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致国内朋友]
徐水良文集
·中共对付反对派的人海战术
·再驳希特勒超级粉丝曾节明
·东欧各国秘密警察的罪恶与结局
·中国特线民运的奇特现象
·简评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郑永年错误意见
·走向自由民主还是走向法西斯主义
·走向自由民主还是走向法西斯主义
·简评东海一枭的三本主义
·再答东海一枭
·再谈曾节明
·西方国家反恐问题上的几点失误
·坦率探讨恐怖主义和宗教问题
·为罗宇一辩并讲个趣事
·为罗宇一辩并讲个趣事
·美国革命之父托马斯•潘恩
·朱学勤:两个世界的英雄——托马斯·潘恩
·宗教信仰规律趋势等按语两则
·中共特线败坏民运和宗教名声的一个惯用策略
·信仰和教养
·受托转贴:揭露假基督陈泱潮
·陈尔晋长年累月造谣攻击,实在烦人
·吕千荣是典型的精神病症状
·再给吕千荣说两句
·道家不是驭民思想
·再谈陈泱潮问题
·再答吕千荣
·勿谓言之不预
·吕千荣,是你自己不断论证,怎么怪我?
·吕千荣不断申请入党报效党和政府的自述
·中共的一个圈套
2016年
2016年文章(可能有少量其他文章)
·给安徽霍邱草包公安草包特线奖桂冠
·致正在乞求入党的吕千荣
·全世界都要警惕中共发动战争的危险
·回答不断申请入党的吕千荣
·别头痛
·致安徽草包公安
·中共的一贯手段
·把中共特线材料提交给民主国家情报机构
·再笑安徽草包公安
·草包特线草包公安造谣造假打草稿技术太差
·我对王希哲先生的劝告
·公告
·在国内网站对朝核问题部分跟帖
·对中国股市和经济的短评
·关于河南毛像问题的几个跟贴
·就朱瑞文章闲聊几点
·关于特线渗透问题的随笔
·中共脑控不断攻击民运人士的心地邪恶的走狗
·转贴王一平等人的文章
·谈谈小平头
·小平头:真假吕千荣与神棍陈泱潮——致友人书
·我个人对吕千荣的鉴定结论是认真的
·我的文集被破坏,迄今仍有四百几十篇文章没有恢复
·安徽国保是任务在身
·驳茅于轼的无敌论
·中共及其特线长期以来的特点
·再驳无敌派
·继续与无敌派论战
·赏无敌派一些理论耳光
·海峡两岸未来8年走向预估
·无敌派伪右是权贵公敌的渗透势力
·安徽公安,继续伪装,装大点装像点
·谈谈私生活问题
·再驳无敌派“反民粹”
·这些年表面复杂情况的背后实质
·安徽公安,请继续伪装,造假和造谣
·继续批驳无敌派谎言
·对无敌派谈国家等问题常识
·刘刚改换主子
·新年以来驳曾家军曾节明等部分帖子
·没有敌人没有阶级是无敌派弥天大谎
·与无敌派论战的简单小结
·对秦晖最新文章的批评
·附件4:秦晖:中国为什么搞不成君主立宪?
·文化、制度、素质三种决定论的正误及区别
·继续批评茅于轼
·“反民粹”是两岸权贵及其走卒撒谎反民主
·再谈制度和文化
·【批评秦晖】继续解释文化和制度等问题
·漫谈广义生产
·关于文化和制度问题的一个跟帖
·关于文化和制度问题的一个跟帖
·关于文化和制度问题的一个跟帖
·漫谈广义科学
·2月7日是羊年除夕非猴年除夕
·敌人概念全世界早已约定俗成不容任意篡改
·弘扬人性,还是用党性或兽性泯灭人性?
·再揭无敌派权贵走卒真面目
·关于出版等问题的讨论
·无敌派杜撰“爱国贼”、用障眼法颠倒是非黑白
·继续探讨国家和其他理论问题
·简评周泉缨先生的意见
·什么是自由主义?给东海一枭谈点常识
·再谈公敌、革命、暴力等问题
·简评秦晖文章《靠民主走出动乱不容易》
·谈民主、社会主义和平等等问题
·如果没有共产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致国内朋友


