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中国精神形式》第六十五至第七十二章]
谢选骏文集
·思想的借口,权力的需要
·脑满肠肥的神职人员
·中国需要消灭方言壁垒
·上帝之城的幻象
·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
·宁做上帝的奴仆,不做君主的宰相
·天堂、极乐,在此思想中
·误解创造价值,是创新之母
·再论战争与国家
·宗教与国家之间的缠斗
·来自草原的“人民解放军”
·古代南北朝与现代南北朝
·信仰扩充了野蛮民族的势力
·皇权与教权的斗争及其延续
·野蛮民族被思想开化
·宗教和语言、民族的关系密切
·儒教、佛教、道教缺乏牺牲精神
·独立思考与独立空间
·“历史的终结”三百年前开始
·弥赛亚的保护者斩首示众
·贪婪永远是人类行为的第一动机
·阿訇醉心学问和国家财富
·“万恶的思想”并非人类的发明
·妥善地使用残暴手段
·日本文化是种民族主义的体现
·帝国没落,人口与税收减少
·官二代的自肥导致政权没落
·西方的真理祸乱中国
·革命、战争、生态失衡
·中国的名字让人感到羞耻
·科学逻辑不让别的种族活下去
·类似于先秦礼制的民族习惯法
·理性的判断通常不会受到蒙蔽
·达尔文主义的真理
·达尔文主义者是这样的禽兽
·世界上什么奇谈怪论都有
·思想主权可以带来幸福感
·所有生命都遵从“思想主权”
·无私的人很容易绝种
·纽伦堡审判临时杜撰的法则
·苏联把政治犯当精神病镇压
·没有选举权的中国店小二
·中国农村户口起源于意大利德国的中世纪
·华人满足于赚钱,极少问鼎政权
·思想有其自我设限的瓶颈作用
·西伯利亚重见天日,为期不远
·战略家不过是历史命运的工具
·思想主权第四部上“人性·内篇”第一章
·“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是指控上帝
·批量烧名画,诞生新艺术
·任何角落都在大地母亲的怀抱中
·欧洲中心主义的敌基督
·生产和财富的奢侈造成生态灾难
·“经济基础”不过是思想的排泄物
·穷得剩下上帝,才看见了真相
·思想救人的最高形式就是福音
·思想主权第四部下“人性·外篇”第一章
·我们的思想割裂万物、分别彼此
·科学主义和传统宗教
·科学无法提出终极的答案
·只要动念,就可能落入陷阱
·传统宗教与新兴宗教
·人类成为自己最危险的敌人
·理想是水中流动的思想
·国家女神屠杀人类作为祭献
·贫困令人变蠢,智商下降十三点
·神权政治的基础是地下水源
·每个人都有两个祖国
·第三期中国文明吸收基督教文明的元素
·一胎化思想消灭“过剩人口”
·全球化进程政治上失控
·社会混乱是思想混合的结果
·多重的价值是人性的一部分
·在社会荒漠中创造一个社会结构
·人类基因组序列这本书由DNA语言写成
·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
·地球能养活1570亿人,是思想并非事实
·战争与和平都起源于人之思想
·思想主权第五部“途径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五部第二章、国家主权的来源
·国家主权制造爱国主义
·各种国家主权的冲突
·国家主权的野蛮性
·上帝的主权与国际法
·结构主义与思想主权
·谎言、个人主义、与之合一
·如何确认“思想主权”的存在
·思想主权的人形典范
·思想主权的基础就是正义
·人间没有终极对错,只有思想
·上帝的思想与不朽的原罪
·一念之差创造了不同的制度
·思想家和梦幻家都是被动的
·科学是语言而不是客观事实
·“三个世界”的文字游戏
·真正的美景仅存于内心
·感动自己,震动世界
·人的贫穷或富足取决于自己
·习惯成自然的人与禽兽
·如何可以不让悲剧降临呢
·划时代人物的生命代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精神形式》第六十五至第七十二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六十五至第七十二章
   中国精神形式

   [网络版]
     
