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中国精神形式》第十七章至第二十四章]
谢选骏文集
·习惯成自然的人与禽兽
·如何可以不让悲剧降临呢
·划时代人物的生命代价
·没有历史的人最为富足
·苦行就是“被鞭打快乐”
·思想主权第六部“钩沉篇”第一章
·国家与器官
·天性构成的囚牢
·艺术是信仰的最后防线
·中国思想主权的觉醒
·思想与国家互相为敌
·幻想的人与生活的人
·超越中国的“中国文明”
·国家主权背叛思想主权
·现代思想的屠龙命运
·天命人心的圆周启示
·双重的“作对”
·黑暗时代的自由真谛
·四季天子的过程哲学
·思想主权·后记·附录对话·援引书目
·谢选骏:逆向殖民化与全球民族的兴起
·太一、无极、思想主权
·《福音书》与《古兰经》
·灭佛在文明史上意味“吸收”
·文化史上的兀鹰
·笛卡尔没有我们聪明的三个理由
·基督教与民族主义(序言)
·基督教与民族主义(第一卷第一章)
·第一卷第二章基督教与中国民族主义
·第三章中国民族主义与基督教之关系管窥
·第四章信耶稣的国民:民族主义与1920年代中国基督徒的身份问题
·第五章基督教与中国文化的冲突与融合
·第六章基督教对中华民族安全的巨大危害性
·第七章基督教在危害中华民族的安全吗?
·基督教在中国所面对的三个重大挑战
·第九章儒家和基督教为什么争战
·第十章怎样看待基督教在中国农村的迅速扩张?
·十一章“中国梦”运动中的中国基督教乱象
·十二章基督教在近代中韩传播不同境遇的原因与启示
·十三章日本基督教与韩国基督教
·十四章在基督教锡安主义阴影下的巴勒斯坦基督徒
·十五章基督教原教旨主义抬头说明什么
·十六章极端民族主义与基督宗教信仰
·十七章基督教普世观念与民族主义
·十八章基督教的世界主义和天下大同思想
·后记:“软”民族主义对中国有利
·中国共产党与圣殿骑士团
·《我的奋斗》有什么可怕的
·凡动刀的必死于刀下
·中国人为什么尚未高贵
·如何解决中国的“非常态”?
·中国也需要全国祈祷日
·钱钟书、刘小枫之作为毛泽东狗奴
·先覺之歌Song of Foresight
·先覺之歌總目錄
·黃帝陵前
·懷念古代中國
·中華古典
·亡國的見證
·民族的希望
·活人的宣言
·民族良心的往事縈回
·日暮行
·英雄之死
·民族的童年
·靈思
·專政
·淒涼
·青黃不接的中國
·中國被春天放逐
·中國的夜思
·新王國的曉歌
·中國的昏歌
·中國的夜歌
·中國的獨歌
·中國的春歌
·獨龍吞滅了夏
·中國的海歌
·夜氣歌
·哀歌復浩歌
·土花曲(青苔歌)
·阡陌曲
·美人曲
·雲天曲
·聽曲
·日暮復日暮
·历史上最精彩的演说词之一(洪秀柱)
·洪秀柱可能成为中国的圣女贞德吗?
·洪秀柱“一中同表”把球踢给了习近平
·中共主张洪秀柱退居二线当副总统
·奥克拉荷马州的无情牛仔
·奥克拉荷马州的无情牛仔
·奥克拉荷马州的无情牛仔
·爱因斯坦与瞎猫赌徒
·日本新安保法与中国的新生
·辛亥革命百年透视(第一章)
·辛亥革命百年透视(第二章)
·辛亥革命百年透视 现代南北朝的曙光(目录)
·辛亥革命百年透视 (2011年电子版前言)
·辛亥革命百年透视(导论)
·辛亥革命百年透视(第三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精神形式》第十七章至第二十四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十七章至第二十四章

   

   中国精神形式[网络版]

   

   谢选骏

   第一部古代天子论

   