   
   一些朋友询问海外民运和政治反对派的目前状况。为节省篇幅,作一点必要的通报,这里写一些我了解的情况,发给国内朋友,也作为给这段时间来,来信询问朋友们的答复。
   
   因为忙于打工谋生,我对整体情况了解不多,这些信息和意见,仅供参考。

   
   1、中国的民主运动,就广义说来,自孙中山康有为算起,已经有一百多年,与西方文艺复兴和启蒙运动等持续数百年的民主运动相比,时间还不算太长;但从一个国家实现民主的进程,尤其是近现代世界各国走向民主的进程说来,时间却不算太短了。本来,它早就应该取得胜利,只是因为另一种西方或洋人的反动东西,即马列主义和共产党,由海外输入,中国人分不清楚,挤走了西方真正先进的民主潮流,走了弯路,才致使中国迄今仍然没有实现民主,仍然处在共产党专制统治之下。近三十年来,中国人终于逐步从弯路中吸取教训,重新认识民主,重新开始民主运动,今后,应该是它走向胜利的时候,它将决定未来中国的命运。
   
   这一百多年来,中国人以世界上少有的热情,向西方学习,以致把西方落后反动的东西,如马列主义,如目前西方世界的一些渣滓,也当作先进的东西来学习。这一点,与抗拒文明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世界形成鲜明的对照。中国是有希望的。
   
   2、但就狭义民运,即文革以后形成的民运圈说来,在海外,近十余年,与广义民运走向情况完全相反,是不断走下坡,及至目前陷入空前的困境之中。本来应该成为广义民运根据地的狭义民运圈,它的大部分已经沦陷,为中共地下势力所控制或占据。以致我们不得不考虑撤出民运圈,重建根据地的问题。
   
   以下讲的情况,就是目前狭义民运圈的情况,而不是指广义民运。
   
   3、近一段时间民运方面所产生的情况的特点,就是中共情治机构,在国内和海外,策动他们的地下势力,积极贯彻他们的“三反一温和”或“三反一缓和”方针,制造舆论,并紧锣密鼓,积极筹组亲共民运队伍。他们在海外媒体,侨界等各方面的地下势力,则积极予以配合。如帮助制造舆论等等。
   
   所谓三反一缓和,就是反独立分裂,反恐怖主义,反暴力革命,缓和对立情绪,或对中共采取温和态度。
   
   在这种情况下,民运中亲共和温和势力声势增大,正派并且独立的民运力量,尤其是其中的理性激进主义力量,有可能被进一步打压,进一步边缘化。中共可以用各种专制手段打压你,可以封杀你的声音,可以封杀你与国内网路联络等各种联络手段,割断你与国内的联系;而亲共民运却有足够的人力物力财力,他们的声音可以畅通无阻,他们与国内的联系也畅通无阻。所以,真正的民主志士应该耐得住寂寞,应该有足够的耐心,冷静观察中共和亲共民运的表现。然后采取适当对策。
   
   4、由于中共以国家力量,派出大批人员,在海外建立了强大的地下势力,打入侨界,媒体,以及所在国的各个部门,并动用国家力量,一方面以国家恐怖主义,使那些在海外的华人,或者怕牵累亲友,牵累自己的生意,或者怕自己回国时中共找麻烦,因而不敢反对中共,(即使在海外,华人也是不怕所在国政府,而是怕中共,因此,那些在海外骂美国而亲中共的人,不是勇士,而是奴才走狗和懦夫);另一方面以国家力量,国家财力物力作支持,采用商业利益等种种方法进行利诱,使那些见利忘义的“爱国华侨”纷纷倒向中共。中共地下势力已经控制侨界的大部分,中文媒体的绝大部分,包括以台湾,港澳面目出现的媒体,侨团。
   
