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中国精神形式》第四十一章至第四十八章]
谢选骏文集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第五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三章
·王毅外长真的不懂中国现实?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一章
·《老子》哲学是不是一种胡闹
·《思想主权》目录和导论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本体·内篇”第四章
·“本体·内篇”第五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七章
·“本体·内篇”第八章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本体·外篇”第九章
·“本体·外篇”第十章
·“本体·外篇”第十一章
·“本体·外篇”第十二章
·“本体·外篇”第十三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精神形式》第四十一章至第四十八章


     
   中国精神形式
   [网络版]

     
   
   谢选骏
     
   第二部
   精神形式的神性
   
   第四十一章
   奔流到海的宇宙感
      天是什么?是我们的最高希望。把自己的最高希望投射给苍穹,以便用折射的光彩,作为下一行动的助力。……这可以澄清几千年来在宗教、艺术、历史、政治诸领域的混乱,未来文化,从此得到一线清晰的透视光。至诚者不仅动天,且能变天。真正的至诚者,就是天自己。他感化许多顽石,并孵化整整一个世代的希望,凝集天涯海角的精华。
      历史的结晶是精神形式,而不是注定要死的凡人。历史的标记是天子,而不是动物类型的人。类人所拥有的理想、希望、巅峰的骄傲、深渊的悲哀……不足以解决问题。除了精神形式的无芒之光,这世界空虚得可怕。精神形式!你不在天上,而是盘桓在灵与肉的最细微处,并可能潜藏在每一个人身上。
      文化的创造,社会的繁荣,人民的福利,慑魂的宗教,感性的艺术、惊世的科学、唬人的政治……如果失去这示范性的代表,就失去神采,流为空洞的形式;徒有其表的虚无,将淹没文明,深入骨髓的疑虑,将窒息种族。
      “天命与精神形式同一”、“精神形式化育文明形态”,否定了文明形态或知识系统可能具有独立的可能。衔接精神形式与人类物质的工具,是文明系统;从精神形式流溢出,工具、附庸、方法论、半成品……尽管可能是漂亮的方法论、是迷人的附庸!
      然而,不论从生命史还是从文明史的角度看,精神形式都注定是受难者、牺牲品----转折之功,使他饱受磨难之力;开辟之运,使他经历锤炼之劫。他的伫立,使足下的泥土成为神庙。这千年一遇的范例,是命运的旌旗,他自寻的归宿,是不断流血,他的赎罪祭,使世界兴奋;他的血,是世界机能的证明,做成通往永恒的秘仪。
      他不被道义激励,而是在秘仪中获取最高的快感。群众的骚动,既得集团的结党营私,对他的意义何在?风俗与世故,曾是他赏心悦目的对象;他好奇并有兴趣,但像观察蜂窝那样,置身事外。