   第十七章

   象与德

   象与德,时时被理解为表与里。而《荀子.非相》则在反对世俗相法的论辩中,不期然地保留了有关天子、圣王外部形象的原始资料。

   (一)帝尧身材过长,帝舜身材过短,且尧舜两人都有三个瞳人。

   (二)再看夏、商、周三代的开辟之主:死刑犯(鲧)之子夏禹,走起路来一跳一跳的;夏台的在押犯商汤半身偏枯,里的服刑者周文王的身材过长,而名满天下的周公则象一株枯折的树干。

   (三)据《史记本纪》,秦王嬴政“蜂准、长目、鸷鸟膺、豺声、少恩而虎狼心”;汉王刘邦“隆准而龙须、美须髯、左股有七十二黑子”----都是异常之辈。

   (四)那些被天命所弃的帝王,也有异状,如徐偃王额头低窄,但桀、纣却魁梧秀美。

   (五)至于名臣,则皋陶的面色有如剥了皮的瓜果,伊尹没有一点胡须,傅说则是个驼背。

   象与德,不仅是表与里、实与名,还是同体同构。《大戴礼.五帝德》如此描写天子的德行:

   (一)生而神灵,弱而能言,幼而慧齐,长而敦敏,成而聪明。

   [他的生长过程仿佛退化过程,从独一的“神灵”演为泛泛的“聪明”。第三项“弱而能言”还保留了神灵的遗绪,“慧齐”、“敦敏”就日益世俗化了。这种退化,显然是一个中和:汇自然力入社会体。]

   (二)黼黻衣,大带、黼裳、乘龙云;以顺天地之纪,幽明之故,死生之说,存亡之难。

   [他的舆服之盛,应合天道,黼黻衣----天地之纪;大带----幽明之故;黼裳----死生之说;乘龙云----存亡之难。生于天地之纪,终于存亡之难,存亡,种族与文明的气数,而非一身的大限;种族与文明的使命,被置为最终的归宿。]

   (三)历离日月星辰,极。畋土石金玉,劳心力耳目。节用水火材物。

   [天子的功能是使文明与自然保持平衡。所以他依据自然的周期,来建中建极。他劳心畋(原意为畋猎,引伸为整治、收获)土、劳力畋石、劳耳畋金、劳目畋玉,分别创造了农事、工业、兵事、礼仪。他又节用自然资源,给大地以休生养息的机会。]

   (四)治正气、设五量、抚万民、度四方。

   [依据自然的五气,设置人类的五量;针对种族的万民,揆度文明的四方。]

   (五)教熊、罴、狼、豹、虎,以与赤帝战于阪泉之野,三战然后得行其志。

   [只是在战时,即非常危机时刻,才可以纳自然之力于文明之轨;否则,决不可以改变自然与文明间的主从关系。]

   (六)生而民得其利,百年。死而民畏其神,百年。亡而民用其教,百年。

   [死与亡的区别,死是一身之亡;亡是体制(“神”)之死。体制死后,遗教不散,是柔胜刚的证明,是精神对强制力量的胜利。三百年深仁厚泽,恰合古代王朝寿命的常数;再加上此后二百年的衰世,正应“五百年王者兴”的谶言。] 天子者,与天地参。故德配天地。与日月并明,明照四海而不遗微小。其在朝庭则道仁圣礼义之序,燕处则听《雅》、《颂》之音,行步则有环佩之声,升车则有鸾和之音。 ----《礼记.经解》

   如此圣德,不是文明之果,而是自然之实;是从宇宙诞生之初,就注定要光大不已的。

   《康诰》曰,“克明德”;皆自明也。《太甲》曰,“顾(言是)天之明命。”《帝典》曰,“克明峻德。”

   ----无名氏:《大学》

   自明者犹如太阳,无须外物以自光。

   克明峻德,即恢复被后天之尘所蔽障的神明之德。

   峻德,朱熹《大学章问》释“峻”为“大也”,实误。

   形容“德”何以用形容山的“峻”?因为“峻”与“俊”、“骏”、“[田俊]”(田官)均有“极为杰出”之意,其共通处恰在于“[无单人旁的俊]”,为帝俊的古称,即古老的上帝。峻德,即“[无单人旁的俊]德”,即神明之德。

   如此自明,则“唯天下至诚为能经纶天下之大经,立天下之大本,知天地之化育。夫焉有所倚!肫肫其仁,渊渊其渊,浩浩其天。苟不固聪明圣知达天德者,其孰能知之!”

