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中国精神形式》第四十九章至第五十六章]
谢选骏文集
·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学科·外篇:第三章、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
·学科·外篇第四章天子是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
·学科·外篇第五章文化方案的基因限制
·学科·外篇第六章动物和人都是思想的产物
·学科·外篇第七章“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
·学科·外篇第八章、人的思想远比上帝的思想来得贫乏
·学科·外篇第九章印度、中国、希腊,原创哲学
·学科·外篇第十章、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
· 学科·外篇第十一章文明除了自身没有其他目的
·学科·外篇第十
·学科·外篇第十三章、刘邦这个淮夷后代的遗风
·“学科·外篇”十四章、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
·“学科·外篇”十五章、慈善可以让人健康长寿
·“学科·外篇”十六章、全世界的黑暗也不能扑灭一支蜡烛的光辉
·“学科·外篇”十七章、不能触发思想的地理起点,毫无意义
·学科·外篇十八章、利玛窦没有完成信仰核心的完整移植
·学科·外篇十九章、一枕黄粱、南柯一梦,也是一种人生
·学科·外篇二十章、牛顿的宗教观点影响了他的科学研究
·学科·外篇二十一章、生命活着的时候才会觉得悲苦
·学科·外篇二十二章、“自然的客观”也是“人类的建构”
·学科·外篇二十三章、黑人的天主教与众不同
·学科·外篇二十四章、革命豁免杀人防火的法律制裁
·学科·外篇二十五章、种族灭绝才是“历史前进的动力”
·学科·外篇二十六章、“最后的革命”迫使极权放下屠刀
·学科·外篇二十七章、打动感情、只用幼稚的推理
·学科·外篇二十八章、电影的首尾与人生的首尾
·学科·外篇二十九章、人的创造和神的创造
·学科·外篇三十章、思想的魔力、劳动的福音
·学科·外篇三十一章、“文明没落”演化“种族危机”
·学科·外篇三十二章、测不准还是测得准
·学科·外篇三十三章、越大的城市,越为强烈的独立精神
·学科·外篇三十四章、自由主义与市场垄断
·学科·外篇三十五章、猎巫狂热与“阶级斗争”
·学科·外篇三十六章、“向前逃跑”与“历史的原创”
·学科·外篇三十七章、人生和量子都是思想的产物
·华尔街的名言吸引受害人上当
·搁置判断与接受信仰
·思想主权第三部上“社会·内篇”第一章思想主权创造国家主权
·扑灭一种思想的最快方法
·汉朝开始中国人喜欢伪造东西
·满洲人是怎样糟蹋儒教的
·罗马教廷的“外行领导内行”
·巩固奴隶社会,必先制造饥荒
·国家把头与思想摇钱树
·没有心肝的浪漫主义
·领袖要假装为人民服务
·美国的路霸公司启发我们
·种族歧视的双面性
·社会·内篇十二章、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皇太极”与“日本天皇”
·“军阀建国”不限于现代中国
·奥斯卡金像的高度
·专制社会的首要祸害
·湖南农民的盲流与逆流
·暴君的晚年陷入疯狂
·中国幼儿园不给小孩喝水
·中文的珍珠埋在美洲的荒原
·第三部下“社会·外篇”第一章、战争与国家
·思想的借口,权力的需要
·脑满肠肥的神职人员
·中国需要消灭方言壁垒
·上帝之城的幻象
·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
·宁做上帝的奴仆,不做君主的宰相
·天堂、极乐,在此思想中
·误解创造价值,是创新之母
·再论战争与国家
·宗教与国家之间的缠斗
·来自草原的“人民解放军”
·古代南北朝与现代南北朝
·信仰扩充了野蛮民族的势力
·皇权与教权的斗争及其延续
·野蛮民族被思想开化
·宗教和语言、民族的关系密切
·儒教、佛教、道教缺乏牺牲精神
·独立思考与独立空间
·“历史的终结”三百年前开始
·弥赛亚的保护者斩首示众
·贪婪永远是人类行为的第一动机
·阿訇醉心学问和国家财富
·“万恶的思想”并非人类的发明
·妥善地使用残暴手段
·日本文化是种民族主义的体现
·帝国没落,人口与税收减少
·官二代的自肥导致政权没落
·西方的真理祸乱中国
·革命、战争、生态失衡
·中国的名字让人感到羞耻
·科学逻辑不让别的种族活下去
·类似于先秦礼制的民族习惯法
·理性的判断通常不会受到蒙蔽
·达尔文主义的真理
·达尔文主义者是这样的禽兽
·世界上什么奇谈怪论都有
·思想主权可以带来幸福感
·所有生命都遵从“思想主权”
·无私的人很容易绝种
·纽伦堡审判临时杜撰的法则
·苏联把政治犯当精神病镇压
·没有选举权的中国店小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精神形式》第四十九章至第五十六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四十九章至第五十六章
   中国精神形式
   [网络版]

