝那时变成了妓女
·善心汇与太平军
·中美两国资产者已成战略伙伴
·一带一路面临腰斩
·22年前的预言和42年前的预言
·遗产真的是遗祸无穷
·北京已是空城计
·萨哈罗夫原来是个魔鬼的孩子
·后纳粹主义的文明自杀
·《纽约时报》希望新疆变成中东的乱局
·民主政治不如廉洁政治
·华人社会为何流行以黑治黑
·现代南北朝即将结束、中国即将统一
·指望外国夷狄不如指望天子自己
·为什么福建人容易出事
·郭文贵是中国领袖的私生父亲
·全世界基督徒夺回君士坦丁堡
·美国的敌基督力量十分猖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精神形式》第七十三至第八十章以及附录

《中国精神形式》第七十三至第八十章以及附录
   中国精神形式
   [网络版]

     
   
   谢选骏
     
   第五部
   精神形式的门徒
   
   第七十三章
   他们的思想是什么
      他们的思想是什么?他们的思想是灵魂的粪便。
      这是一个多么惊人的命题。最文雅,最辞不达意的说法----“思想也是灵魂的排泄物”,即剥离了生命过程的游离物。
      一个博大的心灵,里面的精华永远也不能如实地流出。一个天赐英魂的形成,要靠汲取本身的精华。他之维持生计不假外求,又怎能使精华外溢呢?生成方式规定了他的表现形式,限制了他的普度。我们的这一理解,与历来流行的精神万能的救世神话,具有深刻的差别:“思想精华普度众生”是虚幻的,否则,那产生了思想的灵魂在哪里呢?
      用语言表达出来的东西,不是意识中最好的东西,甚至与灵魂毫无关系。人的表达能力、表达工具不值得迷信。事实上,感受高于表达,好恶先于思想,直正的精华埋在最深的荒垒中(人们把这荒垒叫做“心”,因其闭锁而变得神圣)----默默地完结,没有人知道,社会承认与之无缘。容易理解的东西,贱;故常受理解的东西,必非上等。精微的东西,本是一个灵魂所闭锁的,也只是一个灵魂所独享的。它不可言传理解,或分析以及诸如此类。而所谓思想,不过是灵魂横遭排挤(通俗地说,是“受迫害”)时,分泌的润滑剂、保护性抗体。所以,唯有不幸的灵魂才会产生思想;尤其关于理想世界的思绪,更无一不是受难者的悲鸣。只有生存状态扰乱了,心才会倾斜;只有心倾斜了,思想才会从中流溢。思想就如此以心灵失衡为前提。精神的爆发,首先取决于强烈的被吞噬感。文化、独立思考的能力----取决于一颗心的破裂。犹如鸡的诞生,取决于蛋的破裂。一颗纯正的心,高远的心,是颗鼎沸著鲜血的心。----这就是思想史的全部秘密。
      曾几何时,他们也有过深切的兴趣----寻求民俗意义的文化、思念古风的真纯或历史事实的确定性等等。这时,他们是客观信仰者,是理性主义者,是程序的门徒。但渐渐,他们发现自己成了奴隶。环顾四周,到处是刻板、标准化,到处是麻木不仁、官僚式的无动于衷。到处都是对灵性的嘲弄、迫害、窒息,对生命之美的曲解、污蔑、讨伐以致滥用……
      面对这一切,凡夫俗子们也曾抗拒、诅咒、愤怒,总之反应强烈;但继而突然顺从了,像被强暴者那样,突然接受暴徒的殷勤,习惯了,甚至高兴了。习惯使恶劣成为美好!屈从造就了多少理论家!终于,凡夫俗子们甚至渴望并强化这一美好,成为暴徒的俘虏和帮凶。这种所谓集体生活,是精神发展的死敌。你要在哪里扼杀精神,你就在哪里倡导这样的集体生活!
      和凡夫俗子们对立的人,没有同流合污的能力,没有海量容忍暴徒。时代的错乱,把他们的精神驱入地下状态;思想虽然进入冬眠,心却永远不死。他们不得不抵抗潮流与趋势。他们怀念真正的反动人物,但憎恨保守主义者;因为他们还年轻,还不到沦为腐朽势力的年龄……他们的头脑如海星,伸出刺目的观念:一个重获强盛的民族,在反抗国际标准化的同时,有必要消除民俗意义的小区域文化,以实现民族的一体化。千奇百态的遗迹不值得留恋,万紫千红实在不够意思!只要精神形式保有生命世界的力量,合宜的装束迟早会裁制出来。何必操之太急?
