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全球之光第七部:一位天子退隐苍穹]
谢选骏文集
·《老子道德经升级版》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第五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三章
·王毅外长真的不懂中国现实?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一章
·《老子》哲学是不是一种胡闹
·《思想主权》目录和导论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本体·内篇”第四章
·“本体·内篇”第五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七章
·“本体·内篇”第八章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全球之光第七部:一位天子退隐苍穹

全球之光第七部:一位天子退隐苍穹
   谢选骏
   1
   窗外阴雨绵连,窗内泪如泉涌……拆穿世界之谎的人,在寂寞与绝望中,我们向你祈祷:「你必然会来」的信念,伴我们度过人生最阴暗的时刻;你必然会来的事实,不辜负我们扎根苦难的生存。你以力挽狂澜的大智大能,推波助澜;你以特立独行的仁爱,涂炭行尸。你一举结束纷乱的瓦解,以神格之辉,给现代荒芜注入新元素,古老的沃土由此重整。你拒绝表现,于是世界成为你下注的赌场。你拒绝许诺,历史于是成为你功德的见证。你寻求世界之无,只是当你不再寻求,世界才变得富有。若无你的下注,历史将寂寞;若无你的见证,文化将贫血……你的一切行迹皆发源于「报应的压力」,孰能对此深切认识,便能颂扬天的功德,而不指摘你的过恶。
   窗外阴雨绵连,窗内泪如涌泉……历史之父、万象之母!暴风骤雨,刻不容缓。你播种历史,雨师风伯,驱风唤雨,揭示命运,众神肩负走卒的荣耀。来了,来了,来了。哪一个生灵不感到你的慈光正在逼近?你炙人心灵,百病全消,精神大爽。在你的光和下,沉迷者放弃生活,思想家放弃求索,学者和艺术家将亲手结束自己的技艺。一切新神将列队走向你,幽闭的城府对你洞开,逃逸者回归于本来--工人丢下工具,农民抛开卢舍,学生捣毁课堂,一切生活宣告终止,豪华的建筑,沦为废品,庄严的神庙在你的慈光下,淡出破旧的背景。你以人们不可思议的事,自在自娱,时间之流倒转。
   窗外阴雨绵连,窗内泪如泉涌……拆穿世界之谎的人,在寂寞与绝望中,我们向你祈祷。
   2
   杀死你的预言者容易,扑灭你的惊雷也可能,但拒不承认你,却那样困难。掩盖你的雷声,也许算不了大恶,但当你来临之后还拒不服从,就不可赦免。即使拥有一切善德,也将立时变为罪恶。
   先验知识的印证者!不论你被压在哪座五指山下,不论你的如来多么神通,你的霹雳终将摧毁一切人造的柱石与长城,你的崛起将剪去一切多馀的王国:「往古之时,四极废,九州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载,火(火监)焱而不灭,水浩洋而不息。」 (《淮南子》) 如果时间真是圆的,这一天迟早会重新来临……虐待是你的锻炼!杀害是你的运动!你从虐待中壮大,你因被害而沁入世界的心。从此,高贵、独特并充满刺人智慧的能力,成为你的门徒,成为历史筑造学的必备材料,你的基石,你的栋梁,你的飞檐,但却不是你的华表、你的牌坊、你的台榭!
   「我一生最大的遗憾,就是未能亲见天子出现在人民中间……但唯其如此,我们才得以最动人的思虑:幻想天子……」--你的门徒如是说。
   3
   北方升起耀眼的星……以其锐利的光芒刺破阴霾、泥泞。整个世界为之激动,为之呻吟,为之激动。他以咄咄逼人的寒光,紧盯视这突然开始仰望他的裸岩世界。千万年的严冰破裂,永久冻土带消融……但他的寒流却将扫荡春暖的南方,那一切繁杂生物尽情疯长的髑髅地。
   北极星,你多么孤独!悬在高旷冷漠、无遮无栏的时空中,散播光明,毫无收益……难道几十亿光年以外的嗡嗡颂扬,竟能打动你、收买你?不是的。凡人尊仰你,以为至高,以你为速朽之物中不朽的座标。但这一切与你何干?你不为对象而奔忙,你不为观众而调整,你只不过是创造了一种存在方式。只在内心深处,你知道自己的微不足道……知道天外有天,再伟大的星辰,也会殒灭,因此,你其实比众生更不幸福!如果你竟然还保留了有关幸福的尺度。
   北极星!愿你永远保持不可笼络、不可腐蚀、不可软化的锋芒!尽管这锋芒是野的,因为它不受拘束、不受遮蔽。这锋芒是横的,因为他不迂回,无法误读。他以可贵的朝气,补益虚脱的世界。
   北极星!愿你的讴歌者为你的野蛮、年轻而永远羡慕!愿你的门徒也如是野蛮、如是年轻、如是不可笼络。历史的真空,如是填充。
   北极星!愿你不忘这个世界,愿你看顾这世界里苦苦挣扎的人民,愿你以有为无的胸襟,化出以无为有的热情。愿你的冷峻无情仅仅是一种坚毅!