     
   
   谢选骏
     
   第三部
   精神形式的人性
   
   第四十九章
   一代代生老病死
      一代代生老病死,一朝朝喜怒哀乐,一圈圈文明涟漪,一座座空寂的神殿……其意义何在?它们的意义在于,精神形式的永生常在。当文明陷入僵局,精神所预告的灵性力量,就勃发了。
      身与道原是一件,至尊者此道,至尊者此身。尊身不尊道,不谓之尊身;尊道不尊身,不谓之尊道:须道尊身尊才是至善。
      ----王艮:《答问补遗》
      两脚书橱、专家学者,视本能的冲动为低级可耻,唯有精神形式,作为人类的生机、共有的良知,集力量与善良于一身。人生在世的主要活动是为应付本能的压力;而良知的焦渴就是精神的体现。其馀千头万绪,千变万化,不过是些气候而已,万变不离其宗。神秘的源泉是内在的,环境只是点化;他的坚忍是从千万年的元气来的,不是修养获得的。他的功德,不过是把元气纳入一个河床(形式)罢了。依托这元气,他成为宿命论者。“吾心即是宇宙,宇宙即是吾心。”
      疯狂的暴君、上帝的鞭子,也许善终;有罪的反倒是怯懦的人性。反观那些伪装的惰性,自封和平主义,声称替民谋福的安琪儿,无私无欲的机器人……但是精神的旋风,要剥弃这利他的鬼话。他不助沉沦,要培育活的树木,而不是浇灌无底的树洞。他不为败叶打气,也不雪中送炭。生命的循环,不同于生命的阐扬;奇异的宝座,可以包容相反之象。他的品格留给上天,在彼岸而不在人间,是晴朗的天意而不是污染的大地,使得----
      圣人无所不知,只是知个天理;无所不能,只是能个天理。圣人本体明白,但不必期的,圣人自不消求知;便去尽个天理。
      ----王阳明:《传习录》
      天子无常性,以天理为常性,“不断向自己发动战争”,讨伐自己一如讨伐世界、讨伐外物。他以旁观者的超然、外科医师般的冷酷,对待自己。“变动不居,同流六虚。”----如幻化,如实在,呈现另一面存在。那伟大的元宰,岂在寻常的事物上浪费情感。稀有金属的珍贵,钻石的闪光,云行雨施,神明之德,不凝滞于物。
      不凝滞于物者!一切革命都不能达成良好的社会状态,因为一切成功的革命,其实都是革命状态的自然消失!也就是消除革命的肇因----回眸历史,没有一个革命可以达到预期的意识形态纲领;但一切革命多多少少实现了运动自身,从而消耗了过多的脂肪,净化了腐臭的社会空气,以新的密码做成新的耐用结构。
      宇宙密码的化身,也就是革命的化身,其智慧足以照亮生命的要点。他的感染有宇宙的渊源(革命是传染病;有证据表明,最有杀伤力的传染病甚至来源于陨石!),他倘佯宇宙的极地、生命的深渊,他逍遥在布满栅栏和疑惧的大地,生出一望无际的绿草茵茵。
      夫无为之体大矣!
      天下何所不无为哉!
      故自天子以下至于庶人,下及昆虫,孰能有为而成哉!是故弥无为而弥尊也。
      ----向秀:《庄子注》
      天体运行,无微不至的元气,不是感召他人,而是鞭笞自己,永久的动力,永久的青春,转形易位,不绝如冰山,如青草,如天河。此情此意,像上帝的密码一样催开时间之花。伟大的成见,易易不易的悖论,犹如反讽的明镜。
      众神之父!众神之母!把不可见的奥秘,作成可见的动力、真理和目标;诱导人们向那不可破译的谜底,他的人性瞬息万变,仿佛神性的道路。
     