   ----无名氏:《中庸》

   (一)东海之外,甘水之间,有羲和之国。有女子名曰羲和,方浴日于甘渊,羲和者,帝俊之妻,生十日。

   ----《山海经.大荒西经》

   这是自明者的诞生,也是生命之神的序曲。日的自在与人的蔽障(如甘渊)之间的鲜明反差,凸现了生命的起伏。

   (二)有女子方浴月,帝俊妻常羲,生月十有二,此始浴之。

   ----《山海经.大荒西经》

   这是生命之神的变奏。月有盈亏,但作为“不完满的象征”却向不完满的人类指示了完满的可能。

   (三)有五采之鸟,相乡弃沙,惟帝俊下友。帝下两坛,采鸟是司。 ----《山海经.大荒西经》

   这是生命之神的通天之歌。五采乌,作为上帝的下友,身兼地坛的司仪、守护,显示了精神是可以飞腾达天的。甲,关于五采(彩)鸟的具名,《大荒西经》说“有五采鸟三名,一曰皇鸟,一曰鸾鸟,一曰凤鸟。”

   乙,关于五采鸟的活动,《大荒西经》说,“鸾凤自歌,凤鸟自舞,爰有百兽,相群是处,是谓沃之野。”

   丙,关于五采鸟的功能和所兆,《海内经》说,“凤鸟首文曰德,翼文曰顺,膺文曰仁,背文曰义,见则天下和。”

   (四)卫丘方员三百里,丘南帝俊竹林在焉,大可为舟。

   ----《山海经.大荒北经》

   这是生命之神的超渡之歌。扎根大地的竹,载人渡过不可渡过的深海。

   (五)帝俊赐羿彤弓素矢,以扶下国。羿始去恤下地之百艰。

   -----《山海经.海内经》

   这是生命之神的降临。

   “帝降夷羿,革孽夏民”(《楚辞.天问》):这是种族的革命,所以,东夷族的首领(夷羿)所革命之对象,并非夏王的孤身一人,而是夏民的万众,即干掉夏的种族与文明。这是类似于《旧约》所记录的以色列人对迦南人的种族灭绝?

   帝俊,创造了生命之源(人称此为“自然”);又为人的种族辟开生命之道(人称此为“文明”)。

   至哉峻德。

   他的声音充满神奇魅力,尤如浩大的智慧海的隆隆涛声:

   “不是我要化育世界,是世界期待我的密码……不是我在渴望世界,而是世界朝向我的秩序。”

   

   中国精神形式

   

   

   中国精神形式[网络版]

   

   谢选骏

   第一部古代天子论

   

   第十八章

   宿命论者

   宿命论者(尤其是决定论者)虽在逻辑上相当一贯,但在现实中却一再陷入困境:他们的预测术,更多是对现在的说明和对过去的总结,一旦延伸到是其本行的未来学领域,却多失灵。邹衍的五德终始论,亦复如是,它更多是对三代政治的总结、五霸争衡的说明,由此而推演为未来学的预测。正是在这种意义上,他是将历史学的分析,淡入了未来学的预言。

   战国末年,礼大崩、乐大坏,新王朝即将代周,而执天下之牛耳,人们纷纷猜测这水德谁属。结果,“始皇推终始五德之传,以为周得火德,秦代周德,从所不胜。方今水德之始,改年始,朝贺皆自十月朔。衣服旄旌节旗,皆尚黑。数以六为纪,符、法冠皆六寸,而舆六尺,六尺为步,乘六马。