      人间的庄严、肃穆,伟大光荣正确,使他忍俊不禁,他看待人间的尊荣,如同看待木偶;他耍弄人间的磐石,如同耍弄海边的贝壳……只是为了应世,为了沿著阻力较少的自然之路,更有效地达到预计的目标,他才给世人造成一种幻觉:他尊重当代的风俗、社会的守则、各行各业的规范。但实际上,他禀受星相的垂范,蔑视庶物的道义。“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与“不能留芳百世,就要遗臭万年”----同样受到他的尊重。正是这呼吁所由兴起的星海,把宇宙的芳香注入人间,文明的茅塞脱落,指鹿为马、认贼作父、逐臭不已的积习,化为烟尘;新的曲线,成为天下的彝宪。
      他并不瞧看星相,他本身就是星相;宇宙不是在他的周遭悄然流溢,宇宙的神秘就长驻他身上,并由他得到最佳的浓缩!他不爱慕虚荣,他的时刻是在世间的繁华之后,不为视觉的奴隶、人体螺丝钉所知。那对现存的世界形态,是个巨大的恐怖,仿佛巴比伦盛宴墙壁上的末世咒语。
      他为当世的英名、身后的神秘,而舍弃感官的乐事、尘世的幸福……而为了寓藏身上的宇宙力量,他又舍弃一切光荣、英名以及赞慕。
      他的宇宙力量,终于克服了垃圾,被人奉为神明的垃圾。为此,人们视他为无情的怪物。仅仅是为了缓和这一紧张,为了把他的宇宙信息,与世俗的道义协调起来,他成为出色的多重面具者。在此,他披戴慎独的盔甲,即便孤处,也像在圆形角斗场上一样镇定。他知道无数双眼晴在盯视自己……他的演出必须尽善尽美,臻淤圆满。
      他从世事混沌中站了出来,孤独洒脱,仿佛在一片虚无中立足雪巅。四维八德,不食人间烟火,昆仑铜柱,斡旋星体流光。天地崩塌,生命不绝,都是由于他的功德。
      他更愿意顶戴诅咒。与其在恭维中失去性灵,不如在诅咒中显出真质。谛听詈骂成了他的嗜好。和假意恭维相比,真心恭维更为有害:这显示他被误解了,甚至已经堕落了。至于敌意宣传,作为毒箭,反使他察觉了世态人情之本相。他的表现越是合俗,世界越会吃到更多的苦头,因为自然之化的总量是不变的。以魔棒击打哀乐吧,浩大、庄严、怵目惊心的帷幕,开启了。
      他的牺牲是最纯粹的宇宙祭品,是自然力的净化。若不以征服者的面目出现,就将被视为软弱的病夫。当征服者和叛道者来到,世界才意识到劫数。他的长征是肥田粉,他的长征是播种机,他的长征是园丁的爱,他的工作说到底是对文明和种族的转折,是对自然的复原。不是为了领受颂扬,而是为了偿还旧账,作为报应临头。
      人类仅从一己的自我出发,而他的起点却是天命的启示。所以他的牺牲是狂放不羁的,与克己复礼的古训格格不入。
      持久的胜利,不是扩张外在空间,让世界惊羡、颤栗,而是完成内在机能的调整,兵不血刃的神格跃自渊底。如果不能战胜自我,即使震惊了世界,也不过昙花一现;如果已经自我战胜,外在扩张只是一个时间问题。欲取得空间,必先战胜时间,战胜时间,就是降低自身腐朽,使空间的扩张不可逆转。
      风俗、道德、世故、人情,都是他危险的伴侣。使他迟疑的,不是自己的受难,而是必须对所爱的开刀。眼看时光点点逝去,他不能再迟疑了,否则,就会失去生命,他的使命就会变成一条通向死角的内陆河流,被炽热的沙漠吸干,潜入地下,无声无息。
      要么一切,要么一无所有。任何折衷的权宜、过渡的形式,无法平息自然的愤怒,尔虞我诈的商人岂能答复他的最后通牒?他拒绝臣服、拒绝和解、拒绝永不反悔的让步。因为他不是从动物的基准去占领世界。----变革中的世界系于他,小小的挫折可能招致世界的衰败。时间虽然难以克服,但却通过他的鞭笞挞伐而弯曲,受难者将拥有宽裕的空间,牺牲品将被历史记忆。神的辐射,灭绝许多种族,也将组合变异的基因,从而催生许多种族。
