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致国内朋友]
徐水良文集
·简评周泉缨先生的意见
·什么是自由主义?给东海一枭谈点常识
·再谈公敌、革命、暴力等问题
·简评秦晖文章《靠民主走出动乱不容易》
·谈民主、社会主义和平等等问题
·如果没有共产党
·如果没有共产党
·关于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概念的讨论
·谈谈研究共产主义的方法
·象形文字、表意文字在信息时代复兴、重生和发展
·重视语言文字的保护工作
·再谈价值观道德观和人人平等问题
·对人工智能的一些猜想、预测和讨论
·瓦文萨是波兰共产党秘密线人
·关于瓦文萨问题的争论
·我对川普问题的看法
·市场经济决定论可以休矣
·再谈川普等问题
·中共领导在民主问题上的一次反复
·我预估中共将在未来数年内垮台
·在中共专制统治下不可能建立公民社会法治社会
·答邹义先生
· 自由民主从去宗教或准宗教化开始
·继续辩论去宗教或准宗教化问题
· 再谈特线问题
·中国的自由主义怪胎
·推荐网上文章:祖国啊,这不是局部腐败,是整体腐烂!
·暴力非暴力、革命和改良、激进和缓进
· 斥戈倍尔曾曾节明
· 再谈盛雪问题
·斥特线头子赵岩
·王梦龙:解密巴黎狂人 还原神骗真相
·对陈卫珍女士解释一下
·再斥叶宁张健
·陈大骗子你抵赖造谣反诬得了吗?
· 他们有国家力量包括国家恐怖主义在背后支持
· 美国不管民运特线问题,我们怎么办?
· 名声最臭的痞子骗子特线都与盛雪站到一起
· 安徽国保,收起你们那一套
·简评罗点点和马晓力对话
·台湾法律规定:一个中华民国、两个地区
·谈8964特线等问题
·驳蔡贤斌
·我对蔡英文就职演说的几点感觉
·知=识,共同认知=共同认识=共识
·再谈共知和共识
·对钱钟书杨绛问题的一些看法
·历史反思应该面向未来(兼论“再来一次文革”)
· 刘晓波周舵央视作证天安门广场没死人问题
·继续辩论刘晓波央视作证问题
·再谈道德、法律等规范体系
·白宫密档“六四”屠杀死10,454人。刘晓波央视作伪证证据
·关于小农经济问题
· 关于经济决定论
·仰屠杀是最可怕的屠杀
· 天底下没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一派特务流氓腔调
·理论界学术界再度让我震惊
· 再谈盛雪和民运
·简评伯林及两种自由概念
·我对英国脱欧问题的看法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一、二、三)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四)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五)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六、七)
·驳杨恒均《是时候站在法治一边了》
·评《徐文立谈人类正常社会秩序》
·评神棍摩西
· 中共现行宪法是好宪法吗?
·关于三民主义问题
·新加坡是特殊小国的专制文明不是封建文明
·回答朋友的十个问题
·再对吕柏林谈三民主义
·继续讨论三民主义问题
·再答朋友问
·对胡平文章的不同意见
·三答朋友
·打吧,美国,只要中共挑衅就打!打赢了,中国人民将衷心感谢美国
· 反对并打败中共汉奸党,就是最大的爱国
·致共产汉奸党小奴才小汉奸王希哲
·近日与共产汉奸党五毛论战部分帖子
·再驳余大郎胡安宁的离谱造谣
·启动问责程序,谁为丧权辱国担责?!
·共产汉奸党及五毛小汉奸无耻表现并自打耳光的例子之一
·继续与共产汉奸党走卒论战
·也谈土耳其问题
·与甘当共产汉奸党特殊别动队的假爱国者辩论
·嘲弄胡安宁张英曾节明徐文立等
·再接再厉,继续迎战共产汉奸党小跟班
·继续迎战汉奸党小跟班
·再笑汉奸党走卒(关于王炳章问题论战)
·这两天网上讨论中本人的部分意见
·我的部分照片和起诉书、判决书、裁定书等照片(一)
·许家屯和江苏省委一直抓我恶毒攻击毛泽东的“恶攻”罪
·本人近日网上部分发言
·中共特务的又一个超宇宙逻辑
·中共特线的不同类别和刘路近来发疯献忠心的原因
·继续反击打了鸡血般兴奋的中共特线
·回击草包将军给特线打鸡血指挥他们亢奋不已大力围攻漫天造谣
·现在可以停止对盛雪问题的争论了
·再驳刘路、曾节明、胡安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致国内朋友