   
   中国精神形式
   
   
   
   undefined
   
   
   undefined
   More...
   
   
   undefined
   [Close]
   
   
   undefined
   [Close]
   
   
   undefined
   
     
   中国精神形式
   [网络版]
     
   
   谢选骏
     
   第三部
   精神形式的人性
   
   第五十章
   一个流浪者将要兴起
      一个流浪者兴起,他即将“通天下之志”。他的生活,是流浪。他的心神,是流浪。他的命运,是打破隔阂。为此宇宙规模的事业,他不但身体流浪,而且心镜飘逸。他以此为荣,以此为他永远的德充符。
      当此礼崩乐坏、斯文尽扫的现代中国,我们终于获得空前的自省,面对永久的虚无……除非你让上帝驻进空虚的心灵,没有什么再能安慰你;除非你沉浸在冲浪的颠簸中,“我非常喜欢这种运动的感觉。”他说。无情义的流浪者、非传统的自大狂,他不眷恋过去、也不缅怀死灰,已经飘逝的一切,只是王子杀死的恶龙。他真的无畏?面对无边的未来和永久的虚空。除非,他确知在虚空之后,是永恒的家园。
      人生的最低存在是求生(性爱与生殖也属于求生活动,意在种族绵延),人生的最高存在则为游戏。“优哉游哉,聊以卒岁”----这是低级的凝视,而中级的凝视则体现为创造的试验;至于高级的凝视,则为仰望星空、崇敬上帝。如果游戏被禁止了,创造被压抑了,仰望被干扰了,人性的高贵面也就无从安置。人性的低劣,仅以求生为满足。游戏、创造与仰望的冲动,必让给破坏的、复仇的、盲目发泄的力量。这就是人的悲剧所在,“以暴易暴”、“以恶抗恶”,起源于此!
      和平主义的偏执,把非恶主义当作人生目标加以追求,是因果倒置。非恶并不能使我们向善,除非代之以仰望的态度。为了最高存在状态(我们称之为“神”、“上帝”),可以放弃最低存在。
      苦难,源于日新其德与外部世界的冲突,他为此不得安宁,对另一世界(上帝的国)的神往,使他孤独日深。于是,他以剧烈的运动折磨自己,特殊的天赋使他化痛苦为力量,像蜜蜂产蜜,像盘古使自己的遗体成为世界……他在救世的同时,顺帝之则。社会阴霾使他的创造体现为破坏。在历史滞胀中,他的破坏成为空前的祝福、丰盛的创造。
      屠戮原不是生养,但他的屠戮却不失为生养,“道生之,德畜之,物形之,势成之。……长之,育之,亭之,毒之,养之,覆之。生而不有,为而不恃,长而不宰,是谓玄德。”(五十一章)
      他是道、他是德。他是物、势的宗主。
      永恒者因此要飞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你从哪里来就回到哪里去。”----这同样适于他。
      他偶尔来到世间,完成使命,然后回去,汲取能源、灵感。他与周围的人际关系基于爱,有时他也在人情世故的罗网中,直到必须离开的日子。“我们的永恒者”并不属于我们,他是我们的,恰恰是因为他不属于我们。“其出弥艰,其行弥远。”令金石蒙尘的事,不是时间的流逝,而是使一切雄图化为灰烬。在刻度以内成就行程,有如垃圾作业。结果,精英扮作小丑或偶像;自由精神屈从世俗法律。情形如此,“不能征服一切,终必丧失一切。”