      他仅仅具有这样的人性:像人一样受内外因素的牵制,被一张视而不见、触而不觉的天罗地网所包抄、鼓动,并运行一生。除此之外,他没有人性,尤其,不受人性的牢笼。这种注定的命运,并不贬低他的神性,恰恰相反,表明他的神性并非人力可以强求,并非意志自由的酬劳。例如,甚至连一位天子,也有幸福感!他毕竟借寓人形----因此也无从获得精神的圆满!因为有多少幸福感,就有多少精神上的陷阱;寻到多大的幸福,也就自掘多人的坟墓,这种报应,正像水平线决定了山有多高、海有多深一样,确凿无误。超凡者意识到这一危险,所以,他欣然目睹自己的幸福化为灰烬,随风而弃。在此一成一毁的变换中,他品味一张一弛的快乐。
      幸福的人,命运必定对他隐瞒了什么。幸福感的基础是无知,是病体所分泌的精神麻醉剂。畏惧和逃避,炮制了避难所。非凡者,要向幸福宣战。明彻而又幸福的,只能是透明的神性,自欺的陶醉并不是宇宙代表的特征。
      他的活力不允许他做一位尸主……所以,天子不可能像满洲皇帝那样从清廷里孵化出来,仿佛一个精心炮制的海龟蛋;不可能像哈里发那样从庙里哺育长大,仿佛一个羽毛未丰的肉雏。精神形式,孤篷万里征,永不回头的宇宙浪人,到处碰壁却无往不利,宇宙性的胜利,是以事件性的失败为始基的:这就是他的人性。
      圣人无心,任世之自成。成之淳薄,皆非圣也。圣能任世之自得耳,岂能使世得圣哉!故皇王之迹与世俱迁,而圣人之道未始不全也。
      ----向秀(二二七----二七七年):《庄子.缮性注》
      ----他并不追求,所以无所不求。他的圣不是外在的、可见的标准,而是世界本身的命运。庄子的至乐,追求心灵的恬静;杨朱的至乐,追求官能的享受;他的至乐,宣告自然进程就在自己身上。
      事实如此,岂能无言?人形的天子!社会运动的开山者,新一轮的史诗场景,御风而行的天子----偏安一隅的武士、帝王、科学家、思想大师、宗教的圣人以及各种杰出的才智,如何与你相提并论?颖异过人的多棱之海,海的潮汐与涟漪,和宇宙的动静,通融、合拍,语言、范畴、学说、理论、教条,会朽烂;固执的态度,会死亡。他的思想生生不已,没有最终的表达可以镌刻。
      他的气候把种子播下,形成革新世界的力量。他也许看不见收获,但种族的四裔,就是古书的四夷,会形成特殊的感受,预演宇宙的风云。
      他仅仅具有这样的人性,他非善亦非恶,只是力,他非生亦非死,非爱亦非恨,只是力。这力是高高的涨,亦是深深的落,绝后的潮与空前的汐----对世界,这是救方;对自己,这是补剂。
      他为什么显得无情?被绝顶雪山牢牢攫住,他的情绪,被旋涡卷入,他的目光和天外的星光遥相辉映,他的听觉和地壳的迁移共鸣,他的心,是那样宁谧,可以感受宇宙最细微的战栗,他的目光从琐屑短暂的事物上移开了,他的关注分配给一切时空的涡流,于是,枯燥乏味的人们反而指斥他缺乏人性……好一个令人啼笑皆非的褒贬!
      宇宙的善恶、客观的真理,不是类人所能通晓的。类人所知道的,不过是自己的善恶、自己的欲望。善与恶的观念,因而由宇宙准则,沦为巧取豪夺、互相吞食的工具。接下来,是本末如此倒置:宇宙代表,被类人的代表,目为恶人。而真正的善恶其实是秘藏在上帝的极乐园中,所以当人学会区分善恶时,正是堕落的开始。人不过以善与恶,来做利与害的隐喻。夸张善恶的结果,是加剧了利害的趋避,使类人更加心安理得、贪婪成性。人的痛苦只有靠自己的精神转变来实现,这对猥琐的人道主义者,是一个揶揄。宇宙代表,一旦触发超新星爆炸,他本身的有与无,反而不重要了。他的瞬间化为世界的永恒,他的质量在历史中不断搅拌,以奴仆命风月。他如此厚待自己的造物:与花鸟共忧乐。----在这意义上,死是生的伊始;热切的生之注视,直接促成勇毅地赴死。生的信念,并非生活的风暴所激发,而是针对不可避免的灭顶,生出的安慰。生命的脆弱,使生命变得雄伟起来;正是岁岁年年的流逝,仿佛层层剥笋警告他。这位悲剧的主角,则以喜剧的风格,调度一切。历史再度沉寂下来。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