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中国精神形式》第五十七章至第六十四章]
谢选骏文集
·西伯利亚重见天日,为期不远
·战略家不过是历史命运的工具
·思想主权第四部上“人性·内篇”第一章
·“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是指控上帝
·批量烧名画,诞生新艺术
·任何角落都在大地母亲的怀抱中
·欧洲中心主义的敌基督
·生产和财富的奢侈造成生态灾难
·“经济基础”不过是思想的排泄物
·穷得剩下上帝,才看见了真相
·思想救人的最高形式就是福音
·思想主权第四部下“人性·外篇”第一章
·我们的思想割裂万物、分别彼此
·科学主义和传统宗教
·科学无法提出终极的答案
·只要动念,就可能落入陷阱
·传统宗教与新兴宗教
·人类成为自己最危险的敌人
·理想是水中流动的思想
·国家女神屠杀人类作为祭献
·贫困令人变蠢,智商下降十三点
·神权政治的基础是地下水源
·每个人都有两个祖国
·第三期中国文明吸收基督教文明的元素
·一胎化思想消灭“过剩人口”
·全球化进程政治上失控
·社会混乱是思想混合的结果
·多重的价值是人性的一部分
·在社会荒漠中创造一个社会结构
·人类基因组序列这本书由DNA语言写成
·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
·地球能养活1570亿人,是思想并非事实
·战争与和平都起源于人之思想
·思想主权第五部“途径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五部第二章、国家主权的来源
·国家主权制造爱国主义
·各种国家主权的冲突
·国家主权的野蛮性
·上帝的主权与国际法
·结构主义与思想主权
·谎言、个人主义、与之合一
·如何确认“思想主权”的存在
·思想主权的人形典范
·思想主权的基础就是正义
·人间没有终极对错,只有思想
·上帝的思想与不朽的原罪
·一念之差创造了不同的制度
·思想家和梦幻家都是被动的
·科学是语言而不是客观事实
·“三个世界”的文字游戏
·真正的美景仅存于内心
·感动自己,震动世界
·人的贫穷或富足取决于自己
·习惯成自然的人与禽兽
·如何可以不让悲剧降临呢
·划时代人物的生命代价
·没有历史的人最为富足
·苦行就是“被鞭打快乐”
·思想主权第六部“钩沉篇”第一章
·国家与器官
·天性构成的囚牢
·艺术是信仰的最后防线
·中国思想主权的觉醒
·思想与国家互相为敌
·幻想的人与生活的人
·超越中国的“中国文明”
·国家主权背叛思想主权
·现代思想的屠龙命运
·天命人心的圆周启示
·双重的“作对”
·黑暗时代的自由真谛
·四季天子的过程哲学
·思想主权·后记·附录对话·援引书目
·谢选骏:逆向殖民化与全球民族的兴起
·太一、无极、思想主权
·《福音书》与《古兰经》
·灭佛在文明史上意味“吸收”
·文化史上的兀鹰
·笛卡尔没有我们聪明的三个理由
·基督教与民族主义(序言)
·基督教与民族主义(第一卷第一章)
·第一卷第二章基督教与中国民族主义
·第三章中国民族主义与基督教之关系管窥
·第四章信耶稣的国民:民族主义与1920年代中国基督徒的身份问题
·第五章基督教与中国文化的冲突与融合
·第六章基督教对中华民族安全的巨大危害性
·第七章基督教在危害中华民族的安全吗?
·基督教在中国所面对的三个重大挑战
·第九章儒家和基督教为什么争战
·第十章怎样看待基督教在中国农村的迅速扩张?