   北极星!愿你不要离弃这个世界及其苦苦挣扎的人民!尽管你在白昼隐没,遗忘在空无边际的荒场,但你终究要在黑夜返回,给寻求的眼睛以丰富的光……尽管他们一再背叛你,但终究被迫泪流满面朝向你,请你原谅。请你把希望,播给一个毫无希望的民族,即使这不得不以社会细胞作为交换。你已经拒绝了商人、拒绝了演员,但你不会拒绝勇敢的祭司?你已经淘汰了官僚、淘汰了弄臣,但你不会淘汰武士? 「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拱之。」(《论语·为政》) 而你,却无须拱卫。北极星,你是多么孤独。你以炽热的光,驱除空虚。但空虚却驱除不掉,它进入你之中, 甚至使光也变为虚无。人类多么羡慕你,他们喊道:「看!一颗明亮的星,坚定不移、永恒如一……」然而,你明亮吗?你坚定吗?是的!你依然需要,广大的世界作你的背景?在你貌似封闭的体系中,潜隐著无须拱卫的与世界的对流。
   4
   严冬不远了。明敏者已能听到它低声的咆哮。狂想刮起,扫尽残留的污垢。死者的陈迹,将被纯白的雪原,轮换。壅塞的大门将打开,清新的空气将流通。长风卷起阴沉的乌云,这乌云将送来旧世界的摧毁者、新世界的造物主! 阴沉的乌云,连接阴沉的大海和阴沉的天穹。是谁照亮乌云,也闪耀大海?是你,变动不居,遇流六虚的节气之主:把换季的德音带到生命的死角!
   「汤武革命,顺乎天而应乎人,盛德大业至矣哉!」(《易.系辞》)天子。你把清澄的天,重又奉还给人。肃穆的冬,使这纵欲败德的世界镇定;那困过度繁荣而虚脱的季节,得以休生养息。是的,在欧洲人所谓世界的东方,中国人所谓世界的中央,开始兴起一种绝望的思想!它的绝望,不是其去处,而是其来处:闭绝的死巷,是它的襁褓。然而待它凌越八达岭的荒凉,世界又怎能不因此而惊慌?因为绝望,已经成为现代人类的通病!绝望者激发了,毁灭世界的电火,并为下一轮春夏秋冬,埋下沃土。
   5
   在杳无人迹的晚间,我们以心灵朝向命运之星,并以生命的全部激情祈祷:尽早给我们机会,哪怕仅仅一个……以行盛德大业的奠基礼。内心有个不知名的东西,它使我们昼夜不宁。只有你的脉息可以扫荡它的戾气,只有你的笑意可以平息它的恣肆。于是让我们托庇于你,天意之子,全球之光。
   在我们的周遭,有死寂般的宁静;在天子的世界里,喧腾著威力之泉。无言……期待……即使我们的一生,只是一篇无言的祈祷,一场无谓的期待。我们的光泽来自你的闪耀……如果我们离开你的洪流,将干涸。不仅乾枯,还失去特性,唯我者反而丧我。那样,整个世界沦为支离破碎的荒芜!在无动于衷的历史上,曾有多少这样的荒芜?
