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中国精神形式》第一章至第八章]
谢选骏文集
·论“言论主权”
·全球政府取代主权国家的矛盾一体论
·一个中国与一个欧洲都是假的
·彻底的绝对的独断近乎谬误
·灭绝中国的毒计
·大家都知道中国贪官有钱
·征服普什图人就能建立全球政府
·解放军沦为豆腐渣工程
·“第三个三十年”没有思想脊椎
·缅甸的“去伊斯兰化”
·甲午战争是第二期中国文明的内战
·美国人与犹太人
·福建女孩死于日本虚无主义
·黑人歌手为何煽动“抢劫华人”
·默克尔毁了欧盟毁不了欧洲
·中国什么时候赶得上日本
·反腐就是反党,文革就是自宫
·未来的世界孕育在我们现在的思想中
·四个死刑处决一人还是处决四人
·中国的法律是看人下菜
·盲目社会的天眼工程
·最后通牒的起源
·俄罗斯煽动缅甸暴乱
·穆斯林纳粹与穆斯林共产党
·清真寺里为什么经常丢鞋
·穆斯林没有前途
·白宫前面的下跪是谁的耻辱
·非法移民就是合法移民,十黄帝不能治也
·上海对中国的殖民统治
·美国还来得及换气吗
·马德里最后的殖民统治
·“心因”不如“模因”
·暗度陈仓潜入美国下腹部
·机器人是忠诚可靠的骗子
·君士坦丁堡陷落于拉丁帝国促成意大利文艺复兴
·多难兴邦,天佑美国
·显学来自官方地位——罗马帝国在埃及普及了基督教
·人生就像抛物线
·现代南北朝理论的深入人心
·180度大转弯还是首鼠两端
·百家争鸣的原始性质
·中国比波兰更加愚蠢懦弱
·神话为何体现了民族精神
·满清的满汉关系与中共的党群关系
·网络时代的话语权就是思想的主权
·专政国家也见思想的主权
·没有敌人就是天下无敌
·没有仇恨是太上忘情的圣人还是白痴
·太上忘情与太上老君
·尊孔读经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洛杉矶和切尔西的流氓行为是文明衰落的结果
·清真早于清真教和清真寺
·无神论者陈子昂
·《金瓶梅》为何不负责任、艺术失真
·南朝政客承认北朝政府“伟大”了
·自由贸易是强者在扩张
·文言文是第一期中国文明的载体
·西方文明的自恋
·小国牵着大国的鼻子走
·小国牵着大国的鼻子走
·人生就是一座监狱
·日本人也成亡国奴
·委内瑞拉倒退毛泽东时代闹饥荒
·社会主义导致智力衰退
·台湾董事长也是无赖
·中国为何失去了“工匠精神”
·把世上的所有句号变成问号
·中文翻译中的帝王意识
·周王拒绝称帝的典范
·《金融时报》向我看齐
·《当中国统治世界》误解了我的光辉思想
·中国如何失去了马来西亚
·孔子学院为何不受欢迎?——办个庄子学园,大概更受欢迎
·孔子学院为何不受欢迎?——办个庄子学园,大概更受欢迎
·中山装是典型的汉奸服装
·有钱能使鬼推什么样的磨
·一带一路仿佛现代大运河
·保险业亵渎神灵
·联合国奄奄一息挣扎于小国时代
·恐怖分子为何前赴后继、视死如归
·匈牙利人是伪欧洲人
·《锵锵三人行》狡兔死走狗烹
·历史虚无主义创造历史
·非法移民与废奴运动
·日本人只会模仿不会创造
·美俄关系属于远交近攻的案例
·汉奸为何避讳斯大林侵占中国国土
·中国农民的智商等同美国黑人
·族群分裂是阶级划分的结果
·人民战争的活学活用
·通缉令下的写作
·死刑是古老的“基因筛选”
·传销是一种新的生活方式、社会组织
·朱元璋是一头蠢驴
·中国能够火烧白金汉宫吗
·中国的大脑何时赶上中国的四肢
·斯大林毛泽东都是“来俊臣主义者”
·五朝政治不倒翁的秘传经典
·福布斯为何捧杀中国
·古代中国的天子图式
·“全世界资产者联合起来”的英明论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精神形式》第一章至第八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一章至第八章

   第一章: 一道强烈的闪电

   第二章: 近代中国进入现代世界

   第三章: 二十世纪的破碎性

   第四章: 如果人性是“善”的

   第五章: 偶像崇拜与圣德崇拜

   第六章: 古人相信文字的神秘性

   第七章: 中国的本土宗教

   第八章: 一部值得夸耀的中国史

   第一章

   一道强烈的闪电

      中国人什么时候变成一盘散沙的?

      中国人为什么会变成了一盘散沙?

      是不是因为丧失了“精神形式”?