·十一章“中国梦”运动中的中国基督教乱象
·十二章基督教在近代中韩传播不同境遇的原因与启示
·十三章日本基督教与韩国基督教
·十四章在基督教锡安主义阴影下的巴勒斯坦基督徒
·十五章基督教原教旨主义抬头说明什么
·十六章极端民族主义与基督宗教信仰
·十七章基督教普世观念与民族主义
·十八章基督教的世界主义和天下大同思想
·后记:“软”民族主义对中国有利
·中国共产党与圣殿骑士团
·《我的奋斗》有什么可怕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精神形式》第五十七章至第六十四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五十七章至第六十四章
   中国精神形式
   [网络版]
     
   
   谢选骏
     
   第四部
   与精神形式对话
   
   第五十七章
   一切传统的祈福
      一切传统的祈福、古老的哀求,都源于生物的自保本能。人们自视甚高,其实不过是在保卫自己最低级的欲望。而创造万物的无上功德,反被视作供食的营生,各种现代哲学,实际流行的只是自我中心的热征----为此,还要掩饰自己的孱弱,把欺人当作自欺的完成。身体强壮、精力旺盛时,对弱者蚕食鲸吞,极尽残害之能事;身体病弱、精力萎顿时,就成为强人的俎上肉、暴君的锅里鱼……得意时自命为太岁,失意时自视为刍狗----都是因为忽视了你,忘了生命源于你的动力。
      以劣根性为荣的现代人,把卑劣性尊为“自我价值”、甚至登堂入室沐猴而冠,与道德、荣誉与人格尊严等量齐观----这突出说明,我们的生存妄自尊大,已经达到骇人听闻的地步。
      千万年的青史,记载了太多的这样灰色的病历,谁来改写?谁是改轨者?谁给以新的意义?只有你,天子。如果听凭苟活者的摆布,这病历只会肆意延长,并塞满难以辨认的鬼符。
      精神形式,你注入先验的良知,不做病历的俘虏,而要洗刷病历。对那些失去良心和语言的病人,你的惩罚是可怕的,最佳的镇静,可以抑制生存的浊流。精神形式的命运是白热的,妄自尊大的人格成为灰烬。
      腐败是万恶之尤。腐败意味著淘汰、清算。人格与真理如果腐败了,就是一堆文化垃圾。精神形式的风暴,使灰飞,使烟灭;该死的死了,该生的才生。只有把黑市的鸡毛蒜皮扫出殿堂,真理与人格才能健康年轻起来。要知道,衰老垂死的真理,比生机勃勃的错误,更坏。傍惶无定的正义,比坚实不移的邪恶,更糟。
      你的意义并不在人与人之间。人与人之间即便富于意义,也瞬息万变。而各种坚持不懈的意义,实际上都只是你的隐喻!朽木们自别于万物,他们引以自豪的,不过是丧失了追随你的能力。他们奉自己为偶象,梦想偶像也可以征服宇宙。朽木们忘了,人只是生命的一个支流,而生命的主流却发源于你!当生命的主流在你身上改变了节律,神秘的共振就将波及我们每一个人,并因为共振而改变种族的每一个成员、文明的每一个肢体。“天地革而四时成,革之时义大矣哉!”(《周易.革卦》)
      神秘的共振中,面对你,我们的悔悟说:
      一,自我中心是我们的第一大罪。