   
   谢选骏
     
   第四部
   与精神形式对话
   
   第六十五章
   你是种族的放电
      你是种族的放电,自然之化潜于其中,你被不可思议的能力支配,充沛的思想库、超理的行动狂。
      你的言语是种族的电,文明命脉的关键一搏,人类物质一经充电,弥满新的生力、神的激情。酷烈的电击,使忠贞不渝,长成时代的精神。
      你的行动是人间与星际的导体。充电与放电,把一切毁弃的再造出来,凭借一个新的意义,仅仅一个……你的瞳仁,照射你对世界的热爱。
      你是宏伟的殿堂,包罗万象。这肃穆,这广大,没有偶像和珍宝,没有供物和祭司,只有一团星光运化,导出没有系统的圣水……死者的灵魂被它祝福,生者的鲜血被它过滤。
      腐朽势力的最后疯狂,不惜让世界殉葬,他们烹饪童男童女的身体,来益寿延年;他们称这种残忍为“滋补”、“妙方”、“悠久的饮食文化”。这蚂蝗也尾随你,他们把自己最后的幸运,寄托在你的坟墓上,然而,你的坟墓却是空的!
      你是种族的放电,惯于品尝不该逃避的苦杯,惯于欣赏横陈四周的灾难。你的快乐仅在,孤独承受命运的压力,并为此慷慨解囊。你注目自己的苦杯,欣然于受难的仪典。
      你厚爱痛苦折磨,透现孤独的关切,深恶平庸、痛绝无聊,以致把虚度一生,视为最严厉的天罚。在悬崖上孤独死去,也不在草垛鸡群中打混;白昼的座谈会,怎能和黑夜的独思相比?
      你是种族的放电,宁变态而不腐朽,宁对抗而不降伏,宁战死在荒山也不活埋在南京大屠杀的繁华街道:这是针对朽木们的传统美德,而发动的思想起义。传统美德,不是文化的精魂,只是文化的灰尘。精魂是要破译社会的征结,而一切韬光养晦的权术,不过乱上添乱。你,为传统美德,举行大丧礼。
      天字一号的悲剧?你冷漠,你热忱,巡视瞬息万变的世界,无微不至,导演你的仪典。在葬礼进行曲的伴奏下,充满哲思的旋律,润泽你开山的巨斧,你逼近受人膜拜的偶像。
      你的一生,不是痛苦或快乐的旅行,而是一个崇高的秘仪。在此,一切痛苦都成了你的条件;一切快乐都成了你的材料。高贵的和卑贱的,冷酷的和热毒的,轻松的和沉重的……你都来者不拒,多多益善。包罗万象的回锦。
      你来到世上,主持受难仪式,甚至施展一切罪行,向惊心动魄的典礼一再献祭,秘仪万古长春。你的仪容,透露雪巅的意境……
      让知人蔽天的群小同声哀悼!你静下一分钟,谛听这幽思,然后提开山巨斧,以毁灭的创造,宣泄未竟的潜能。
      你锁住闪电,促进创造性的毁灭,源源不断的潜能,回荡群山的浩唱。
      你是闪电王。像闪电一样行动,不像闪电瞬息即逝。急速、猛烈、无情、耀眼、炙热的光芒、惊心动魄的巨响、荒诞的消息……对你却是可有可无。因为你的要义,是以最不规则的形态、在最意外的时刻,完成突袭。这闪电行动代价极高。完成同样动作,迅速消耗的能量,远在中速之上。你的神速缩短你的寿命,一如你的神采覆盖你的平庸。对于你,“风格”、“存在”同等重要,削减神速以降低消耗,砍杀意境以延长寿命,非你所为。
      以身试法的闪电王。以你视之,“益寿延年”只是成全意境的辅助,如若列之为目标,则罪大恶极,不可宽赦。你的寿命和你的意境不成比例,甚且互相对立:你的一年,补缀历史的百年!你的一瞬,是凡人的永生。你要向一切素食的、东方民族的羊肠本能宣战,你要践踏其瑜珈的理想,并在其骸骨之上,树立新的祭坛。
      你像闪电一样不规则,又像闪电一样创造规则。一切神话,皆由你的馀波形成,正如一切规则,也源于对你的归纳。你刺眼目,夺心魄,灼热白炽有如星体互撞,万千碎片沸沸扬扬,无从分析,无从观察。
      我们曾经盼望宇宙的目的,并希望自己成为它的一部分,哪怕微不足道。然而这毕竟是希望,而且飘渺,缺乏论据。现在,我们终于在身内的主观,而不是在身外的客观,发现了你!发现你的普遍,就在我们自己的脉搏间!你与我,实为一!
      这悟道的革命,使希望升华为宗教:是你,领我们走出迷津,而不仅仅是走出我们自己!你的战略,是解开种族之锁的金钥匙;你的蓝图,重构文明的神来笔。
      人生的矛盾,消融于你的圣光。有形之结,复归无名之朴。自我尊崇而苦痛不堪的人,将因崇奉你而解脱!
      无意识的纯净,你赤诚的精灵,装饰与衣著,于你都滞碍。文化的时尚、人群的风情、记忆的传统,于你万般皆可,你接受、你推衍,因势利导。
      赤诚的精灵,在人类的视象中,你无论穿上什么,都如此妥贴、恰到好处;无论配上什么发肤骨骼,你都运用自如;无论套上什么皮毛血肉,你都自然而然。……周游宇宙、贯穿历史、道在下下。
      你的元旦,是云日朦胧的时刻。清晨的太阳崭露头角,把刺目的触须伸向每一个角落。一切都因你的鞭击,激越不已;魔法中解放出一切灵的基因,以欢欣的泪,迎接你。母体中涌出的生命泉水,只有你来排解,而你的抑郁、苦楚,反倒唤醒远眺世界的雄图……
      多云多雾,与太阳一同升起,遮覆与衬托的使命,娇柔的美、温存的爱,刺人的光、神秘的色,交相融融在这无与伦比的矛盾中,是你,驶过初醒的荒原。
      朦胧的天日与你同在!忧愁和疑惑,让磅礴的感恩、浩荡的咏怀……同来庆贺!
      云翳密布,是“阴”;日光普照,是“阳”;阳光从云缝中透射,则是最动人的景象:这云日互映的朦胧,云雾遮而不蔽,日光逼射万里……淡淡飞旋,舒心的慰藉,朦胧之境,隐显,交替。
      世界的仲裁者,自然的意象,给出战略的启示,你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的闪电王。
     