   
   一些朋友询问海外民运和政治反对派的目前状况。为节省篇幅,作一点必要的通报,这里写一些我了解的情况,发给国内朋友,也作为给这段时间来,来信询问朋友们的答复。
   
   因为忙于打工谋生,我对整体情况了解不多,这些信息和意见,仅供参考。

   
   1、中国的民主运动,就广义说来,自孙中山康有为算起,已经有一百多年,与西方文艺复兴和启蒙运动等持续数百年的民主运动相比,时间还不算太长;但从一个国家实现民主的进程,尤其是近现代世界各国走向民主的进程说来,时间却不算太短了。本来,它早就应该取得胜利,只是因为另一种西方或洋人的反动东西,即马列主义和共产党,由海外输入,中国人分不清楚,挤走了西方真正先进的民主潮流,走了弯路,才致使中国迄今仍然没有实现民主,仍然处在共产党专制统治之下。近三十年来,中国人终于逐步从弯路中吸取教训,重新认识民主,重新开始民主运动,今后,应该是它走向胜利的时候,它将决定未来中国的命运。
   
   这一百多年来,中国人以世界上少有的热情,向西方学习,以致把西方落后反动的东西,如马列主义,如目前西方世界的一些渣滓,也当作先进的东西来学习。这一点,与抗拒文明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世界形成鲜明的对照。中国是有希望的。
   
   2、但就狭义民运,即文革以后形成的民运圈说来,在海外,近十余年,与广义民运走向情况完全相反,是不断走下坡,及至目前陷入空前的困境之中。本来应该成为广义民运根据地的狭义民运圈,它的大部分已经沦陷,为中共地下势力所控制或占据。以致我们不得不考虑撤出民运圈,重建根据地的问题。
   
   以下讲的情况,就是目前狭义民运圈的情况,而不是指广义民运。
   
   3、近一段时间民运方面所产生的情况的特点,就是中共情治机构,在国内和海外,策动他们的地下势力,积极贯彻他们的“三反一温和”或“三反一缓和”方针,制造舆论,并紧锣密鼓,积极筹组亲共民运队伍。他们在海外媒体,侨界等各方面的地下势力,则积极予以配合。如帮助制造舆论等等。
   
   所谓三反一缓和,就是反独立分裂,反恐怖主义,反暴力革命,缓和对立情绪,或对中共采取温和态度。
   
   在这种情况下,民运中亲共和温和势力声势增大,正派并且独立的民运力量,尤其是其中的理性激进主义力量,有可能被进一步打压,进一步边缘化。中共可以用各种专制手段打压你,可以封杀你的声音,可以封杀你与国内网路联络等各种联络手段,割断你与国内的联系;而亲共民运却有足够的人力物力财力,他们的声音可以畅通无阻,他们与国内的联系也畅通无阻。所以,真正的民主志士应该耐得住寂寞,应该有足够的耐心,冷静观察中共和亲共民运的表现。然后采取适当对策。
   
   4、由于中共以国家力量,派出大批人员,在海外建立了强大的地下势力,打入侨界,媒体,以及所在国的各个部门,并动用国家力量,一方面以国家恐怖主义,使那些在海外的华人,或者怕牵累亲友,牵累自己的生意,或者怕自己回国时中共找麻烦,因而不敢反对中共,(即使在海外,华人也是不怕所在国政府,而是怕中共,因此,那些在海外骂美国而亲中共的人,不是勇士,而是奴才走狗和懦夫);另一方面以国家力量,国家财力物力作支持,采用商业利益等种种方法进行利诱,使那些见利忘义的“爱国华侨”纷纷倒向中共。中共地下势力已经控制侨界的大部分,中文媒体的绝大部分,包括以台湾,港澳面目出现的媒体,侨团。
   