      由于刻入骨髓的动物习性,我们见外于你,甚至以猥琐的心窥探打量你,我们脱不掉人的种种异化的限制,我们的明智被一层层的角色化的纽带歪曲了,就像其他不健全的细胞,被圈在先天变态的牢狱中,无法越过社会的局限,去恢复健康的生命。所以,我们便从自己各自的病态出发去解释你,领会你的超一切理,并以人性来撰写神性的注解……你的圣光,在人眼中成了人性的伪装,你的神品,在人心中被分解为人的策略。于是,在人的昏庸中,你的一切不可思议,都成了合理的人性轨迹。然而,在那超离一千种时刻的特殊时刻,我们醒悟:你有一切意义,唯独没有角色化的病态;你有一切意图,唯独没有人的鼠目寸光。你的意义像雨后春笋,节节出新;你的意图像弦上的箭,指向万千。
      二,见风转舵是我们的第二大罪。
      群体机会主义,成了我们放弃责任的理论前提。这该死的前提追逐变幻的风云,而不顾坚实的大地。而你的启示却说,不付代价、逃离风险的投机,只是庸人的习性。你的光芒使鼹鼠怨声载道,诅咒不绝;然而,为了大多数鼹鼠的快乐和利益,就该消灭太阳的光辉?就该批判地洞外面的世界?群体机会主义的瘟疫,不该被奉为现世的宗教。假冒为善的权力信条,岂能成为奴隶的良师益友?强行的解放,是最致命的奴役;而挽救自杀者的生命,乃是对他最巧妙的打击。
      在群体机会主义下,我们像是精神错乱,又像不可救药的衰弱,仿佛具有多重人格,唯独没有不败之地的美德;我们以愚蠢来祝福愚蠢,以才智来扼杀才智,以昏庸为明智,视酒鬼为清醒,把幻觉当真实,称丑陋为美丽。在我们的周围,生活与纵欲划上等号,得失与善恶同日而语。因为我们忘却了你,你才是生命的范本。
      三,我们的悔悟说,分裂物我,是我们的第三大罪。
      自我意识把人分裂为“主体与客体”、“精神与物质”、“过去与现在”……完整的世界炸碎了,惶惑成了现代的时髦,我们的心态与矛盾同义,身首异处是我们的实况。这时,你来了,一举结束分裂的两难。消除多余的自我意识,乃是新生活的起始。从此,我们学会了谦卑,以便容纳新风的吹拂。在这些严密封闭的脑袋里,曾经塞满多少骄矜、沉重、野心、自以为是的幻觉。结果,我们仿佛是为了供养这颗被尊为头脑的该死顽石,才活著的。
      “天生的蜡烛”于是成为我们的别名。有潜能,但却不点不亮的蜡烛,在不见天日的黑暗中,在绝对无声的寂灭中,想燃起最后的光,但一而再、再而三地失败了。贫瘠的燃料、虚弱的意志,并不能拯救我们;只有把自私的潜能作为菲薄的献礼呈给你,才能获得开拓的奇遇。当我们放弃了渺小的希望,希望的对象才以漫不经心的步态走近我们。我们看见,在头脑冷峭的同时,心地变得温馨。
      一无遮拦的刺骨寒风,横扫千里沃野。利欲熏心的功名,击倒多少才智。它包围、冲击、席卷,把精英从生长之地拔起、剪除、焚烧。你以冷冷的微笑,掀起炎热的尘暴;你以透明的心灵,洞察浊暗的世情。再顽固的人也会在你的微笑中转化;再僵直的理,也会在你的透视下弯曲。你的笑,从我们心底逐去寒意,你的一瞥,搅乱我们最执拗的意志。----这不是死亡,而是烛光汇集到宇宙的粲烂中……你的微笑,霹雳历史;无声,激荡空前的暴风雨。
      明道者“不窥牖,见天道”。知天道,安时处顺、待时以成。----对于你的王业,一千年的等待、一万年的期望,并不漫长。事业越伟大,经久不息,需要的生成时间就越长,索取的精神力量就越大……这甚至可用力学予以推算。你的事业,不被政治领域所限,而打通一切隔阂、融汇艺术与道德于一炉,仿佛奇异的脸谱,游漾著谜一般的微笑……
      四,轻易承认失败,是我们的第四大罪。
      我们对精神形式的认识、承诺、崇敬甚至无条件地服从(有条件要追随,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追随)等等,是否虚伪的作态?或不自觉地欺骗?