      从十九世纪文人或考古学者的心性,变成二十世纪武士或建筑师的实体,诗人变成了革命者;守门人变成了探险家。渐渐的……在他们内心深处升起了一种对音乐的渴望,那是二十一世纪的渴望。人人都需要音乐。甚至连母鸡与奶牛也有追求音乐的禀赋。
      音乐的力量,来自宇宙,它既是生命力的宣泄,也是思想力的前驱。它是生生不息的使者,却不局限在生命。不受音乐激励的人,无能又无力。因为音乐既是心灵的蜜汁,也是心灵的砒霜。有的心灵善于分泌,有的心灵只是消费。喜好什么音乐,怎样喜好音乐,是判明心灵等级的标尺。优越的能力,让人脱离感官的藩篱,进入忘记自己的境界。
      音乐与哲学----音乐与战争----音乐与政治----音乐与爱情:这其实是同一个母题!其同一在于,音乐乃是不甘屈服的心声。所以古代的乐师如(中国的师旷、希腊的荷马)都刺瞎了自己的眼晴,闭目不看这个世界的邪恶。音乐伴随著他们的步履而震响。他们是天子的仆从。世界上还有谁比荷马,更加爱戴希腊神话英雄的呢。
      有两股精神潮汐,在他们的内心交错鼓荡、相扑噬咬……一种产自东方文化的精魂,一种产自西方文化的精魂。前者给他们以静谧、直觉贯通、永恒的智慧;后者带他们进入激情的天地、效率的世界。于是构成这一阴一阳,一柔一刚,一弛一张,一伸一缩的互卦。前者让他们消闲,后者让他们进取。这鼓荡、这消长,是风暴的反响,他们的心灵因此成为世界命运的预兆和缩影。世界命运,随著他们的心律如是张弛、浮沉、辗转……他们知道,现代文明正经历它最后的回光反照:东方文化的精魂正在数百年的压制摧残下沛然复苏,悄然反攻,进入并消融西方文化的精魂。正是这大势,使他们据此调整了生活、重塑了自己。那既不依傍东方,也不依傍西方的新王国,开始闪闪发光。
      当此新王国之黎明前的困惑----失去方向感的动摇分子变得迷惘,精神上彻底解除了武装,和平主义和投降主义盛行。新王国的自信,不该失落在即将天亮的时刻。夜半黑暗都坚持了下来,却以颓唐、绝望来欢迎清晨,这多么可笑!但是人们说这样比较现实。
      如果白昼竟然照出了一群旧的小丑,又岂是可笑而已?
      精神形式的门徒----不但是革面的勇士,也是洗心的圣徒!他们一反伦理社会的劣根性,不以年齿为秩序,清除了虚伪的矫饰,苟且、贪小、自欺、卑鄙等被征服民族的奴隶根性……也连根拔除。他们以能力的准则,重建道德世界的新王国;为崇拜偶像的技术文明,书写挽联。以毒攻毒,以生命的剧毒消除生命的腐败。
      道德也像一切药物,其副作用也会伤害精神的脾胃,甚至瓦解我们的能动性。
      而天子的仆从,只以天子的能力为最高的道德。过与不及的道德,都是亵渎的。
      门徒要行动!只有行动,才可以证明自己的身份,而只有在证明中,才可以获得完美的行动!
      门徒反对工具性的人格。为了伟大的希望,他们不惜贸然前往,孤注一掷。为了赢得一个观念,他们以实存下注。为了维护一个暂时的信条,他们可以发动一场难以预测的战争。腐朽了的唯物主义,无论怎样辩证,也开不出一帖解乏除弊的良方。
      需要的时候才涌出无穷的激情,不需要的时候则无须克制,而是根本不予分泌:这才是心性的至境。这不是心性的艺术,而是人生的极致:把心性当作塑料,根据天意不断定型……这是创造性的清晨,整个文明世界,甚至新的种族,都是这清晨抖落的露珠。如果有一天,这弹性地带趋于定型,不再年轻,就可以击碎它,再从碎片中捏出一个新的型号、一个新的王国。就象石崇拿起铁如意,轻描淡写地敲碎了他珍贵的珊瑚。
      人可以失去一切,却不能失去方向感和对方向的信任。即使方向感会引向毁灭,那也比丧失方向感要好一点。丧失方向感,生活就裂为无数不相关属的碎片,比废墟还空虚,比垃圾还可厌。
      俗话说“失去什么才珍爱什么……”,只有丧失过方向感的人们,才知道方向感是激励生命的必要引力!于是他们承认明天的存在,拒绝了生活碎片的现场直播。
      例如,相对那些有信仰的民族,国人殊少“为未来而写作”的气质,我们总是把思想作为现场的表演手段,而非预后的射击目标。这一现象,似可归结于,国人的神经兴奋点,多在现实可见的功名利禄。故中国的文学与哲学也因为极度缺乏想象力,常依政治的朝代(或是更短暂的现代政治的运动期)而划分。