   台湾民进党、台联等宗教信仰式的台独信仰,及狭隘的党派利益政策,包括李登辉之流的言行,又很有力地帮助中共,把海外侨界和媒体推向中共怀抱。几年前,我一再公开指出,在海外,如果有什么力量能够救中共,那就是台独。事实证明我的看法是正确的。当然,这里仅仅是从策略上说的,从人权原则说,任何人都有权持有自己的观点和信仰,包括统和独。
   
   5、中共在民运中当然也安插大量人力,根据东欧共产党国家的经验,以及中共在这方面化的力气远超过东欧的特点,并根据对中国民运情况的调查了解,估计中共渗透和控制的人数,不会比东欧少,东欧超过一半以上。其中少数是他们的专业情治人员,一部分是普通人员,较多的是民运变节分子。就从属部门来说,以公安为主,国安,总参及其它各部门参与。
   
   中共事实上已经控制了民运圈及民运活动的大多数。许多“民运”活动,实际上都是中共及其地下势力在主导。
   
   6、中共地下势力中,与“三反一缓和”不同的,以激进面目出现的一翼,过去以鼓吹不切实际的“打游击”,搞恐怖,来诱捕国内激进人士;讲讲三民主义,烧一面不值钱的中共专制国旗,以表明他们的“反共”立场;骂骂“爱国贼”,以便制造民运“卖国贼”形象;搞一点既化民运金钱,人力,物力和精力,又对中共没有多大损伤的“闯关”秀,以制造声势;闹闹国会,以制造民运内斗的小丑形象。现在除留一部分继续上述策略外,另外的部分,如原来颇为激进的正义党,根据三反一缓和方针,也转向温和,合作,和平理性非暴力,甚至承认并支持中共执政之类的立场。
   
   中共地下势力目前的重点,不再是民运,他们中相当大的部分,转向对台工作或法轮功工作。
   
   7、中共利用他们在民运中的地下势力,并在媒体、侨界等地下势力配合下,不断制造“内斗”,丑化民运,使他们处于空前孤立的困境之中。结果,海外民运二十年,现在表现出来的效果,不是正数,而是负数。如果没有过去二十年的海外民运,现在重新开始,从零起步,民运的创立,发展和运作将会很容易。但目前是处在低谷中,不是零,而是负数,四周是悬崖峭壁,要重新回到平地,回到零,也是难如登天。
   
   虽然中国民运的海外流亡队伍,曾经声势浩大,风云一时,成为人类历史上规模空前的流亡队伍。目前人数大大减少,剩下几百人,仍然是各国流亡者中最大的队伍之一。并且流亡者的素质也不算太低,搞到这么艰难的境地,不能不归结于中共利用强大的专制国力,和他们强大的情治队伍及地下势力,以及相反的,民运队伍在这方面的无知和幼稚。
   
   8、目前海外的艰难情况,国内朋友大约很难想象。有时,国内朋友希望海外做的,海外根本没有能力做,或者连百分之一也做不到。目前海外民运人数少,并且在侨界被孤立。除中国人权等极少数组织能得到一些经费外,其它组织和个人,都没有外界支持。民运人士的大多数,都靠打工或做小生意谋生,其中多数人收入微薄。当然由中共暗中供养和投靠中共做生意的除外。就运作方面说来,过去,我们运作成千上万人的队伍,也非常容易,现在,运作一支几个人,十几个人的队伍,也要比那时困难一百倍。因此,指望海外给国内多大支持,根本不可能,包括资金。当然亲共民运也许有这个能力,但受惠者必须想一想,他们的力量和金钱从那里来?
   