      这些智慧(认识)、勇气(承诺)、情操(崇敬)和忠忱(无条件服从)----终究还是有条件的。这条件,就是相信精神形式的最终胜利。当精神形式的胜利形象开始动摇的时候,我们的智慧和勇气岂是不会破裂的?我们的情操和忠忱岂是不会泯灭的?……那时,我们将现形为一群急功近利的动物。
      急功近利除了导向卑劣行径,还能怎样呢。当人们刚刚看见或仅仅依据谣传就认定你已经失败的时候,你的神奇光辉就陡然褪去,人们就信心破裂有如溅落的瓦碎。人们会以你的失败为口实,来逃避对你的义务,解除对你的誓言……一群多么卑劣的生物。其实,你不会失败,你的出现本身,已经构成不可逆转的胜利。
      人心就是这样个个无底的陷阱。你警惕人们的无常,人们既对成功眼红,更对失败眼黑。成功使人们浮肿,失败使人们萎缩。你警惕这些陷阱,既不让人们在成功中陷得太深,也不让人们被麻烦缠得太紧。
      五,深入的悔悟,导向彻底的自新。但我们的惰性却阻滞自新,阻滞我们认识你、体验你的性情。这是我们的第五大罪。隐居原是可喜的,但落伍却是可憎的。阻止我们随你涉入生命的洪流者,就是我们一直生活其间的可怕境况。被惰性攫住身心的奴隶,不能悟出奴隶的境况,新的自由与生命,是不会降临的。
      宇宙的精神形式,伟大光辉的示范,作为类的人们无从模仿、学步,但你怵目惊心的存在,却是不甘沉沦者的最高启示。命中注定,这超越符号的启示,迟早刺中人的生存形态,并像分泌物一样化合新历史,闯开重重闭锁的众星座。
      崭新的结构由你而来,这就是你。一切新生命,都是由此及彼,又从彼回到此,尤如潮汐是大海的自我否定,尤如日月的升沉是宇宙涡流,尤如一万条银河、一亿团星云,在无限的错乱中,死生相继。
      六,我们曾经视而不见,见而不信,于是我们像对待陌生人甚至像对待敌人一样,来胆大妄为地考察你,把揣测、刺探甚至怀疑,当作自己智能程度的一项证明。这是我们的第六大罪。它发达到难以赎取的地步,而比这罪过本身更重的还是它的造因:人性深处的猜忌、贪婪、固执、怀疑、推卸责任,其程度足使人永劫不复,落入“自称为解放的更大奴役”。当我们以解放者自居的时候,也就是落入彻底奴役的时候。根除奴役状态,超出人的能力以外,除非朝向你难以证明的神能。
      七,崇拜凡人或凡人创造的观念、符号、事业、偶像,是我们的第七大罪。不论是谁,具有多大的权威、光荣、力量,都不能担当他人的祀拜而免于骄矜、松懈、腐朽。尤其社会之子、文明的生灵,无异受到豢养的圈生动物,是野生动物和自由生灵的某种退化(异化)形式。不论他是谁,不论有怎样漂亮的借口,只要他公然登上受拜的尸位,就沦为一个淋猴而冠的篡夺者。国家利益面临的特殊需要,是不能成为个人崇拜的借口的;否则,等于证明这些从事沐猴而冠仪式的,正是一群劣等民族。只有劣等民族才自我神化,自我崇拜。唯物之恶,莫此为甚。
      我们的罪恶,并非能力不够,而是私心太多。私心才是无能的根源!“纣有臣亿兆,亿兆心,朕有臣三千,惟一心。”这就是周武王的胜利之本。劣等民族的标志,就是自私心压倒了公益心,内斗代替了合作;像四溢的熔岩那样覆盖了生命的沃野。熔岩的热情,导致死样的秩序统治世界,这并不表示黄金时代的降临,相反,文明与私心所结成的一致,将毁掉自然与公益陶冶的多样----这就是人们蔑视劣等民族的理由。所以,“现代教育”以提升智能为主治方向,乃是南辕北辙的错误;而它以“德育”为名,所制造的公益心则是十分虚假的,正是这种所谓的公益心引起了大规模的战争、社会迫害、歪曲天性、破坏自然资源、毒化生存环境……虚假的公益心(如国家至上的偶像崇拜),是扩大私欲的幌子,它以集体的名义恶化私欲,并制造越来越多的劣等民族。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