   所谓“X一声炮响,为我们送来了一个新的纪元。”----其实是诊断了我们中王国时代特有的文化短视征。这样的民情,当然不可能鼓励超越时代的著书立说的。故整个北朝(魏晋时期的),只得《水经注》、《颜氏家训》寥寥数种。而当代中国在整整三十年间(1949----1978年),竟没有一部传世的私人著述!


      真正的私学,要么属于修道院,要么属于士族,在社会细胞业已僵死的棋局下,精神的湾汊积满淤泥,活性皆无,谈何刷新!而实际上,即使现代人津津乐道且立为标杆的科学,也只是一种私学!并且是“为未来”、“以自身为目的”的私学。在私学的感召下,他们把堂堂的才智奉献给天子----谁又能说他们的一生,只是一首无聊晦涩的长诗?他们把警世的神思奉献给天子----把一切生活都悬置,以等候那神秘的命日?
      他们是高贵而冷漠的拒绝者。当他们病弱的时候,也情不自禁地渴望生命的碎片以为救命的稻草;病弱得厉害,就渴望得厉害。当他们绝望时,也迷于现场直播的肉欲,绝望愈彻底,迷乱就愈甚。这给他们以最深的启示是,对现场碎片的疯狂渴望,是失去依凭的狂乱所致。
      他们的思想是什么?他们的思想仅仅是灵魂的排泄物。
     
   
   中国精神形式
   
   
   
   undefined
   
   
   undefined
   More...
   
   
   undefined
   [Close]
   
   
   undefined
   [Close]
   
   
   undefined
   
     
   中国精神形式
   [网络版]
     
   
   谢选骏
     
   第五部
   精神形式的门徒
   
   第七十四章
   当我们被命运驱逐
      当我们被命运从传统生活的死角驱逐出来,在阳光普照、阴冷多变的各阶级的大监狱中四面碰壁,我们理解了西方真理的残酷和现代化的局限性。现在,我们被迫在亡种族亡文明的阴影中度日如年……
      惨淡绝望的冰山,如壁矗立----这使我们认识了二十世纪,并熟知现代人的迷梦。当各色旗帜、各牌主义的迷梦,开始消散的时候,我们终于感到了空虚。
      我们知道,唯独生活的放逐者----才能通过远观而洞察生活。所以屈原比之楚国的君民,更加了解楚国的处境。正如,只有离开庐山,从远处观看,才能得出庐山的全面。我们的身心进一步流浪……在更为全面的比较之下我们理解了:真正的流浪,并非自身的放逐,而是内心的无归宿。人生如斯:只需一片小小的地土就足以安慰一个躯体意义的流浪者;但即使整个宇宙,也不能牢笼一颗浮萍般的心灵!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