      精神形式是容器,象母体;把各色人等的社会成员聚集一起。

      精神形式,有些象是《福音书》所说的“瓶”,“旧瓶不能装新酒”的瓶。

      但他又不象是瓶,而象是核。象是种子与灵魂。

      一道强烈的闪电,射入现代人黑暗的心境;象金剑劈开远古的混沌,精神形式出现在“科学技术商业文明造成的精神荒野”中!无边的全球化的阴霾,使得东方的精神形式,不再囿于东方。

      基督的救赎是属于全人类,东方的博士前来朝拜,犹太的先知为他提鞋,他必浸透整个世界,弥合东西南北中,为一体。中国的精神形式,冲破中国的牢笼,把敏锐的触须伸向每一旮旯。一切地方主义的、民族主义的、国家主义的、种族主义的世界观,都被摧折消解。所有的偏见,象是朝露消失在日午。这是后现代社会的超度?

      那缺乏思考能力的德国神学生黑格尔曾经说过,上帝已经死了……但这位神学生一点不比他的老师和学生来得聪明:他又说错了。

      上帝并没有死去,而只是秘密隐居,出于对这西方君临的狗国(一个古代的星座名称)世纪的厌恶。他也许在嘲笑自己的作品?并准备修改这个世界?时候已经一拖再拖,也许真的不很远了:那时上帝将以人形再到我们中间,改变这令人厌倦的一切。尽管我们中的许多人,已因持续的等待而疲劳,并因一再的失落而玩世不恭……我们也许将拒绝他,并大言不惭地说:“我们什么也没有看见……”。但个人、阶层、集团、民族,终将熔为一炉。

      “其人存则其政举,其人亡则其政息。”

      这是古代史家预言的世界政治。伟大的事业难以承继,而继往开来的精神形式,只在一个历史的周期。愚昧的我们无能理解这一点,只以其政之息与其政之不息,来窥探精神形式的意义。人本主义大肆神化的人民准则,如何知悉“他从哪里来,又到哪里去”的奥秘?

      当我站在古代英雄的遗迹前,阵阵迷惘笼罩凭吊的心境:这些灰白暗淡、残败空寂的废墟,丝毫不能激发想象的翅翼!化石不能安慰你对生命的渴望,只能埋葬你对生命的神化。爝火如何能与日月争辉?再伟大的英雄,也不能锻铸历史,开辟新的疆场,独创自然的密码!一切人间的灿烂都会没灭,只有精神的长烟永不消散;除此之外,哪有伟大奇特的人格。

      英雄们炽热的原创力哪里去了?

      我们周遭哪有激动人心的业绩?

      牢不可破的洞穴,有什么残余?

      废水、烟尘、败絮其中,这就是现代文明?

      标准、刻板、金玉其外,这就是现代尤物?

      “现代”,这是埋葬伟大灵魂的“最后坟场”。

      不要在精神的遗迹前徘徊,更不要向英雄的坟墓朝拜!他若是活著,并不会崇拜自己,不会眷顾自己的作业,不会对自己的标记多看一眼。他心中汩动活火,跳宕变动不居的烈焰,以自焚来清算旧我,不再瞻望过去的死灰。

      兼容三才的宇宙密码,身体力行,发育一切窒息已久的生机。“汉官威仪”的仿佛天人,也无从强化精神形式的能量!----这就是天子与上古帝王、中古圣人、近古公仆这些日益堕落的形式之间的根本区别。

      我们的精神形式,不仅是“新的立法者”,他也使法律成为多余的赘物。失去精神,法律才是有力工具,以维系精神的遗产。好的法律是精神的辐射,坏的法律是精神的阴影。永不僵化的法律仅是圣者“垂衣裳而治”。那样,万年史事毕集于他,他斩龙足、嚼龙肉,解开古往今来的死结。他开肇事端,“慎征五典,五典克从;纳于百揆,百揆时叙;宾于四门,四门穆穆;纳于大麓,烈风雷雨弗迷。”(《书经.尧典》)

      “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一个纪元(大时代)的精神形式,无法被另个纪元(大时代)所奉;没有几百年的时间,他的意义怎能在一两代人的生涯中展现细部?更难化成清晰的图式。“他到自己的地方来,自己的人却不认识他。”(《新约.约翰福音》)海已枯,石已烂,一切之美,化为灰尘;旧有消息变得模糊……这就是他的命运。尘世的不洁激起充足的精神准备,精神形式的门徒,不受观念的宰制而丧失神秘信仰,也不因信仰的群众性、仪式性和组织性而中断自己的向心运动。

      他们的心中根植著精神的见证,埋藏著信仰的种子!“精神----形式”,是“道成----人身”的,且是宇宙生命共有的力量汇 聚,他是结构的革命,是前进的步履。因此,即便人类灭亡了,精神形式依然存在,甚至可以从虚空中生出新的生命,新的形式。正如上帝可以从石头里兴起亚伯拉罕的子孙。因此,当人类被造以先,精神就已活跃,他在苍天之上的外太空而不为高,在海沟之下的炙热地心而不为深。生生不已的悬念,不为人知的谜,他既不限于人类,人又怎能完全彻底地知道他呢?不滞于物的纯洁性、革新物候的再生力,是我们这代思想浪子在亡国灾变中,从神明那里接轨得到的。种族也象个人,当他面临没顶的危机,就会开始从头反思,抛开积习,重新亲近本原,直接从宇宙本身获取能量。所谓神秘感,就在它最大限度刺激了想象,从而激励了人的活力。悬念因此是重要的。当人受到悬念激励时,不难体会它令人惊奇的召唤力。仅在艺术、戏剧性的角度上理解悬念,最是狭隘;悬念涉及人生所有领域,有悬念的地方就有生机,点石成金、蓬壁生辉。一切历史转折关头决定航向的事,都是悬念大师。否则何以汇聚足够的人类物质以预备改航?