   台湾民进党、台联等宗教信仰式的台独信仰,及狭隘的党派利益政策,包括李登辉之流的言行,又很有力地帮助中共,把海外侨界和媒体推向中共怀抱。几年前,我一再公开指出,在海外,如果有什么力量能够救中共,那就是台独。事实证明我的看法是正确的。当然,这里仅仅是从策略上说的,从人权原则说,任何人都有权持有自己的观点和信仰,包括统和独。
   
   5、中共在民运中当然也安插大量人力,根据东欧共产党国家的经验,以及中共在这方面化的力气远超过东欧的特点,并根据对中国民运情况的调查了解,估计中共渗透和控制的人数,不会比东欧少,东欧超过一半以上。其中少数是他们的专业情治人员,一部分是普通人员,较多的是民运变节分子。就从属部门来说,以公安为主,国安,总参及其它各部门参与。
   
   中共事实上已经控制了民运圈及民运活动的大多数。许多“民运”活动,实际上都是中共及其地下势力在主导。
   
   6、中共地下势力中,与“三反一缓和”不同的,以激进面目出现的一翼,过去以鼓吹不切实际的“打游击”,搞恐怖,来诱捕国内激进人士;讲讲三民主义,烧一面不值钱的中共专制国旗,以表明他们的“反共”立场;骂骂“爱国贼”,以便制造民运“卖国贼”形象;搞一点既化民运金钱,人力,物力和精力,又对中共没有多大损伤的“闯关”秀,以制造声势;闹闹国会,以制造民运内斗的小丑形象。现在除留一部分继续上述策略外,另外的部分,如原来颇为激进的正义党,根据三反一缓和方针,也转向温和,合作,和平理性非暴力,甚至承认并支持中共执政之类的立场。
   
   中共地下势力目前的重点,不再是民运,他们中相当大的部分,转向对台工作或法轮功工作。
   
   7、中共利用他们在民运中的地下势力,并在媒体、侨界等地下势力配合下,不断制造“内斗”,丑化民运,使他们处于空前孤立的困境之中。结果,海外民运二十年,现在表现出来的效果,不是正数,而是负数。如果没有过去二十年的海外民运,现在重新开始,从零起步,民运的创立,发展和运作将会很容易。但目前是处在低谷中,不是零,而是负数,四周是悬崖峭壁,要重新回到平地,回到零,也是难如登天。
   
   虽然中国民运的海外流亡队伍,曾经声势浩大,风云一时,成为人类历史上规模空前的流亡队伍。目前人数大大减少,剩下几百人,仍然是各国流亡者中最大的队伍之一。并且流亡者的素质也不算太低,搞到这么艰难的境地,不能不归结于中共利用强大的专制国力,和他们强大的情治队伍及地下势力,以及相反的,民运队伍在这方面的无知和幼稚。
   
   8、目前海外的艰难情况,国内朋友大约很难想象。有时,国内朋友希望海外做的,海外根本没有能力做,或者连百分之一也做不到。目前海外民运人数少,并且在侨界被孤立。除中国人权等极少数组织能得到一些经费外,其它组织和个人,都没有外界支持。民运人士的大多数,都靠打工或做小生意谋生,其中多数人收入微薄。当然由中共暗中供养和投靠中共做生意的除外。就运作方面说来,过去,我们运作成千上万人的队伍,也非常容易,现在,运作一支几个人,十几个人的队伍,也要比那时困难一百倍。因此,指望海外给国内多大支持,根本不可能,包括资金。当然亲共民运也许有这个能力,但受惠者必须想一想,他们的力量和金钱从那里来?
   