   更名(黄)河为德水,以为水德之始。刚毅戾深,事皆决于法,刻削毋仁恩和义,然后合五德之数。于是急法,久者不赦。

   ----司马迁《史记.秦始皇本纪》

   看来,秦政的酷虐不仅被法家的操作系统左右,还深受五德终始说等意识形态的支配。这甚至体现在“分天下为三十六郡(六x六=三十六)……更名民曰黔首(“黑头”)”(同上)等一系列器用、名目的象征方面。无疑,始皇帝依据五德模式建立正统,一如他利用法家理论来奠定秩序,是“成功的创造,甚至是成功预测”的一个显例。遗憾的只是,天道好还,无往不复。他搬起石头杀人,结果用力过猛,一不小心,敲碎了自己的额头。

   正如理论框架经常受到经验事实的挑战,秦的水德所象征的严酷的冬天并不持久,于是邹衍的五德终始图式也就受到了严厉的考验。

   汉高祖皇帝,著《纪》,伐秦继周。木生火,故为大德。天下号曰“汉”。距上元年十四万三千二十五岁,岁在大棣之东井二十二度,鹑首之六度也。故《汉志》曰岁在大棣,名曰敦,太岁在午。八年十一月乙巳朔旦冬至,楚元三年也。故《殷历》以为丙午,距元朔七十六岁。

   ----《史记.律历志下》

   “伐秦继周”的观念显非邹衍五德相推的原意,它是把秦当作一个变态而删除于五德轮治之外:而所谓“木生火”,显系来自另一种五德图式的演化结果。按邹衍五德序列,周的火气克殷的金气而胜,殷的金气克夏的木气而胜----木并不能直接生火,即火克金而不克木。

   那么,按照新的解释,汉的火德又是从什么样的木德生出的?

   《帝王世纪》提供了新五德终始图式的范例:

   (一)庖羲氏,风姓也。蛇身大首,有圣德。燧人氏之没,庖羲代之,继天而王,首德于木,为百王先。帝出于震,未有所因,故位在东方,主春,象日之明。是称“太昊”(按:昊即天,太昊即皇天。这里明确指出“继天而王”的天子与天本身的同一)。

   (二)神农氏,姜姓也。……人身牛首……有圣德。以火承木,位在南方,主夏,故谓之炎。

   (三)黄帝……姬姓也。……龙须,有圣德。……以土德王。

   (四)少昊帝名挚,字青阳,姬姓也。(《古史考》:“少昊以金德王,故号金天氏。”)

   (五)颛顼……首戴干戈,有圣德。……以水承金,位在北方,主冬。

   (六)帝喾,姬姓也。……言其名曰……,有圣德。……以木承水。

   (七)尧,伊祁姓也。……鸟庭荷胜,眉有八彩,丰下锐上。

   (八)舜,姚姓也。……以土承火,色尚黄。

   (九)禹,姒姓也。……以金承土。

   (十)殷出自帝喾,子姓也。……以水承金。

   (十一)周,姬姓也。……以木承水。

   (十二)秦,嬴姓也。……

   自以水德,故以十月为正,色尚黑。

   试析五德始终说里庖羲至周文十一位古天子之概略为:

   (一)庖羲木----(二)神农火----(三)黄帝土----(四)少昊金----(五)颛顼水----(六)帝喾木----(七)尧火----(八)舜土----(九)禹金----(十)殷水----(十一)周木。

   这十分合乎“五方帝”的轮转模型,即东方,春,木;南方,夏,火;中方土;西方,秋,金;北方,冬,水。

   然而,理应排位(十二)的秦水,却无法据此纳入这一模型。其理由十分简单,正是在秦代,五德终始说刚刚确立为一种国家意识形态,有据可查,无法更改,而自庖羲至周的三轮十一代却是战国时人“托古改制”之作,可以尽情编排。另方面,也正是据此新图式,汉的火德才可以跨越秦的“无道”而遥接周的木德(“伐秦继周”)。

   而据《初学记》(唐.徐坚等编)所列汉以后的五德续行图式,“汉氏火德----魏氏土德----晋氏金德”,显是邹衍之后五方帝德图式的演绎所致。在此,历史的讽刺是多么清晰,率先以官方身分奉行并推广五德终始论的秦,反而成了这一意识形态图表中的唯一例外,而被汉代新的政治需要为证明自身的历史合法性而一举排除。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