   
   中国精神形式
   
   
   
   undefined
   
   
   undefined
   More...
   
   
   undefined
   [Close]
   
   
   undefined
   [Close]
   
   
   undefined
   
     
   中国精神形式
   [网络版]
     
   
   谢选骏
     
   第四部
   与精神形式对话
   
   第六十六章
   你所言的一切,仿佛佳肴
      你所言的一切,仿佛佳肴,出于我们今日最野的想象外。
      你所行的一切,恍兮惚兮,无从逆料、难以确定。
      以前,我们由自己而揣度你;以后,我们将从你观测历史。天子本位的思想,将超越一切人本主义与自我中心的思潮。作为普遍的密码,不是某一个人:“历史不由英雄创造,历史不由人民创造,历史自然发生,因而是宿命的。”
      一个人怎能宣布自己是上帝之子呢?因为你,天子,不是人禄的名号;不是心理威慑器,不是最高荣誉的象征;而是普遍存在的宇宙因子,是酿造历史的药引,是严厉的预兆。所以,岂能由人(不论个体还是众人;不论权威还是鼠辈)来宣布,而只能由巨大的历史事变,一锤定音。
      你的图象不容曲见。谁推诿说,把曲见植入你的图象是人情所不免,他一定缺了悔悟的一课。
      我们的悔悟,驱逐一切人的因素于你的内核以外。人的形式,是你的衣裳、你的技术部分。我们的悔悟,也是自省,是对以往生活的清算与判决。以前,我们自视不同凡响;现在,我们以为那不过一笔小帐,一篇浪费许多、掳获少许的航海日志,一场自我愉悦的笑话……为了安慰这不可安慰伤痛感,为了弥补这不可弥补的空虚,除了献身给你的决心,还有什么呢?
      精神的黎明起始于此:生平第一次痛感,以往的生活无异彻底的虚空、乃至虚无。因为我未能摆脱凡人生活的枷锁;所以我们的理想最终不过是动物欲念的表达。这时忏悔的裂壑深深切开了我们顽石般的心,痛苦中醒悟到迄今的一生总是虚度!
      世界上还有比这更有摧毁力的观念吗?以前我们寻求的是什么?所谓内心的渴望又能是什么?不过是世俗的胜利。世俗的胜利是良药还是毒药?对生命的发展来说,这胜利带来的陶醉只能是令人窒息的。
      以前我们寻求的,无非是妄自尊大,即使冠以献身的美名,也刷不掉这一嫌疑。这其实标志了我们生活的最终失败。我们的目标不过是从他人的镜象中攫取的!我们的创造性不过是呀呀学语。而只有当我们从你的启示中懂得“追逐失败远胜于追逐成就”时,才开始摆脱世界的枷锁,进入灵性的凯旋。
      任何一种凯旋,都始于一条充满危险的道路!社会布下天罗地网,人的本能踌躇不决……殊不知,生命反正是要损耗的!“牛拴在桩子上,也会老的。”而挑战自我、严刻慎独,也并不会使人活得更惨,死得更快。为什么“家有敝帚,享之千金”,而“别人的一切都有问题”?仅仅因为无法证明的自我肯定,我们就逃避了习惯价值的拷问!到处泛滥的真理(如各种时髦的教义与意识形态),其实证明了没有真理的现况。而庄子所以赞美残废病态的人,不仅因为他们的得道,而且因为他们谦卑且人数稀少!少数人使道弘扬,多数人使道沦丧。多数人即使在悔罪中,也把“我”给精心编织进去;假集体之名,肆行肉欲;假天神之名,肆行市侩;以挂羊头的伎俩售卖狗肉……他们哪里知道,你并不是“为人类服务”的仆人。
      你所言的一切仿佛佳肴,出于我们今日最野的想象外。所以,市井里的苍蝇视此佳肴为苦药。
      你被世界剥削、侵蚀;恶毒的逼凌成了你必须面对的生活本身。我看见你仿佛体无完肤,甚至骸骨棱棱,像是黄山紫砂壶样的奇蜂,又似贵州的荒野中绵延陡起的、风土剥尽的怪石山……你被小人的蚕食所风化,有如层层剥笋,露出鲜美的真质。然而,你的心却圆满、完全。你的损失成就你的圆满,你的放弃通向你的完全。
      颓丧的世纪靠什么刷新?萎靡的众生靠什么振作?----你在隐秘的记亿中,收藏黄金时代的完整信息;孤独的漫游,勘探未来世界的全部可能。你的日日更新,来自你的天天剥夺;如果你拒绝剥夺,反而可能丧失圣德。所以你视胜利为毒药、为仇敌;而把放弃、牺牲,作为坚不可摧的靠山。这是一种多么奇怪的生存实况?在无人醒觉的凄凉冬夜,你播种,等到白昼明春,却让醒来的人们收获!你还乐此不疲。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