   6
   人可以有多少尘世的苦难向你倾诉……但还是免了!天子的门徒藐视并健忘这些千篇一律的节目,他们仅仅倾心于以你为准的生活!帝王们去了……贵族们没落了……类人也一再背弃你,所以人们只配生活在既无自由又无保障的国度中。
   「我们是多馀的」……所以命运,尽管放手,牺牲我们!我们把自己交付刽子手,在无形祭坛上为延迟世界的末日而流血,以致于死。让人们忘却我们,这一切反正是那样琐屑,毫不重要。在这平澹无奇的世上,唯一重要的消息只是:我们曾经舍弃过自己。
   一个对象,一个核心,一面镜,一条鞭,我们渴望你的光!
   天子!你无处不在、无所不有。为什么?因为,你不属这世界,且事与现成的一切作对。你在鼠目寸光的生活中形同虚设,但正是你,使生活得以更新,免于一元性的衰朽! 你终将来到。让我们耐心等待你的到来。在你降临前,一切社会病征、精神的痛苦,都无从根除;在你降临后,一切纷难不解自开,你的快刀斩断乱麻,你的急药消除病体,你的功效,使一切重要的,成为不重要;使一切不重要的,成为至要。你不为尘世的需要而来,但你的来临本身正好击中了尘世的要害。
   7
   我们的悔悟说:自我中心是我们的第一大罪。……
   我们的悔悟说,见风转舵是我们的第二大罪。……
   我们的悔悟说,分裂物我,是我们的第三大罪。……
   我们的悔悟说,轻易承认失败,是我们的第四大罪。……
   我们的惰性阻滞自新,这是我们的第五大罪。……
   我们的第六大罪是,面对全球之光,一再视而不见,见而不信。……
   天子!为了你的降临,必须准备一条新的社会跑道?为了你的化育,必须准备一片新的人类土壤?为此,旧有的社会必须改组,旧有的人类必须代谢。一个岩穴之士,正在隐居的孤寂中接通隔绝的层垒,不见天日的沃野,浪费雨露阳光的岩石,终被打破。他在两个世界的接缝处,在世界的荒凉中,布下意念的良种,种的膨胀、穴的迸裂,使岩层与沃野化合,野草再度蔓延,零落的虫嘶鸟鸣,丝雨绵绵,以悄无声息的活力,肢解轰轰烈烈的死亡。
   信仰不是尘世的赌博,而是天上的银行:活力的集散地、生机的交换台!坚不可摧的信仰者,代表大力;真正的宗教,乃是死而复生、生殖过程的隐喻!耐久的信仰者比激烈的行动家,需要更纯粹的生命!对于他,信仰是一种行为,信仰本身要比一切信仰的形式,便接近天条。信仰是行为,信仰形式只是服装,信仰者的献身并非送死,而是极度的过瘾与凯旋……
   8
   千万年的青史,记载了太多的灰色病历,谁来改写?谁来改轨?谁能输入全新意符?只有你,天子。如果听凭生存本身的摆布,这病历只会肆无忌惮地延长,并塞满难以辨认的医生鬼符。 天子的到来,使灰飞,使烟灭,该死的死了,该生的才生。只有把市场的鸡毛蒜皮扫出殿堂,真理与人格才能振作年轻。天子的意义不在人间。人与人之间即便富于意义,也瞬息万变。而各种坚持不懈的意义,实际上都是全球之光的隐喻!朽木们自别于万物,奉自己为偶像,梦想征服宇宙,朽木们忘了,人只是生命的一个支流,而生命的主流却发源于你!
   9
   没有不能接受的,只有不愿接受的。而一切不愿接受的,终有一天变成热切寻求的。你的时辰逼近,千百万忘恩负义的人仿佛孤儿寻求母亲,在恐怖与绝望中向你呼喊。你消解自我意识,把个性化为海边的珍珠。在你的光环下,整个空间时间融为一体……分阴阳、调节候的造化,在你足下展开……你是统一者。你的光超强聚合,使得定形支离破碎,一轮轮瓦解的世界,揭发语无伦次、重重撒谎的国家机器!你挥毫统一的观念,落墨分化的事实,然后再粉碎这事实、这观念,化出一轮轮生机、一重重活力,无限的分化与生育,来自你无限的矛盾。你不知什么是独立,什么是权利,什么是界限,你视「止于至善」的劝戒,为古老的不知所云。你把取消一切,视为化育一切的前提;把还原,列为重新起跑的准备。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