      精神形式的门徒,若非饱尝悬念之苦,又岂能凭空创造悬念的秘密?悬念不可揭破,否则人心的失落就接踵而至。胜任改航者,定是那永远秘藏的悬念!精神形式,不失为最高的悬念。除此之外,不要幻想生活会发生奇迹!如果可能发生,它已发生过了;如果不曾发生,它又怎会对你格外开恩?实在说来,只有对尘世幸福已经绝念的人,方能获得门徒的候选身份。勇敢无畏的水手一定会知道,历史像是大海,不过老套翻新,自我意识这样的古典奢侈品,不过在大批量生产标准零件!最堕落的人也用自尊心来抬高自己,鄙俗多变的投机份子,也自吹自擂不屈不挠的独立意识。无聊的垃圾如何打动收藏成癖的考古学家?打开古室、清除垃圾、拂去灰尘、让瓦砾成为博物学展品的人说,“一切规律都只属于历史。”

      不让怀疑主义俘虏自己的最好方法是,怀疑那些怀疑主义者所持有的论据。怀疑见证和炮制假的见证一样,都是魔鬼的伎俩,没有人看见上帝并不证明没有上帝。为了避免犹太人和埃及人的厄运,我们必须对不能看见的事物建立颠扑不破的信仰,即使这是一个千年期待。为了保持期待而备尝艰辛、历尽逆境,正是生命的价值。

      没有人能分担我们的痛苦。我们背负著五千年的亡灵;它们的光辉如今残破,而欧美人的世纪对中国又不过寥寥数页史册罢了,说服不了我们心中的疑惑。但五千年过眼烟云,毕竟放大了精神形式在持续中承受痛苦的度量,对中国历史的一瞥就能发现,苦难----抵抗,和复原----再生,是血肉相联的。

     

   第二章近代中国进入现代世界

      近代中国进入现代世界的特殊困难在:缺乏区域性国家的宗教和基于宗教的精神和社会纽带(演化为社会团结的力量、法治构架的整合),结果稍遇社会挫折,人心立即动荡,整个民族组织沦为一盘散沙。欲规避散沙之运,仿佛非板结僵化而莫属!

      这是现代中国的两难之境。其要害在,缺乏全民族认同的精神脐带,以连接一个可以孕育新的现代社会的胎盘。这一真空,使得中国社会在“散漫的腐败”和“集权的亢奋”之间,无法取得有成效的平衡,因此原发周期性的社会动乱。

      现代的灾难教育了我们:建立一套适应现代多国状态的社会生活准则,是中国进入现代世界的核心难题。不解决这一难题,需要高度组织化方能实现的“中国现代化”只能是一个可望而不可即的梦。而帮助中国进入现代的精神脐带,必须满足以下几项要求:

      一,能吸引社会各阶层的皈依;至少是默认。

      二,能演化为具体操作的制度,以发展多国背景下的本国社会,并平衡发展中的社会弊端。

      三,能说服本民族传统,以激发本民族的社会潜力及精神自豪感,使其发展契合于民族的命脉。

      由于中国缺乏“国教”的传统,社会准则只能是世俗化的,以实用的成败为归。所以,它不象伊斯兰、印度甚至日本的社会准则那样经得起西方物质优势的冲击。在此意义上,中国人在个体上是最易现代化的。然而,恰恰由于缺失了一个“超验之轴”作为支持,中国在整体上又是最不易现代化的。

      义的精神崇拜上帝,利的物欲崇拜魔鬼。对于人文主义者来说,任何崇拜本无优劣,只要能对人众发生积极作用,即好。但无论如何,为适应新的社会形势、文化动态,不得不迎谒新的精神形式。

      对任何一个时代,“恢复光荣传统”都属困难。因此,重大课题是:为了社会进步(古人称之为“天命指归”)----建立一种切合现实的精神形式!这也就是所谓“圣人神道设教而天下服矣”(《易.系辞》)的初衷。

      我们寻求的精神形式,不得不在传统精神和现代力量之间,取得平衡。这种平衡,是在二者的对抗、抵消所造就的现代中国的一片废墟中,被迫兴起的。现代中国这运动不断、错乱成灾的废墟,可谓心灵与社会的双重陷井;它赐予子民以灭顶之灾。在行将灭亡的激愤中,空前高昂的呼声也升起了。你能说,这呼声不是仁慈的,你指控它的激越之处吗?

      不论古今中外的国民,都未曾遭遇“现代中国人”所遭遇的、这般严酷近乎疯狂的两军对垒与战线错乱!甚至罗马帝国的崩溃和蛮族入侵的黑暗,也没有造成如此重大的伤亡!所以,不论古人还是今人,都未曾达到我们这般纯净、近乎透明的液态思想。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