   海外情况这么复杂,国内朋友千万不要轻易相信海外人士,过去中共就曾经调海外特情,以记者,反对派等各种名目,回国刺探和操控国内民运、法轮功等群体。
   
   9、由于共产党国家,尤其是中共当局,以国家力量作后盾,反对派很难破解这些做法。即使在民主的美国,当FBI的人数超过美国共产党人数一半的时候,美共也是小丑化,所以中国民运之被小丑化,并不奇怪。根据历史经验,包括前几年国内组建民主党的经验,反对派好不容易搞起来的组织,共产党三下两下,就掌握到他们手中去了。一般说来,只要经过两次,三次镇压,共产党地下势力就可以完全控制反对派组织。
   
   所以在共产党全面控制社会的专制制度下,国内真正的反对派组织的形成,需要政治民主化,或者共产党脱胎换骨的开明化以后,才有可能。共产党不像满清皇朝及蒋介石时代,只控制政权,对社会的控制有限,人们有相当大的自由。事实上,满清皇朝末年,和蒋介石时期的专制,有基本自由,包括结社自由,新闻自由,只是没有民主。共产党专制却是既没有民主,也没有自由的全面极端专制。尤其没有结社自由,新闻自由。而政治自由,结社自由,是形成反对派政党和组织的必要基础和前提。只要共产党这种全面专制不从根本上改变,没有结社自由,真正的反对派组织和政党的正常存在,便是不可能的。当然这不排斥一些小规模的密谋组织。国内朋友如要搞这种组织,那么,你必须记住:一、规模不要大,大了,暴露危险呈几何级数增长,到几十个人的规模,几乎没有不暴露的;二、要与公开的反对派严格分开,不要与他们有联系,否则,你必然暴露;三、不要与海外联系,信件,电话,电子邮件,几乎每一件都要检查监控,除非你经过保密训练,有保密技术,否则也必然暴露。如果大家都搞秘密小组,也将对中共的专制造成冲击,但危险也大。
   
   10、形势比人强,即使中共封杀了一切反对派组织,即使中共完全控制或消灭了狭义民运,即民运圈,中国实现民主的那一天,仍然必然来临,广义民运必然胜利。越是没有真正的反对派组织,变化的激烈程度就越大。有没有组织,有没有民运圈,这不是实现民主的决定因素,这个因素只是决定中国未来走向民主的道路是不是顺利,是不是彻底,以及付出的代价是大还是小。在某种意义上,旧民运的死亡,并不是坏事。中国的民主志士,切不可有救世主心态。
   
   11、根据上述情况,我以为,真正的民主志士,应该沉下心来,一方面刻苦学习和研究,一方面扎根到老百姓中去,做扎扎实实的工作。千万不要争出风头,争人多势大。你要争出风头,比人多势大,在目前情况下,你无论如何比不上中共及其地下势力,你要比,要争,就只能像某些人那样,去投靠他们。否则,你就必须甘于寂寞,避开那些可疑的和人品很差的人,做一些默默无闻,扎扎实实的工作。无法搞组织,就设法形成一个健康的朋友圈,能做多少工作就做多少工作,而不是吵吵闹闹,一天到晚喧嚣不已。
   
   民主志士必须以维护道义形象为重要任务,民主事业靠的是道义力量,失去道义力量,就失去一切。
   
   12、最后,特别讲一点对今后局势的估计。我想,十六大以后,政治上可能会有一定的松动,朋友们应该积极利用这个松动,推进民主,但切忌盲目乐观。
   
                 徐水良
               2002年11月6日
   
   顺便告知我个人情况:我是在海外民运已经很不景气的98年到美国的,一直住在纽约,来的时间迟,谋生能力又有限,人生地疏,处处艰难。到美国后一直在一个小公司工作,到目前已经四年多。打工谋生之余,搞一些民运方面的工作,但非常疲劳。先后做过民主党海外发言人,中国民主党海外后援会召集人,目前担任中国民主团结联盟主席。出来不久,中共地下势力对我进行大规模围攻,企图像搞臭其它一些人那样把我搞臭,没有成功。后来就对我采取全面封杀的办法,他们地下势力控制媒体,尽量不提我的名字,不发我的声音,把本来名声不大的我,进一步变成默默无闻的一个。在理论上,我主张人本主义,全面批判马克思主义。在策略上,我主张理性激进主义,反对亲共缓进主义和盲目激进主义。我的力量很有限,除了参加民运时间早一点以外,对民主事业的贡献也有限。但我愿意与国内朋友一起,做一点力能所及的工作。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