      他的运动不是来自上层,而是来自下层;不是来自文化的正统,而是来自文化的异端:对父辈正统的反叛,造就了革命。他的支配,不是由上而下的权能,而是由下而上的引力。这样的命运,拒绝蜕化为统治者。权贵只知物力的控制,精神形式注重心力的激发,以完成社会的过电。
      世上一切有力的统治阶级,都是从贱民中兴起的。而家室之累,则把他们再度拖入腐败的深渊。消除腐败的根本措施,在于限制“国”与“家”的合一程度。家天下者反此道,常以“爱国如家”的劣迹,把国变成了家产。
      只有降低“家”对“国”的侵蚀,才能制约人的贪欲。
      他离开阴暗的文明底层,登上狂风烈雨的金泥泰山顶,拒绝了中产阶级的庸庸碌碌。
      是人但不是常规的人,而是危机之父。《楚辞.天问》所谓“帝降夷羿,革兹夏民”的受天命者。他是金钥匙,解除危机、打开城门,以不可思议的直觉,召唤自然、顺应天人。“慎徵五典,五典克从;纳于百揆,百揆时叙;宾于四门,四门穆穆;纳于大麓,烈风雷雨弗迷。”(《书经.尧典》)这话语是写实的,决非溢美之辞。
      他的顺应是创造的出击,他带来的创伤仿佛印记,构成世界的经纬、社会的出路。他的消息,破译密码,转换人文。他是烈性炸药,对世界与自身一视同仁;一切既得利益集团,对他的诞生无比憎恶,甚至恐惧,必欲杀之而后快。他们的崇拜仪典,是出自利用的阴险,而非醒悟、更张。
      群众的惰性,象肉芽扎在本能中,除非“改造思想的前提是割掉脑袋”,否则,那根是拔不掉的。毛的改造运动而今安在哉?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的可怜相。
      群体,永远疑惧、排斥精神形式,本能地制造阻力、设置危险,迫使他披上庸俗的彩饰。而他呢?
      感觉到历史就在自己身上流溢,世界的巅峰正是他的颤抖,他的梦想就是历史先兆。真正的奴役是感觉不到的压迫,因为更激越的浪,需要更狭窄的龙门。会聚并释放,投入一场史诗运动,摧枯,拉朽,他埋伏龙种,他屠戮黄龙,还我苍天。变千年的魔瓶,为天子的摇篮。
      温良恭俭让的天使,不是他的爱好。他活著,不是单靠食物,而是靠上帝的话语、密码。这宇宙信息,独特的光合,治愈各种行为的软骨、思想的缺钠。他的渗透性,水到渠成,进入每个细胞。
      历史为证,“现代化”这飘忽的幻念,不能充当人的守护神。他不在人生的缝隙中讨生活,寄生虫,亡国奴,怎能簇拥前来?形形色色的人们,钻入缝隙,蝇营狗苟。戴各色面具,跳各样舞蹈,他们烦恼寿命太长,所以昼短苦夜长,何不秉烛游?打发时间、麻痹生命的,称为“事业”,所以灵魂堕入地狱的比重,事业家更大;他们逢场作戏,使世界成为笑柄。药渣的功用,是让生命的短促,做夜露,滋润荒芜的早晨。
      责无旁贷的精神形式,只对良心负责,因此代表宇宙说话,所以《尧典》说,“肆类于上帝,(示)堙于六宗,望于山川,遍于群神”----这是在断定献祭的责任、祈福的权力。
      “辑五瑞,既月,乃日觐四岳群牧,班瑞于群后。”----这是向人类的酋长们发布上谕。
      危机之父,就这样克服了危机。
     
   
   中国精神形式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