   海外情况这么复杂,国内朋友千万不要轻易相信海外人士,过去中共就曾经调海外特情,以记者,反对派等各种名目,回国刺探和操控国内民运、法轮功等群体。
   
   9、由于共产党国家,尤其是中共当局,以国家力量作后盾,反对派很难破解这些做法。即使在民主的美国,当FBI的人数超过美国共产党人数一半的时候,美共也是小丑化,所以中国民运之被小丑化,并不奇怪。根据历史经验,包括前几年国内组建民主党的经验,反对派好不容易搞起来的组织,共产党三下两下,就掌握到他们手中去了。一般说来,只要经过两次,三次镇压,共产党地下势力就可以完全控制反对派组织。
   
   所以在共产党全面控制社会的专制制度下,国内真正的反对派组织的形成,需要政治民主化,或者共产党脱胎换骨的开明化以后,才有可能。共产党不像满清皇朝及蒋介石时代,只控制政权,对社会的控制有限,人们有相当大的自由。事实上,满清皇朝末年,和蒋介石时期的专制,有基本自由,包括结社自由,新闻自由,只是没有民主。共产党专制却是既没有民主,也没有自由的全面极端专制。尤其没有结社自由,新闻自由。而政治自由,结社自由,是形成反对派政党和组织的必要基础和前提。只要共产党这种全面专制不从根本上改变,没有结社自由,真正的反对派组织和政党的正常存在,便是不可能的。当然这不排斥一些小规模的密谋组织。国内朋友如要搞这种组织,那么,你必须记住:一、规模不要大,大了,暴露危险呈几何级数增长,到几十个人的规模,几乎没有不暴露的;二、要与公开的反对派严格分开,不要与他们有联系,否则,你必然暴露;三、不要与海外联系,信件,电话,电子邮件,几乎每一件都要检查监控,除非你经过保密训练,有保密技术,否则也必然暴露。如果大家都搞秘密小组,也将对中共的专制造成冲击,但危险也大。
   
   10、形势比人强,即使中共封杀了一切反对派组织,即使中共完全控制或消灭了狭义民运,即民运圈,中国实现民主的那一天,仍然必然来临,广义民运必然胜利。越是没有真正的反对派组织,变化的激烈程度就越大。有没有组织,有没有民运圈,这不是实现民主的决定因素,这个因素只是决定中国未来走向民主的道路是不是顺利,是不是彻底,以及付出的代价是大还是小。在某种意义上,旧民运的死亡,并不是坏事。中国的民主志士,切不可有救世主心态。
   
   11、根据上述情况,我以为,真正的民主志士,应该沉下心来,一方面刻苦学习和研究,一方面扎根到老百姓中去,做扎扎实实的工作。千万不要争出风头,争人多势大。你要争出风头,比人多势大,在目前情况下,你无论如何比不上中共及其地下势力,你要比,要争,就只能像某些人那样,去投靠他们。否则,你就必须甘于寂寞,避开那些可疑的和人品很差的人,做一些默默无闻,扎扎实实的工作。无法搞组织,就设法形成一个健康的朋友圈,能做多少工作就做多少工作,而不是吵吵闹闹,一天到晚喧嚣不已。
   
   民主志士必须以维护道义形象为重要任务,民主事业靠的是道义力量,失去道义力量,就失去一切。
   
   12、最后,特别讲一点对今后局势的估计。我想,十六大以后,政治上可能会有一定的松动,朋友们应该积极利用这个松动,推进民主,但切忌盲目乐观。
   
                 徐水良
               2002年11月6日
   
   顺便告知我个人情况:我是在海外民运已经很不景气的98年到美国的,一直住在纽约,来的时间迟,谋生能力又有限,人生地疏,处处艰难。到美国后一直在一个小公司工作,到目前已经四年多。打工谋生之余,搞一些民运方面的工作,但非常疲劳。先后做过民主党海外发言人,中国民主党海外后援会召集人,目前担任中国民主团结联盟主席。出来不久,中共地下势力对我进行大规模围攻,企图像搞臭其它一些人那样把我搞臭,没有成功。后来就对我采取全面封杀的办法,他们地下势力控制媒体,尽量不提我的名字,不发我的声音,把本来名声不大的我,进一步变成默默无闻的一个。在理论上,我主张人本主义,全面批判马克思主义。在策略上,我主张理性激进主义,反对亲共缓进主义和盲目激进主义。我的力量很有限,除了参加民运时间早一点以外,对民主事业的贡献也有限。但我愿意与国内朋友一起,做一点力能所及的工作。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